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李树泉 黎亚彬:毛泽东的成功对中国道路的重要警示——纪念毛泽东诞辰121周年

李树泉 黎亚彬 · 2014-12-29 · 来源:乌有之乡

  毛泽东的成功对中国道路的重要警示

  ——纪念毛泽东诞辰121周年

  (作者:李树泉 黎亚彬)

  仅仅在65年前,中国人民还处于积贫积弱、战火不断、民不聊生的水深火热之中。现在,所有中国人都要感谢一个人,一个伟大的灵魂与生命:毛泽东!正是毛泽东以其艰苦卓绝的努力、浩瀚深邃的智慧、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一心一意为穷苦老百姓打天下的决心和意志,带领着中国共产党人经过顽强的拼搏和奋斗建立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才有了一个安稳的家园,可以建设一个由人民当家做主的美好社会。我们今天纪念毛泽东,不仅要怀念和感恩,更要吸取和调整,要以毛泽东思想的智慧与伟大,来敦促、鞭策和解决今日中国的现实与问题,永葆人民的江山永不褪色!

  在1949年以前的革命年代,革命者千千万万,聪明、勇敢、卓越的革命者不知凡几,前仆后继、轰轰烈烈,为什么只有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取得了成功,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显然,毛泽东以其伟大的人格、智慧和精神,让其领导的中国革命暗合了一种“天道”: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所谓“人间天道”,就是人民群众的合力与要求,是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和趋势。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之所以能成功,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这种革命是为广大穷苦老百姓谋幸福的,是要实现一种“人民民主”,让“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惟其如此,中国革命或改革的方向和政策才能是正确、可行的,才会获得人民的支持,才会在人民大众的共同努力下取得成功。

  然而,在中国革命取得成功仅仅65年后的今天,中国社会又显得烦躁与不安起来,充满了怨气和不满。36年的改革开放,在浮躁的资本主义物质和精神的放纵之下,人民群众被精英们抛弃了,变成了弱势群体,再一次被官僚和资本家们踩在了脚下。据说,今日中国的贫富差距已是世界第一,中国人的基本权利世界最差。中国社会的精英们都成了百万、千万、亿万富翁,而广大人民群众却依然苦苦挣扎于贫穷困苦的生活之中。而掌权的官僚们又普遍贪污腐败,与资本家们勾结在一起,一边复辟资本主义制度,一边在实际生活中共同欺压百姓。一度的“人民警察”,竟然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帮助资本家们强征老百姓的房屋和土地,对不驯从的老百姓进行暴力“专政”,进行惨无人道的镇压。对此,人民群众看在眼里、怒在心中。然而,人民对此却毫无办法,权力掌握在他们手中,人民敢怒不敢言。于是,一句“城管打人了”的话,就可以激起无数民众自发的集会,以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去展示民众的不满。“颜色革命”也成为了中国社会的最大争议,成为当前中国的危机之一。没有民众的不满和配合,任何的颜色革命都是不可能的。如何避免颜色革命,已滑稽地成为号称人民民主政府、社会主义中国的最主要课题。

  毫无疑问,背离了毛泽东思想的要求,背离了人民民主、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和信念,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大失误或错误。好在现今这一错误和问题已经引起了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中国新一代领导集体的高度警觉和重视。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就明确指出:“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体现党和人民的共同意志。依法治国的过程,就是在党的领导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过程。坚持党的领导,是社会主义法治的根本要求,是党和国家的根本所在、命运所在,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利益所系、幸福所系,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题中应有之义。只有在党的领导下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人民当家作主才能充分实现,国家和社会生活法治化才能有序推进;只有坚持依据党内法规从严管党治党,才能不断巩固党的执政地位,提升党的执政能力,使党始终成为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坚强领导核心”。毫无疑问,只有贯彻落实毛泽东思想中为人民服务的原则和精神,让“党”真正成为人民群众的党、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真正为劳动人民服务,以劳动人民的利益为一切工作和决策的中心和标准,才能保住党的领导,才能确保我们国家、民族和社会的长治久安。

