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朱毛之争”与红四军七大

老衲先生 · 2020-01-19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共内部也存在着一股“否毛”的势力,这是见诸于许多文件和文字的。这股势力,比“赫共”更下流。发掘出的所谓“朱毛之争”,“贬毛化”的叙史方式,就令人不忍卒读。

  “朱毛之争”与红四军七大

  对中共历史的叙述,到现在存在两个不同的阶段和两种不同的导向。一是毛泽东文化下的叙述,以弘扬中共革命历史的光辉为主,并在微观上逐步消除历史中曾经出现的“负面”;二是八十年代以来的叙述,以揭批中共历史上的“负面”为契机,篡改历史,实行“非毛化”。

  毋庸讳言,毛泽东文化下的历史叙述,被认为是政治需要下的掩盖甚至篡改历史,因而才有八十年代以来“新的叙史”方式。但实质却相反,即:毛泽东文化下的历史叙述,才是最为客观最为科学的;“新的叙史”方式则充满对历史的篡改和扭曲。

  这里似乎应该点一下列宁斯大林之后的苏共,也即赫鲁晓夫以降的苏共的历史教训。赫鲁晓夫以降的苏共,深知自己不可能做到列宁、斯大林文化下的共产党,深知自己都是一伙“王八蛋”,只有彻底消除高尚,才能保证“权贵社会”的实行,因而致力于把列宁斯大林和苏共历史描绘成人类有史以来最黑暗最恐怖的历史。也因此,“赫共”政权迅速走到“赫共不灭、天理难容”的境地,轰然倒塌。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共内部也存在着一股“否毛”的势力,这是见诸于许多文件和文字的。这股势力,比“赫共”更下流。他们的作为遭到公众的否决后(比如“抬周贬毛”势力,就遭到周恩来遗孀邓颖超的直接斥责),乔装打扮一番,对毛泽东实行“明褒实贬”、“抽象肯定、具体否定”的宗旨。

  实行“非毛化”或曰“贬毛化”叙述,必然篡改历史。因为中共及其革命是在毛泽东文化的哺育下才走向“伟大光荣”的,其他任何“高层”的人们都曾或多或少或隐晦或激烈的做为中共走向“伟大光荣”的阻碍而存在。因此,“非毛化”或曰“贬毛化”叙述,不仅丝毫不能抬高其他任何人,而且必然给其他人造成严重的伤害:一是终究掩盖不了历史的真实性;二是“非毛化”势力的真正目的,不仅不是要“抬高”周恩来或者朱德,而是运用突出的明火执仗篡改历史的手段,达到 “通贬”的目的。

  发掘出的所谓“朱毛之争”,“贬毛化”的叙史方式,就令人不忍卒读。本文以张永的《朱毛之争:在理想与现实间该如何抉择?》为例,做一番解析。

  一、“朱毛之争”的实质,如朱德所言,是“新旧之争”

  朱德回忆这段往事,直言不讳的说是“新旧之争”。毛泽东代表“新”,朱德代表“旧”。陈毅回顾这段往事,也直言不讳的叙述自己当时的心态,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谁服气谁!

  也即,尽管朱德毅然决然的脱离旧军阀生涯,不辞劳苦的寻找共产党,但由于入党后并未遇到真正的良师益友,长期军阀生涯中沾染的一些“旧”的东西,不仅并未消除,而且还很顽固的存在着,再加上陈毅所言的“不服气”,与已经产生新文化基础体系的毛泽东发生“冲突”,就成为必然的事情。

  “新的叙史”方式,首先就把朱德置于不道德的境地,也即否定朱德的“新旧之争”定评,东拉西扯,把朱德也列入“延安整风后的产物”或“政治需要”之列。

  正如朱德之前长期的旧军阀生涯一样,毛泽东之前则是长期的文化创新,并于中共成立之前,就形成了“民众的大联合”文化基础体系。中共成立之后,毛泽东又汲取马列主义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逐步形成了“毛泽东文化”的基础体系。

  1、关于毛泽东、朱德当时的威望问题

  主流叙述古田会议前的毛泽东、朱德,几乎一致篡改历史的宣扬:那时,毛泽东不如朱德威望高。但他们一方面引用的资料形成了自我否定,一方面又公然激烈的阉割和篡改历史。

  比如张永在“朱毛之争”一文中,关于此节,引用的杨开明和龚楚的话,就是如此。而这类所引史料与结论相反的东西,张文中比比皆是。

  杨开明是1928年7月到井冈山接任毛泽东湘赣边特委书记一职的,1929年1月,离开井冈山。张永引用的杨开明到井冈山不久便向中央汇报中的一句话,是“党员崇拜领袖,信仰英雄,而不大认得党的组织。”

