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中国人口负增长,美国谋划70年的阴谋成功了

闻道即行 · 2023-01-20 · 来源:大道天下智库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采取一切手段,搬走压在老百姓身上的住房、教育、医疗三座大山,让老百姓敢结婚、敢生育,刻不容缓。

  中华民族之所以是世界上唯一血脉和文明没有断绝的民族,一是靠人口数量长期保持绝对优势,二是靠中华文化高度先进发达。见:中国文化启蒙了西方,也必将领导世界重归大道

  中文“宗教”的本意,宗是祖宗血脉,是物质基础;教是文化传承,是精神力量;缺一不可。靠移民解决人口问题是亡国灭种之计。

  古埃及人种族和文化全部灭绝;波斯人种还在但文化已经穆斯林化;古印度人被不断入侵的异族统治,成为最底层的贱民。

  因此,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是必须保持人口数量和质量的绝对优势。数量靠生育,质量靠文化传承。

  同样的,西方对付中华民族的手段也是双管齐下:

  一、文化毁灭,已经进行了一百多年。

  包括毁文灭史、诋毁中国历史和文化,说中国文化腐朽没落,需要外族统治才能进步;鼓吹西方伪史和西方中心论、鼓吹西方人种优越论、河殇式西方文明优越论论、狼图腾式游牧民族优越论、殖民三百年救中国论等等。

  二、人种消灭,已经实行了几十年。

  包括计划生育强制一胎、食品药品强制投毒、宣传不婚不育、推广LGBT、女权、娘炮文化、二次元宅男宅女、养狗代替养儿、大幅增加生育成本等等降低结婚率和生育率的方法。

  1952年,洛克菲勒三世就在纽约建立了人口理事会,致力于减少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的人口。

  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美国和西方极力鼓吹“人口爆炸”理论。1966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一项决议,在人口方面提供技术援助。1967年设立人口活动信托基金,1969年定名为联合国人口活动基金会,主要职责是“帮助发展中国家解决人口问题”。

  1972年,罗马俱乐部发表报告《增长的极限》提出“人越多越穷,越穷人越多”,把这一类理论观点推到了顶峰。

  联合国人口基金成立后,不断表达援助中国的意愿。

  基辛格也同样热衷于向中国推销这个理念,却遭到了毛主席的当面嘲讽:

  “让他们搬到你们国家去,他们会制造灾难,那样你就减轻我们的负担了。(笑声)”

  上图:1973年2月17日晚毛主席接见基辛格谈话的美国官方档案

  我们来看看,毛主席是怎么看待人口问题的。

  1.新中国前30年的生育政策

  1949年9月,毛主席批判了马尔萨斯主义:

  “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可宝贵的。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创造出来。我们是艾奇逊反革命理论的驳斥者,我们相信革命能改变一切,一个人口众多、物产丰盛、生活优裕、文化昌盛的新中国,不要很久就可以到来。”

  批判马尔萨斯主义,不是因为毛主席认为不需要节制生育,而是因为毛主席从没有把人民看成为是国家的负担。

  1956年,毛主席在《同南斯拉夫妇女代表团的谈话》中就明确的表达了提倡节育的观点:

  “过去有些人批评我们提倡节育,但是现在赞成的人多起来了。夫妇之间应该订出一个家庭计划,规定一辈子生多少孩子。这种计划应该同国家的五年计划配合起来。目前中国的人口每年净增一千二百万到一千五百万。社会的生产已经计划化了,而人类本身的生产还是处在一种无政府和无计划的状态中。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对人类本身的生产也实行计划化呢?我想是可以的。我们有一位民主人士叫邵力子,他就提倡节育。”

  1956年8月6日,卫生部发出《关于避孕工作的指示》,指出:“要知道避孕是人民民主权利,应由人民自由使用,政府应准备一切条件,来指导并解决群众对避孕的需要,以使广大群众能有计划的生育、调节生育密度,保证妇女和儿童的健康。”

