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毛主席:对冒险集团要有个估计,最强大的就是美国冒险集团

耿来意 · 2020-06-27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纸老虎,地上趴,张牙舞爪把人吓。世界人民不怕它,对准纸老虎狠狠打。”

  “为着领导,必须预见。”——斯大林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礼记·中庸》

  我们乞愿永久和平,但我们又不免常常要问:会不会发生战争?

  有阶级就会有战争,有帝国主义就会有战争。人类历史是一部战争史,和平只是战争之间的片断。

  为着战争,必须预见,科学的预见事关战争的成败。

  毛主席在《论持久战》中说:

  “没有事先的计划和准备,就不能获得战争的胜利。”

  日本发动全面对华战争的第二年,毛主席即准确地预见了这次世界战争的走势和结果:

  “这次战争,将比二十年前的战争更大,更残酷,一切民族将无可避免地卷入进去,战争时间将拖得很长,人类将遭受很大的痛苦。但是由于苏联的存在和世界人民觉悟程度的提高,这次战争中无疑将出现伟大的革命战争,用以反对一切反革命战争,而使这次战争带着为永久和平而战的性质。即使尔后尚有一个战争时期,但是已离世界的永久和平不远了。人类一经消灭了资本主义,便到达永久和平的时代,那时候便再也不要战争了。那时将不要军队,也不要兵船,不要军用飞机,也不要毒气。从此以后,人类将亿万斯年看不见战争。”

  按照毛主席的这一预见,二战之后的战争时期,是向世界永久和平更近的一个过渡时期。

  抗日战争结束之后,毛主席预见“第三次世界大战目前不会爆发是肯定的”。1946年,他对时局分析道:

  “不要以为天下都是黑的,没有缝。广大的人民和资产阶级之间有一条缝,资产阶级继续分为两派也是一条缝。广大的人民加上资产阶级和苏和共派,就可能击破反苏反共的阴谋,就可能出现以内战代替世界大战的前途。至少是可以迟滞大战的爆发,争取十年至十五年的时间。 如果能争取到十五年, 那就可能不打世界大战,只打内战。如果那时爆发世界大战,那末反革命力量就一定会被打败。”

  毛主席的正确分析,打消了广泛存在的对可能发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畏惧心理,放开手脚反击蒋介石的内战挑衅,最终以“和平、民主、团结”的口号和方针,把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蒋介石驱逐出大陆。

  解放以后,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传说仍然比较盛行,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新中国的和平建设。1950年,毛主席在中共七届三次会议上分析道:

  “帝国主义阵营的战争威胁依然存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是,制止战争危险,使第三次世界大战避免爆发的斗争力量发展得很快,全世界大多数人民的觉悟程度正在提高。只要全世界共产党能够继续团结一切可能的和平民主力量,并使之获得更大的发展,新的世界战争是能够制止的。国民党反动派所散布的战争谣言是欺骗人民的,是没有根据的。”

  朝鲜战争爆发后,国际形势骤变,随着美国的参与不断加深,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阴影愈加浓厚了。而对这一新局势,毛主席及时做出了分析:

  “美帝国主义在今天是有许多困难的,内部争吵,外部也不一致。它在军事上只有一个长处,就是铁多。另外却有三个弱点:第一,战线太长,从德国柏林到朝鲜;第二,运输路线太远,隔着大西洋和太平洋;第三,战斗力太弱。但是,美帝国主义也可能在今天要乱来。假如它要那样干,我们没有准备就不好了,我们准备了就好对付它。所谓那样干,无非是打第三次世界大战,而且打原子弹,长期地打,要比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得长。我们的愿望是不要打仗,但你一定要打,就只好让你打。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打原子弹,我打手榴弹,抓住你的弱点,跟着你打,最后打败你。”

  在毛主席的力倡下,做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

  对抗美援朝,毛主席的预见是不会发生世界大战的。1951年1月13日,他在审阅中共中央关于对朝鲜战争宣传应注意之点给西北局的电报稿时,删去了“帝国主义发动世界战争的狂妄打算已遭受严重的打击”一句,并批注:

  “美国并没有准备在目前发动世界战争。”

  1952年8月4日,毛主席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三十八次会议上讲道:

  “美国的战略重点是欧洲。他们出兵侵略朝鲜,没有料到我们出兵援助朝鲜。我们的事情比较好办。国内的事我们可以完全作主。但是,我们不是美国的参谋长,美国的参谋长是他们自己的人。所以,朝鲜战争是否打下去,我们和朝鲜一方只能作一半主。总之,对美国来说,大势所趋,不和不利。说马上要打第三次世界大战,是吓唬人的。我们要争取十年工夫建设工业,打下强固的基础。”