  “领袖”即毛泽东。也即红四军和地方的党员,对毛泽东具有的是“崇拜”之情,而党员在非党干部战士中,又具有极高的影响。这种“崇拜”之情,并非谁能搞起来的,而是毛泽东及其文化的魅力下,无法阻遏的自然产生的。即使连“叛徒”龚楚,也在跟朱德一起投奔毛泽东后,也不得不叙述“我们终于找到了好的政治领导”。

  毛泽东的威望,始终是其他人难以比肩的。这一点,四军七大的“选举”和四军七大前委对毛泽东、朱德的批评中,更能说明问题:

  ⑴、四军七大上,前委书记的候选人有毛泽东、朱德、陈毅等。选举结果,毛泽东、陈毅的得票数相同,也最高。陈毅看到如此情况,急忙声明自己投毛泽东的那一票作废,从而“当选”。——要知道,发生这种事情,是在朱德、刘安恭乃至陈毅长期犯“自由主义”,在干部士兵中散布和指责毛泽东“管的太多”、“权力太集中”、“代替了群众组织”、是“书记专政”、是“家长制”等等的情形下,是在毛泽东注意维护朱德等威信的情形下,发生的。

  ⑵、陈毅为书记的四军七大前委做出的《决议案》,最有说服力。

  对毛泽东的批评是:A. 英雄主义;B. 固执己见,过分自信;C. 虚荣心重,不接受批评;D. 在党内用手段排除异己,惯用报复主义;E. 对同志有成见;F.工作态度不好;G.小资产阶级色彩深厚。“因有以上之错误,使同志们怕说话,造成个人信仰,使小团体观念加重。”“家长式管理,搞得是一言堂,谁说的也不对,只有他说的对,他说马克思主义要和中国革命的实践相联系,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低估和信任不够,是认识模糊。”

  对朱德的批评是:A:用旧军阀的手段,相信私人;B:有迎合群众造成个人信仰的倾向, C:无形间有游民无产阶级的行动表现,D:工作不科学,无条件(理),无计划,马马虎虎,E:无形中夸大英雄思想的表现,F:不能坚决执行党的决议,G:不注意军事训练不注意维持军纪。“因为以上错误,弄成了军纪松懈,使士兵具有流氓习气,难以纠正。又惯用手段拉拢部下,小团体观念极深”, “江湖义气浓厚,什么都是一帮一伙的,搞的是家天下,不得人心。”

  毛泽东是“造成个人信仰”,朱德是“有迎合群众造成个人信仰的倾向”。也即毛泽东形成了“个人信仰”,朱德只有“倾向”,不仅没有形成“个人信仰”,而且“不得人心”。尤其是,毛泽东“造成个人信仰”,不存在丝毫的有意“制造”,而朱德则 “有迎合造成”的“倾向”。

  ——上述历史遗存,当然是张永等有意阉割和隐瞒的。历史资料如此确凿,硬要颠倒黑白,说毛泽东当时不如朱德威望高,其用心如何,路人皆知。

  但是,根本的问题不在这里,而在对中共革命和领袖人物的叙事宗旨。

  二、毛泽东生活上的“特殊化”

  张永在文中多次强调毛泽东在生活上“特殊化”。毛泽东在生活上有什么“特殊化”,不但没有丝毫事实,而且,官兵平等、禁止特殊化等文化宗旨,也都是毛泽东制订并作为表率的。因此,张永之类所谓的毛泽东在生活上“特殊化”,专门指毛泽东夜晚工作、白天休息的习惯。而且,还拿胡乔木的信口雌黄来加以佐证:“在长征途中担任总书记的张闻天曾下令: ‘所有人都要几点钟起床,到时候吹号’,毛泽东勃然大怒,说:‘哪里来的新兵?朱总司令也没有禁止过我!’”

  长征是什么环境?更多的是白天睡觉、晚上行军,或者打仗,张闻天 “下令几点钟起床”?毛泽东还 “勃然大怒说哪里来的新兵?朱总司令也没有禁止过我!”?且不说“朱总司令”什么时候有过禁止毛泽东的权力,也不说毛泽东怎么可能拿朱德说事,仅仅长征期间“下令几点钟起床”,就够耸人听闻了!何况,张闻天也不是总书记,只是担负负总责名义,起会议召集人和筹备人的作用,张闻天什么时候自作主张的下过全面的命令?何况还要管“太上皇”毛泽东呢!

