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正定的高产之路就是创业之路

冯壮波 · 2022-10-0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正定县的“高产”之路,就是集体农民靠共产党,靠双手、靠吃大苦、耐大劳的自力更生的“创业”之路。

  “拔瓜事件”,其来也浡焉,其去也忽焉。虎头蛇尾。“风波”很快悄然过去。“闹剧”蔫不出溜地收场。

  如果只是“高产穷县”也就罢了,总比“低产穷县”的日子好过一点。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毕竟,“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粮食,是作为生产力的人“能源”。只要能够吃饱肚子,就有力气,就能够去创造人间奇迹。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创业,好不容易实现了粮食稳产、高产。兴头上,一个胡乱编造的“拔瓜事件”,犹如当头一棒,瞬间就“赚”了一顶“长期极左”、“保守”的帽子。冤,还是不冤?

  现在,看到手头上的一点关于正定县的资料,了解了一点正定,才感到,正定县的“高产”之路,走的十分艰难,付出十分巨大,甚至有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但是,在当时“一穷二白”的情况下,不走那条路行吗?有什么路可走?有谁曾经给他们指出过别一条道路?不干,还有别的路可走吗?正定县的“高产”之路,就是集体农民靠共产党,靠双手、靠吃大苦、耐大劳的自力更生的“创业”之路。

  以往的文学家关于农村题材的创作,多以一个农村为背景展开写作。能够写出一个县三十年变迁的,还没有见过。以后是不是还有有兴趣进行那样的写作的作家,歌颂共产党领导的农业合作化、集体化过程中农民的“创业”精神,亦未可知。现在,不仅没有那样的氛围,没有经过那个火热的年代,没有感受过那个年代的农民如何战天斗地的轰轰烈烈的场面,感受和目睹过农民的饱满热情和冲突的干劲,凭空想象,无论想象力怎么丰富、魔幻,也不会写出反映那个时代的好作品,即使是写,也容易写歪。

  仅据一些现成的统计数字分析,当然非常肤浅和枯燥。不过,对付那流言蜚语和造谣生事的家伙们,也足够了。

  正定县粮食高产,成为“大寨县”,是因为他们具有同大寨一样的精神。党的坚强领导是不可或缺的条件。是历届县委、县政府执行党的方针政策不动摇,狠抓粮食不放松。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三十年的结果。也可以肯定地说,没有“集体化”就不能最大限度的集中财力、物力、人力,解决个体农民时期想解决而没有力量解决,在土地私有制下根本就解决不了的农田基本建设和生产条件等问题。历史,至少两千多年的历史证明和“实践经验”,就不可能有粮食的稳产、高产。

  其实,农业学大寨,不只是为了粮食高产。在粮食高产的背后,大寨是“山水林田路”的综合治理。正定县没有山,治的是旱地、沙地、河滩地、盐碱地等低产地。

  广大农民在县委、县政府及公社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统一规划,统一部署指导下,吃大苦,流大汗,搂起袖子,甩开膀子,“鼓足干劲”,抓住影响农业生产的特别的水、土等基础问题,下功夫治理。在建国后的30年中:

  一.整治滹沱河以防治洪涝

  滹沱河流经正定县,河床较浅,涨落无常,迁徙不定。一遇暴雨,洪波巨浪,冲刷河岸,塌陷民田,决口为患,俗称“扑塌河”、“小黄河”。1949年之后,就开展了有计划的整治。特别是1974年,地区动员正定县、晋县等10县对滹沱河进行大规模的实验性治理,设计泄洪流量400立方米/秒,防洪3300立方米/秒,正定县境内30余公里。建丁字坝28条,总长14718米;筑防洪堤3条,总长5560米;筑堵坝4条,总长2570米;开挖引河6.7公里。全部工程投资145.7万元,动土哦113.8万立方米,用工46.7万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从根本上解决了滹沱河的水患。

  二.平整土地以适应农业机械化

  1963年的特大水灾之后,1964年开始大规模的平整土地。到1978年,合计:35.15万亩。计土方703万方;用工373.5万个,投资186.75万元。土地平整,为农业机械的广泛使用,水利灌溉打下了基础。

  三.改造碱地以提高产量

  自1964年到1968年,合计改造碱地8.3万亩。计土方226万方;用工117万个;投资59.5万元。

  四.改造沙地以增强地力;

  自1964年到1978年;合计改造沙地29万亩。计土方1963万方;用工2230万个,投资1115万元。

  五.沙滩造田以扩大土地面积

  自1964年至1978年,沙滩造田4.05万亩。计土方396.5万方;用工397.4万个。社队投资351.6万元,县投资54万元。特别是1970年之后,逐年加大投资力度。

  六.大力发展水利建设,实现旱涝保收。

  1949年,全县砖井23619眼,水浇地43万亩。到1954年,全县有砖井24078眼,水浇地48万亩,占耕地面积的86%。

  1958年打出第一眼机井,全年打机井380眼;全县购进电动机40台,开始用电动机带水泵浇地。1959年之后电动机、水泵不断增加。

  以后连年加强打井力量。1971年至1974年干旱少雨,1972年一年打井758眼,1973年打井857眼,修旧井451眼,到1974年底,全县有机井5547眼,平均每百亩地一眼井。其中机泵配套4492眼。全县耕地成为水浇田,消灭了旱地。

