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精品巨献 毛泽东大传 第三卷 战地黄花 第15章

东方直心 · 2019-11-1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15

  “敌人从这边打过来,红军从那边打进去,以此分散敌人的

  兵力,使敌人顾此失彼。内外线作战,既可以解决当务之急

  的经济困难。又可以趁机发展新的根据地。”

  话说在1928年前后,毛泽东领导红4军已经建成了两块巩固的军事根据地,一个是井冈山根据地,一个是九陇山根据地。

  井冈山根据地介于宁冈、酃县、遂川、永新4县之交。北麓是宁冈的茅坪,南麓是遂川的黄坳,南北相距45公里;东麓是永新的拿山,西麓是酃县的水口,东西相距90公里;总面积有4000余平方公里。四周从拿山起,经龙源口、新城、茅坪、大陇、十都、水口、下村、营盘圩、戴家铺、大汾、堆子前、黄坳、五斗江、车坳再到拿山,周长共计550华里,因而井冈山根据地又被称之为“五百里井冈”。

  九陇山军事根据地则位于永新、茶陵、酃县和宁冈4县的边界,为4县地方武装开展游击战的最后根据地。两相比较,井冈山根据地地域更广大,地形更险要,群众基础更好,因之在边界武装割据中的地位和作用也就更为重要。

  毛泽东提出,巩固井冈山根据地的方法主要是:“第一,修筑完备的工事;第二,储备充足的粮食;第三,建设较好的红军医院。”

  红4军为了储备足够的粮食,一个挑粮储粮的运动,在井冈山根据地轰轰烈烈地开展了起来。毛泽东、朱德等领导人也都亲自参加了挑粮活动。

  从宁冈到茨坪和大、小五井,山路崎岖,有六七十里到一百多华里的路程,中途还要翻过海拔1300多米的黄洋界天险,不用说挑担,就是空手行走也很艰难。井冈山军民背着布袋,挑着箩筐,每天天刚亮就出发,到下午两三点钟才能回到山上。

  1928年11月的一天,天还没亮,毛泽东身着打满补丁的单衣,脚穿草鞋,背着斗笠,拿着布袋亲自率领挑粮队从茨坪出发,往宁冈的茅坪等地去挑粮食。在返回途中,眼看临近中午时分,后面的人还没有赶上来,毛泽东带领的“先头部队”,各自挑着近百斤粮食,已经上了黄洋界。战士们见毛泽东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便争着说:

  “毛委员,你分给我们挑吧,别把身体累坏了。”

  毛泽东一手护着粮袋,一手擦着汗,微笑着说:

  “你们担得够多了,再加上我的,不是要把你们累坏吗?不要紧,我背得动。”

  过了黄洋界,到了五里排那棵苍劲挺拔的大槲树下,毛泽东招呼大家放下粮担休息一会儿。他和大家一样,从腰间解下饭袋,开始用午餐,吃的是红米饭和辣椒炒南瓜。他说:

  “这棵古树是一座茶亭,一把大绿伞。”

  他还问大家累不累?战士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不累,还能再跑一趟。”

  一个小战士说:

  “我还浑身是劲,不信,你看。”

  说着就蹦了几蹦,逗得毛泽东笑了起来。另一个战士说:

  “现在累一点没什么,我们粮食存足了,就不怕敌人进攻。他们敢来送死,我们就把他们消灭在黄洋界下。”

  毛泽东高兴地说:

  “大家说得对!我们为什么要挑粮?是为了对付敌人的‘会剿’,坚守根据地。现在大家多流汗,将来就可以少流血,敌人的所谓‘会剿’就会被我们打破。你们讲不累是假的,累还是累的。但是,为了保卫井冈山根据地,为了赢得更大的胜利,我们就是要不怕累不怕苦。今天挑粮是为了革命,明天,我们还要挑起全中国和全世界革命的重担子。”

  毛泽东说着站起身来,又问大家:

  “站在这里,能看到什么地方?”