  毛泽东的这一“生活特殊化”,是革命生涯的艰苦条件下无奈形成的。这种艰苦条件,还不主要是生存环境的艰难,而主要是毛泽东工作繁巨,无人能分担,常常夜以继日、甚至几天几夜得不到休息,才形成的。井冈山根据地初建,红四军初成,革命的文化导引、路线方针、根据地建设、土地政策、经济政策、军事筹谋,红军建设,等等等等,都全赖毛泽东一人运筹帷幄,工作强度之大,常人难以承受。无论在哪个方面,不但都无人能够替毛泽东分劳,而且,其他人包括朱德在内,一旦 “伸手”,就带来近乎覆灭的巨大灾难。毛泽东的这种殚精竭虑、呕心沥血,是难以想象的。晚上,其他人都睡觉了,毛泽东还要经常通宵达旦的总结工作,并针对问题筹谋解决之策。经常是天亮了,毛泽东还在工作,等有个头绪后,才休息一下。每天休息的时间,也就四五个小时。甚至,还经常出现连续几天不休息的情况……这是“生活特殊化”?

  对这样至圣至德的领袖,不但不知感恩,还说三道四,还有人性么!

  三、“民主集中制”与“极端民主”,什么才是真正的“民主”和“民主作风”

  西方民主不是真民主,“极端民主”更不是“民主”和“民主作风”。

  四军干部战士对朱德“惯用手段拉拢部下,小团体观念极深”、“江湖义气浓厚,什么都是一帮一伙的,搞的是家天下,不得人心”因而“弄成了军纪松懈,使士兵具有流氓习气,难以纠正”的公评,无疑能说明问题。

  朱德为了寻求真理,远渡重洋去法国,的确是感受到了法国的“民主”氛围。问题是,当时的法国,有“民主”么?

  也即,把朱德留法的经历编造成朱德“崇尚民主”的原因,显然殊属非是。朱德“崇尚民主”的原因,至少有三:一是对旧军阀时代的摒弃和反思,二是对革命文化的初步接受和认知,三才是受到 “法国民主”的一定影响。

  但是,“旧”的习惯根深蒂固和新的理念还处在模糊阶段的朱德,并不懂得什么是“民主”,更不懂得“民主集中制”这种真正的民主。也正是这种情况下,朱德才陷于近乎无政府状态的“极端民主”的泥淖之中,而决然不是什么“民主作风”。

  毛泽东始终倡导的“民主集中制”,才是真正的民主和民主作风。

  1、三湾改编,毛泽东即开始建立真正的民主制度,比如士兵委员会。士兵委员会的意见,尽管是“众意”,但未必都正确,需要党的领导机构认真严肃的讨论、分析,理清是非,最后“集中”为正确的主张,进行推行。尤其是,党领导机构最后的“集中”,必须受到干部战士的理解和拥护。

  2、朱德投奔毛泽东前,没有资料显示朱德进行了什么“民主”建设,倒是很突出的留有“枪指挥党”也即军队比党大的客观事实。投奔毛泽东后,从军队比党大的“枪指挥党”的氛围中,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变成“党指挥枪”,朱德必然要经过一个“不甘心”的适应过程。从旧军队传统的“心慈不掌兵”、官长打骂士兵成风,到严禁官长打骂士兵的废除肉刑,等等,朱德必然也要经过一个“不甘心”的适应过程。

  历史事实突出显示的是:毛泽东推行真正民主文化之艰难,而不是别的。

  事实上,对朱德而言,个别人回忆的上井冈山前是“军队比党大”(枪指挥党)也是不客观的。之所以形成“军队比党大”的“状况”,根本问题是“政治领导”严重不足,朱德起着无可替代的“核心”作用,也即跟有意识的“军队比党大”(枪指挥党)没有丝毫关系。

  四、“集权”与“独裁”, “严厉”与“宽厚”

  张永把中共的“民主集中制”说成“集权制”,而且,为了证明毛泽东“独裁”,也只能引用中共叛徒龚楚的话来佐证。——龚楚之流,真能理解中共文化、民主等问题的话,就不会叛变了。

  “民主集中制”是一个民主的决策过程和体制,“集权制”则是军队必要的指挥机制。把两者混淆在一起,把中共领导体制称之为“集权制”(实际应简化为“集中制”),显然不是智力不够。

