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是历史纪念还是政治宣传?——2020年6月24日莫斯科红场阅兵观后感

谭学超 · 2020-09-27 · 来源:淮左徐郎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任何关于苏联伟大卫国战争纪念活动,如果当局执意要抹煞列宁、斯大林、苏联和苏联共产党(联共(布))的地位,以及具体的红军英雄事迹,那末,伟大卫国战争的历史意义和伟大,也就无从谈起,更不用说是那些空泛的、想象的、不切实际的、脱离生活的政治宣传层面的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了。

  本文作者:谭学超 青年历史学者,本文写于2020年7月,经作者授权,进行了技术性修改。

  在很多国家,阅兵式是历史纪念和展示武装力量军事国防实力的仪式,而受到苏联的影响,在苏联(包括现时的原苏联地区)、中国、朝鲜等国家,阅兵式被赋予了更深层次的历史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具有节庆色彩的精神和物质意义。苏联时期,五一劳动节和十月革命纪念日,都是举行常态节庆庄严阅兵礼的时日。相比起苏联以及后苏联时代的原苏联主权和非主权国家的常态化阅兵,在我国,阅兵礼的次数相对少很多,但每一次都是时代经典。

  自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建立以来的10年间,年度的国庆阅兵作为重大庆典节目,一直持续,直到1959年才暂时停止。后来1984年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时再次恢复,后来确立了只在十周年大型庆典时举行阅兵礼。这样,在50周年(1999年,世纪阅兵)、60周年(2009年)、70周年(2019年)的国庆日,都在首都北京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上的举行了盛大的阅兵礼,每一次都是历史时代的印记和中华民族复兴之路上的阶段总结。唯一的例外,是2015年9月3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

  毫无疑问,不管在苏联和原苏联地区,还是在中国、朝鲜,阅兵式在原则上都有着重要的回忆历史、立足当下、放眼未来的现实意义。

  2020年6月24日在莫斯科红场的纪念苏联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的红场阅兵,不容置疑,是一个具有非比寻常重大历史和政治意义的阅兵礼。由于疫情的危机影响,原定于5月9日的阅兵礼被改期到6月24日举行。这是具有偶然性和必然性的。偶然性,毫无疑问,新冠病毒疫情。而必然性,无疑是因为历史上1945年6月24日正是苏联划时代的首次胜利阅兵的举行日子。当天,阅兵式由斯大林大元帅、朱可夫和罗科索夫斯基等元帅主持,一众将帅军官和国家领导人共同检阅。各方面军、兵种、军校选拔的精锐军人以及各种战车、坦克和火炮等装备参与了阅兵,而广大苏联军民、专家、知识分子,以及外国的军政代表冒着倾盆大雨观礼。这的确是一个值得铭记和怀念的历史纪念日。

  当2020年5月9日阅兵被正式宣布推迟后,坊间就立即盛传6月24日或者9月3日将会是备用的日期。而6月24日更被认为是二者中的首选。

  后苏联时代的一年一度的俄罗斯阅兵,在规模和形式上,亦确立了5周年和10周年为举行较为盛大阅兵礼的时间。因此,1995年、2000年、2005年、2010年、2015年和2020年的红场阅兵最受世人瞩目,中国的新闻媒体亦予以高度关注。而在今年6月24日的阅兵式,由于特殊的政治和历史背景,则更加受到中国社会和传媒热议。最近几天,中国的新闻报导和媒体大多将注意力放在阅兵的阵容、展示的官兵和军事装备武器、普京的讲话以及所呼吁的所谓爱国主义等内容上面。甚至有评论员认为这次的阅兵“复刻”了传奇的1945年6月24日阅兵礼。然而,他的理据也仅仅局限在阅兵的空泛形式本身,更不用说在斯大林时期和当代在“苏联元素”历史记忆和纪念方面的巨大差异。特别是,当他提到2020年6月24日的胜利阅兵没有复刻1945年6月24日的近卫军精锐士兵将缴获的希特勒和纳粹德军的军旗战旗投掷到列宁墓前的一幕时,他似乎对1945年6月24日的阅兵没有太多印象,也没有注意到现在列宁墓已经被巨型的人工看台所遮盖,也没有注意到苏联国旗和列宁、斯大林的画像,早已不见了踪影。

