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滠水农夫:这个社会,愈来愈把底层逼向自相残杀的境地

滠水农夫 · 2016-06-19 · 来源:乌有之乡
【摘要】高考也许仅仅只是一个侧面,但却是那么真切地反映出社会愈来愈把底层逼向自相残杀境地的现实。比如越多越多的失地农民进城打工,不仅将与城市劳动者产生竞争,农民工互相之间也会加剧搏杀;那些走途无路的弱势者,为了发泄对社会的不满仇恨而杀人纵火投毒……底层人民愈自相残杀,上层精英就愈高兴,但他们终将付出万劫不复的代价,这是他们的宿命,也是底层的希望所在。

  滠水农夫:这个社会,愈来愈把底层逼向自相残杀的境地

  一年一度的高考季,引发几多兴奋几多悲壮几多无奈。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注定成功者寥寥,失意者多多,应了那句“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老话。即便是那些幸运儿,又何尝不都经历了一番辛酸痛苦的煎熬。网上推送的一篇篇关于高考的热门文章:《那些年不堪回首的春春——一个寒门子弟的高考与抑郁之路》、《回望高考那扇龙门的内外表里》、《“高考经济”是贫寒家庭的又一道痛》、《高考纪录片:关于阶层固化的故事》等等,无不标示着底层人民为了改变命运,不惜押上个人身家性命加上全家人生存为代价,参与到异常激烈残酷的高考竞争之中,虽胜数无几,但又不得不奋力一搏。

  不能在高考工厂中脱颖而出,就只能在血汗工厂中劳苦终身,是残酷的现实逼迫底层作出关于高考的“理性”选择,然而相较于赤祼祼的血汗工厂,类似安徽毛坦厂中学这样的高考工厂又何尝不是更加隐蔽和更加摧残人性的另类血汗工厂。当底层的人民只能从这一类血汗工厂进入到那一类血汗工厂,或者这一个血汗工厂进入到那一个血汗工厂,上层精英会说:“你看,他们是多么自由!”而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家族子弟则根本不屑和不必去挤这个充斥着底层民众的独木桥,因为权力和金钱早就为他们铺就了另一条捷径,当底层人民在独木桥上互相残杀纷纷落水的时候,他们早已驾起轻舟,顺风顺水到达了成功的彼岸。

  在赢家通吃的规则大行其道时,留下一座小小的独木桥供底层人民拼命地去抢去拼,绝不是上层精英的慈悲和宽容,而是为了在底层人民心目中种下一个如梦似幻的希望,然后在这种希望的诱使下使他们情不自禁地互相撕杀起来,血流遍地,于是上层精英就可以心安理德而高枕无忧了,甚至可以装出一副或悲悯或鄙视的面孔。也就没有什么人去质疑这样的游戏规则是否具有天然的合理性。

  然而,肉食者鄙的阶级本性决定,上层精英往往目光短浅,极端愚蠢,他们贪得无厌的欲望逼迫着自己去不断挑战底层忍耐的底线,于是底层愈加下沉,上升的通道愈加逼窘,阶层固化愈加严重,从而也就迫使底层愈加剧烈地自相残杀起来。然而,当底层的血流得愈多,就必定离幡然省悟时刻愈近,梦幻终于破灭了,旧的秩序要改变,新的规则要诞生,剧烈社会变迁的时代开始了。

  或者高考仅仅只是一个侧面,却是那么真切地反映出社会愈来愈把底层逼向自相残杀境地的现实,当然还有其它更多的方面,比如越多越多的失地农民进城打工,不仅将不可避免与城市劳动者产生竞争,而且农民工互相之间也会加剧搏杀;再比如那些走途无路的弱势者,为了发泄对社会的不满仇恨,疯狂地杀人纵火投毒,受害者大多数也是和他们同样的底层人;甚至是城管驱打小贩,警察王文军掠杀农民工周秀云,一定程度上不也是底层之间在互相残杀?因为只有让底层人民自相残杀愈起劲,上层精英就愈高兴,但最终为了这种愈高兴,他们也必将付出万劫不复的代价,这是他们的宿命,也是底层的希望所在。

  可见,任何事物逃不脱物极必反的规律,最大的智慧是没有智慧。

  2016-6-13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魏则西事件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原驻法大使、外交学院前院长吴建民在武汉车祸去世
  2. 滠水农夫:这个社会,愈来愈把底层逼向自相残杀的境地
  3. 郭松民:别了,吴建民大使和晚清外交思维
  4. 环球时报:美国震惊!中国史无前例大力抛售美债、美股
  5. 忠言:习近平凭吊我驻南联盟使馆被炸烈士传递何信号?
  6. 17年来首次!中国国家元首凭吊炸馆事件烈士
  7. 张志坤:是该小小地刺激美国一下了
  8. 《毛泽东三兄弟》20日登陆央视 导演猛夸王斑版“毛泽东”
  9. 汪晖:严肃讨论的消失是今天最严重的挑战
  10. 警惕中国城市建设中的迪士尼化现象
  1. 戚本禹回忆录:第一次感触党内、军内惊心动魄的高层斗争(第五章)
  2. 戚本禹回忆录:反右派运动的起因、扩大化和后来的平反(第七章)
  3. 戚本禹回忆录:毛主席在最高国务会议上号召全国人民帮助党整风(第六章)
  4. 戚本禹回忆录:为毛主席处理群众来信来访(第四章)
  5. 郝吉林:刘少奇也是文革的组织发动者
  6. 帅本松:台湾的去中国化和大陆的去中国化
  7. 原驻法大使、外交学院前院长吴建民在武汉车祸去世
  8. 何新:此人不朽矣!读《戚本禹回忆录》
  9. 夏业良这样的反共疯子,为何能进的了国家机关和著名学府?
  10. 滠水农夫:这个社会,愈来愈把底层逼向自相残杀的境地
  1. 戚本禹回忆:毛泽东时代的高层腐败
  2. 黎阳:“嫖娼合法”与“用国家力量逼良为娼”——看公知怎样“夺人权”
  3. 熊向晖之女熊蕾:为毛泽东辩护
  4. 戚本禹回忆录:第一次感触党内、军内惊心动魄的高层斗争(第五章)
  5. 高殿杰 | 陈忠实逝世、魏则西之死和红歌会事件:中国道路的选择
  6. 老田:江总书记的同事们追忆他60年代经历
  7. 听完新华社记者讲朝鲜,美国人大呼自己被政府洗脑了
  8. 周秀云案开庭一年:一个被毁灭的农民工家庭
  9. 戚本禹回忆录:反右派运动的起因、扩大化和后来的平反(第七章)
  10. 戚本禹谈“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些问题
  1. 长津湖战役:朝鲜战场上超越极限的血色军魂
  2. 原驻法大使、外交学院前院长吴建民在武汉车祸去世
  3. 戚本禹回忆录:第一次感触党内、军内惊心动魄的高层斗争(第五章)
  4. 李克强:再宣布失效并停止执行506件国务院文件
  5. 滠水农夫:“新农民”还是农民吗?
  6. 夏业良这样的反共疯子,为何能进的了国家机关和著名学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