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坑一把就跑!如今的教育机构怎么都走P2P风?

乌鸦校尉 · 2021-09-13 · 来源:乌鸦校尉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自“双减”政策出炉以来,广大中小学生喜极而泣、奔走相告,终于告别了堪比996高强度学习模式;广大家长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家孩子终于告别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之重,忧的是孩子学习成绩会不会一落千丈。

  但比学生和家长反应更大的,是全国从业人数超千万的教辅机构,门店成片关停,老板排队跑路,员工成批失业。

  有些跑路的机构,就把锅甩给了“双减”政策,比如早教机构科贝乐,把跑路原因归结为“2021年遇到史上最严‘双减’政策”。

  有些公知也为这些跑路机构强行洗地,甩锅给“双减”,说跑路老板们“并不是想骗钱”,实在是在政策重压下难以为继,才做出“跑路”这个艰难的抉择。

  这就属于把群众当傻子了,回头看看近几个月来跑路的大小机构,就不难发现绝大多数跑路机构都早有苗头,早在政策落地前,各大机构已经在为跑路疯狂圈钱,而“双减”政策只不过是他们跑路的发令枪,政策一落地,老板就失联。

  1

  先说说明着就甩锅“双减”政策的科贝乐。

  科贝乐是日本科贝乐株式会社旗下的早教品牌,主要业务方向是1-6岁学龄前儿童教育,中国区老板、法人、CEO是叶明球。

  8月27日,科贝乐还在大力招生,但8月28日,科贝乐在北京的所有校区就宣布永久闭店。两天后,深圳大仟里、华润、壹方天地3个校区也宣布闭店。

  科贝乐的闭店意味着家长们刚交的学费打了水漂,仅北京万柳校区就有300多个家长要求退费,涉及金额超600万元;上海会员更是多达2000多人,涉事金额保守估计1500万以上。

 

  科贝乐员工讨薪聊天记录

  “双减”政策刚公布的时候,所有孩子的家长都担心机构会不会受政策影响,犹豫着要不要报名或者续费。

  科贝乐为了尽快骗到学费,马上跳出来发了个声明,表示“双减”政策对自己一丁点儿影响都没有,请各位家长赶紧掏钱。

  科贝乐在《给乐粉的一封信》表示:“科贝乐服务的宝贝群体不包含‘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生群体。科贝乐是以全脑开发为特色的素质教育,不属于‘学科类’教育培训。”

  声明发布时间是8月13日。

  半个月前,你说“双减”政策跟自己无关,完全不受影响;半个月后你跑路了,说全是“双减”害的。翻脸不认人?

  据乌鸦了解,“双减”政策的内容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并没有调整,政策还是只针对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生,依然不涉及1-6岁的学龄前儿童。

  咋的叶明球先生?一个跟你八竿子打不着的政策就把运营三十年的品牌整垮了?自己把自己吓破产了?

  科贝乐中国区CEO叶明球

  更绝的是,叶老板为了逃避责任,竟然把自己七十多岁身患癌症的老母亲搬了出来。

  据启信宝信息显示,北京科贝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隶属于志学教育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志学教育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实缴资本432万元,法定代表人及实际控制人为叶明球,持股比例达55%。

  而宣布倒闭的北京科贝乐,注册资本100万,所登记的法人也是叶明球,持股比例是55%。

  在8月29日,北京西红门科贝乐托育有限公司的法人变更为吕爱花。而在此之前。从8月19日到8月底,与志学教育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相关的位于北京、深圳、南京的10家子公司法人都变更为了吕爱花。

  吕爱花是谁呢?

  在9月1日学生家长代表找叶明秋退费的视频会议中,叶明球笑着介绍说吕爱花是他的母亲,为了给他分担压力才成为了一些公司的法人,所以想要钱别找我,找我妈去,哦对了,我妈也没钱,为了治癌症花了两千多万了,一分钱都没有。

  好一个金蝉脱壳之计。

  还有和科贝乐差不多同时跑路的爱贝斯老板谢龙,更是一个资产转移高手。

  爱贝斯是西南地区最大的英语培训机构,8月27日,老板谢龙带着行李箱开车跑路,而这次跑路,谢龙可能筹划已久。

  今年年初,爱贝斯推出16800元一直读到小学毕业的套餐等一系列超级优惠的套餐,让业务员和老师大量招学生,在短期内集资过亿元。

  到了5月份,谢龙就和老婆同时也是二股东唐玮翎假离婚转移资产,唐玮翎只有5%的股份,只需要承担5%的债务。谢龙拥有95%的股份,但是人家玩了一手净身出户,一分钱都赔不出来。

  到了8月份,爱贝斯集团的会计又宣称谢龙投资某科技公司失败,而这家公司疑似是谢龙亲友名下的,谢龙把钱亏给科技公司相当于再一次转移资产,这笔钱就和爱贝斯彻底没关系了。

  迅速集资,半年亏光,还把自己的责任择得干干净净,这一套操作堪称老赖逃避债务教科书了。

  还有做英国留学服务的霍兰德教育,“双减”政策刚公布,其英国老板就直接卷款潜逃回英格兰,留下一帮中国员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气得把老板护照发到了自家公众号上。

  老板们如此高端的资本操作,难道都是“双减”逼出来的?

