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社会民生

拖欠民工工资呈多发态势 讨薪陷"连环债"深坑

王政、陈晨等 · 2015-02-09 · 来源:经济参考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在安徽、陕西、北京、浙江等地采访了解到,受宏观经济发展速度小幅回落、经济结构调整阵痛期显现等多重因素影响,各地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呈多发态势,并有从传统高发领域向更大范围蔓延势头。

  值得注意的是,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背景下,一些民营企业因资金链断裂而“自身难保”,“无钱可发”成为欠薪主因,甚至波及少数大型企业。此外,由于经济降速、楼市遇冷,农民工工资被包工头或建筑承包商拖欠,而建筑承包商工程款又被上游建设项目企业拖欠,许多市政建设项目企业又被当地政府拖欠,从而出现环环相扣的“连环债”。

  讨薪之路道阻且长

  为了讨薪,来自辽宁朝阳的王春义已经两年没有回家过年。提到过年,这位身材魁梧的辽宁大汉眼里噙着泪花。

  从2012年11月开始,经熟人介绍,王春义和生金林两人组织57个农民工从辽宁朝阳到阜新市经济开发区参与一家公司的厂房建设。按照与建筑商口头约定,工程结束后支付工资。工程完工后,王春义却始终联系不上建筑商,建筑公司办公地点已经人去楼空。从此,王春义开始了漫漫讨薪路。

  王春义说要不到钱没脸回家,“一到年关,老家里全挤满了讨薪的人,咋跟大伙交代”。

  来自四川广元苍溪县的李章仁、李振军父子同样面临着没钱回家过年的困境。

  河南鄢陵县“东方威尼斯”住宅项目,开发商为河南东升兴隆置业有限公司,施工方为河南华安建设有限公司。“东方威尼斯”二期工程从2013年10月开工到2014年9月,有600多名农民工无法按时拿到工钱,涉及金额高达1300多万元。

  李章仁、李振军父子被拖欠7万多元工钱。已62岁的李章仁说,他做的是最辛苦的混凝土打灰的活,辛苦一年什么也没拿到。“现在身无分文。打电话给老家,老伴就问为何不往家里汇点钱,我只能答应着。马上春节了,再拿不到钱,我们就去河南的救助站里过年。”

  带着李家父子出来打工的包工头郑文说,为了干这个活,他贷款上百万元,从前年一直垫资到现在,现在都翻不了身。“看这个样子,春节前拿到工钱的希望不大了,这个春节还不知道该怎么过呢。”

  欠薪事件多发趋势明显

  记者了解到,建筑等领域依旧是农民工欠薪“高发区”,而一些非传统高发行业也越来越多被卷入其中,市场波动对劳资纠纷的传导效应日趋明显。

  来自“用工大省”浙江省劳动保障监察总队的统计显示,近期浙江欠薪形势总体稳定,案件发生数和涉及劳动者人数与上年基本持平,但所涉金额有一定幅度上升。安徽省劳动监察执法局局长唐正亮介绍说,近期安徽拖欠工资涉及人数较去年同期增长4%,而拖欠工资总额则同比增加41%。

  近期,安徽省当涂县一家服装厂因经营不善濒临倒闭,欠下80名农民工工资120万元,当地法院为企业联系到买家解了“燃眉之急”。但该厂所在的大公圩地区服装企业众多,大多为抗风险能力差的中小型民营企业,受市场波动影响大,欠薪风险高发。

  浙江省劳动保障监察总队副总队长陈伟介绍说,建筑业一般占欠薪事件比重为70%,而近年来制造业欠薪占比快速上升。2014年前11月,浙江制造业欠薪案件占到所有欠薪比例的49.5%,建筑业欠薪案件发生率约为43%。

  “受整个经济形势影响,建筑业、制造业企业日子不太好过。两者相比较,建筑业资金链条比较长,工资支付周期也较长,所以一般大规模爆发式欠薪发生在春节前后。”陈伟分析说,而制造业对市场波动更灵敏,资金链一旦断裂就很容易出现欠薪问题。

  与此同时,各地农民工非理性维权、群体聚集以及因讨薪引发的恶性事件也屡有发生。2014年前11月,浙江共发生跳楼、堵路等事件约200起,同比上升10%;西安市人社部门2014年前10月处置因讨薪引发的群体性突发事件21起;11月初,陕西省宜君县一家劳务公司负责人纠集24名不明身份者打伤5名讨薪农民工,曾在当地引起极大关注。

  民营企业渐成新“风险源”

  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背景下,一些民营企业因资金链断裂而“自身难保”,“无钱可发”成为欠薪主因,甚至波及少数大型企业。

  多个省市的劳动监察部门干部介绍说,目前,农民工欠薪现象在建筑、水利、公路、铁路工程及劳动密集型行业高发的基本态势依然存在。值得注意的是,近期一些资产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弱的民营企业,逐渐成为新的“欠薪风险源”。这些企业虽然规模不大,但数量庞大、覆盖面广,是吸纳就业能力最强的“金字塔基”,即使其欠薪单笔数量和涉及人数不多,但一旦呈“多点开花”态势,对经济社会基本面的伤害极大。

  北京市人社部门相关统计显示,近期加工制造、餐饮服务等行业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拖欠工资问题明显增多。“近年发生的欠薪案件,以用人单位倒闭,剩余财产不足以完全支付劳动者工资为主,恶意拖欠劳动者工资的相对下降。”长期从事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北京致诚公益律师事务所主任佟丽华表示。

  “由于资金链断裂,前段时间安徽文达集团员工也被欠薪几个月。讨薪的不是农民工,而是集团的工作人员,这也是近年来比较罕见的一起企业欠薪案。”唐正亮说。

  一些民营企业主则以逃匿的办法逃避责任。佟丽华介绍说,租赁经营企业成为欠薪逃匿案件新的风险源,从各地情况看,此类企业发生拖欠甚至逃匿的案件上升幅度较大,个别城市此类案件占所有欠薪逃匿案件的七成,而租赁经营企业大多为民营企业。

  政府部门相互推诿责任

  王春义和生金林从2012年底开始,为讨薪多次找过阜新市经济开发区劳动局等部门,这些部门都说“管不了”。

  不久前,《经济参考报》记者随王春义等几名农民工一起先后来到阜新经济开发区人力资源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