  值得一提的是,在旗帜的争议方面,坊间还传闻当年被扔到列宁墓前的德军军旗,竟然也包括了当今在红场上飘扬的俄罗斯三色旗。因为当时最大和最臭名昭著的投敌叛徒伪军首领安德烈•弗拉索夫及其士兵所用的旗帜,也是沿用帝俄时期的白蓝红三色旗和安德烈十字旗(现为俄罗斯海军军旗),来进行反对苏联人民的战争。因此招致了很多忠于苏联的老战士和老一辈苏联人的极度反感。姑勿论白蓝红三色旗是否曾经作为耻辱象征出现在1945年6月24日的胜利阅兵并且被扔到列宁墓前,它曾经作为苏联伟大卫国战争时期由纳粹德国扶植的反苏伪军势力的标志,是不争的历史事实。

  尽管在国内社会和网络上对俄罗斯2020年6月24日的红场阅兵充斥了铺天盖地的溢美之词,但是也出现了一种不同于主流的反思的声音。比方说,近日,明人明察公众号在《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一文,可谓振聋发聩,一针见血地指出俄罗斯当局在纪念苏联历史大事上的欺世盗名式虚伪和工具主义本质及其祸害。因此,不得不说的是,大部分时事评论员并不了解或者没有注意到深层次的历史背景和尖锐的问题,特别是当今的俄罗斯阅兵礼,在这些仪式背后,是历史纪念的回归?还是一种异化的,披着历史纪念外衣为政治宣传服务的手段?在试图回答这个问题时,笔者还想从更深层次的历史问题、法理问题、逻辑问题和历史评价体系方面,对当前具体的矛盾现象作研究和批判。

  俄罗斯纪念“苏联伟大卫国战争”胜利日阅兵的恢复,要追溯到1995年。那时,叶利钦政权出于“缓和”国内社会紧张矛盾、利用所谓的爱国主义和历史怀念“凝聚”民心需要,不仅以“帝俄瓶”装“苏联酒”再拿到“当代俄罗斯市场”出售的方式,建成了胜利公园和伟大卫国战争中央纪念馆,而且恢复了胜利日红场阅兵,随后使之成为法定的年度官方节日活动。但是1996年开始,叶利钦当局不再到列宁墓顶上的检阅台主持阅兵,而是另外搭建临时看台,遮盖列宁墓和克里姆林宫红色城墙外的斯大林等苏联国家军政领导人的墓园。

  自此,5月9日的红场阅兵,开始进一步异化,成了一种奇怪的政治宣传活动。最为不可调和的矛盾在于既要高调宣传和纪念苏联伟大卫国战争所谓的英雄主义、爱国主义,并以此强调当代俄罗斯的“伟大”和“正义”,阅兵的大部分军歌军乐也都是苏联时期的(甚至有1918–1922年之际苏联内战期间的苏俄战歌),但同时却又要贯彻反苏联路线和去共产主义化,完全抹除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共产党(联共(布))、共青团和苏联红军在伟大卫国战争期间的不可撼动和抺煞的主导角色,绝口不提伟大卫国战争时期具体的英雄事迹。甚至连在称谓上也搞僭越,时而称“俄罗斯的卫国战争”,时而称“伟大卫国战争”,可就是不愿意在公开宣传场合上提到“苏联”二字,这也直接或间接地导致很多外国媒体,也包括我国的官方媒体,在表述这场战争名称上出现与历史不相符的概念混淆。