  一位战士说:

  “可以看到江西,也可以看到湖南。”

  “对,站得高,才能看得远。”毛泽东进一步开导大家:“干革命就是要站得高望得远。我们站在这里不仅要看到江西和湖南,还要看到全中国、全世界。我们挑粮上山,就是为了把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进行到底。”

  此时,朱德年已40开外,战士们看他年纪比较大,工作又忙,劝他不要挑粮。朱德坚持要挑,战士们就把他的扁担藏了起来。朱德便又找来了一条扁担,并用墨写上“朱德记”3个字,仍然一次又一次往返于宁冈和茨坪之间,坚持挑粮。

  在井冈山军民的共同努力下,根据地内储备了相当数量的粮食和其它物资。据不完全统计,有稻谷30多万斤、白米10万担、茶油1000余斤、食盐6000余斤,布1000匹、棉花20多万担。为储存这些东西,还在大小五井和金狮面等地新建了许多简易仓库。 井冈山军民中传唱着一首山歌,其中唱道:

  “毛委员运粮上山坳,粮食绝对可靠;大家齐心努力,粉碎敌人会剿。”

  这一时期,红4军还在茅坪象山庵和井冈山的大井、中井和小井建立起了军事医院。

  在小井建立的医院名叫红光医院。在修建这所医院时,指战员们冒着严寒,披荆斩棘,夜以继日地劳动,开出了一块近一千平方米的地基。他们又砍伐竹木,运到工地,许多人磨破了肩,划破了手指,鲜血直流。缺少必要的资金,指战员们就把从5分钱菜金中节约下来的“伙食尾子”贡献出来,终于盖起了一幢竹木结构的两层楼,屋顶全是用杉树皮和竹片搭成的。

  红光医院的院长是曹荣,党支部书记是蔡协民的夫人曾志,副院长是萧光球。

  由于国民党军的封锁,药物和医疗器械来源几乎完全断绝。没有医疗器械,医务人员就自己动手,用竹子做成镊子、软膏盒、大小便器、脓盆等,用杉木板做护木,用消过毒的剃刀代替手术刀,用土布代替纱布,用枫树叶代替盖布,用草纸、旧棉花代替棉球。对于用过的纱布、绷带,尽量做到洗了再用,用了再洗,直到最后不能再用。没有药品,大家就采制中草药。一开始,他们不懂得如何采制中草药,便向当地老表请教,向土郎中学习。为寻找中草药,大家不怕毒蛇和荆棘,走遍了各个山峰,挖到的中草药多达70余种。

  边界党组织为解决缺医少药,曾经向中央和湘赣两省委写报告,希望“中央及两省委送几个西医及一些碘片来”,结果都未能办到。

  红4军中比较普遍的疟疾、感冒、疥疮等疾病,大多采用民间的秘方,用中草药治疗。对于伤员的救治,在酒精、盐水一度缺少的情况下,就用漫山盛开的金银花替代洗伤口的消毒剂。

  有一段时间,医院不但缺医少药,而且连必要的开支经费也没有了,负责后勤工作的杨至诚便去找毛泽东,向他详细汇报了医院的情况。毛泽东听完后,对杨至诚说:

  “我们身体好的人没有吃没有穿,是不大成问题的,但对伤病员一定要照顾周到,不然就会影响战斗情绪。对伤病员的医疗看护工作非常重要,是一项政治任务啊!钱,现在是困难些,部队的菜金还没有呢,但是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弄一些给伤病员用。”

  说罢,他写了一张条子,让杨至诚交给红31团团长,指示31团为医院筹集200元银元,并要求31团卫生处再分一点药给医院。

  毛泽东还经常抽空去红光医院看望伤病员。有一次,他路过小井时便转到医院去看望伤病员们,和大家亲切交谈,一个一个地询问是哪里人?什么时候参加的红军?在哪里负的伤?现在情况怎么样?他教育大家要明了为谁当兵,为什么打仗?为什么要打倒土豪劣绅和国民党反动派?鼓励大家克服困难,战胜疾病。他还指示炊事人员要想办法把饭菜做好,如捞些鱼虾,打些山兔等等,给伤病员改善伙食。

  1928年冬,井冈山地区出现了少有的寒冷天气。入冬后接连下了几场大雪,漫天飞舞的雪花铺天盖地,一层又一层,把井冈山裹得严严实实。

  红4军中许多战士还是穿着两件单衣,晚上既没有棉被,也没有褥子,睡在稻草铺垫上,两三个人合盖一床破线毯。还有不少人身上盖的也是稻草,战士们风趣地称之为“稻草被”。部队的给养也更困难了,发给指战员们的少数零用钱和5分钱菜金也取消了,每天吃的都是南瓜和红米,有时候甚至连红米也吃不上。战士中流传的“打倒资本家,天天吃南瓜”的顺口溜,真实地反映了他们的艰苦状况。由于战事频繁、挨饿受冻和营养不足,加上药物非常缺乏,医院里的伤病员已经多达800余人,差不多占全军总人数的五分之一了。