  当下中国正在构建一条“中国道路”,一条不同于老路和邪路,吸取改革前后两个30年建设经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两个不否定”,既不否定改革前30年的努力;也不否定改革后30年的努力。不否定,就有肯定。那么两个30年的肯定之处在哪里?毫无疑问,客观而言,值得肯定之处就是为人民服务,并且都取得了一定成绩。只不过,前后两个30年的为人民服务的方式和道路不一样,都有一定不足和偏差而已。前30年的偏差是为人民服务的方式不够完善与发达;后30年的偏差则是矫枉过正,主观上弱化了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和主旨,却由于经济的发展而在客观上创造了更多的物质财富。显然,当前中国要构建行得通、说得过去的“中国道路”,就要总结这两种建设的经验,找到一条可以更好为人民服务的方式和道路。习近平总书记说过,要按“社会最大公约数”去改革和发展。显然,这最大的公约数,只能是既要实现经济发展,又要遵循毛泽东思想原则,建立“人民民主”的,而不是“精英民主”的中国道路。

  因此,如果存在一种“中国道路”的话,那么“中国道路”的核心和关键就必须是“人民民主”。不但政治上要人民民主,经济上也要人民民主。政治上的人民民主不言而喻,就是共产党领导之下的社会主义政治民主。而经济上的人民民主就是一种以人民民主为特征的经济制度、生产方式。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有经济上的人民民主,就没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政治民主。资本主义也讲究民主,甚至不惜以暴力手段去强行推销,然而人人都知道资本主义自由民主的失败。除了少数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根源于其特殊的经济因素而在一定时期和表面上似乎还算成功之外,自由民主在资本主义世界几乎没有成功的案例。这种政治上自由民主的失败,究其原因就是缺乏经济上的人民民主的有效保障和支持。而经济上的人民民主其实就是社会主义的根本主张。

  什么是经济上的人民民主呢?依据马克思主义的经济科学,经济上的人民民主,必然首先是经济上的劳动者当家做主。只有实现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目标和原则,让劳动者占有和管理自己的生产劳动,才是唯一科学而现实的,由劳动者当家做主的人民民主的经济制度。这种经济上的人民民主,无疑也是劳动者经济上的解放,是社会主义的根本目标,是在资本主义经济的基础上,进一步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的客观要求。按劳分配的,由劳动者当家做主的企业和经济,就是马克思主义所倡导的劳动者自主联合劳动经济。而唯一能实现这一点的按劳分配的社会生产方式、企业制度就是生产资料公有制、生活资料私有制、劳动力个人所有制相结合的集体所有制生产方式。

  为什么经济上的人民民主是这种集体所有制生产方式,而不是通常人们认为的国有经济方式?因为过去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展经验告诉我们,国有经济的生产方式是不够科学、存在一定的偏差的。理论和实践都告诉我们,真正科学有效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是生产资料公有制下的集体所有制市场经济方式,而不是过去那种全民所有制计划经济方式。

  毛泽东把符合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中国革命引向成功,依靠的是他那充分体现着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精神的毛泽东思想,依靠的是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的方法和态度。只有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当前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才能找到把中国事情做好的正确方法和道路。在当前中国确立以集体所有制生产方式为基础的人民民主的中国道路,这是毛泽东思想精神的体现,是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必然产物。

  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是什么?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论。这是中外各界人士都有共识的客观真理。这一客观真理对建设社会主义的基本要求和原则是什么?就是按劳分配,即让劳动者成为自己和自己劳动的主人,让劳动者当家做主,从而实现经济上的人民民主。

  把马克思主义的这一普遍真理与过去社会主义国家的那种国有(全民所有)国营经济制度的实践联系起来,我们就会发现,之所以过去国有国营经济的道路没有走通,就在于这种制度没有真正、良好的实践马克思主义关于按劳分配的原则和要求。在国有国营经济下,劳动者既不是自己和自己劳动的主人,也不是国家和社会的主人。国有经济下的劳动人民根本无法自由自主地进行生产联合,从而也无法消灭阶级与剥削现象,无法消除贫穷与失业,无法实现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目标和理想。国有经济下的劳动者依然处于一种实质上被雇用、被使用、甚至被奴役的状态,远远不是马克思主义所要求的那种劳动者的自主联合劳动、自由与解放、共产主义的目标和理想。因此,依据毛泽东思想的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原则,我们要构建“中国道路”,就不能把理论和实践已经证明是失败的一些做法继续下去。既然国有国营经济无法实现马克思主义的按劳分配原则,在实践中已经失败,那么在“中国道路”的模式中,就不能把国有国营经济当作基本经济制度而存在。