  2

  教辅机构普遍存在的另一个通病是虚假宣传、过度营销。

  无论大小机构,清一色的名师荟萃、好评如潮,和他们的宣传文案一比,衡水中学黯然失色,人大附中无地自容,北京四中就是个弟弟。

  今年五月份,一些头部教辅机构还因为吹牛太过被国家监管部门盯上,好好收拾了一顿。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尤其对作业帮、猿辅导、新东方、学而思、精锐教育、掌门1对1、华尔街英语等15家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了重点检查。

  检查发现,15家校外培训机构均存在以“虚构、夸大、诱导”为主的夸大培训效果、夸大机构实力、编造用户评价、虚构原有价格、诱导家长买单等违法行为。

  教辅行业打广告最普遍的做法就是虚构名师、虚构教师资质,各种荣誉光环使劲往老师身上套,甚至有没有这个老师都不一定,只要文案漂亮,事实并不重要。

  2021年4月26日起,猿辅导在其网站客户端发布的“北京猿辅导课程体系发布(四年级-五年级)”视频中,对授课教师童某某的介绍中宣称,“累计授课时长3000小时”。经监管部门核实,童老师无法提供相应材料证明上述宣传的真实性。

  2021年4月5日起,作业帮在其APP“作业帮直播课”名师简介中,对其教师刘某的宣传内容为“4年中考毕业班授课经验”,经核实,该名教师无在中学毕业班的任教经历。

  作业帮对其教师林某的宣传内容为“2013年1月-2015年1月公立学校英语教师”,经核实,该名教师无公立学校的英语教学经历。

  最神奇的是,猿辅导、作业帮、高途课堂、清北网校四家在线教育头部企业,被发现请了同一位“老师”为其背书,一会儿是教了一辈子数学的数学老师,一会儿是教了40年英语的老师,一会儿又是专家,计算可以秒出答案。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只要吹不死,就往死里吹,反正学生家长又不会真的来核实。

  吹完师资就是吹价格,广告上的价格看起来永远都是一副“赔本赚吆喝”“过了这村就没这店”的架势,让消费者产生一种既花了钱又赚大了的奇妙感受。

  比如今年4月,北京学而思天猫商城官方旗舰店销售的多款培训课程存在虚假促销价格,诸如“价格799,促销价20”的促销活动,但这课根本就从没以799的价格实际成交过,属于“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

  就连用户评价、好评数据都是假的,看机构网站上的评价,一个差老师都没有,个顶个的优秀。

  猿辅导某位高考教师的好评率在2019年12月下旬仅有86.5%,但在2020年6月再度打开猿辅导手机客户端与官方网站,查看该位老师的好评率发现,这一数据已经从86.5%飙升至97.1%。5341条评论中,差评合计仅剩30条,之前匿名学生的差评内容更是“不翼而飞”。

  更有甚者,居然搬出联合国来为自己背书,吹牛吹出了国际领先水平。

  作业帮于2020年4月28日起,在其官方网站宣传“携手权威机构,致力普惠教育,与联合国、北师大、全国妇联等机构合作”等内容。

  作业帮官网此前发布的“与联合国合作”内容,目前已删除

  而实际上,所谓的“与联合国合作”,只是在2019年11月于德国柏林举行的第十四届联合国互联网治理论坛上,披露了由作业帮协助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完成的2019年中国儿童面对网络欺凌相关调查报告。

  好家伙,人家提你一嘴,就成合作关系了?

  对了,这时候“双减”政策还没消息呢,你们这吹牛逼的本事,难道也是“双减”逼出来的?

  3

  通过令人头晕目眩的宣传把人骗进局来,之后则布置了一个更大的陷阱。

  社会对知识的渴求很旺盛,但是市场上教育的价格却不是谁都能负担得起。

  因为很多教培机构会不惜违规,要学员预付一年甚至数年的学费。刚毕业的学生,刚入职的白领,拿来那么多钱?

