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三农关注

粮食!粮食!——归来杂感

子午 · 2020-10-15 · 来源:子夜呐喊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核心问题是权力交给资本还是交给工农,配置是交给市场还是计划。

  关了半个月禁闭,今天终于可以出来冒个泡。一切安好,朋友们不必担心。

  国庆假期走访了一些地方,拜访了一些朋友,看到、听到一些事情,与大家分享一下。

  节前收到了一条短信:

  假期与朋友聊天得知,9月下旬的时候,本地的谷子涨到了每斤1.8元。朋友收到手机报短信后,让老家备粮,可是四处打听,却根本买不到。

  笔者老丈人家在9月上旬就买了一千斤谷子,价格是1.6元。8月下旬刚收的青谷(还未晒干)价格是1元,晒干之后能合到1.1-1.2元,老丈人只买了100斤。至于这一千斤还是辗转问了多处,到远乡才买到的。

  倒不是老丈人有什么先见之明,而是现在的土地都流转出去了,自家已经几年不种粮食了,每年这时候都习惯备口粮。不过,今年的粮价上涨是不争的事实。

  老丈人家在天府之国的南面,靠着水道密布的地表径流就足以灌溉,比笔者老家现在要靠抽地下水灌溉水稻的自然条件优越多了。然而,村里这些流转出去的土地全都种上柚子和葡萄,老丈人家附近根本就见不到种水稻的。这种现象不是个例,笔者曾走访过天府之国的其他几个地级市,这几年伴随着土地流转的浪潮,涌现出了一大批新晋的“猕猴桃之乡”、“橙子之乡”……

  1958年,毛主席在成都会议期间曾经视察过“红光社”。此处当时是农业生产的先进典型,“麦苗儿青青菜花儿黄”唱的便是这里;新世纪随着高新区的开发,早已经变成了钢筋水泥覆盖的出口加工区和商业住宅。

  再往西北是与都江堰毗邻的郫都区(原郫县),更是水网密布、土地肥沃、气候适宜,“天府之国”的称号的确名不虚传。从人民公社时代这里一系列富有革命色彩的村庄更名——“红光”、“合作”、“先锋”、“战旗”……就可以看出,这里在人民公社时代农业生产曾经的辉煌。

  如今,这里绝大多数的农村都已经进行了土地流转,改成了观光农业,种上了观赏植物,成为“川A大军”周末和节假日自驾休闲的胜地,只能零星地看到少数油菜花地和稻田,供游人观赏和“家庭亲子体验”。前年曾闻名全国的战旗村,更是靠观光农业脱贫的典型。

  笔者的老家在淮河流域的河南信阳,自然条件虽比不上天府之国,但也绝不差,有着“小江南”的别号。信阳地区2016年的户籍人口是875万,而常住人口仅644万,流失率将近30%,这两百余万人是常年在外务工的青壮年农业人口,剩下的就是“38、99、61”部队。因而,农村的季节性抛荒(两季的土地只种一季)或常年性抛荒非常普遍,笔者儿时记忆里春天遍地金黄油菜花的景象已经多年未见过了。

  在“种庄稼”向“种房子”跃进的时代,为了保土地红线,有一个“占补平衡”的原则。是不是严格执行了不知道,但是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种房子”所占的恰恰是城镇周边那些交通便利、水力资源丰富(建筑业也是耗水大户)的平原地区,原本是最优质的肥沃农田,全国的平原面积就10%多点,补出来的对等面积会在哪里?例如,天府之国四面环山……

  不过,就算考虑进去占良田、有抛荒,按照统计数据,水稻、小麦自给自足问题暂时应该不大。毛时代刚刚完成种子改良和化肥生产线兴建的时候,人均口粮就已经400斤了。今天的食物结构早已发生了巨大变化,肉类和油脂的超量摄入,反而使米面这样的传统主食需求结构占比不断降低,真正有缺口的是作为饲料的玉米和油料来源大豆、油菜籽。

  当然,如果肉类和油脂的价格高企,六亿月入千元以下的人被迫多吃素食的时候,如果不就着青菜多下一碗米饭,饥饿感恐怕很快就要袭来,那时,小麦和稻谷的供需比恐怕又会是一番景象。

  拉拉杂杂描述这些,不想贸然得出什么结论,免得又被送去关禁闭。况且“眼见也未必为实”,毕竟笔者没有能力在全国范围内作调查、统计。那些“智叟”们宁肯相信有关方面的统计数据——统计数据告诉我们,今年夏粮“十七连丰”啦!

  四川号召“藏粮于民”,网络上议论纷纷:智叟们马上脑补这是因为粮食库存过高,粮仓不够用,藏粮于民可以减轻库存压力;大棋派则脑补这是要准备对美或印“用武”了;工业党和GDP信徒们则痛斥这是走回头路,什么年头了还搞“深挖洞、广积粮”那一套……

  事实上,四川的这个动作不是孤立的:

  京津冀“互保”与四川“藏粮于民”的路数相近,多少有点“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的味道;至于成熟的庄稼在水里泡上三天兴许还有救,泡上一个星期发了芽恐怕喂猪都没人要,因为现在喂猪都用饲料了。而庄稼泡水这一幕,今年夏天在南方的某些地方已经发生过。

  对于下乡资本而言,拿到了流转的土地,肯定要考虑支付租金并快速盈利,什么利润高就拿土地干什么,而为了抑制通胀,主粮此前一直是限价的,种经济作物或搞观光农业自然来钱快;而那些把土地流转出去的庄稼人则过上了80年代曾经梦寐以求的吃“商品粮”的日子。

  而为了证明“土地红线是没用的,一切应交给市场”,经济学家们鼓捣“粮价改革”已经不是一两年了,看这两年的势头是越来越近了:

  粮价“合理上涨”固然可以刺激流转土地向主粮作物种植的回归,但农民把土地都流转出去了,收到的租金将来还够不够买口粮呢?