  即使我们暂且不去纠结于三色旗是否应该出现在胜利阅兵仪式上这个问题,在符号象征方面,也有不少值得关注和思考的地方。普京2007年的胜利日前几天签署法令,确定胜利旗的法律地位和在胜利日阅兵礼的出场,为了凝聚民心,营造以胜利旗来代表苏联元素的假象,在2015年以前的阅兵式,胜利旗曾经被排在先于俄罗斯国旗(三色旗)的次序行进,但2016年以后,胜利旗都被排在俄罗斯国旗之后进场,而今年出场的胜利旗,无论是尺寸和旗杆,都明显比俄罗斯国旗小和短,当中隐含的信息,亦不言而喻。相比起白俄罗斯明斯克的胜利日阅兵以苏联国旗、胜利旗和白俄罗斯国旗并进的情况,俄罗斯莫斯科的胜利阅兵,从来就没有以官方形式出示过苏联国旗。而近年推行的“不死兵团”游行活动的官方徽章也将红星中的“镰刀锤子”去掉,换上圣经神话和变成俄罗斯某种具有帝国情结象征的“圣乔治刺蛇”图样(也是俄罗斯国徽、莫斯科市徽和硬币5戈比背面的组成部分),这些赤祼祼的历史虚无主义行径,至今引起很多批评和非议。

  值得一提的是,实际上,俄罗斯顶多可以算是参与苏联伟大卫国战争过程中的中流砥柱,但不能代表全部。相比之下,白俄罗斯也认为自己是在战争初期率先投入战斗、遭遇打击、忍受侵略、沦陷和屠杀的地区。而在1944年夏季至1945年春季,白俄罗斯也是苏联红军发起大反攻,解放东欧各国并直捣希特勒德国老巢的其中一个前哨。但这历史事实本身,不仅在卢卡申科的宣传和白俄罗斯的正规历史书写上,并没否认这场战争对于他们来说的最根本的意义——为了苏联而战,同时也不想篡夺战争的胜利果实。

  以上这些现象,毫无疑问,都指明一个令人不愿面对,却又确实存在的事实——那就是俄罗斯当局一直以历史虚无主义和工具主义来欺骗人民和不了解内情的人。胜利日的活动,从本质意义上来看,就是在抹除苏联和歪曲历史事实的篡改历史基础上实现的。而对历史的纪念,对英雄的尊敬,也沦为了当今俄罗斯做政治宣传的廉价的消费历史的手段。

  近10年来,越来越多俄罗斯人开始深刻反思东欧剧变和苏联剧变的悲剧历史,意识到国家分裂的灾难本质,也认清了俄当局对人民的欺诈和虚伪。毕竟从国内法律和宪法层面来看,苏联作为国家实体,理论上至今仍然存在。而准确地说,在1985–1991年苏联巨变和解体过程当中,很多加盟共和国,如波罗的海沿岸,摩尔多瓦等,都是单方面宣布脱离苏联,而并没有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直到1991年12月底苏联国旗被降下,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和苏联“停止存在”时,这一切其实都没有任何法律的正当性,而是阴谋夺权和颠覆的结果。换言之,苏联只是被宣布在作为国际政治实体停止存在,并且得到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认可,但实际上,苏联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在国内法和宪法的层面上,则至今仍然存在。而1990年代或以前签发的苏联公民护照在俄罗斯境内至今仍然被认为是合法的证件,可以购买火车票(基于复杂的历史原因,1992年至1997年左右苏联护照仍有签发)。于是,这种情况导致越来越中老年人,甚至是1990年代出生的年轻人,以苏联人和苏联公民自居。并且加入左派团体,或者以自己的方式去纪念和怀念这段历史。

  的确,众所周知,在原苏联的3个斯拉夫国家,只有白俄罗斯的国旗是没有争议的(沿用苏维埃白俄罗斯社会主义共和国国旗蓝本)。当今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国旗,都具有帝国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色彩,并且在苏联伟大卫国战争期间,曾被德国扶植的反苏叛军所采用。在俄罗斯,很早就有人,特别是老战士,极力反对让“弗拉索夫”旗出现在胜利日红场阅兵。毫无疑问,这个问题必然和不可避免地触碰了到底谁“战胜者”的悖论。暂不谈意识形态矛盾,根据历史和逻辑,如果苏联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是指斯大林领导的苏联战胜了希特勒德国及其仆从国,包括弗拉索夫叛军。很好!那末,按照这个逻辑关系,现在,由于苏联被篡权和瓦解了,或者也可以看作被颠覆和从政治上被消灭,克里姆林宫和红场飘起了弗拉索夫三色旗,主持阅兵礼的正是摧毁苏联的阴谋集团分子和追随者。单凭这一点,就引起了无法合理解释和自圆其说的混乱。这样,我们现在看到的历史纪念,只是一种被断章取义的假布景,实质的内容充满自相矛盾和混乱。然而,在俄罗斯国内政策来看,却有一定的“积极意义”。正是这种意识形态的混乱,使普通民众对历史的感觉越来越麻木,并且只能越来越相信普京的威望。