  抗美援朝战争打的时间长,参与的国家多,但它仍然是一场局部的战争,正如毛主席所预见的,它没有扩大到世界大战的程度。这场战争,是中国军队第一次与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军队进行正面交锋,它的影响是震撼性的,打出的是国威,用毛主席的话说就是:

  “帝国主义侵略者应当懂得: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

  这场战争起到的客观效果是:

  “推迟了帝国主义新的侵华战争,推迟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也就是说,为中国争取到了一个致力于国家建设的和平时期,但毛主席对于战争的预见和思考并没有丝毫的松懈,他时刻研判着世界形势,及时向人民敲响警钟。

  1954年6月11日,毛主席主持召开宪法宪法起草委员起会第七次会议,针对有人提出的国歌过时论,他说:

  “不喜欢现在的国歌的人,主要是不喜欢‘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一句,但是如果说‘我们国家现在是太平无事的时候’,那也不好了。现在帝国主义包围得还很厉害,唱一句‘最危险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坏处吧。”

  1955年1月28日,毛主席在芬兰首任驻中国大使孙士教递交国书的时候发表谈话,他说:

  “今天,世界战争的危险和对中国的威胁主要来自美国的好战分子。他们侵占中国的台湾和台湾海峡,还想发动原子战争。我们有两条:第一,我们不要战争;第二,如果有人来侵略我们,我们就予以坚决回击。我们对共产党员和全国人民就是这样进行教育的。美国的原子讹诈,吓不倒中国人民。我国有六亿人口,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美国那点原子弹,消灭不了中国人。即使美国的原子弹威力再大,投到中国来,把地球打穿了,把地球炸毁了,对于太阳系说来,还算是一件大事情,但对整个宇宙说来,也算不了什么。”

  1955年3月,毛主席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谈到国际形势时说:

  “帝国主义势力还是在包围着我们,我们必须准备应付可能的突然事变。今后帝国主义如果发动战争,很可能像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那样,进行突然的袭击。因此,我们在精神上和物质上都要有所准备,当着突然事变发生的时候,才不至于措手不及。”

  1956年8 月,毛主席在审阅修改八大政治报告稿“国际形势和国内形势”时,在报告修改稿的“帝国主义者还会要在许多地方制造紧张局势”之后,加写“还会要压迫一切他们可能压迫的地方,决不会轻易放手。爆发战争的原素,即垄断资本,仍然存在,并且要起作用的。”

  1957年2月27日,毛主席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扩大)会议上针对战争问题指出:

  “现在世界各国的人们都在谈论着会不会打第三次世界大战。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也要有精神准备,也要有分析。我们是坚持和平反对战争的。但是,如果帝国主义一定要发动战争,我们也不要害怕。我们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同对待一切“乱子”的态度一样,第一条,反对;第二条,不怕。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出了一个苏联,两亿人口。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出了一个社会主义阵营,一共九亿人口。如果帝国主义者一定要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可以断定,其结果必定又要有多少亿人口转到社会主义方面,帝国主义剩下的地盘就不多了,也有可能整个帝国主义制度全部崩溃。”

  1958年6月21日,毛主席在中共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讲话时指出:

  “我还是希望搞一点海军,空军搞强一点的。还有那个原子弹,听说就这么大一个东西,没有那个东西,人家就说你不算数。那么好,我们就搞一点。搞一点原子弹、氢弹,什么洲际导弹,我看有十年工夫完全可能的。在我国现代工业、现代农业、现代科学文化发展的基础上,国防力量的建设,不仅要做好积极防御的战争准备工作,同时还要准备一旦帝国主义向我发动侵略战争时,在打败敌人进攻之后,实施战略反攻和战略追击,把侵略者赶出去。”

  1958年9月5日,毛主席主持召开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五次会议,对国际形势,他提出了八条意见,其中一条是“谁怕谁多一点”,这是个力量问题,人心问题,我们这方面占优势,西方国家怕我们多一点,因此战争战不起来;一条是“紧张局势”,这个紧张局势,对我们并不是纯害无利,也有有利的一面。它可以调动人马,调动落后阶层,调动中间派起来奋斗;一条是“禁运”,不跟我们做生意。一禁运,我们得自己想办法,搞掉了依赖性,破除了迷信,就好了;最后一条,就是准备反侵略的战争。他说:

  “头一条讲了双方怕打,仗打不起来,但世界上的事情还是要搞一个保险系数。因为世界上有个垄断资产阶级,恐怕他们冒里冒失乱摘,所以要准备作战。这一条要在干部里头讲通。第一,我们不要打,而且反对打,苏联也是,要打就是它们先打,逼着我们不能不打。第二,但是我们不怕打。氢弹、原子弹的战争当然是可怕的,是要死人的,因此我们反对打。但是这个决定权不操在我们手中,帝国主义一定要打,那么我们就得准备一切,要打就打。世界上的事情你不想到那个极点,你就睡不着觉。但是它一定要打,是它先打,它打原子弹,这个时候,怕,它也打,不怕,它也打。既然是怕也打,不怕也打,二者选哪一个呢?我看,还是横了一条心,要打就打,打了再建设。”

  1959年10月18,毛主席会见由野圾参三率领的日本共产党代表团,他向代表团分析了当前的国际形势:

  “西方统治集团,比如美国集团、英国集团的大部分,都对打第三次世界大战抱有恐惧。……社会主义国家是团结的,阵营加强了。帝国主义发动战争已不是那么容易了,这样帝国主义要发动战争就不能不考虑了。我们历来是这样估计的,整个国际形势是向好发展,不是向坏。只是有个情况也要估计到,那就是疯子要打第三次世界大战怎么办?所以,战争的情况也要估计到。从总的情况来看,形势是向好的方面发展的,争取到十年至十五年的和平时间是可能的。假如这种情况实现了,那时要打世界大战,他们就比现在更加困难了。对冒险集团要有个估计,最强大的就是美国冒险集团。他们在目前发动侵略战争还是有困难的,因为他们还没有准备好。”

  1959年12月4日,毛主席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国际形势和我们的对策问题。他在讲话中说:敌人的策略是什么?硬的软的两种策略。目的是保存自己——保存资本主义,消灭敌人——消灭社会主义。策略:一是在和平的旗帜下准备战争,大搞基地、导弹,准备用战争的方法消灭社会主义。这是第一手。二是在和平的旗帜下,大搞腐蚀、演变,用各种办法包括文化、人员往来等等,以腐蚀、演变的方法消灭社会主义。这是第二手,是着重的一于,杜勒斯在世的时候,这个政策就定下来了。基本原则是有时和解,有时紧张;这里和解,那里紧张,欧洲和解,亚洲紧张;争取机会主义,孤立马列主义。”

  上世纪六十年代左右,以苏联为代表的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出现了“和平过渡”的论调,即战争熄灭论,认为人类社会存在着“连根铲除战争的可能性”,毛主席对此感到难以理解,对这种论调多次进行了批判,他认为这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他说:

  “帝国主义的策略是可以灵活运用的,它的本性是不能改变的,这是从资产阶级的本性不能改变而来的。只要有资产阶级存在,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一个时期,一个相当时期能够避免,这是可能的。”

  “帝国主义有两手,骗人的一手和镇压的一手。我们学帝国主义的办法也搞两手好不好?第一手,和平过渡;第二手,如果帝国主义、统治阶级、反动派将武力强加于人民,我们就用武力反抗好不好?我们不是愿意用武力,而是被迫的。为何把第二条瞒着不讲,在人民中散布幻想,使人民群众和工人阶级解除思想武装,说什么和平过渡,战争、军队、武装连根铲除。什么连根铲除?一点也没有铲除,而且他们每天都在加强暴力机关。只有全世界阶级都消灭了,就没有战争。”

  1959年12月18日,毛主席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关于战争问题说:

  “欧洲十几个国家共产党的会议中说,现在出现了永远消灭战争的可能性,出现了把一切物力、财力利用来为全人类服务的可能性。这种说法,没有马克思主义,没有阶级分析,没有把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区别出来。战争是阶级冲突的一种形式。有阶级就一定有阶级冲突。一般冲突方法解决不了的时候,就必然要用战争的方法来解决。不消灭阶级,怎么能消灭战争?世界大战打不打,不决定于我们。我们不是艾森豪威尔的参谋长,不是麦克米伦(英国首相)的参谋长,我们说了不算数。世界大战还是有两种可能性。即使签订了不打仗的协定,战争的可能性也还存在,帝国主义要打的时候,什么协定也不算数。即使两个阵营不打仗,也不能保证资本主义世界内部不打仗。帝国主义与帝国主义可能打。帝国主义国家内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可能打。 帝国主义国家和殖民地、半殖民地现在就在打。历史的规律是,只有经过革命战争才能消灭阶级,只有消灭了阶级才能永远消灭战争。不进行革命战争,要消灭阶级,我们不相信。没有消灭阶级,要消灭战争武器,这不可能。”