  但是,不要紧,这个时候不少教培机构就会“贴心”地给出他们的解决方案——贷款。

  就拿最近处在风口浪尖的华尔街英语来说,央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栏目报道了这样一个案例。

  23岁的普通白领小罗,2021年1月,她以22600元的价格在华尔街英语培训机构,购买了为期一年的培训课程。在销售顾问的介绍下,她通过一个名叫“度小满”的应用程序,以贷款的方式完成了支付。

  短短两个月之后,小罗又在销售顾问的极力推荐下,以20500元的价格续费购买了一年的培训课程,这一次她是通过办理信用卡的方式完成支付的。

  如此密集地进行这样大额的信贷,学员这是懵了吗?

  你别说,还真是懵了,不过,是被教培机构天花乱坠的话术给说懵的。

  在苏州工作的27岁女孩璐璐(化名),在刚刚开始上班时,就在路过一家华尔街英语门店时被销售人员拉进去,一通宣讲之后她也有点动心。但一听到学费要3万2时,她还是立刻表示太贵了。

  这时销售又叫来了财务,说可以“帮”她解决:

  “她们说跟金融机构有合作,分期付款,两三个人围着我,我当时整个人是懵的,直接跟我要了银行卡,就这样不清不楚办了3.2万的贷款,分了32期,每个月还2000多元。”

  初入社会的青年,被一群老鸟不厌其烦地在耳边叨叨,这不懵才是奇怪了。

  就算你能在这种无限车轮战中勉强保持清醒,教培机构仍然有的是办法,甚至不惜变相“软禁”学员。

  借贷这点事,教培机构从头到脚给你说了一大通,唯独不说风险。不仅如此,对于明明存在较高风险的借贷人,他们还会帮你操作,隐瞒修饰,“帮”你贷到远超个人实际能力的额度。

  央视记者在调查中就发现,一些没有收入、没有还款能力的在校学生,也成为了教培机构销售顾问的销售目标。

  明知是没有固定收入的在校大学生,动辄就帮办理几万块的贷款,在对象没有出具任何收入证明等的情况下,甚至连信用卡都还没拿到手,就直接在应用程序上开通贷款额度,并当场支付。甚至,因为国家新的大学生借贷规定中,要求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于是教培机构相关人员不惜给大学生提供虚假的职业身份,稀里糊涂就把贷款给办下来了。

  据随机抽样统计,各地的华尔街英语学员中,居然有高达52%的人是通过银行或金融平台贷款的方式支付学费!

  而这种情况,早在2013年就有很多学员反映:

  整个贷款办理过程非常简单,只需填写一张办理贷款的表格、签字,销售顾问会指导在年收入一栏填X万元,然后对着一个摄像头核对信息,贷款不到10分钟搞定。无任何抵押、担保。消费者连贷款合同、其他书面资料都没有,消费者半个月才能收到一张银行卡……

  你说这个不是有意骗人?那这么挖门盗洞给人办大额贷款做什么?相信看了《扫黑风暴》“美丽贷”的人,都能明白这是个什么套路。

  对教培机构来说,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劝人贷款的时候忙前忙后待人火热,办了贷款就没人搭理了,因为一旦签了这借贷合同,人家教培机构就逍遥在外了,是你学员跟金融机构的借贷关系,与教培机构没有直接的法律关系,而钱早已被他们拿到了手,一去不复返。

  换句话说,你借款还款,跟上不上课没有关系,就算相应的教培机构第二天就关门大吉,你欠金融机构的钱该还也必须还,要不就上征信。

  所以,在如今很多教培机构运转困难甚至直接破产的情况下,很多听信“老师”指导办理了高额教育贷的学员,甚至没上几节课就要还几年的贷款。一份网传的华尔街英语学员自发填写的维权统计表显示,仅广州就有60多名用户的合同金额超过10万元,最高的一笔金额61万元,合同最晚到期的时间居然到了2028年5月……

  与之相比,能不能要回剩余学费都算是小事了,没有了学上却还要偿还巨额贷款的压力,让很多学员苦不堪言,更有甚者萌生轻生的念头。

  这,您回头来一句“并非有意骗钱”,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4

  很多教培机构不仅是对学员如此这般,对“自家员工”,也不手软。

  在机构关门大吉之时,常常出现这样戏剧性的场面:在学员前往公司讨要说法的时候,正好撞见以受害者身份讨工资的员工。

  华尔街英语学员林琳(化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就连跟她对接的销售人员、顾问,也都是从新闻上才得知华尔街英语要破产的消息。

  要知道,按照我国的企业破产清算程序,支付拖欠员工工资顺位还要排在清偿学员学费之前。连自己的员工都要隐瞒拖延,怎么可能会兑现对学员的承诺呢?