  毛泽东终其一生,不仅从未有过丝毫的“独裁”,而且始终致力于“民主集中制”这种人类唯一真正的民主制度的建设和完善。

  张永引用的杜修经的话,是掐头去尾。而且,仅从杜修经的“现在边界特委工作日益扩大,实际上一切工作与指导都集中在泽东同志身上”这句话中,也不存在张永所渲染的意思,而是突出的显示出两点:一是当时包括朱德、陈毅等在内的众多干部,都缺乏对根据地和红军建设和路线的正确认知;二是毛泽东担负的责任不仅重大,而且极端的劳累。——这是当时的公评。杨开明接任毛泽东担任湘赣边特委书记后,也反过来说明这一问题。也即尽管杨开明当时的认知也存在很大错误,但却也不得不终于承认其他人更缺乏正确的认知。

  这才是问题的本质。

  1、“不敢说话”的原因

  四军七大批评毛泽东“使同志们怕说话”、 “家长式管理,搞得是一言堂,谁说的也不对,只有他说的对,他说马克思主义要和中国革命的实践相联系,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低估和信任不够,是认识模糊”,其实质是什么?

  其实质毫无疑问是武装革命初期,朱德、陈毅以降的一些领导及干部对革命文化还处在及其错误的认知之中。而且,个人意气突出。尤其是,革命队伍中毫无避免的还会存在“历史上一贯不正派”的分子。

  也即,“同志们怕说话”形成的原因,不是别的,而是一些“同志们”说的“话”也即主张和观点,往往乃至很快被证明是错误的。几次三番,不但“怕说话”,甚至“不敢说话”了。其实质,既不是“怕说话”,更不是“不敢说话”,而是变得十分谨慎的情况下,在无法判定自己的主张和观点是否正确的情况下,不轻易 “说话”了。——因此,那个历史时段,不管是朱德、陈毅还是刘安恭以及其他够级别的干部,不但不存在“怕说话”、“不敢说话”的丝毫现象,而且,个个都特别“话多”。

  周恩来后来告诫薄一波说,不要轻易反对毛主席的主张,即使你认为自己正确,也不要轻易反对,不要马上反对。也即不要“轻易说话”,就是这个原因。也即,毛泽东不存在丝毫“独裁”和“一言堂”的问题,而是毛泽东比其他人都高远。——当然,久而久之,一些人不再思维,遇到事情只想听毛主席怎么说的情况,也产生了。

  比如,某将领曾 “牢骚”说,思想工作十分钟,不如一句毛泽东。一是该将领的思想工作不得法、不到位,二是毛泽东文化的至圣至德,已经使干部群众产生了无与伦比的信赖。

  毛泽东常说,你说服我才行,不能打服我。事实上也是如此,从秋收起义到毛泽东逝世,尤其是那段历史的过程中,都是其他人不但难以说服毛泽东,而且很快被证明是错误的。也即:

  第一、做为领袖或最高领导者,首先也必须于众人之先对事物形成观点,包括分析、前瞻、解决方法等系统性的东西。

  第二,对他人的不同观点进行比较,或说服,或采用。

  第三,对他人的不同纷杂的观点,必须进行综合分析,集中为正确的观点。

  第四,根据形势的发展和变化,必须及时弥补乃至纠正最初的不足。

  纵观毛泽东的一生,概无例外,都是他人的观点不仅无法说服毛泽东,而且在毛泽东的质疑下无言以对,因而形成毛泽东“一个人说了算”的情形。还有就是,几十年的长期的实践,总是证明着毛泽东的英明,使得其他一些人形成所谓的“盲从”。而“盲从”的情形也有分别:一是经过思考真正理解下的遵从,二是理解不了的情况下的遵从,三是不再有自我思考下的遵从。

  观点没有被毛泽东采纳的人们,也有分别。一是心悦诚服,并因此增强了分析、前瞻、解决事物的能力;二是仍然不服气,但在实践证明了是非的情况下,认真反思,同样增强了分析、前瞻、解决事物的能力。

  ——这是正常的人们的几种表现。

  当然,不正常的,也严重存在着,比如龚楚、张国焘之流,以及“一贯不正派”者。——什么“专制”、独裁、出尔反尔、听不进不同意见等等,诸如此类,基本都是出自这类人之口。

  2、毛泽东的“严厉”与朱德的“宽厚”

  说毛泽东严厉、不及朱德宽厚这类话影响最大的,大概也是胡乔木。张永文中引用的,也是胡乔木的话。

  那么,毛泽东究竟怎么个严厉?朱德又究竟怎么个“宽厚”?