  1960年5月22日,毛主席召集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讨论时局问题,他说:

  “帝国主义本性是不会变的,因此有两种可能,现在是和平时期,将来有战争的可能。这个基本点现在没有变嘛。十七国共产党会议认为,现在这样的阶段到来了,就是存在着在社会上、在世界范围内根绝战争的可能性,这是反列宁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要取得世界和平,只有加强力量,在世界范围内建成统一战线,作斗争,使它前方有顾虑(社会主义阵营是不容易惹的),后方有顾虑(亚、非、拉人民的斗争) ,本国也有顾虑,不然和平的实现是不可能的。”

  1961年7月13日,毛主席会见朝鲜国家领导人金日成,当金日成问国际战争能不能打起来时,他说:

  “只有在一种形势下,帝国主义会进攻,那就是社会主义阵营分裂,天下大乱。这种时候,他们就会进攻;不是这种时候,他们就防御。核武器停止试验也停不了,这是看到真理了,资产阶级、帝国主义怎么会把武器抛到海里去呢?我说常规军不能裁,禁止核武器还有可能,因为它太厉害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曾禁止过化学武器二一毒气,大家搞个协议,共同遵守。化学武器比核武器差远了,当时大家能同意不用。我想到,用核武器打起来,人类不是一半也得三分之一被捕掉,社会主义阵营受损伤,但资本主义要灭亡,他们敢打吗?我想将来还是要打常规战争。中国还没有原子武器,我们也在摘,哪一年搞得成,没有把握。要造就得几十、几百个,少了不顶事。”

  1964年10 月5日,毛主席会见由范文同率领的越南党政代表团,谈到越南的战争局势,他说:

  “我们准备美国打进中国大陆,但要打,它也要利用蒋介石、南朝鲜帮助,单是美国它是不会来的。如果美国打进来了,还是采取我们过去对付日本人的办法,它想到什么地方,就让到什么地方,和它打游击。”

  从建国以来对于战争的预见和防范,一直都是针对来自美国的威胁,自从60年代跟苏联越闹越僵以后,中国又面临着来自苏联的战争危险。

  1965年8月11日,毛主席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研究战争问题,他说:

  “苏联修正主义可能对我们实行大包抄,要准备它来,总参谋部也要经常考虑、研究这个问题。如果北京被占领,我们就不在这里呆了。战时,领导集团要分散,打死一个,还有一个。打起仗来,老的打死了,年轻的就起来,接着打,一直打下去,打到底!”

  为了防备随时可能降临的战争,毛主席也采取了许多独具特色的对策。

  一是全民皆兵。

  1958年11月10日,毛主席在审阅修改《十五年社会主义建设纲要四十条(一九五八一一一九七二年»)初稿中加写:“为了准备条件,在帝国主义如果发动对我国的侵略战争的时候彻底打败侵略者起见,我国应当实行全民皆兵的制度。”

  1958年11月27日,毛主席在审阅修改《关于人民公社若干问题的决议》草稿修改加写:

  “我国的广大劳动人民对于民兵制度喜闻乐见,因为他们在长期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及其走狗国民党反动派的革命斗争中,认识到只有把自己武装起来,才能战胜武装的反革命,才能成为中国这块天地的主人;而在革命胜利之后,他们又看到,国外还有天天声言要灭掉这个人民国家的帝国主义强盗们存在;因此,全体人民决心继续把自己武装起来,并且声言:一心想要抢劫我们的强盗们,你们小心一点儿吧,不要妄想来碰我们这些从事和平劳动的人们,我们是准备好了的。……在帝国主义如果发动对我国的侵略战争的时候,民兵就能配合人民解放军,并且随时补充人民解放军,彻底打败侵略者。”

  二是发展经济。

  1963年9 月上旬,毛主席在审阅修改《关于工业发展问题》初稿时,加写:

  “如果不在今后几十年内,争取彻底改变我国经济和技术远远落后于帝国主义国家的状态,挨打是不可避免的。当然,帝国主义现在是处在衰落时代,我国,社会主义阵营,全世界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革命斗争,都是处于上升的时代,世界性的战争有可能避免。这里存在着战争可以避免和战争不可避免这样两种可能性。但是我们应当以有可能挨打为出发点来部署我们的工作,力求在一个不太长久的时间内,改变我国社会经济、技术方面的落后状态,否则我们就要犯错误。”

