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造反派”中有很多是老干部

时代尖兵 · 2022-06-10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细看党史,发现“造反派”中除大量草根群众外,还有很多是老干部,如家喻户晓的北大聂元梓,1921年4月出生,1937年7月参加革命,1938年1月入党,是典型的“三八式”老干部。实际上,还有许多“造反派”干部的资历地位远超聂元梓。

  如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潘复生,1908年生于山东文登,1931年10月加入共青团,12月入党,1949年8月任平原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1952年11月任河南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1962年4月任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主任兼党组书记,1966年1月任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兼省军区第一政委等职,文革前就是资深的正部职干部。1967年1月16日,黑龙江省23个单位的造反团体,在潘复生支持下成立联合总部,发表《红色造反者联合接管省、市党政财文大权的公告》,潘复生成为全国最早支持红卫兵造反的省委第一书记,从此声名远扬。

  河北省长刘子厚,1909年12月生于河北任县,1927年6月参加革命,1929 年10月入党,1949年5月起,任湖北省委组织部部长、纪委书记、湖北人民政府副主席、湖北省政府主席、湖北省省长等职;1956年1月起,任三门峡工程局局长兼书记、三门峡市委第一书记等职;1958年4月,任河北省省长,文革前同样是资深的正部职干部。1966年5月,刘子厚响应中央文革号召,支持学生造河北省委书记林铁的反,受到中央文革肯定,随后林铁被打倒,刘子厚于1966年8月升任河北省委书记,虽在文革中受到冲击,但长期在河北担任主要领导职务,直到1979年12月才卸任,是典型的“不倒翁”。

  山西省副省长刘格平,1904年8月生,1922年入团,1926年8月入党;1934年被捕,1944年出狱,是草岚子监狱唯一没有通过办理“出狱手续”出狱、而将牢底坐穿的共产党员,受到毛主席称赞。解放后任国家民委副主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等职;后被降职,于1965年12月至1967年1月任山西省副省长。文革初期,在山西省军区政委张日清支持下造反夺权,于1967年3月至1971年4月任山西省革委会主任、党的核心小组组长。

  贵州省军区副政委李再含,1919年1月生,1937年10月参加革命,1938年1月入党,解放后任第5步兵学校政治部主任、云南军区干部教导团政委、贵州省军区政治部主任、贵州省军区副政委等职。文革开始后造反夺权,1967年2月任贵州革委会主任,12月任省革委会党的核心小组组长。

  山东省青岛市副市长王效禹,1915年生,1938年6月入党,是抗战前期参加革命的老干部,曾任益都县委组织部长、渤海区党委组织科长、清河军分区副政委、清河地委副书记、书记兼清河军分区政委等职,1954年任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后因被划为“右派分子”于1965年6月降职担任青岛市副市长,1966年成功夺权,于1967年出任山东省革委会主任。

  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张春桥,1917年生,1938年8月入党,同样是抗战前期参加革命的老干部,解放后任上海《解放日报》副总编辑、社长兼总编辑,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等职,妥妥的副部职干部,造反夺权后任上海市革委会主任。

  跟随张春桥一起造反的马天水,1912年生于河北唐县,1931年入党,解放后任皖南区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央华东局工业部长、上海市委常委、副书记、书记处书记等职,也是货真价实的副部职干部,夺权后任上海市革委会副主任、上海市委书记等职。

  此外,支持造反派的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刘建勋、四川省宜宾地委书记刘结挺等都是抗战及以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这些老干部文革前多是省部级领导,有的还是一把手,属既得利益阶层,理应没兴趣造反,他们之所以造反,一为贯彻上级指示,二为夺权或自保,三则可能涉及个人恩怨或派性斗争。

  如四川宜宾地委书记刘结挺,1920年1月生,1935年5月曾担任中共仲村支部委员,1938年春,因档案丢失重新入党,按资历至少属于“三八式”老干部,因文革前受到四川省领导“打压”而被撤销职务、开除党籍,由此在文革中成为坚定的“造反派”,后来担任四川省革委会副主任。而据老骥的《告诉你文革造反派的真相》披露,他所在的某地区中医院,“造反派”陈副院长是“三八式”老革命、17级干部,因受到该院郭院长的排挤迫害而被迫造反,其追随者多是医院被边缘化的干部职工,有的还曾遭到郭院长打击。

  当然,政治形势历来复杂多变,有的老干部在“造反”夺权成功后,迅速转变角色,同样玩起“压制学生运动,挑动群众斗群众,工人、农民斗学生”、“排斥异己、打击报复”等把戏,造成重大损失,从而再次倒台。这说明,一些参与“造反”的老干部,实际上把“造反”群众及其组织当成谋利的工具。也有部分参与“造反”的老干部,虽然没有背叛“造反派”,但被随后东山再起的当权派打倒。

  可见,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真实的“造反派”形形色色,除学生、工人、农民、小知识分子等草根民众外,还有一批功勋卓著、经验丰富的老干部。(2022-6-10)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看今朝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若非那个摄像头,这事情就恐怖了!
  2. 新一轮文艺整风,已迫在眉睫!
  3. 2000块的底裤,扎穿了多少打工人的肺管子
  4. 毛泽东:我不需要与国际接轨!
  5. 文化痞子!清华大学教授为“汉奸”吴勇辩解,声称“教材插图没问题”!
  6. 欧洲金靴:谁在呼唤“下纲下线”?
  7. 乌克兰太远,台湾很近
  8. 陈先义丨公知们说:“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
  9. 明德先生|始于徐汇华亭宾馆,又始于徐汇红玫瑰美容院:我们为何高喊追责?
  10. 泛滥的核酸检测!国家卫健委终于出手了!这次会议太不寻常...
  1. 卫健委副主任被抓了,中国旋转门要塌了?
  2. 堵死反毛公知的毒舌:70后年轻人“狠”揭毛时代历史真相!
  3. 从“柳教主”和“毒教材”走向思想解放
  4. 罗昌平刚出来,罗崇敏就跳了出来,不请他吃牢饭真对不住司法公正两个字!
  5. 国防大学改校歌是要摒弃工农子弟兵的传统吗?
  6. 艰难的反思
  7. 请中疾控主任高福先生解释,您的领带上的骷髅图案是什么意思?
  8. 若非那个摄像头,这事情就恐怖了!
  9. 洗地毒教材遭全国人民质疑后,他急了......
  10. 毛泽东纪念馆惊现震撼留言:总有一天!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3.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4.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5. 赵磊:教育部应当依法处理“毒教材”事件
  6.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7.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8. 毒教材为何泛滥?对比“毛主席亲自集结最顶尖学者编教材”就知道!
  9. 明德先生|致扫黄打非办的公开信:请鉴定人教版小学数学课本是否涉黄!
  10.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1. 岸英牺牲后毛主席这样说,彭德怀泪流满面,蒋介石的反应很狭隘
  2. 世界上最大的战场,不在乌克兰
  3. 堵死反毛公知的毒舌:70后年轻人“狠”揭毛时代历史真相!
  4. 县城再无清华北大的后果
  5. 漂泊半生,一无所有
  6. 若非那个摄像头,这事情就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