  1965年,效力低,水头小,需要大牲畜,在缺少大牲畜的生产队需要人推的老式八卦水车和管子水车被淘汰,普遍使用电动机、水泵。

  1975年,对机井动力搞柴油机、电动机双配套,用于灌溉的电动机6621台,柴油机5330台。保证了农田的灌溉。

  以上所列远不是全部,都是与粮食生产紧密相关的事项。属于“硬件”建设。集体积累。经过几十年的努力,“硬件”建设得到极大的改善和完备。农田低产变为高产,实现了“稳产高产”,“旱涝保收”。这才是创造历史奇迹的不可或缺的基础。1965年粮食亩产上了一个新台阶,达到“纲要”要求的指标。1971年粮食亩产过“长江”。实现并持续保持了所谓的“高产”。

  除了看得见的“硬件”设施的投入和建设,在田间管理,种子改良、化肥的使用等科学技术在生产中投入与运用,对于粮食高产无疑具有重大的助力作用。

  农村集体经济对于农业的投入为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前所未有。粮食从西汉时的120斤,翻一翻,提高到亩产200多斤,跨越了两千多年。而从200多斤,到翻两翻,用了不到30年。这不是历史的奇迹是什么?这难道是“长期极左”的产物么?是什么人,通过什么方法得出的那种结论?他们可有一丝一毫的历史唯物主义?他们居心何在?

  值得说明的是,那都是在生产力与旧中国差不多,极其落后,没有机械,缺乏大牲畜,只靠农民两只手的条件下实施和完成的。那将是怎样的劳动强度,将是怎样的付出?即使是现在的那些年轻农民,恐怕也是想象不出来的。

  两千年中没有做到的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只30年就做到了?前后对比,人们不难发现,主要两点根本的不同,即也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和土地所有制变了。二者缺一不可。

  可以说,1979年之前,正定县的农民是艰苦创业的年代,是综合治理的年代,是大批投入人力、物力、财力的年代,是前人为后人打基础的年代,是科学种田的探索年代,也是看到经济效益和成果的年代。对于正定县人民,正是通过辛勤的汗水,通过粮食的高产,不但解决了自己温饱,而且成为由粮食调入县,一举而成为粮食调出县。粮食高产对于正定县农民,其意义不只是解决自己的温饱!

  如果说正定县在三十年中的付出与取得的成就,换得的却是一顶“长期极左”,的帽子。那么,入不敷出,靠“三靠”度日的社、队、县,该戴顶什么帽子呢?怎么没有人给他们戴帽子?“鞭打快牛”,只是怎么了?是那里出了问题?

  伴随着粮食的高产,是中国农业由传统农业走向现代化农业,是科学技术在农业生产中逐渐而广泛的应用,是农民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被解放出来,是工副业逐渐从农业中分离出来,形成乡镇企业的雏形。对于中国农民,这是历史性的改变。透过粮食的“高产”,应该看到新中国农业的发展的方向。

  透过“粮食高产”,人们应该看到广大农民的付出。“高产”,是付出的成果。这个成果,是硕大的。历史性的、划时代的。无论怎么说,都不过分。

  粮食“高产”的确给正定县带来了荣誉。曾经被当时的主流媒体宣传。1975年《人民画报》以《朝气蓬勃的带头人(1975年)》为题,悉数刊登了县委领导班子的照片。(下图为当时刊登的照片之一)正定县到底该不该宣传? 

  县委副书记、老干部冯xx(右)同苏xx谈心。他热情支持新任书记,鼓励他大胆领导,做好工作。

  正定县的人民几十年战天斗地,难道就是为了博得一顶“农业学大寨”先进县的“桂冠”,吸引媒体、记者的眼球?就是为了日后博得“长期极左”的罪名?倘使如此,那是对正定县广大党员、农民、干部的极大侮辱与污蔑!甚至就是别有用心!

  事实上,正定县的广大农民在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改天换地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大寨”在那里。那时还没有“农业学大寨”的号召。他们就像“愚公”一样,年复一年,百折不回的治理着正定县的农田、土地。也可能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够把山搬走,治理好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那一片天地。这丝毫不影响他们每天挥汗如雨,“挖山不止”。因此,就不存在他们的干,是为了博得“农业学大寨”那顶“桂冠”。应该说,“大寨精神”本来就是中国农民中蕴藏着的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大寨的农民有,正定县的农民也有。能否把那种精神挖掘出来,转化为改造大自然的物质力量,主要看那里的共产党的领导,这毋庸置疑。

  “拔瓜事件”之后,正定县虽然是“高产县”,媒体断言仍然是个“穷县”。由于“高产”没有使得全县农民富裕起来,在几年及多年后还常常在媒体上被奚落,被讥讽为“高产穷县”。“高产穷县”甚至成了正定县的招牌,代名词。那是多么尴尬、难堪的事!