  事实上,现实中的全民所有制经济(国有经济),不是马克思预想的那种全民所有制经济。马克思预想的全民所有制经济是以按劳分配、劳动者当家做主、劳动者占有和管理自己劳动成果为基本要求的,而现实中的“全民所有制经济(国有经济)”,则是按权力或需要分配,由技术官僚们当家做主,由全民或国家占有劳动成果的经济制度。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马克思明确指出的:“每一个生产者 ,在作了各项扣除之后,从社会方面正好领会他所给予社会的一切。他所给予社会的就是他个人的劳动量”;“他以一种形式给予社会的劳动量,又以另一种形式全部领回来”。显然,国有经济(现实中的全民所有制经济)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根本就不是劳动者可以当家做主的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能够实现按劳分配的目标和原则,让劳动者真正当家做主的社会生产方式,只能是企业生产的所有权归企业劳动者集体共有的集体所有制方式。

  人类社会发展到社会化大生产的资本主义阶段,依据生产的协作关系,只存在两种可能的生产方式。一是资本雇佣劳动的资本家当家做主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二是劳动者自主联合的劳动者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在这两者之外,长久而言,不存在第三种方式。经济发展的趋势和客观规律,让人类社会的生产方式在社会化大生产的条件下,除此两者之外没有别的可能选择。过去中国那种既不是劳动者当家做主,也不是资本家当家做主的国有国营生产方式,已经被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产与生活的需要所淘汰。显然,一种人民民主的、在生产资料全民所有制的辅助下才能普遍发展起来的集体所有制生产方式、企业制度,才是可以有效取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唯一正确选择。

  任何的企业生产,都必须有一个合理有效的经济主体。只有合理有效的经济主体主导下的企业生产才能是有效合理的。国家显然不能是这样经济主体。国家可以协调社会经济发展,实现经济的有计划、按比例发展,但国家无法充当每一件产品生产的决策者和生产者。最好的经济主体、决策者是企业的劳动者自己,而且只有在劳动者可以充分占有自己生产的资料,拥有劳动的管理权时,才能最有效地发挥自己的劳动和智慧,才能创造出最佳的产品来。因此,科学合理的“中国道路”只能是一种以生产资料全民所有制为前提、基础,以集体所有制为基本生产方式,既在经济上是人民民主,又在政治上是人民民主的社会发展道路和制度模式。

  确立以集体所有制为基本生产方式的中国道路,并不就是停止国有企业的发展和壮大。成功实现一种目标和理想,通常要做好两件事情:一是做对的事情;二是把事情做对。毛泽东之所以能领导中国革命走向成功,一方面是做了对的事情,做了顺应人民大众利益的事情;二是把事情做对了,他以自己的超凡才智,做对了几乎每一件事情,一步步把中国革命引向了成功。对于当前中国来说,在确立了以集体所有制企业为基础的人民民主的中国道路之后,还要把事情做对,把中国道路走好。显然,为了发展集体所有制经济,实现社会主义事业目标,必须发展和壮大国有经济。因为集体所有制企业的产生与存在是要依赖于无产阶级专政、依赖于全民所有制的生产资料的。而国有经济方式则是当下确保无产阶级专政和实现全民所有制生产资料的最好方式,是应对和扬弃资本主义私有经济及其政治攻势的最好方式和手段。按劳分配的集体所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的目标和方向,国有经济则是向集体所有制这一社会主义目标和方向进行过渡的必要手段和方式,两者都不能偏废。在发展壮大国有经济的同时,不能忘记社会主义的目标和理想,不能荒废集体所有制企业和经济的发展。

  遵守毛泽东思想的实事求是原则,就得客观、正确地看待毛泽东执政的那个时代。任何一个社会及其社会制度都是会存在一定缺点和弊端的。人类正是在不断完善与克服其缺点弊端中不断前进和发展的。国有经济制度是毛泽东时代的基本经济制度,这种经济制度的失败,显然不是毛泽东的失败,也不是毛泽东思想的失败。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局限,几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实行的是这种错误的国有经济方式。没有国有经济的这种实践,人们就看不到国有经济存在这种缺陷,社会主义事业就不可能取得进一步的发展。在这种实践中,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的革命战士必然会看到这些不足和缺点。对这些过去做法的不足和缺点进行克服和扬弃,无疑是实现社会主义进一步发展的根本关键,是取得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最终成功的前提和基础。