  其实,同样情况和问题,在所有牵涉到苏联历史的纪念和评价中,都以不同程度和方式存在着。

  在历史评价方面,尽管当今俄罗斯官方的默认观点对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都采取更加隐晦的批判和否定评价,但对整个苏联历史而言,从十月革命、苏联内战、(1918–1922年)苏联工业化及农业集体化、列宁主义与斯大林主义、五年计划、苏联伟大卫国战争、到战后重建和恢复、勃列日涅夫的强大时期以及苏联最后的10年,其基调都是以否定居多,而备受肯定的人物、事件和成就,比如苏联宇航员加加林(他也是世界历史上首位到过太空的宇航员) 、科罗廖夫(将加加林送上太空的苏联宇航工程总设计师),以及从苏联航天事业、苏联核武器、苏联军事和军工、苏联汽车、地铁和火车、到苏联科学和教育、苏联音乐文化和艺术、苏联食品罐头、苏联玩具和服饰等领域,都不约而同地在官方的介绍材料内容上,对斯大林时期的苏联轻描淡写,彷佛以斯大林为核心的政治局和共产党组织(联共(布))及其领导下的工程师、科学家、专家和工人的集体在历史上不曾存在过,这些成就彷佛是和苏联完全无关,而苏联时期对国家发展“弊大于利”一样。

  而更为讽刺的是,普京当局恢复了几个因为苏联和红军才有的节日,作为法定节假日或举办常态的节日活动,但完全改头换面。比如2月23日的所谓“祖国保卫者纪念日”(原为苏维埃工农红军节或后来称苏军和海军节) 、以纪念1941年传奇阅兵为名保留11月7日的非军方阅兵重演,以及胜利日。这3个被俄罗斯恢复和确定的节日和活动,本质上都有不可解释清楚和自圆其说的争议和矛盾,而且都非常荒谬绝伦、自相矛盾、名不正言不顺。以“祖国保卫者纪念日”为例就足以说明很多根本的问题了,比如当中的祖国是谁的祖国?保卫者是谁?又保卫谁的祖国?只要对苏联历史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1918年2月23日是纪念刚刚初生的苏维埃武装力量——红军挫败了德军进军彼得格勒的企图,取得首胜的节日。那末,不言而喻,按照历史,祖国就是指新生的苏俄(全称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保卫者就是拥护和支持苏维埃政权的工农红军战士,他们就是为苏俄而战的。可是现在,一切概念都无比混乱。从事实上来看,苏联是被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等一众党内阴谋家所破坏和篡权而遭到分裂和肢解的。毫无疑问,这些来自高层的人民公敌一手摧毁了在1918年2月23日被他们的祖辈保卫的苏俄/苏联,如今却又厚颜无耻地要以“祖国保卫者”的继承人自居。这个问题的荒谬程度,打一个不太贴切但比较形象的比方:“一些强盗里应外合杀死了一户人家的核心成员,并霸占了他们的老房子,强迫剩下的人顺从。之后改易门楣,对外以拯救者自居,自认为这样欺世盗名,颠倒黑白,就好比一切都从未发生过,可以合法占有和支配这所房屋和里面的人一样。”试问天底下哪有在同一案子里既是杀人犯同时又是拯救者的道理?但如果反过来看,完全撇除历史背景和事实,这也无从解释。同样不能解答“谁是祖国?”和“谁是保卫者?”之类的问题。

  总之,后苏联时代的俄罗斯当局若是意欲借助某些苏联时期的节日和文化元素,作为某种空洞无物的爱国主义宣传素材,都必然和不可避免地触犯各种无法合理解释的矛盾。说难听一点,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在政治和法律层面、以及在政治和历史文化纪念以及教育方面的很多做法,至今也还是存在很多错误,很大程度上的“名不正言不顺”成分。单从寡头操纵政局、社会、财富、文化和民意方面而引起的全方位民怨来看,苏联解体后20多年(或近30年)来,俄罗斯当局的不得民心的地方,又岂是仅仅局限在历史文化学术研究和教育推广上的一种弊病呢?

