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三农关注

小岗神话的迷思

kunlunfeixue · 2010-06-25 · 来源:乌有之乡
分田到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前面的话:写这篇文章只是想说说我对农村的感受,我有自己的工作,但我的家在农村,我的父母也都是农民,有时间我也要下地干活,所以勉强算是一个准农民吧。我所看到、知道的只是华北平原上,河北省的一个小村庄。我没有出过远门,不知道其他地方的农村是否也是这个样子,所以我只是就事论事,并不是代表全国。至于是否认同我的观点,我不强求。 

 

    30年前,中国南方安徽省的一个叫小岗的村落,缔造了一个轰动全国的神话,一个一直流传到现在的神话。神话的标准版本是这样的:小岗村的十八条好汉,按下了十八个鲜红的手印。从而启动了农村改革的历史进程,从此包产到户的春风刮遍了大江南北,这之后天也蓝了,水也绿了,农民积极性提高了,庄家也通了人性,拼命地打籽结实,农作物产量比以前多了几倍,从此以后,农民过上了温饱、富足的生活。  

    神话很美丽动人,但也真的只是个神话。包产到户的核心是刺激了农民的积极性,而且是自我私欲的积极性,然而积极性提高了就能创造出神话吗?我不由又想起了50年前关于亩产万斤的另一个神话,那个时候农民建设社会主义积极性同样非常高涨,听母亲说那时人们的心气儿非常高,干劲儿特别足,那时到处都有劳动竞赛,甚至到了晚上都不休息,挑灯夜战人们也不觉得累,再往后就有了亩产万斤,甚至十几万斤的神话。如果说现在小岗村的奇迹是真实的,那么我们凭什么断定五十年前的事就是假的呢;如果50年前的事确实是一个神话,那么焉知今天发生在小岗村身上的不是又一个亩产万斤的神话呢。都是激发农民的积极性,都是强调精神的力量,又怎么能厚此薄彼。  

    我不否认劳动积极性对农业生产的重要性,俗话也说“人勤地不懒”,但也远未到点石成金的地步。包产到户实质是把土地承包给农民,而产品除一部分上交之外,其余归农民自己支配,从而激发起农民们为自己小日子而努力的积极性。这根本不足以改变农业生产的现状,否则的话,解放前的土地都是私有的,农民完全是为了自己干,他们为什么就创造不出改革开放后的“奇迹”,这中间有许多值得我们思考的地方。  

    农业生产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影响作物产量的因素也是多方面的,生产积极性很重要,但也只是一个方面。我觉得这农业生产可以概括为天、地、人三个方面,其中天就是天时,包括冷暖旱涝,雨雪风雹,地就是土地土壤,而人就是耕作管理。其中天的因素属自然现象,是人所不能左右的,可以排除在外。而农业生产中实际起作用的是后两种,也是人们最重视的。毛主席曾经将农业生产的要素总结为八个字:土、肥、水、种、密、保、管、工,这就是赫赫有名的“农业八字宪法”。在农业生产过程中,从种到收要经过很多个工序。首先是耕地松土,然后按照农时把种子播入土地里,根据作物生长规律浇水、施肥、中耕除草,最后是成熟收获。在这个过程中包产到户的作用到底有多大呢?  

    土地是一切农业生产的基础,所以千百年来农民对土地有无比深厚的感情。要想获得好的收场,土地要建设,土壤要改良。所以新中国成立后,政府动用了庞大的人力和物力,进行农田水利建设,开垦荒地,对旱地、涝洼、盐碱等中低产田进行各种改造,为以后的丰产丰收打下了基础。这项工作需要耗费极大的人力和物力,所以都是在集体化时期进行的,以家庭为单位的生产模式根本无法完成这一艰巨工作。  