  11月底,毛泽东获悉彭德怀、滕代远率领的红5军主力即将来井冈山,便委派何长工率军部特务营和独立营到莲花县境内去迎接。

  彭德怀,原名彭德华,号石穿,1898年10月24日出生在湖南省湘潭县乌石乡彭家围子一个贫寒农家,幼年读过两年私塾,8岁丧母、父亲病重,被迫辍学,打草放牛;10岁时他曾靠叫花讨食度日,后来年纪渐长,务过农,下过煤窑做苦工。1916年3月,彭德怀入湘军第2师6团1营当兵,1918年后任班长、排长。在湖南湘潭一带“亲上加亲”风尚影响下,彭德怀的初恋对象是他青梅竹马的表妹周瑞莲。1920年,正当他准备回乡结婚时,周瑞莲因地主逼债而跳崖身亡。1921年,彭德怀任代理连长,因派人杀死恶霸欧盛钦而被捕,后在押解途中逃脱。1922年农历三月初七日,彭德怀与刘坤模成了亲。1922年秋,他同黄公略、李灿等考入湖南陆军军官讲武堂,由此走上了职业军人的道路,历任国民党军营长、团长。他的文化知识基本上都是在马背上学得的。

  滕代远,别名唐大元、李光国,苗族,1904年11月2日出生在湖南省麻阳县下玳瑁坡村的一个大户人家,祖父是一个秀才。1923年,滕代远考取常德省立第二师范,与同学组织麻阳新民社,创办《锦江潮》;1924年10月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春,在同学、共产党员滕代胜影响下,加入国民党,同年10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6年任青年团平江县委书记,后调长沙近郊任农民协会委员长、郊区区委书记。12月间,他聆听了毛泽东在湖南全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上的讲话,还陪同毛泽东考察了郊区农民运动。1927年“马日事变”后,滕代远脱离国民党,坚持地下斗争,8月任湖南省委委员、省农民协会委员长;不久,任湘东特委书记,兼醴陵县委书记。1928年6月,湘鄂边特委书记郭亮牺牲后,滕代远接替了他的职务。

  1928年7月,滕代远受命到平江策动国民党驻平江的独立第5师以彭德怀为团长的第1团起义。彭德怀是在这一年经段德昌介绍加入共产党的。在第5师中还有共产党员黄公略及贺国中、邓萍、李灿、李光、张荣生等一批革命骨干。7月22日,彭德怀、滕代远率第1团在平江起义,黄公略领导该师第3团第3营在平江嘉义起义,贺国中领导该师随营学校在岳阳起义;尔后3支部队在平江会合一处。7月24日,起义军在平江成立县苏维埃政府,部队改编为红军第5军第13师,由彭德怀任红5军军长兼13师师长,滕代远任军党代表兼师党代表。11月间,红5军13师根据湖南省委指示,由彭德怀、滕代远、邓萍、贺国中、李灿、张纯清等人率领第4、5纵队,从湘鄂赣边出发,上井冈山与红4军联系;黄公略则指挥1、2、3纵队,留在平浏地区坚持斗争。

  黄公略,原名汉魂,字家杞,1898年2月20日出生在湖南省湘乡县桂花乡。其父黄秀峰,是一个私塾先生。黄公略自幼随父学习,10岁入峒山小学读书,毕业后入永丰高等小学就读,1914年毕业后回乡教私塾。1915年,他参加了打着护法旗帜的湘军,先后在湘军当过文书、国文教员、排长。1922年秋,他与李灿、彭德怀一起考入湖南陆军讲武堂,1923年8月结业后回湘军第2师3旅6团任副连长、连长。1926年7月,湘军第2师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8军第1师。黄公略因在北伐战争中作战勇敢,被提升为第30团少校团副。1927年1月,他考入黄埔军校第3期高级班。12月间,他参加了张太雷、叶剑英、叶挺领导的广州起义,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3月,黄公略回湖南任国民党军独立第5师随营学校副校长、第3团3营营长;7月同彭德怀、滕代远等领导平江起义,任中国工农红军第5军13师4团党代表、中共红5军军委委员;后任红5军2大队大队长、第2纵队纵队长。彭德怀、滕代远率部赴井冈山后,黄公略留在平江、浏阳一带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创建湘鄂赣苏区,在平江、浏阳、修水、铜鼓等县境内开辟了数块根据地。

