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2020,内卷之年

乌鸦校尉 · 2020-11-17 · 来源:乌鸦校尉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整个2020年,人们都被焦虑包围着。有一个词,在社交网络火到不行——内卷

  从小镇做题家,到清华卷王,再到“宁愿累死自己,也要饿死同行”,人均都是卷家军,焦虑感出现明显人传人的特点。

  什么是“内卷”呢?

  打个比方,大家一起在电影院里看电影,本来大家都坐着,结果突然有一排人站了起来,后面的人为了看到电影也不得不站起来,导致最后所有人都被迫站着看电影,座位票都白买了。

  这种竞争压力贼大又停滞不前无法升级到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状态,就叫做“内卷”

  这个词在网络上火起来,最早是因为在清华学堂路,有一学生边骑自行车边看电脑,被人拍到后,在网络上疯传,时人戏言为“清华卷王”。

  大家本来都没有焦虑感,一旦有一个人开始这样拼命学习,剩下的人不努力就无法抚慰心中的焦虑感。

  “学堂路车神”不是孤例,还有边骑车边吃饭的,有边吃饭边睡觉的,还有边睡觉边看书的。

  这几个人合在一起,并称为“清华四大卷王”。  

2.jpg

  自从卷王们的事迹火遍网络后,大家才发现,内卷哪里是学校的专利。

  离开校园后,社会才是一场更大的内卷戏台,内卷化往往从娃娃就开始了。

  光是幼儿园孩子的上学名额这件事,就要从头卷到尾。

  如果一个小朋友想要上顶尖幼儿园,他的父母需要倾其所有,火力全开,打通每一个关口。

  首先,户口和片区这道筛选,会过滤掉大部分人,剩下的才有资格获得准入门槛。

  其次需要排队。家长要有要有耐心,因为要等很久,这个时间一般以年为单位。

  有的家长,从小孩出生3天起,就开始在浦东某幼儿园排队,最后仍一无所得。

3.png

  要是运气好,排上了,还需要抽签摇号,懵懂无知的小朋友,大抵不会知道,这将是他人生中的第一张彩票。

  如愿以偿拿到优质幼儿园的入场券后,并没结束,一场场面试与笔试,正在等待他。其中不乏“无领导小组讨论”与“半结构化面试”这样的重头戏。

  相比起来,一年几万甚至几十万的费用,甚至都显得无足轻重。  

4.png

  当小朋友还没踏进幼儿园的大门时,他眼前已是万山环绕,一山更比一山高。

  从学校毕业以后要卷,中国银行的笔试曾登上过微博热搜,因为考生们做完题之后感觉自己脑袋炸了:

  180分钟300题,洛朗级数展式、卷积神经网络、DES加密算法、天高阶矩阵、粒子静态能源公式、《凡尔赛和约》、《民法典》、会计借贷、机械图纸、滑轮动量、现代主义诗人……

  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古今中外贯穿始终,一堆高深莫测的名词,无数错综复杂的知识点。

  网友感慨,这到底是要招行长,还是招中科院储备院士?

  说到底,名额就那么些,竞争的人多了,就不得不提高准入门槛,然后考生开始内卷。

  找到工作以后,一样要卷。

  朋友圈爆红的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里面提到在不断被压缩的送达时间的召唤下,百万骑手冒着生命危险与系统赛跑,一次次闯灯与逆行。

  但这样做不仅没有换来美好前景,相反,他们越是努力工作,后台越是会精确地算清楚他们还可以快多少秒,一点一点把人往死路上逼,危险性极大增加了,而且工资还未见得高。  

5.jpg

  总结来看,从小到大,只要人还活着,就免不了要跟其他人卷——游戏里要抢排位,高考中要抢高分,恋爱时要争当舔狗,职场中要肝脑涂地。

  尤其是疫情之下全世界经济都不好,愈发点燃了大伙的焦虑。

  一个内卷时代,就这样开始了。

  人一旦意识问题,马上就会去找问题的根源。

  根源也不复杂,简单来说就是两个,一个做蛋糕的问题,一个分蛋糕的问题。

  资源不够多,不够所有人分,必然导致内卷。

  资源分配不均,也会导致内卷。

  1968年,在美国马里兰州,一个叫约翰·卡尔霍恩的生态学家做了一场名为“老鼠乌托邦”的实验。  

6.jpg

  他这个实验本来是想研究一下人口问题,看看如果地球的人口密度达到极限,人类社会将会怎样?