    水是农业生产中另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因此水利设施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从大的方面说整治河流,兴建水库,当年毛主席发出号召,一定要根治淮河、黄河、海河,各地政府组织农民进行水利建设,我的父亲也参加过挖河,那时的人们只管饭,挣工分,不发工资。至于创造了多少GDP就不清楚了。从小的方面说,平整土地,挖灌排水沟、打机井也多是在六七十年代进行的,因为那是的地连片成块,便于统一安排规划,也没有什么阻力。如果是在包产到户时期,光是不同家庭之间的利益纠葛,就足以令许多事泡汤了。比如很长时间以来,农村浇地一直采用大水漫灌的落后方式,既费电又费水。我们这里是华北平原地区,没有什么地表水源,河流基本上已经干涸,一直靠地下水支撑工农业生产,长期超量开采地下水造成地下水位下降,地面沉陷。照理说应该采用喷灌、滴灌等先进的节水灌溉方式,可惜联产承包后根本没人管这事儿,说实话,就算有有人管也管不了,一块地往往涉及到好多个家庭的利益,人有多有少,地也有大有小,到时候谁去牵头,谁去组织,谁出钱多,谁出钱少,有数不清的仗要打。恐怕到时候什么事也做不成。  

    至于化肥生产,良种培育,农药、农业机械改良和生产与科学技术的发展密切相关,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长期的摸索和积累,才能应用到农业生产上。可以说没有六七十年代精心准备,就不会有八九十年代的开花结果,这与分不分地没什么关系。总不成一说分地,化肥就从天上掉下来,良种自己从地里长出来,吆喝一声镰刀就变成收割机了。以化肥生产为例,化肥生产与一个国家的工业化水平相联系,正是依靠新中国建立以来全国人民省吃俭用,艰苦奋斗所建立起来的相对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为我国的化肥生产打下了基础,记得在我小的时候,化肥还是一种比较稀罕的东西。当时的农业生产以农家肥为主,每到农闲时节生产队都要组织人员积肥,饲养场里的猪、牲口圈里的牛马驴骡的粪都用来积肥。当时农村使用的和化学沾得上边的肥料,大概要算是氨水了,那时候我们这里几乎每个村,在村口路边都有一个用水泥铸的大罐,上面有盖子,叫氨水罐,用来盛放公社分给各个生产队的氨水。到了后来有了化肥,但数量不多,由公社分配给各个生产队使用,我们村一般能分到几十袋,然后由村里派车去拉,大概这从中也可以看出工业生产的进步吧。再往后化肥越来越多,由于化肥属于速效肥,效果比较明显的,人们也越来越依赖于化肥,无论是基肥还是追肥,人们都使用化肥,现在的农村人们往往大多既不养鸡又不养猪,所以很少再使用农家肥了,人们管这叫“种卫生地”!  

    这样算起来,能够和包产到户拉上关系的要算是田间管理了。不可否认,包产到户刺激了农民的积极性,对农业生产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为自己干活和为集体劳动还是不一样的,相比来说,农民为自己干活可能更认真、更细致一些。注意我说的这个“更”字,并不是说农民为集体劳动就不认真不仔细,就马马虎虎。当时生产队在集体劳动时,是要算工分的,有记工员专门记录每个社员的劳动情况,应该说当时的记工员大部分都是比较公正客观的,因为大家都是老乡亲,彼此知根知底,抬头不见低头见,谁也不愿意背后被人戳脊梁骨,或者被人家打上门来哭闹一番。所以大伙儿干活儿也比较认真,而且有的社员干完自己的活儿以后,还会另找一些活儿来干,为的就是多挣一些工分,这样最后也能多分一些东西。至于某些文学作品当中出现的,某些人所说的嚣张跋扈的生产队干部,我倒没有听说过,或者是我孤陋寡闻所致。  