  从更大的背景来看,近年来,俄罗斯国内的历史虚无主义、篡改历史和全盘否定苏联的现象和趋势非常严重(某些地方做得甚至比波罗的海沿岸的国家还过分),而且有很多公然践踏良知和事实底线的猖獗的挑衅行径,并且还是由官方权威人士,比如文化部、国防部和东正教的高级神职人员所策划和参与的。比如,为受帝国主义集团支持的旧俄军阀高尔察克,乃至曾经协助希特勒策划和实施列宁格勒围困战的战犯芬兰曼纳海姆竖碑立传。俄罗斯当代的历史教科书对苏联历史的全盘否定,已经从1990年代的恶意贬损,演化为现在的全面抹煞,比如力图让列宁和斯大林在历史内容里“消失”,直接抹掉十月革命(以前最多是将革命贬为颠覆),而人为制造一个在历史上从未存在过的不伦不类的名称“俄罗斯大革命”,试图掩盖历史事实真相和十月革命的伟大历史意义;将苏联的国内战争和反抗协约国帝国主义集团十四国武装干涉和入侵苏俄的战争,严重歪曲为“悲剧”和“红色恐怖”;完全不谈联共(布)相关机关在伟大卫国战争期间的贡献和英雄主义斗争,而是把历史事实歪曲成东正教感召了人民英勇参战,作了很大贡献。以上种种类似的怪现象,可谓俯拾皆是,不胜枚举。在主要的历史类专书和论文的主题和内容中,苏联时期的军政人物、英雄、专家学者在历史内容上的出镜率也越来越低,反正就是要力求将苏联那段历史尽可能淡化和空白化,取而代之的是疯狂吹捧帝俄时代的历史(罗曼诺夫王朝),来强化政治宣传和妄图在历史上寻找“消灭苏联”的合法性。

  这种由俄罗斯带头的历史虚无主义歪风,以及苏联的崩解本身,不得不说是西方大肆抹黑和否定苏联伟大卫国战争历史的根本原因。然而,矛盾的是,在国际政治层面上,普京当局不得不收起在国内政策极端做法,非常自相矛盾地举起了捍卫本国历史的大旗。但是我们只要看看历年的普京阅兵演讲内容,就可以知道,基本上还都没有正确还原对苏联的基本历史评价的内容。普京曾经在不同场合对苏联历史和伟大卫国战争历史作评价,当中也有很多是自相矛盾的,而客观事实表明,回到历史,重温历史,已经遥不可及了。因为只要稍懂历史的人都清楚,这段历史的复杂性,早已不是完全可以脱离历史脉络而人为地区分开内政和外交的问题,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讲清楚。而西方的媒体对上述这些漏洞早已洞察清楚,心领神会,并且在国际政治和外交领域上,特别是针对俄罗斯的意识形态和宣传的角力场上,可谓屡试不爽,万试万灵。而俄罗斯普京当局也只能通过一些空泛而煽情的文字,刊登一些零星的档案材料,予以隔靴搔痒的招架和回击。但完全无助于从根本上打击西方的历史篡改和伪造者的反苏反俄宣传。无他,因为俄罗斯对苏联和共产党的批判和否定,给了西方国家和阴谋集团充分的口实,得以如此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地歪曲历史,散布歪理谬论。

  因此,对于2020年6月24日的特殊的莫斯科红场阅兵,辨证来看,要是不谈历史背景,而单纯从新型武器装备和战机来看,无疑是精彩瞩目和可圈可点的,应该点赞!而且对于美国及其北约附庸国近期在东欧(特别是在波兰地区增兵问题上)的蠢蠢欲动行为,肯定也是有一定的威慑力的。但如果要严格按照历史和当前的事实来看,这次阅兵和以往的5月9日阅兵礼,非但没有本质上的差别,更不是真的以历史纪念或者树立正确的历史观为主旨的,完全没有历史纪念的基础和正确性。众所周知,任何关于苏联伟大卫国战争纪念活动,如果当局执意要抹煞列宁、斯大林、苏联和苏联共产党(联共(布))的地位,以及具体的红军英雄事迹,那末,伟大卫国战争的历史意义和伟大,也就无从谈起,更不用说是那些空泛的、想象的、不切实际的、脱离生活的政治宣传层面的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了。