  三是攻防兼备。

  1963年12月16日,毛主席听取聂荣臻十年科学技术规划问题的汇报,在汇报反导弹武器时,他说:

  “死光(激光),要组织一批人专门去研究它。要有一小批人吃了饭不做别的事,专门研究它,没有成绩不要紧。军事上除进攻武器外,要注意防御问题的研究,也许我们将来在作战中主要是防御。进攻武器,比如原子弹的数量我们比不赢人家。战争历来都是攻防两手,筑城、挖山洞都是防嘛。秦始皇的万里长城没有多大剧处。我们准备做一些蠢事。要搞地下工厂、地下铁道,逐年地搞。”

  四是抓地方军事和培养接班人。

  1964年6月16日,毛主席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各中央局第一书记会议,他讲了地方抓军事和培养接班人两个问题:

  “地方党委要搞军事。省委第一书记都兼省军区政委,但多少年来太平世界,成了空头政委,一旦发生战争就会手忙脚乱。各大区、各省要作计划,包括民兵、修械厂、军工厂等。各省要搞民兵,要搞地方部队,省、地、县都要搞。不要靠中央,不要只靠几百万解放军,这样大的同家,这样长的战线。要把民兵工作好好整顿一下,一个组织,一个政治,一个军事。组织,就是有基干民兵和普通民兵,有战士,有班长,有排有连,有兵有官,现在还不落实。政治,就是要做政治工作。军事,就是要有手榴弹、手枪,有轻武器。趁和平时期,要搞点枪,最基本的是每省要搞一个兵工厂。”

  “要准备后事.即接班人问题。苏联出了修正主义,我们也有可能出修正主义。如何防止出修正主义,怎样培养无产阶级的革命接班人?我看有五条。第一条,要教育干部懂得一些马列主义,懂得多一些更好。第二条,要为大多数人民谋利益,为中国人民大多数谋利益,为世界人民大多数谋利益。第三条,要能够团结大多数人,包括从前反对过自己反对错了的人,也不能‘一朝天子二朝臣’。第四条,有事要跟同志们商量,要听各种意见,要讲民主,不要‘一言堂’。第五条,自己有了错误,要作自我批评。”

  五是备战备荒。

  1965年10月10日,毛主席召集有各中共中央局第一书记参加的会议。他说:

  “天天讲战争,他又不来打,那不变成周幽王起烽火?这是我叫起来的,你不叫,打来了怎么办?现在这么搞大三线、小三线,我看比较主动。我看可能有三年半的时间,余秋里说要争取五年,那时看美国总统是个什么腔调。”

  1966年3月28日,毛主席会见宫本显治率领的日本共产党代表团,他说:

  “不要怕孤立,不要怕战争。你不准备孤立,哪个时候孤立了,就慌了。你不准备战争,战争来了,你就没办法了。我们现在准备美国人来打,准备修正主义来打,准备美苏合作,瓜分中国。做这个准备,到时候它们打进来,我们就有准备了。这是最坏的一种可能性,另一种可能性是它不敢来。我劝同志们,第一条不要怕孤立,第二条不要怕打仗。当然我们不希望孤立,但是孤立来了,怎么办?一是党内孤立,二是国际上孤立。有些事情,要坚持原则,决不能丧失原则。”

  1969年3月15日, 毛主席召集有关人员讨论国内外形势和九大准备工作。他说:

  “总感到要打仗,美国和苏联的国防预算,都是历年来他们国家最高的。我们国家这么大,苏联、美国一口吃不下,让它进来,进来就好打了。九大这个会要准备一下,不准备真打起来怎么办?摆在我们面前的前途有两个,一个是促使世界革命运动高涨,走向直接革命的形势,一是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果像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样,帝国主义在战争中失败。我们是支持世界革命运动的,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备战。第三个五年计划甚至第四个五年计划,都要备战、备荒、为人民。”