  再说何长工奉命率领二三百人,提前来到莲花县接应红5军主力部队。他把队伍埋伏在莲花城北约20公里处的道侧两翼大山上。

  1928年12月初,彭德怀、滕代远率领红5军主力700余人向井冈山挺进,来到了莲花境内何长工的伏兵处。双方经过1个多小时的试探、沟通,才弄清楚了彼此的情况。此时,莲花城有国民党军1个团驻守,两支部队在夜间从莲花城西绕过,奔向砻市。

  12月10日,何长工引导彭德怀部来到宁冈境内。

  12月11日,红5军在砻市、新城同红4军会师。这一天,两军在砻市召开联欢会和纪念广州起义纪念大会。陈毅写了一副对联挂在主席台两侧,其文是:

  在新城,演新剧,欢迎新同志,打倒新军阀;

  争红光,当红军,高举红旗子,创造红世界。

  刚搭起来的台子很不稳固,人一上去就垮下来了。有人觉得不吉利,朱德说:

  “不要紧,垮了台,搭起来再干吧!”

  于是又重新搭起台子开会。毛泽东、朱德、彭德怀都上台讲了话。

  第二天,彭德怀到茨坪来见毛泽东。毛泽东说:

  “你也走到了我们一条路上来了,中国革命条件是成熟的,社会主义革命不胜利,民主革命也要胜利。”

  彭德怀上井冈山的本来目的,是与红4军联络联络,来这里“取点经”,想弄清楚革命的性质以及分田是怎样分法等问题。他听毛泽东如此一说,这才明白,原来革命还有两个阶段。

  12月间,毛泽东在原来制定的分田临时纲领《十七条》的基础上,重新制定了井冈山《土地法》。这部《土地法》以政府名义正式颁布实施。

  在这部井冈山根据地土地大法中,毛泽东将土地革命运动的政策及方法等归纳为9条:

  第1条,“没收一切土地归苏维埃政府所有,用下列3种方法分配之:(1)分配农民个别耕种;(2)分配农民共同耕种;(3)由苏维埃政府组织模范农场耕种。以上3种方法,以第一种为主体。遇特别情形,或苏维埃政府有力时,兼用二三两种。”

  第2、3条,“一切土地,经苏维埃政府没收并分配后,禁止买卖。”“土地分配后,每人都须参加劳动。”

  第4条,“(1)以人口为标准,男女老幼平均分配。(2)以劳动力为标准,能劳动者比不能劳动者多分土地一倍。以上两个标准,以第一个为主体。有特殊情形的地方,适用第二个标准。”

  第5条,“(1)以乡为单位分配。(2)以几乡为单位分配(如永新之小江区)。(3)以区为单位分配(如遂川之黄垇区)。以上3种标准,以第一种为主体。遇特别情形时,适用第二第三两种标准。”

  第6条,土地法规定山林的分配方法是:茶山和柴山平均分给农民使用,竹木山归政府所有。

  第7条,“(1)土地税依照生产情形分为3种:1、15%;2、10%;3、5%。 以上3种方法,以第一种为主体。遇特别情形,经高级苏维埃政府批准,分别适用二、三两种标准。(2)如遇天灾或其它特殊情形时,得呈明高级苏维埃政府核准,免纳土地税。”

  第8条,“乡村手工业工人,如自己愿意分田者,得分每个农民所得田的数量之一半。”

  第9条,“红军及赤卫队的官兵,在政府及其它一切公共机关服务的人,均得分配土地,如农民所得之数,由苏维埃政府雇人代替耕种。”

  就在毛泽东重新制定《土地法》并在井冈山地区广泛实施的时候,革命根据地又面临着一场新的更加严峻的考验。

  原来早在11月下旬,湘赣两省军阀在新败之后,就开始筹划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第3次“会剿”。到12月末,两省的国民党军已经商定了“会剿”计划,并成立了“剿匪”总部,以湘军何键为总指挥,兼湖南省“剿匪”军总司令;以赣军金汉鼎为副总指挥,兼江西省“剿匪”军总司令。