  如果没有那个时期亿万农民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靠集体的力量,只靠农民的两只手,简单的农具,单打独斗,不可能打下农田基本建设的基础;也不可能有粮食产量的成倍提高。这决不是靠信口雌黄所能够改变与抹杀的。倘使那样,农民难道就能够富起来么?

  没有粮食亩产量的提高,怎么可能有后来的废除粮票!所谓的“废除粮票”,难道不是前人种树,后人“摘桃”吗?“摘桃”的骂“种树”的、浇水的、施肥的,精心呵护的,责怪他们为什么不让桃子早熟,让他们早早地享用。他们在责备那些种树、浇水、施肥的人们的时候,就那么心安理得么?他们的“感恩”之心那里去了?

  说“全面砍光”的那些人,真是吃饱了撑的,才憋出了那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胡话、瞎话。

  在粮食没有过关,国家没有钱进口粮食,在遭受经济封锁,甚至有钱也买不来的年月,农民自不必说,城里的人们吃的粮食靠谁生产?靠农民那有限而贫瘠的土地,舍此难道谁还有别的高招吗?

  在一个极其落后的农业国,要发展工业,靠什么?不要忘记,那是用农民生产的农产品,包括粮食,去换取宝贵的外汇,再去国外换取工业产品。在一定意义上说,没有农业的发展,没有集体农业提供的积累、劳动力,就没有中国轻重工业的发展。

  在缺粮的年代,追求和争取粮食高产,有什么过错吗?带头率先达到和超过了中央制定的农业发展纲要,实现了“高产”的正定县,到底是该褒,还是该貶?是非到底在那里?

  这本来是个是非清晰的问题,时间过去不过几年,是非怎么就被颠倒了过来?“温差”怎么就那么的大?人们的认识的跳跃性怎么会那么大?有人,采取的显然是机会主义的态度。这,不是共产党人应有的作风和品德。

  对于为实现粮食高产而付出的正定县,坊间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调侃调侃也就罢了。“鸡蛋里面挑骨头”本来就是某些人的“强项”,他们的存在本也不足为奇。一些所谓的学者、号称为“人民”发声的公众媒体为什么也跟着起哄,那么挖苦,那么不厚道?难道他们也失去判断力了么?正定县的干部、群众是招谁惹谁了?没有!

  正定县这个先进典型的遭遇是偶然的吗?

  正定县的各级干部群众,在国家计划的指导下,积极的投身于农业生产,是本分。有些事的发生,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有的事的发生,本不是因为他们犯了什么错,不一定非要招惹谁。而是应了那句“树欲静而风不止”。或许就是“树大招风”,有人需要拿“典型”开刀、祭旗达到别的什么目的。这,不只是正定县这个先进“典型”的命运。“拔瓜事件”不过是为某些人否定正定县这面“农业学大寨”中的先进县提供了一个契机。它的真实与否,不重要。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看今朝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你给我留个修正主义尾巴,我不干!”
  2. 开始指鹿为马了!
  3. 国庆感言:无限怀念开国领袖毛主席和他的时代
  4. 从贾康先生又跳脚说起
  5. 吴铭:对某老师若干观点的回复
  6. 俄罗斯外交部国际研讨会,拉夫罗夫致辞,司马南发言
  7. 炸天然气管道,美国是有前科的——德国装死就会真死
  8. 被误读的梁漱溟晚年谈话与被误解的毛主席
  9. 为什么司马南总是喜欢给胡锡进打圆场?
  10. “赴死前的笑”:是什么可以让一个人笑着死去?
  1. 我们还他妈要忍到什么时候?
  2. 张文宏再立新功,获国内外高度认可,成功秘诀是......
  3. 大疫三年,百姓苦不堪言,它们却逐渐疯狂!
  4. 图穷匕见,世行行长要求中国降低利率救美国!
  5. 他们是真没想到石家庄敢动手
  6. 贪到被判死刑,那得恶劣到什么程度?
  7. 毛主席:“你给我留个修正主义尾巴,我不干!”
  8. 顶层向右、底层向左,金字塔正在倾覆
  9. 郭松民:秋日偶感(六则)
  10. 开始指鹿为马了!
  1. 张文茂:关于社队(乡镇)企业发展演变的若干历史真相
  2. 香港纪念毛主席逝世46周年:马克思是对的,毛主席是对的!
  3. 陈先义:“九评”——学习党史绕不过去的重大历史事件
  4. 汪东兴:"我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死而无憾了”
  5. 大梦七十年,嫖娼嫖娼嫖娼
  6. 政治局里的穷人
  7. 主席的这段话,现在没人敢说了……
  8. 郑州出动大杀器,背后有高人指点
  9. 其实,这是个好消息
  10. 我们还他妈要忍到什么时候?
  1. 临别之际,妻子满怀期待问他一生最爱谁,陈士榘回答:毛主席!
  2. 果不其然,英国首相特拉斯首次出席国际会议,就开启“惹祸”模式
  3. 毛主席:“你给我留个修正主义尾巴,我不干!”
  4. 燕梳楼:俄乌战争可能要结束了
  5. 我们还他妈要忍到什么时候?
  6. 我们还他妈要忍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