  参考资料:

  И. В. Анисимов, Г. В. Кузьмин: Великая Отечественная война Советского Союза 1941–1945 гг., М., Воениздат, 1952.

  Ф. Д. Воробьёв, В. М. Кравцов: Победы Советских Вооружённых Сил в Великой Отечественной войне 1941–1945 гг., М., Воениздат, 1953.

  И. В. Сталин: О Великой Отечественной войне, М., Воениздат, 1949.

  斯大林:《论伟大卫国战争》,莫斯科:外国文书籍出版局中文版,1950。

  普霍夫斯基:《约•维•斯大林的军事科学与苏联伟大卫国战争》,出自《苏联大百科全书》,毅敏译,上海:作家书局,1953。

  安尼西莫夫、库兹明:《苏联伟大卫国战争简史(1941–1945年)》,王复加译,北京:时代出版社,1953。

  韩显阳:《红场阅兵:展示实力,捍卫真相》,原载《光明日报》,微信公众号转载《察网研究》,2020年6月25日。

  张汉晖:《铭记历史,坚决维护二战胜利成果》,俄文原文版载莫斯科《俄罗斯报》,中文版于微信公众号《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转载,2020年6月23日。

  徐秉君:《6月24日红场阅兵——这才是伟大的俄罗斯和坚定自信的普京》,载于微信公众号《察网》,2020年6月25日。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载于微信公众号《察网研究》 http://m.cwzg.cn/politics/202006/58434.html?page=full.

  《俄罗斯举行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阅兵式,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队亮相》,载于微信公众号《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2020年6月26日。

  《普京:我不得不写一篇关于二战和卫国战争的文章》,https://www.sohu.com/a/404075364_115479 俄文版:В. В. Путин: 75 лет Великой Победы: общая ответственность перед историей и будущим // http://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by-date/19.06.2020.

  《在伟大的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阅兵活动上,普京的致辞史无前例》,载于微信公众号《彼得堡的肥鹅》。

  俄文原版В. В. Путин: Парад в честь 75-летия Великой Победы // http://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by-date/24.06.2020.

  http://artyushenkooleg.ru/wp-oleg/archives/26407

  https://colonelcassad.livejournal.com/5972411.html

  https://tass.ru/obschestvo/8785119

  https://www.kp.ru/daily/23840.4/225608/

  https://lenta.ru/news/2006/04/26/passport/

  https://ria.ru/20191219/1562581548.html

  https://vz.ru/politics/2019/12/20/1014614.html

  https://www.1tv.ru/news/2019-12-19/377686-vladimir_putin_lenin_byl_ne_gosudarstvennym_deyatelem_a_revolyutsionerom

  https://ru.wikipedia.org/wiki/%D0%9F%D0%B0%D1%81%D0%BF%D0%BE%D1%80%D1%82_%D0%B3%D1%80%D0%B0%D0%B6%D0%B4%D0%B0%D0%BD%D0%B8%D0%BD%D0%B0_%D0%A1%D0%A1%D0%A1%D0%A0

  文稿于2020年6月25日写成,6月27–29日修改。(图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悼念洪涛同志
  4.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5. 一个被志愿军在上甘岭狠狠打脸的名字,美国人用它给韩国男团颁奖
  6. 夏春涛:不该如此称颂曾国藩和湘军
  7. “板蓝根事件”背后的玄机
  8. “镇反”运动,为抗美援朝肃清“第五纵队”
  9.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0.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国抗击美国的能力增长了多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9.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北京日报》:任志强被判刑18年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5. 悼念洪涛同志
  6. 毛书记“死谏”、袁同学跳楼、研究生自缢:我们的大学,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