  这恐怕还得拿出原始史料也即红四军七大《决议案》来说明。

  《决议案》中,对毛泽东的严厉没有描述,对朱德的“宽厚”则一针见血。《决议案》批评朱德:不注意军事训练不注意维持军纪;又惯用手段拉拢部下;弄成了军纪松懈,使士兵具有流氓习气,难以纠正。——什么样的个人在“非毛化”情势下的 “回忆”,能比得上当时组织的集体决议?尤其是,当时的集体组织决议,也是在一定的“非毛化”的情势下做出的呢!

  这恐怕跟“宽厚”丝毫也联系不上。

  被拿来证明毛泽东“过于严厉”的 “史实”,主要是“吃猪事件”。把小商贩的几头肥猪当成土豪的猪抓来杀吃了,朱德对此的确很“宽厚”,而且还一起吃。毛泽东对此也的确很“严厉”。严重侵犯了群众利益,毛泽东在“流氓习气难以纠正”的情况下,借此事严格批评、教育,以此促使不注意军纪的情况得到改善,尤其是借以提高红军各级干部战士的认识水平,怎么就“过于严厉”了?——布置的工作,做不好,甚至不去做,喂你几块糖吃才是“宽厚”?

  毋庸讳言,胡乔木后来的自食其果,恐怕跟其这种错误认识有着极大的关系。

  毛泽东对侵犯群众利益的事情,终其一生都十分严厉。老百姓欢迎这种严厉,人类需要这种严厉。

  五、服从与不服从

  张永在文中说毛泽东“有雄才大略,也有唯我独尊的倾向,要求下级严格服从,但自己却并不严格服从上级,认为上级不对就不执行”,说朱德坚决服从上级指示。——这类信口雌黄、颠倒黑白的“非毛”,其文中比比皆是。比如,刘安恭、朱德在不同场合说毛泽东的家长制之类,就是批评;毛泽东正常的批评,却说成是对朱德等人的“人身攻击”。

  先说一个事实。中央周恩来等错误估量形势,来信调毛泽东、朱德离开红四军。毛泽东不但不服从,而且直接回信批评周恩来等人“太悲观”了。朱德服从了?离开红四军了?也没有么。

  四军七大《决议案》对毛泽东、朱德的批评,也很能说明问题:朱德“不能坚决执行党的决议”,毛泽东则始终坚决执行“党的决议”。—— 朱德“不能坚决执行党的决议”的行为那么突出,能绝对服从上级?真能服从上级的话,哪还有“八月失败”、“朱毛之争”?毛泽东尽管兼任四军党代表,但却是前委书记,是朱德的直接上级,朱德不但不服从,而且“争”的不可开交!

  从曾志等人的回忆可知,当时的朱德,很努力的想要恢复投奔毛泽东前的“枪指挥党”的老路。朱德私下活动曾志,曾志则坚决认为“党在军队中应起核心领导作用”,四军七大后,便被朱德等人排挤了出去。

  张永这类“学者”,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列举的史实,能直接证实其结论的荒谬,而且荒谬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比如张永对古田会议的一个结论,说是从此 “政委的权力上升”。 ——前委是地方党和红军的总的领导机构,四军军委才是与军部平级党委,跟“政委”有什么关系?更何况,古田会议后不久,又成立了四军、五军、六军、赣西、赣南、湘赣边 “共同前委”,朱德跟毛泽东就更不是一个层级了呢!

  事实上,高层中,毛泽东是中共唯一严格遵守党的纪律、遵守下级服从上级组织原则之人。

  党的纪律和原则,组织纪律和原则,不仅包括“绝对服从”,也包括“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也即更包括在上级组织不了解情况的情势下,必须负责反映正确的情况,使上级及时纠正错误,从而形成正确的决策。也即,所谓的“绝对服从”或 “坚决服从”,不是不加分析的盲目服从,而是竭力完善 达成“目标”。包括所谓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也决然不是不加分析的盲目服从。比如,龚楚叛变时,若向其所领导的部队下命令一起叛变,怎么“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毛泽东是唯一正确真正服从组织之人。上级出现明显的错误时,一面在维护组织权威的基础上,直言不讳的提出批评和正确意见,一面在维护组织权威的基础上,婉转纠正和弥补组织的失误。

  尽管毛泽东是中共创始人、红军和根据地之祖,但毛泽东始终严格遵守党和组织的纪律和原则。一旦发现中央这些后来居上的“后生晚辈”出现错误,都是严格按照组织程序,把正确的情况写信给中央,同时竭力弥补中央决策中错误的部分。什么时候“唯我独尊”过?1931年11月,毛泽东担任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后,具有了经略全局的职权和地位,对错误观点的批评,更是职责所在。

  也即,毛泽东始终毫无半点“不严格服从上级”的行为,更没有要求下级严格服从、自己并不严格服从的事情。

  张永等人有意混淆“服从”含义的故意。这种行为,恰好抹黑了朱德。朱德“不能坚决执行党的决议”,对毛泽东这个顶头上级不但不服从,而且迹近“造反”,算怎么回事?