  1929年1月初,国民党会剿军加紧对井冈山根据地实行经济封锁,同时以6个旅18个团约3万余人的兵力,分为5路,由永新、莲花、茶(陵)酃(县)、桂东、遂川,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动第3次“会剿”。

  1月4日,以毛泽东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在柏露村主持召开了联席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前委委员、红4军军委委员、湘赣边界党和团的特委常委、边界6县党组织负责人、红4军各团代表以及红5军军委委员和5大队的代表,共有64人。

  柏露会议的议题主要有两个:一个是传达中共中央“六大”决议;一个是讨论如何应对严峻的军事形势。

  原来,中共中央于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在苏联莫斯科近郊兹维尼果罗德镇的塞列布若耶乡间别墅召开了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大会的各地代表有142人(其中有表决权者84人),代表全国党员4万多人。共产国际书记处书记布哈林和共产国际东方部副部长巴维尔·亚历山大罗维奇·米夫也参加了会议。此外,参加大会开幕式的还有少共国际、赤色职工国际的代表以及意大利、苏联等国共产党的代表。

  布哈林作了《中国革命与中共任务》的政治报告,瞿秋白作了《中国革命与共产党》的政治报告,周恩来作了《组织问题报告和结论》及《军事报告》,刘伯承作了军事问题的副报告,李立三作了农民土地问题的报告,向忠发作了职工运动的报告。

  共产国际对瞿秋白的“左”倾盲动主义很不满意,认为中国共产党的知识分子领导不坚定,左右摇摆,老犯错误,中国革命应当由中国工人阶级的优秀代表来领导。

  大会在选举的36名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中,有21人是工人出身。

  新一届中央委员会中央委员有23人,他们是:杨福涛 顾顺章 向忠发 彭 湃 徐锡根 卢福坦 李涤生 张金宝(女) 苏兆征 关向应 罗登贤 毛泽东 杨 殷 周恩来 李 源 蔡和森 项 英 任弼时 余茂怀 王藻文 瞿秋白 李立三 张国焘

  中央候补委员有13人,他们是:徐兰芝 王凤飞 王 灼 唐宏经 刘坚予 夏文法 史文彬 李子芬 周秀珠(女) 甘卓棠 邓中夏 罗章龙 王仲一

  大会还选举了中央审查委员会,正式委员3人,他们是:孙津川、刘少奇、阮啸仙;候补委员2人,他们是:叶开寅、张昆弟。刘少奇为书记。

  7月19日,六届一中全会选举出政治局委员7人,他们是:苏兆征 向忠发 周恩来 张国焘 瞿秋白 蔡和森 项 英

  选举政治局候补委员7人,他们是:关向应 李立三 罗登贤 彭 湃 杨 殷 卢福坦 徐锡根

  选举政治局常委5人,他们是:向忠发 周恩来 苏兆征 项 英 蔡和森

  选举政治局常委候补委员3人,他们是:李立三 徐锡根 杨 殷

  7月2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推举向忠发为中央政治局主席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主席;周恩来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秘书长、中央组织部部长兼军委书记,蔡和森为宣传部长(后改李立三为宣传部长兼中央秘书长)。

  “六届一中全会”后,瞿秋白留在莫斯科,担任中国共产党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并担任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委员、主席团委员、政治书记处成员。

  且说1月4日上午,毛泽东主持柏露会议并传达了“六大”的《政治决议案》等文件。因为袁文才和王佐也参加了会议,所以毛泽东在传达决议时,有意把决议中有关争取绿林部队的策略一段内容隐去,未做传达。关于这一点,“六大”决议的大意是:争取绿林部队的群众,孤立其头子。

  后来,袁文才、王佐知道了“六大”决议的内容后,果然出了一个大乱子。这是后话,待后再叙。

  毛泽东又在讲话中说,“左”倾盲动主义烧房子,是严重脱离群众的行为。接着,他讲了一个遂川烧房子的故事。他还说,工农革命军到一个地方,一开始群众都围拢来,很亲近。当战士们把洋火一拿出来要烧房子时,群众就跑开了,站在旁边看。你想再去接近他一点,他就又跑远一点。