  他首先找邻居盘下了一块不到1000平方米的林地作为实验场地,在里面建了一个长2.7米、高1.4米的的方形金属栅栏围成的空间。

  这个地方被命名为“鼠城”。

  鼠城被电网分隔开成4个区域,但并不是完全隔离的,它们之间通过3座小桥两两连通。  

7.jpg

  约翰·卡尔霍恩把4对老鼠放在只能容纳3000只的大型容器里,并提供无限量的水、食物,没有天敌或气候变迁的影响。

  老鼠的繁殖能力非常强,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的群体在不断壮大,每55天数量就会翻一倍。

  到了第315天时,老鼠们的数量达到了620只。

  此后,老鼠增长的速度显著下降,变成每145天增加一倍。

  更严重的是,鼠群内部,秩序逐渐开始崩塌。

  最初,母鼠在4个区域的分布比较平均,但强势的公鼠慢慢霸占了更多的母鼠。而弱势的公鼠们只能在夹缝中生存,躲着大佬们苟且偷生,孤独终老。

  接下来,公鼠不再执行传宗接代的任务,而是开始抢夺地盘互相厮杀,战败的公鼠就会失去社会地位,最终只能选择逃避社交。

  这些低等公鼠即便有机会,也不再试图与母鼠交配,相反,一些低等公鼠甚至会与高等公鼠交配,而高等公鼠也并不拒绝。

  随着实验的进行,老鼠们的繁殖还出现新的问题。由于身处封闭空间,母鼠每时每刻都会遭受公鼠的强暴。

  公鼠对家庭不管不顾,母鼠就要挺身而出参与暴力捍卫权益,以致于母亲无法倾心照顾孩子,甚至将未断奶的小鼠驱逐出门。

  在鼠城里,暴力犯罪成为每天的日常,胆大的倾轧、撕咬,胆小的躲避、退让。

  到了600天的时候,整个社会体系完全垮掉。

  卡尔霍恩认为他的实验为人类敲响了一次警钟,他相信人口过剩必然会导致社会崩溃。

  但在这个实验里,资源不足和资源分配不均带来的内卷现象,一样触目惊心。  

8.jpg

  卡尔霍恩关于人口增长的计算

  可不幸的是,大家意识到,只要身在东亚,内卷的问题就无法避免。

  因为东亚地区作为后发国家,为了尽快实现国家的现代化,不得不借助资本主义来发展国民经济。

  而这样的赶超之路,必然伴随着内卷。

  资本主义城市是绝育主战场,人口持续流入,构成了内卷的动力源。

  年轻的劳动力从四面八方涌向城市,在城市中接受教育(劳动力加工),在城市中出卖劳动(换取资本主义劳动报酬),在城市中消费(贡献资本主义利润),在城市中丧失生育潜力,在城市中失去养老来源(掏空的6个钱包),逐渐沦为了资本主义的“社畜”。  

9.jpg

  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说,日本18至34岁女性中,有39%的人还是处女

  因为男人觉得自己婚后就像是一部挣钱机器,怎么努力也满足不了一家人的美好生活。而女人们也感觉婚姻就是整天呆在家里伺候孩子与老公,失去人生价值。

  美国同样如此,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青少年风险行为调查发现,从1991年到2017,有过性经历的高中生总体比例从54%掉到了40%。

  有没有人反对这样的内卷?当然有。

  在所有反对内卷的声音中,最著名的是“曹学”,源于知乎大V曹丰泽的系列论述。

  曹学的反内卷,主要分为两部分。

  山高县销号后,曹丰泽对入关学进行了改造和发展,添加了一个“地上天国美梦”(曹修)。

  山高县的入关学认为,入关是不得已而为之,是为亿万百姓乞活。

  而曹学则说只要入关,人人可以恰大牛排,住大豪斯,开大皮卡。里面暗含了入关以后再也不用内卷了,这也正是曹学拥趸者孜孜不倦的人生追求。

  但曹学自己本身也知道,这个说法存在比较大的漏洞,因为单纯的入关并不能解决内卷的问题,试看已经入关成功的美利坚,底层人不也在内卷之中么?

  底层人为了打破这一切,甚至已经把懂王看成了自己救星,现在还在街上游行呢。

  另一部分,曹丰泽有个经典说法——去非洲

  曹学意义中的去非洲,并非真的去地理上的非洲,而是说广阔天地,大有所为,不用非要去北上广,住几平米的蜗居,吃火辣辣的地沟油,挤人山人海的地铁。

  在知乎问题“如何评价‘朝阳区十八里店新添138亩良田,建设老百姓菜园’一事?”中,曹丰泽这样回答:  

10.jpg

  意思是说,北京坚决不能再塞人了,不能变成内卷之都,也请大家不要去当燃料

  对于众人调侃的海淀做题家,曹丰泽也有一番回答:入了关也解决不了的,是人到了海淀就会自动绝育这一问题。

  总之,曹学不厌其烦地表达了对资本主义城市的批判,以及对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痛恨。

  “中国人信奉的这一套东西,真的是对的吗。挣些钱,买个鸽子笼,成为小孩子课外班、房子和医疗的奴隶,这样的生活就是我们想要的吗……”

  所以,曹学认为,你们要从心态上调整自己,要积极地加入我们的乐观家族。  

11.jpg

  与曹学类似的,知乎还有一门显学叫做“勃学”,跟曹学去非洲不同,勃学鼓励人们去北极。

  大抵属于一种快节奏的都市成功人士田园牧歌式的幻想,那里空气清新,心旷神怡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然而,这些都是在主要矛盾解决不了的时候,没有办法的办法,权宜之计。