  五、四军八大

  毛泽东以及坚决拥护毛泽东路线的干部被排挤出去,陈毅到上海汇报,朱德代理前委书记,成了四军党、军的“大拿”。很快,红四军出现了空前绝后的混乱。前委做出的战略决议,也被推翻了。官长打骂士兵的军阀现象,不但死灰复燃,而且泛滥成灾。朱德既无能力实行政治领导,也无能力实行军事领导,“许多人甚至提出离开部队到地方工作的要求”(张永原话)。——这其实也能说明另外一个问题:朱德投奔范石生前,不少干部战士纷纷离队,队伍越走越少,很显然是相同的原因。投奔毛泽东后,“不能坚决执行党的决议”,造成“八月失败”后,袁崇全等人叛变投敌,恐怕与此也不无关系。袁崇全等人开出的“回来”的条件是:枪毙朱德、陈毅,才肯回来。

  四军八大开成了“一锅粥”。万般无奈之下,朱德不得不请毛泽东回来,重病中的毛泽东给予拒绝,领导不了正式会议的朱德,却能“专断”给毛泽东“政治处分”,哪里有半点“宽厚”?

  事实上,毛泽东决定跟主力部队下井冈山,根本原因是毛泽东说不出口的,也即担忧好不容易“攒”起来的红四军,被朱德等人领导垮了。投奔井冈山的部队,一万多人,包括朱德率领的一部,也包括蔡协民等率领的一部,一共一万多人。在旧军队只当过旅长的朱德,无法领导上万人的部队,便瞒着前委书记毛泽东,以“精兵”的名义,遣散了八千农军。毛泽东知道后,严厉的批评了朱德。进而是“八月失败”,朱德留下的“精兵”,损失了近三分之二。陈毅做了检讨,朱德则丝毫不认为自己有错。毛泽东出于大局团结,多方安慰、鼓励朱德。——毛泽东丝毫没有张永编造的对朱德不做检讨心怀不满,并伺机报复(陈毅对朱德推诿责任不做检讨,则记恨了一辈子)。鉴于朱德的种种表现,毛泽东怎么可能放心让朱德率四军主力下山?

  毛泽东也不是被朱德留在上杭。朱德能把毛泽东排挤出去,却没有权力安排毛泽东的行止。

  不服从毛泽东的朱德(毛泽东是中央委员),不仅是“闽中失利”,更主要是“东江失利”。也不是折损“三百人马”,而是折损上千人马,还折了刘安恭。束手无策之下,朱德不得不求救于毛泽东,在毛泽东的运筹帷幄下,才挽回了颓势,并取得了一定的胜利。——张永阉割历史,显然是故意为之。

  朱德也因此自我导致领导上的“破产”。四军干部战士纷纷要求把毛泽东请回来,尤其是各级政治干部。结果,朱德跟林彪等一起,把这些人当作“政治小鬼”,给“打了下去”。这种做法,激起了四军将士的严重不满。无法继续领导下去的朱德,也开始自我反思。在众多干部的推动下,责成初到红四军的郭化若执笔写信,请毛泽东回来主持工作。

  毛泽东深知,如果不彻底纠正朱德、陈毅等搞乱的四军将士的各种混乱思想,仍然像七大前那样,即使回来,也没什么用。因此,回信称“不打到陈毅主义”,坚决不回来。也即坚决表明在党的宗旨和原则的问题上,丝毫不容许“抹稀泥”,更不能容许破坏,以此促使朱德反思、改正。——这并非张永等渲染的“拿搪”或者“意气”,而是无奈之下的一种策略。做为红军之祖的毛泽东,当然不会看着四军败坏下去,而是想法设法的要壮大四军。因为此时的形势,是朱德求救于毛泽东反败为胜后的一段“闲暇”时间。如果四军再被朱德等搞到溃败的地步,毛泽东仍然会毫不犹豫的指点方略、反败为胜。

  六、毛泽东那时不懂“军事”?