  彭德怀联想起平江起义后盲动主义者乱烧、乱杀的行为,非常感慨地说:

  “这次会议正是在我30周岁时开的,是我半生受教育最大的一次。”

  是日下午,柏露会议详细讨论了井冈山根据地面临的敌情,商讨破敌之策。

  与会者在讨论中提出了各种不同的设想和意见。有的人主张将红4军和红5军以及地方武装全部集中在山上,置之死地而后生:分兵把口,凭借井冈山的有利地形,力求就地击退敌人。有的人认为敌人力量过于强大,红军经济又十分困难,主张放弃井冈山根据地,把红军全部拉到封锁线以外去打击敌人。还有一些人虽然觉得形势很被动,却又提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毛泽东是一言不发,认真听取着大家的意见。

  1月5日,柏露会议继续商讨破敌之策。毛泽东首先对形势进行了分析。他说:

  “敌人集中5倍于我的兵力进行‘会剿’,敌情之严重不必多说,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却不能丢,不能轻易把经营1年多、具有相当基础的根据地放弃。因为井冈山根据地在全国政治上有着重大的意义。虽然敌人兵力比我们多,武器比我们好,但敌人的内部虚弱。而且种种迹象表明,蒋桂军阀混战的形势业已形成,大战爆发在即,围攻井冈山的湘赣之敌,也必定受影响,退而自保。只要我们自己下斗争的决心,有耐战的勇气,是能守住井冈山,打破敌人的‘会剿’的。”

  接着,毛泽东提出了一个行动方案,他说: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一定要坚守,不能轻易放弃,但也不能死守。死守,经济无出路,是一种消极的防御。我们要采取积极行动,领导群众,上下一致,团结内部,要善于钻敌人的空子,要采取积极的防御,‘攻势的防御’。敌人大军围攻井冈山,后方一定空虚,必然有隙可乘。因此,我们的对策就是:以一部分红军守山,坚持内线防御,红军主力则下山向敌后进攻,开展游击战争,在外线寻机消灭敌人。实行‘围魏救赵’的计划。这样可吸引走大部分‘会剿’的敌人,以解井冈之危。敌人从这边打过来,红军从那边打进去,以此分散敌人的兵力,使敌人顾此失彼。内外线作战,既可以解决当务之急的经济困难,又可以趁机发展新的根据地。”

  毛泽东的意见立即引起与会者的热烈讨论,多数人都同意了这一行动方案。

  这正是:攻守兼备分内外,围魏救赵谋略高。

  欲知毛泽东还有何高见,请看下一章内容便知。

  东方翁曰:中国共产党“六大”在共产国际的指导下,选举出36名中共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其中竟有21名是工人出身的人;在政治局中,向忠发等人也占据了领袖地位。这可真是世界共运史上的奇迹!这样的事情在苏共历史上也闻所未闻。中国的无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无疑是中国革命的领导阶级,但作为这个阶级中的某些人,其基本素质还不足以委以大任。像向忠发、顾顺章之类鸡鸣狗盗之徒,后来在危难时刻不就暴露出其丑陋、罪恶的本来面目了吗?毛泽东曾经说过,一支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这是一个被无数事实证明了的真理。在中国历史上的确有过像刘邦、朱元璋那样的没有多少文化的农民出身的领袖,但他们都是在战争中打出来的,而不是选举出来的。毛泽东还有一句名言,核心不是自封的,而是在斗争中形成的。这也是一个被历史证明了的正确结论。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全10卷共6册成本价包邮, 购书请联系微信号:qunfeiyang2014,   13937776295 。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钱昌明:这句“广告语”反映了什么?
  2.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3. 孙锡良:老孙微评(尊重)
  4. 李昌平:要充分认识生猪等农产品生产经营进入高级阶段的潜在风险
  5.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6. 光刻机被卡,当中国芯片突围战遭遇了瓦森纳协议
  7. 军统杀中统,军统搞军统,民国办公室政治是这般玩法
  8. 9 岁男孩被打死而围观者冷漠,这件事引起的舆论声音说明了什么?
  9. 为庆祝“冷战”结束,西方又想起了戈尔巴乔夫
  10. 愿《桥》的时代归来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3.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4. 老王还能走多远?
  5.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6.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7.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8.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9. 安生:区块链、虚拟货币、去中心化及其他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5.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6.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7.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8.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9.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