  显然,社会主义国家在半个多世纪的社会主义实践中,最大、最根本的失误就是错误地把国有经济当作了实现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制度,从而把手段当作了目标,以庞大官僚阶层的力量,通过强调国有经济的唯一合理性的方式,把社会主义事业遏止、阻挡在了国家资本主义的层次之上。毫无疑问,如果无产阶级要想取得社会主义革命的最终胜利,就必须在理论和实践上都走出国有经济的这种迷雾,确立真正科学、有效的,真正符合马克思主义理论要求的集体所有制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目标和方向。显然,改革前30年经济发展的最大失误就是扼杀了集体所有制经济,把当初普遍发展良好的农业合作社,以向全民所有制(实质是国有制)转化的错误思想和方式给彻底扼杀掉了。 而在改革开放的后30年里,中国不但没有在理论与实践上解决这一根本关键的问题,反而似乎放弃了社会主义的目标、理想和道路,搞起了私有化,让资本主义私有经济占据了社会主体。

  中国必须摒弃传统国有经济的“老路”,走出一条以集体所有制经济为基础的公有制“新路”。遵循毛泽东思想的实事求是原则,解放思想,轻装上阵,既要从传统社会主义国家的国有经济“老路”上解放出来,也要从资本主义的私有经济“邪路”上解放出来。只有让劳动者成为自己和自己劳动的主人,劳动人民才能普遍自由和富裕起来,劳动人民才能满意。不如此,中国就无法避免资本主义的经济和政治危机,颜色革命就不是能不能发生的事情,而是何时以何种形式爆发的事情。

  毛泽东的成功给当代中国的重要警示,就在于搞改革和发展不能偏离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中国的党和政府的所有工作和努力,必须以人民群众的利益为决定,而不能以少数官僚和资本家的特殊利益为决定。“中国道路”只有在符合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人民民主、为人民服务时,才是现实与可能的。同时,构筑中国道路,必须坚持毛泽东思想的实事求是原则,摒弃教条主义思想,理论要联系实际,根据人民群众的实际生产与生活的需要来建设社会主义。人民群众的实际生产与生活需要才是对一切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事情。

  我们今天对毛主席最好的纪念,就是继承毛主席未竟事业,学习他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继续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超越左右、团结一致向前看。继续坚持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当今世界和中国的实际相结合,把前后两个三十年辩证地统一于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对科学社会主义的探索。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端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坚定不移走通科学社会主义道路。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人民的!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必须救美国?金刻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 《方方日记》的文本、逻辑与问题
  3. 方方和它的朋友们,可能还不太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4. 说好的八小时工作制呢?
  5. 孙锡良:对自由空间的浅层思考
  6. 余涅|方方女士的特权观
  7. 宪之:反霸就要理直气壮,应对必须针锋相对 ——为央视怒怼蓬佩奥点赞
  8. 赵磊:官宣不尽人意,“技不如人”或“道不如人”?
  9. 秋石:文学不是荒谬——评《人鸟低飞》兼致王小妮女士
  10. 银幕上的“胡汉三”刘江千古,警惕现实中的胡汉三!
  1.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2. 积极信号,奔走相告:方方队友梁艳萍被调查,希望这仅仅是开始
  3. 大学教授们的“言论自由”
  4. 黄智贤回应方方: 不屑无良 ——写给所有中国人
  5. 急需用实际行动向美国证明中国不是好惹的
  6. 谈谈湖北大学调查梁艳萍教授
  7. 左大培:让外企撤出成为好事
  8. ​孙锡良:老孙微评(教育会否香港化?)
  9. 丧心病狂的投名状—— 评《八十国联军索赔之可行性研究报告》
  10. 清除亲美内奸是当前中国政治的首要任务
  1. “万万”没想到:搬起石头却砸了自己的脚
  2. 怎样的社会主义才是未来?——张维为理论批判
  3. 论“方方”的倒掉
  4. 孙锡良:这个“国际玩笑”不够大
  5. 老田| 后文革新贵自我塑造过程考察:以方方为例看“遍地文革余孽”哪儿来的
  6. 德国为什么拒绝中国的援助?
  7. FF的“朋友圈”
  8. 方方日记风波似乎掩护了什么......
  9. 方方大别墅秘密曝光!
  10. 孙锡良:谁能说清方方们的别墅陈案?
  1. 从韶山冲走出来的一代女杰
  2. 甩锅中国:一个文火慢炖华裔美国人的大阴谋
  3.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4. 方方和它的朋友们,可能还不太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5. “热度”极低的云南大旱
  6. 丧心病狂的投名状—— 评《八十国联军索赔之可行性研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