  2017年,俄罗斯各地开启了一批尘封的历史,由苏联时期的人们写给子孙后代的信。

  1967年,正值“十月革命”50周年,生活在苏联的一批学生和名人们,写了很多封信,并封存了起来,并约定在“十月革命”100周年的时候,交给将来的同志们启封。  

12.jpg

  它们饱含了当年苏联人民对于未来的殷殷期许。

  这些信,有的藏在地下,有的藏在墙里,有的藏在海底。光阴飞逝,一晃半个世纪过去。

  后来,当人们打开这些信时,那些来自50年前的问候,竟令人感慨万千,潸然泪下。

  信里的内容五花八门,都是对未来无尽的盼望。

  当时苏联刚刚迈出地球,都多人都提到了外太空探索:

  “我们相信,你们已经很好地开发了我们美丽的蓝色行星,开拓了月球,并在火星着了陆,不断地向着宇宙进发。太空船是不是已经冲出了银河系呢?”

  上五年级的OlgaShvydkova则稚嫩地写道:

  “共产主义是我们的梦想,因为在那种时代,我们将可以吃到免费的冰激凌,看到免费的电影,家庭作业也能用‘机器’去写,机器人将是我们的老师。”

  满怀激情的革命同志说:

  “我相信,进步的人类能够在面对大家不共戴天之敌——帝国主义时,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在所有的信中,令人最伤感的,却是这样一条:

  “很羡慕你们能够迎接祖国苏联的100周年,同志。

  然而,50多年过去了,人类发射最先进的猎鹰运载火箭的运载能力只有53吨,还不及土星五号的一半。

  当初登上月球的美国,如今想再返月球,也举步维艰。

  帝国主义并没有成为昨日黄土,反而卷起燎原烈火,联合资本力量,雄心勃勃地卷土而来,人类没有把优势资源集中在一起努力提高全人类的生活水平,而是在现有的模式下痛苦地内卷。

  而那位同志所在的苏联,时间永远停在了1991年,盛景不再,黯然凋零。

  资本统治下的世界,是一个高位者平白无故占有资源,底层人付出回报不成比例的社会。  

13.jpg

  不管非洲也好,北极也好,都属于帝国的边缘角落。

  过去的时代,各种强盗、殖民者、冒险家,都曾去过非洲掘金,在赚了钱后,他们没有留在那里,而是回到帝国,因为帝国才是文明的高地

  关外的匪帮山头犹在,正对我们虎视眈眈,当然不能掉以轻心。

  同时,我们自己的队伍里,早已混进了各路牛鬼蛇神,换了一张人脸,是看不见的敌人,方方之流都只是他们的喉舌。

  怎么样在赶超美国的同时,不要让自己变成下一个“美国”,才是解决内卷问题的真正难点。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洪涛书记走了一个月,成都大学校长露面——看,他笑靥如花!
  2. 迎春:特朗普下台说明了什么?
  3. 余涅|想起了孔教会长冯乐山
  4. 赤水河畔的毛泽东,再次涅槃
  5. 鲜为人知的窑洞对续篇引出了毛主席一生最深远的忧思——从他一生只睡硬板床说起
  6. 看到这些乱象,还不理解毛主席的担忧吗?
  7. 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打工人不能说退休!
  8. 西方对中国的恐惧
  9. 悲观主义必然走向投降主义
  10. 韭菜们的一生—勤劳、清贫而苦难!
  1. 丁玲照妖张贤亮等
  2. 毛主席走了,武训党又“火”起来了
  3. 毛洪涛溺亡事件,调查情况也沉入河底了?
  4. 毛洪涛书记走了一个月,成都大学校长露面——看,他笑靥如花!
  5. 郭松民|对两部战争电影的比较
  6. 东林党未必都是好人,阉党也未必都是坏人
  7. 迎春:特朗普下台说明了什么?
  8. 孙锡良:老孙微评(形势未好转)
  9. 花呗借呗,吃人的蚂蟥
  10. 侯立虹:​不能忘却的哭文化革命
  1. 郭建波:文化大革命的全面发动——从“五一六通知”到“十六条”
  2.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3.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4. 吴铭:让人不寒而栗的四十人论坛
  5.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70周年暨《谁是最可爱的人》作者魏巍百年诞辰纪念大会在京举行
  6. 外滩金融峰会,不寒而栗
  7. 谁能明白马云的野心?!
  8. 美国大选严重腐蚀了胡锡进的灵魂
  9.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10.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1. 毛泽东在1920年
  2. 毛主席的著作影响了多少人?
  3. 郭松民|对两部战争电影的比较
  4. 美国“红脖子”,气数已尽
  5. 中国曾经的光刻机研发与徐端颐
  6. 央视的灵魂提问:深圳为什么是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