  不过这种瞒天过海连夜跑路的教培机构负责人组织者,还算是低段位的。有的机构就要高明得多了,在与员工签订合同的时候就藏好各种小心思,到时候让你连理都占不到。

  前段时间,有学而思深圳某校区的老师曝光,要求老师签署“非全日制合同”,且合同挂名上海公司,他质疑这是为了方便公司后续随时裁员。

  他提供的资料显示,公司劳动合同书有“非全日制从业人员使用”字样,其中,甲方为好未来培训学校(上海)有限公司。

  合同内容包括,甲乙双方可以随时终止劳动合同;甲方违反合同约定支付劳动报酬,或支付小时工资低于非全日制从业人员小时最低工资标准的,乙方有权向劳动保障监察部门举报等。

  此事很快得到了广泛的回应,证明这种操作并非孤例。

  有学而思老师表示,这样的非全日制合同相当于“临时工合同”,签了之后,公司接下来可以随时裁员无需任何赔偿,也可以随时变更薪资,但是不签合同就无法继续带在线课程,“公司用这样的方式躲避应付的责任,实在无法接受”。

  其实这种操作早已有之,此前行业龙头新东方就有很多这样的案例。

  只是当时教培行业如日中天,也没有多少人把这种合同当成大事看待,甚至还有站出来给机构说话的。可是也许出乎他意料的是,很多员工跟机构签的是“工作时间短”的非全日制合同,干的活却跟“全日制”没什么区别,而且看不到转正式合同的希望。

  到现在教培机构潮水逐渐退去,大家才发现了这对机构员工的风险是有多么的现实。那么机构早早地跟员工在合同上玩猫腻,这难道不是在给未来的变故留后路吗?

  明明是自己在从事高风险的事,却要让别人来承担,不仅坑学员,还要坑员工。最后跑路的时候,大家都被蒙在鼓里,社会上还有人来“洗白”:他们不是故意行骗,他们是政策的受害者……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司马南:有名有姓的女富豪,她到底去哪儿了?
  2. 对毛主席忌日与教师节的 一点看法
  3. 如此恶毒侮辱开国领袖,岂能一封了事?
  4. 911,入流的公知在内讧,不入流的公知在哭丧
  5. 辽宁王忠新:从“95后夫妻卖淫还贷”想到《月牙》弯弯
  6. 今天,我们来聊聊赫鲁晓夫
  7. 出租车司机为什么要纪念毛主席?不能不说的秘密
  8. 警察不讲武德,百姓忍气吞声
  9. 陈先义:领导同志,清理一下身后的书架吧!
  10. 望长城内外:对共同富裕问题的几个认识误区
  1. 吴铭:究竟是判断还是动员——与孙老师商榷
  2. 张文茂:关于百年大变局的若干认识问题——纪念毛主席逝世45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3. 关于赵薇女士发来的投诉,作以下说明....
  4. 司马南:有名有姓的女富豪,她到底去哪儿了?
  5. 央视:强制接种遭万名医护反对,强制不仅违法更伤害人心!
  6. 我更认同“胡锡进判断”
  7. 一个个的把书都读到GOU肚子里去了么?
  8. 毛主席的人生低谷:40多岁仍被人叫“小毛”
  9. 人民网、光明网、新华网、央视网等官媒同时转发一平民文章意味着啥?
  10. 望长城内外:对《没有民营经济,何谈共同富裕》一文的几点质疑
  1. 图穷匕见之胡锡进“怒怼”李光满:他甚至不是师爷,是黄四郎家的恶犬
  2. 张志坤:毛泽东至今仍然让很多人感到害怕
  3. 李光满:大资本集团在中国的狂欢该结束了!
  4. 迎春:谎报“军情” 隐瞒真相
  5. 造神的原来是一群妖精
  6. 赵薇为什么被封杀?今天给出答案!
  7. 赵薇被封杀前后还发生了很多大事,信息量超大!
  8. 老田:从复旦两届学术委员会的“不要脸”和“公知政治”标准说起
  9. 一夜数瓜,“挖坟”不只惊动中青报:“总有秋后的一天,你们自己掂量”!
  10. 关于七千人大会和“变局”问题的考证
  1. 毛主席,是无比孤独的
  2. 毛主义仍然是印度国内最大的安全威胁
  3. 张志坤:毛泽东至今仍然让很多人感到害怕
  4. 拜登撑不住跑来通话,意味着什么?
  5. 辽宁王忠新:从“95后夫妻卖淫还贷”想到《月牙》弯弯
  6. 如此恶毒侮辱开国领袖,岂能一封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