  毛泽东也许说过“军旅之事未曾学也”的话,但毛泽东的意思十分突出,并非张永等人借以瞎窜改的意思。

  毛泽东所说的“军旅之事”,十分明确,是指具体担任军事指挥员,操练军事技术、率部冲锋陷阵这些方面,而不是“运筹帷幄”这个更高级的军事层级。而且,毛泽东也很明确的说当前委书记更顺手,也即“运筹帷幄”更顺手。

  即:所谓的“军旅之事”,包括两个层次:一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高级层次,二是操练部队、率部冲锋陷阵攻城掠地的具体层次。

  秋收起义开始后,哲学思维已近化境的毛泽东,始终在思考、总结“运筹帷幄”的“军旅之事”,并已经初步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游击战”法和“运动战”法,“十六字诀”基本形成并多次运用。朱德率部投奔井冈山后,由于朱德“职业军人”的长期生涯,的确有些干部一开始认为“朱德军事上强”,但很快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七溪岭战斗”,朱德率部在七溪岭几乎抵挡不住,是毛泽东稍加运筹,转败为胜。尤其是,朱德率部突袭湘南造成“八月失败”期间,毛泽东指挥井冈山的部队,三下五除二的打败了敌军的会剿。毛泽东被誉为诸葛亮,并从此有了“摇鹅毛扇子的”美称。

  离开毛泽东、或没有毛泽东的指点,朱德打过胜仗么?张永等人是拿不出证据的。相反的证据却比比皆是。

  建国后,毛泽东的确说过几次“没有猪那有毛”。这样说,更主要是为了提升朱德的威望,也是为了团结,甚至带有一定的戏谑的“宿命”。朱德针对毛泽东对他的褒奖,也常说“没有毛,我这头猪就要被冻死”的话。——这突出的表现为毛泽东、朱德两人之间的坚定情谊。张永等人却阉割朱德的话、只拿毛泽东的话进行贬毛渲染, “用心良苦”。

  尤其是,毛泽东说“没有猪那有毛”之时,往往带有极强的针对性。即,往往是在一些人极端不尊重朱德的情况下,以此话回应。——即使在井冈山时期,这类事情也经常发生:四军七大,陈毅为书记的前委,直言不讳的批评朱德“不得人心”,可想而知。毛泽东对人民、对同志的至圣至德,有着天然的让人们自觉崇拜的魅力,其威望始终是其他任何人都难以望其项背的。

  周恩来等人说“朱德军事上强”,那是跟“二月来信”一样,远在上海,不了解情况。一旦周恩来等接触到毛泽东、朱德,观念立马反转。

  陈毅去上海汇报,最初仍然坚持朱德可留下、毛泽东可调走的观点,“个人意气”、甚至“山头主义”的因素十分明显,而不是其他。“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谁服气谁”的血气方刚的青春年华,并不为过。因此,陈毅尽管深知投奔井冈山前就始终被大家认为不是好的“政治领导”,但想要成为好的“政治领导”的心情更加迫切。突袭湘南另立前委,四军七大玩弄手段,初到上海汇报坚持毛泽东离开的观点,无疑都是“不服气”的一贯性表现。

  尤其是,陈毅 “当选”前委书记没几天,即感到 “自己不是那块料”了,并开始反思,尽管还没有反思出一个头绪。

  七、毛泽东重返红四军,周恩来、李立三起了“主要作用”?

  这种渲染,极其错误,至少是不全面的。

  首先,是朱德、陈毅等党性、革命性的坚贞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不然的话,即使周恩来、李立三以身上笼罩的“组织职权”支持毛泽东回去,也决然不会形成后来的情形。

  其次,是“反面教员”的作用。随着毛泽东被排挤出去、陈毅去上海汇报,红四军的混乱状况、堪忧的前景,引起了朱德等干部战士的反思,认识到红军离不开毛泽东。

  第三,是干部战士在毛泽东文化的熏陶下,对朱德等产生的推动作用。

  这是毛泽东回来后,红四军得到空前团结、发展的根本原因。——说穿了,归根究底,是毛泽东文化长期熏陶的作用。

  时为中央主要领导的周恩来、李立三的作用,也只有在毛泽东正确文化的熏陶下,才能真正起“作用”。要知道,同样的 “中央”,支持或派遣的情况下,矛盾更加激烈的事情,屡见不鲜。

  尤其是,周恩来、李立三当时支持毛泽东,更主要的原因是深知当时无人可替代毛泽东,而不是赞成毛泽东的方针路线。

  1、1927年11月的中央会议上,毛泽东被开除政治局候补委员,周恩来由政治局候补委员飞升为中央常委的同时,就提出必要时撤换毛泽东的主张。甚至,不少资料反映,开除毛泽东政治局候补委员,就是周恩来提议的。