另外农业生产中从播种到收获,有一个相对固定的流程,何时耕地播种,耕多深,播多密,何时浇水、追肥,用多大量。如何中耕除草,采用什么手段防治病虫害,无论谁来干都差不多,中间或许因为人性格的差别,熟练程度的不同,技术的高低而有所区别,但是区别也不会太大,毕竟一块七扭八歪,高低参差,长满杂草的庄稼地,对于任何一个农民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所以一个农民给自己干的时候,可能积极性更高一些,可是也不会相差太多。反映到农业生产上,包产到户前后的农业产量,可能有所差别,但差别也不会太大。以小麦为例,包产前后产量也就相差一百多斤左右。而且这种积极性除了在开始几年爆发了一下,以后在农业生产中的作用越来越小,远不如科学技术发挥的作用大。就拿现在来说,农民种粮的积极性肯定不如包产到户开始的时候,农村的青壮年劳力大多出去打工,地里的活儿大多是一些老人和妇女在干,积极性自然不高,可是单位面积的农业产量并没有降低多少,就是因为大都机械化了,积不积极都一样。  

    可见农业联产承包责任制所激发出来的积极性并不是那么神乎其神,所谓包产到户让农民吃饱了饭根本就是一个大忽悠。不过话说回来,包产到户开始那几年,农民生活确实有了极大改善,农民家里的存粮一下子多了许多,分地之前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都是吃棒子面,分地之后可以一年到头吃白面,也是事实(集体时期多数时间总吃粗粮,白糖。牛奶等副食品非常缺乏是有的,但像某些人所说食不果腹就是胡扯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人们总吃棒子面,队里打的那些麦子都到哪里去了。我开始也想不明白,后来听到人们提起战备粮才豁然开朗。当时生产队打下的粮食,当时除了留下一部分口粮之外,其余全部被公社拉走了,现在看来是成了战略储备。当时有这么一个口号“备战备荒为人民”“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为了应对当时设想的大规模战争,在全国各地挖了数不清的防空洞,那么又储存了多少粮食呢?恐怕绝不会少。当时的国家领导人都经过60年的三年自然灾害,对国家缺粮所造成的艰难处境记忆犹新,所以可以想象他们就像居家过日子的家庭主妇一样,省吃俭用,拼命地积攒手里的每一点财富。因为我从自己的父母和他们上一辈人身上看到了同样的特质,那就是异乎寻常的节省。他们的节俭和勤奋为新中国的工农业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也为后人留下一笔令人自豪的财富。  

    我还记得小时候上学,要经过县里的粮食局,粮食局的后面有一大片房子,都用围墙围了起来,门口挂的牌子是中粮直属库,和父亲交公粮的时候我还进去过,惊讶于里面面积大,房子多。包产到户后,不用上交那么多粮食了,只要上交一小部分就可以,大头儿是自己的,看来这就是家里存粮猛然增多的原因吧。那么国家的粮食储备现在如何呢,县里的粮食局早已经不复存在,现在的粮食局连同后面的一大片房子早被拆光了。变成了住宅小区,一栋栋住宅楼拔地而起。至于还有没有粮库,粮库里还有没有粮食,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公粮早已经不用交了,连地也没有多少人去种了,人们都去打工、做买卖、挣大钱去了,数月前一次父亲赶集回来说,现在种麦子的连过去的一半都没有了。一切都变了,除了那面包产到户的大旗,从三年,十五年,三十年……,仍旧在那里飘着。

   

最后的话:包产到户不仅让每家每户的地有了边界,也在人与人之间筑起了一道看不见的藩篱,人们的关系疏远了,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小家庭打算,别人和公共的利益被放到一边。村里曾经修过一条公路,修筑路基时,道路两旁的住户说什么也不让垫高路基,理由是路基高了水会往自家门前流,最后公路成了全村最低的地方,不管是下雨还是下雪,全村的水都往那里流,公路成了一片泽国,路过的人都叫苦不迭,两边的住户自己出门也要绕道走,那里成了远近闻名的“XX村大水洼”(如图),真可以当作改革开放年代农村的一面纪念碑了。

 雪后的大水洼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2.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3.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4. “洋垃圾”外教
  5. 乔杉 | 胡锡进的四种角色与四副面孔
  6.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7.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8.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9. 人民怀念毛泽东!
  10. 张桂梅就是张桂梅,不是什么特雷沙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8.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9.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0.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8.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双十节,一个很奇怪、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节日”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