  毛主席所预见的战争并没有降临,因此就产生了不少的说法,说毛主席精神过度紧张了,所以错误地判断了形势。这种说法是比较有市场的,但事实真如 此吗?事实是战争的幽灵一直都在中国的上空游荡,只不过靠着抗美援朝打下的国威、强大的战争意志、全面的备战,迟滞、吓阻了战争的脚步而已。毛主席扎起了篱笆院,没有受到盗贼的侵扰,可这并不证明天下无贼。英国元帅蒙哥马利曾经两次造访中国,与毛主席进行了深谈,并实际了解了中国的面貌,他说过:战争的‘禁律’之一,就是不能进攻中国。谁要进攻中国,就一定要大倒其霉。蒙哥马利能看到的事情,想必那些意欲挑起战争的人也会看到,无论他们多么垂涎欲滴,在一个具有强大的战争意志并充分做好了战争准备的国家面前,他们也会不得不吞下满嘴的口水。

  1975年2月23日,毛主席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会见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这两个打开中美两国之门的人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毛主席:“美国在世界上有利益要保护,苏联要扩张,这个没法子改变。在阶级存在的时代,战争是两个和平之间的现象。战争是政治的继续,也就是说是和平的继续,和平就是政治。”

  尼克松:“但是在俄国并没有阶级,为什么俄国却威胁世界和平呢?因为它搞扩张,是吗?”

  毛主席:“不,他们有阶级,中国也有。我们的看法不一致,不要紧。”

  尼克松:“不要紧。但这并不是我的意见,俄国人告诉我说他们没有阶级。”

  毛主席:“靠不住。”

  时间过去了快要半个世纪了,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个曾经扬言要对中国进行核打击的苏联也亡国了,曾经的社会主义阵营也不复存在了,世界格局进行了重构,战争的阴影是不是也烟销云散了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战争的因子并没有消失,随着社会主义阵营的消亡,力量失去均衡,帝国主义这个战争的根本因素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加强,因此战争的威胁不是比过去弱化了,而是更加严峻了。战争须臾都没有离开过,它以更多的形式存在着,和平演变的形式,颜色革命的形式,生物战的形式,金融战的形式,贸易战的形式,军事讹诈的形式,局部代理战的形式,而且随着人类活动的加剧,全球资源的减少,资本主义危机的加深,大众革命的兴起,为了转移国内矛盾和进行国际资源的争夺,传统的军事战争手段也会日益逼近,人们已经可以听得见战争的呼呼的喘息声了。

  1968年11月28日,毛主席会见澳大利亚共产党(马列)主席希尔,毛主席给希尔出了一道题目,他说:

  “我只出个题目,是不是请你也考虑一下这个世界问题,战争问题,战争与和平问题,是战争呢,还是革命?是发生战争后引起革命呢,还是革命能制止战争?总而言之,现在既不打仗,又不革命,这种状态不会维持很久了。”

  人类还居于实现永久和平的前夜。人们承平日久,很多人已经忘记了世界上还有“战争”二字了,很多人分不清敌我甚至于对敌卑躬屈膝了, 这很多人畏战避战苟安偷生了,很多人迷失自我浑然不觉了,也有很多人这暖风频吹不知今夕是何年了,这是很危险的,忘战必危,是要好好考虑一下战争这个问题了,毛主席当年给希尔出的题目,又何尝不是给我们中国人自己出的呢?

  毛主席关于战争预见的八条意见里面,第一条是“谁怕谁多一点”这个问题,他说这是个力量问题,人心问题。“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这曾经是我们最大的优势,也是世界上那些战争狂人最忌惮的地方,也是我们未来保障和平及安全的护身法宝。战争战起来还是战不起来,取决于对“谁怕谁”的权衡,假如我们能够用初心重新收拾起人心,就完全能够占据“谁怕谁”的优势,叫敌人望而生畏,叫胆敢逾越雷池的战争疯子大倒其霉。

  我在行就此文的时候,老婆子正在哼唱着七十年代上小学时排演的节目里的唱词:

  “纸老虎,地上趴,张牙舞爪把人吓。世界人民不怕它,对准纸老虎狠狠打。”

  什么叫人心?这就是人心啊。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2. 蔡霞一类党校教师由来的追溯
  3.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4. 毛主席会遭哪些人记恨
  5. 中印边境战争能够避免吗?
  6. 光刻机差距明显 文宣要实事求是
  7.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8. 一个中国公民致美国务卿感谢信
  9. 王海娟:农民对土地确权很困惑
  10. 看《追龙》嘲笑香港?先想想东莞和一线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吧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被社会暴打以后,你才会想起毛泽东
  6. 蔡莉因何被免职?
  7.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8.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9.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10.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被社会暴打以后,你才会想起毛泽东
  4. U2都被解放军击落5架了,美军还要送来第6架吗?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证监会允许美帝审计国企不觉得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