  2、周恩来起草的“二月来信”,虽然出于对形势的错误估量,但撤换毛泽东的因素也存在。

  3、周恩来、李立三对毛泽东也不放心,指令陈毅回去后注意毛泽东对开除陈独秀党籍一事的反应。

  4、支持毛泽东回红四军后不久,即开始批评毛泽东的那一套。

  5、周恩来去苏联后,李立三对毛泽东的批评乃至批判,十分激烈。

  6、周恩来回国后,在严厉维护“立三路线”的“基本路线”的基础上,调毛泽东回上海任职,等。

  ……

  前后的一贯联系性,最能说明问题的关键所在。

  还有人把 “古田会议决议”渲染成是毛泽东在周恩来等人的主张下进行的。事实上,1931年11月初根据周恩来1931年8月30日起草的指示信举行的赣南会议,最能说明问题:包括“党领导一切”等毛泽东古田会议的决议,遭到了近乎全面的否定和批判。——也即, “古田会议决议”是毛泽东对新文化的独自开创,周恩来等当时的中央一班人,不仅不认同,而且还激烈否定。

  结语

  武装革命初期,朱德、周恩来、陈毅等众多革命的领导者,对革命文化及其导向的认知,还处在及其模糊的状态,甚至还坚守着一定的错误文化。但这一切并非错误,更不是污点。中共革命的确是一种“开辟新纪元”的文化革命,毛泽东都殚精竭虑、呕心沥血的要不断完善这个文化,其他人当然更不可避免的要经历这一过程。但在这一过程中,不管是朱德、陈毅等四军领导人,还是周恩来等当时的中央领导人,最主流的表现,一是坚贞不屈的党性、革命性,二是毛泽东新文化体系推行的艰难性,三是朱德、陈毅、周恩来等在这一过程中逐步升华的历史性。

  离开毛泽东这一主线,甚至明火执仗的篡改历史、颠倒黑白,想达到“非毛”的目的,说是玩火自焚,恐怕并不夸张。——毛泽东不仅是全体中国人民的,也是世界的。

  “蚍蜉”之为,当休矣。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同是主持人 公知为何对赵忠祥和毕福剑区别看待?
  2. 浩然女儿梁春水:忆父亲“送礼”
  3. 大师?OR坏人?
  4. 彭国华:甄别“四种思潮”,防止“四大陷阱”
  5. 刘金华:爱国主义、叛国主义、卖国主义
  6. 中国女孩,给韩国劳军?
  7. 台湾回归待何时?
  8. 2019年度“进步文化奖”揭晓
  9. 剥削有理张朝阳
  10. 毛主席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关于停战协定免于城下之盟之镜鉴
  1. 张志坤:蔡英文再次当选,将加速中国的统一
  2. 邋遢道人:有些话要内外有别——刍议“韬光养晦”
  3. 宪之:台湾选举点评与感言
  4. 左大培:实行自由贸易是错误的
  5. 参考:为张国焘翻案始末
  6. 事关全国人民切身利益却这么偷偷摸摸地“公示”为哪般?
  7. 老田:江青曾经自比(居)过武则天吗?
  8. 安生:有人问怎么看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辞职?
  9. 左大培:猪肉问题背后的经济自由主义阴影
  10. 学习强国、新华书店下架李开复,发出了什么信号?
  1. 邋遢道人:换一个角度看台湾问题
  2. 老田:为什么“毛主席晚年错误”总是被揪住不放——谨以此文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
  3. 陈洪涛:从毛主席像的三种不同遭遇看今天的群众
  4. 毕福剑要诈尸?问问雷公可答应!
  5. 那些年我们被骗的稀里哗啦的事
  6. 就毛主席的“晚年错误”与胡总编谈谈心
  7. 张志坤:伊朗名将被狙杀的教训
  8. 韩东屏: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再讨论
  9. 真相和后果:北京航天医院杨文医生被杀案有感
  10. 丑牛:“12·26”遐想(之二)
  1. 浩然女儿梁春水:忆父亲“送礼”
  2. 学习强国、新华书店下架李开复,发出了什么信号?
  3. 说说反对“个人崇拜”
  4. 张志坤:蔡英文再次当选,将加速中国的统一
  5. 在人间
  6. 事关全国人民切身利益却这么偷偷摸摸地“公示”为哪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