  让种地的人愿意种粮食,让不种地的人吃得起粮食,这是一项全局性、系统性的工作。“××互保”、“藏粮于民”、“粮价改革”都有点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顾全局的味道。

  在系统性思路下,很多问题并非真的无解。例如,摒弃季节性抛荒,恢复两季种植,精耕细作,油料和饲料的巨大缺口至少可以解决相当一部分吧。

  对于个人而言,“藏粮于民”可解一时之急,却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大多数老百姓存不了谷子,只能存大米,而大米是有保质期的;真要鼓吹起来什么“藏粮于民”反而会在短期内引起抢购浪潮,反而导致粮价猛增。人民公社时代每个公社都有专业的晒谷场和较为专业的粮仓,现在每个县能有个像样的粮仓就不错了,还得保证是真的满仓,而不是一遇检查就失火。那些担心又搞“深挖洞、广积粮”的工业党和GDP信徒反而是“杞人忧天”了。

  当然,粮食问题本身也只是全局性问题的一个方面,核心问题是权力交给资本还是交给工农,配置是交给市场还是计划。

  外部因素固然很重要,但事在人为。

  笔者亲眼所见的是四川和河南,而三年困难时期,发生严重灾荒的,恰恰是吴芝圃所在的河南、李井泉所在四川以及曾希圣所在的安徽,这几个省偏偏又是自然条件优越的产粮大省,而当时天灾最严重的河北、山东、山西受灾面积高达60%以上,反而顺利地渡过了自然灾害。了解这段历史的人都知道,这几个人是“哪条线”的人。当地的老百姓也是心知肚明,那“十年”这几个人无一例外受到所谓的“迫害”,78年后又被“恢复声誉”。为什么1959-1960年,别的省发生的是天灾,这几个省就是“人H”呢?而这几个人恰恰不是毛主席那条线上的,所以,当年这口锅真的不该毛主席来背。

  当年在山西的陶鲁笳晚年出了一本书,讲述毛主席怎么手把手地教他当干部。在山西的灾害发生的第一时间,山西省委派遣干部深入灾区了解灾情,并成立生产救灾委员会,制定一系列抗灾救灾政策;其次,通过发放救济款来安排灾民的生活,保障人们吃饭,住房等基本生活问题;另外,通过调整原有政策来缓解灾情,主要有根据人民意愿解散公共食堂,减少粮食征购,减少粮食调出等政策来缓解农村粮食不足。最后,在农村发生“四病”的时候,政府积极派遣医疗队对人们进行救治,并对人们进行药物和粮食上的救济。这些救灾措施,鼓舞了人民生产自救的斗志,广泛地发动起了群众,人民自发的开展了“小秋收”生产运动等一些生产自救的措施来抗灾救荒,通过政府和人们的共同努力,将灾荒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与山西相比,河南信阳却发生了拦截基层干部和老百姓进京反映问题的恶劣事件。

  众所周知,山西1950年代的合作化是走在全国前列的,所以灾荒的问题真的不关农业合作化和人民公社什么事。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山西在其后还顶住了“砍社”的歪风,并在1964年推出了大寨这个典型。难道毛主席仅仅是手把手地教陶鲁笳一个人?显然不是,只是陶鲁笳真心地并且认真地跟着毛主席学,学怎样抓大事,怎样搞调查研究,怎样总结群众中的先进典型,怎样坚持干部参加劳动,怎样利用商品生产和价值法则,怎样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怎样把革命精神与科学态度结合起来,怎样读书学习,怎样尊重唯物论,按照辩证法办事……

  现在的生产力水平下,如果再出现粮食短缺是说不过去的。去“南街”还是“小岗”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风向”,不过市场大潮下,南街也不怎么种粮了。毕竟种粮不“赚钱”,富不起来的南街就更会被质疑了。如果每个村子都走“五七道路”,半工半农,南街不必鹤立鸡群,饱受质疑,产业规模自然不必那么大,粮食还是能够种不少的,而且机械化条件下可以种得更好。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悼念洪涛同志
  4.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5. 一个被志愿军在上甘岭狠狠打脸的名字,美国人用它给韩国男团颁奖
  6. 夏春涛:不该如此称颂曾国藩和湘军
  7. “板蓝根事件”背后的玄机
  8. “镇反”运动,为抗美援朝肃清“第五纵队”
  9.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0.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国抗击美国的能力增长了多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9.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北京日报》:任志强被判刑18年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毛泽东的神预言:四方面军南下是错误的,早晚还是要到西北来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5. 悼念洪涛同志
  6. 毛书记“死谏”、袁同学跳楼、研究生自缢:我们的大学,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