  除了制定一系列规章制度以利于人民群众自觉实行计划生育以外,政府还举办各种形式的展览,撰写通俗性的小册子,宣传人体生理卫生和避孕节育的科学知识,投资和引进生产避孕器械的工厂。

  60年代,炔诺酮口服药丸和宫内避孕器在发达国家市场上刚一出现,国务院就要求国家科委组织科学攻关小组试制安全、高效的避孕药械。60年代后期,仍然从战备物资中拨出足够的橡胶材料,供给生产避孕套。

  70年代以后,根据广大农村缺医少药的实际情况,定期选派医疗队伍巡回下乡宣传计划生育和为村民提供具体的节制生育服务,成为城镇卫生部门的一项制度。

  特色一:国家承担居民避孕和节育的全部费用。

  50年代中期以后,计划生育成为各级政府的一项日常工作,先是城镇居民中没有工作和经济来源的节育费用由组织宣传活动的卫生机构负担,后来发展到全体城镇居民都由所居住地区的卫生部门承担。60年代以后,在毛泽东的推动下,国家也免费给农民提供避孕和节育服务。

  特色二:人民群众自愿实行避孕和节育。

  与共和国后30年的计划生育制度比较,前一个30年的最大特征是按照主席的“只能在人口稠密的地方研究实行,只能逐步地推行,并且要得到人民的完全合作”,由人民群众自由实行避孕和节育,禁止强制限制居民的生育。

  虽然一些地方提出了诸如“一儿一女一枝花”,“晚、稀、少”,以及“一个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但政策上并不强制实行。

  1973年,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组长华国锋说:“我们要多从宣传教育着手,解决人的思想认识问题,不要订一些条条框框限制,不要强迫命令。有的地方规定,不按计划生的不报户口。这不行。人家生出来了嘛,在新社会还要叫他健康成长。”

  从总体上来说,生几个孩子,什么时候生,都是由群众自己决定的。

  效果:中国妇女的平均生育数量从1966年左右的高峰6.38开始大幅下降,到1978年已经降到了2.94。而维持人口不减少,生育率至少要在2以上。

  这说明新中国前30年的生育政策“国家承担费用,人民自愿节育”是成功的。

  2.强制一胎的诞生

  1978年,第一次明确提出“提倡一对夫妇生育子女数最好一个、最多两个”的要求。

  1979年邓总设计师访美之后,签署的第一个协议就是接受国际援助帮助中国控制人口。

  1979年5月,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在北京同我国政府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在北京设立了驻华办事处。基金会决定第一期给中国5000万美元,用于解决中国的“人口困境”。

  这在当年可是一笔巨款,要知道1978年我国外汇存底仅有1.67亿美元。

  有了巨额资金推动,进展就快了。1979年12月,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办公室提出:“提倡一对夫妇生一个孩子”。1980年举行的五次人口座谈会之后,“只生一个”成为新人口政策的重要标识。

  1982年9月,实行计划生育被确定为基本国策,两个月后写入新修改的《宪法》。

  联合国人口活动基金的5000万美元,是西方叩开中国大门的第一笔“国际援助”。

  不过,这5000万美元存在一个技术上的障碍,那就是这笔主要从发达国家筹措的钱,不能直接给中国这样的“非自由民主”政府。

  为了让美元落地,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和教育部出面,让中国社科院先名义上设一个中国人口研究中心,教育部也召集有关高校挂出一批人口研究室(所)的牌子,以国务院计划生育办公室为依托成立了中国计划生育协会。

  人口基金会急于要把钱送进来,“热心帮助”中国控制人口,对此睁一眼闭一眼,驻华机构也就跟着落地了。

  80年代至90年代,中国政府里除了从事外交和外经贸的官员,就是计划生育干部出国的多了。

  第一期5000万美元的巨额资金,推动设立了计划生育委员会,建立了从国家到基层的覆盖全国的各级计划生育官僚体系。

  就这样,计划生育工作由过去主要为群众的节制生育服务的职能,转变为贯彻生育政策,管理和监督每个家庭(妇女)的生育行为。

  而为了配合“人越多越穷”理论,中国的某些专家,吓唬中国老百姓“人口大爆炸,中国危险了”。他们名噪一时,成为当时的“网红专家”。

  他们用控制论模型进行了“科学计算”,提出:

  “从现在起到1990年平均生育率必须下降并保持为1.5,从2040年到2050年再由1.5提高到2.04,则下一个世纪末,即120年后,全国人口基本上可稳定在七亿的水平上。

  有了“网红专家”的“科学理论”支持,就开始出现了激进的动作。

  “一胎上环、二胎结扎”

  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钱信忠,提出“一胎上环、二胎结扎”。规定凡是生育了两个孩子的,40岁甚至35岁以下者,一律结扎。一年强制流产、结扎上千万人。

  1983年,钱信忠获联合国首次颁发的“世界人口奖”,表彰他对控制中国人口工作的“杰出贡献”。

  顺便说一句,这个钱信忠曾任卫生部长,就是他为了打压中医,指示下属污蔑中医局局长吕炳奎老糊涂了,阻止其升职。见:建国以来中医屡受压迫,却在历次疫情中力挽狂澜

  钱信忠的蛮干加剧了强迫命令和违法违纪行为,尤其在农村推行的大结扎和人工流产、引产,带来很严重的社会后果。

  “有的地方出现过用野蛮的办法,抄家、封门、砸锅、扒房子、毁坏庄稼、牵走牲畜,破坏群众的基本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甚至围村突击,拉人游街、变相监禁群众、株连亲属、乡邻等。”有的地方甚至组织“夜袭队”,晚上去抓计划生育“超生户”或结扎对象。

  中央采取措施,免去了钱信忠的职务。1984年1月19日,中央书记处108次会议严肃指出,要严禁采取野蛮做法。但是,由于计划生育的“一票否决制”,完不成任务的党政企事业领导不得提拔甚至要被免职,这类问题长期屡禁不绝。

  美国人一箭双雕

  1985年,美国指责联合国人口基金参与了中国不人道的强制堕胎和非自愿的绝育,撤回了1000万美元捐款;1986年以同样的理由停止了2500万美元的捐款。

  美国占据了道德的高度指责中国,暗中则指示日本在1986年捐了3390美元,成了最大捐款国,填补了美国的窟窿还有的多。

  联合会人口基金的合作继续进行。三期之后,1994年中国被列入非主要援助国,并停止了援助。1998年又开始少量恢复。

  结果:

  经过和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多年的“密切合作”,中国的生育率降到了1.6。

  3.全面放开二胎、放开三胎

  2015年10月,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2016年1月1日起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长达30多年的强制一胎化政策终于正式结束。

  2021年5月31日,主席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

  但是中国出生人口仍在下降,死亡人数在上升。

  2023年1月17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22年经济和人口数据,2022年末,中国大陆人口141175万人,比上年末减少85万人,人口正式进入负增长。

  2022年出生人口956万人,人口出生率为6.77‰;

  2022年死亡人口1041万人,人口死亡率为7.37‰。

  中国的生育率早已低于美国,老龄化和未来人口负增长,可能要影响中国几十年;中国人占世界人口的比重,也在继续下降。

  大家看明白了吗?扶持“网红专家”和利益集团,从内部影响中国国策,是美国的一贯手段。强制一胎、强制食盐加碘,都是如此。见:全民强制XX的教训:西方的战略误导

  而在新冠疫情中,这种手段更加明显。见:

  张文宏的致命问题,是新冠救治水平很差

  他不在乎真相和死多少人,只在乎美国爸爸必须是对的

  共存的代价:寿命降低、体质下降、人口加速负增长

  采取一切手段,搬走压在老百姓身上的住房、教育、医疗三座大山,让老百姓敢结婚、敢生育,刻不容缓。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我这回强烈建议专家早点移民越南
  2. 元宵节里枪声响,两大贪官饮弹亡,贪官后人非常感激毛主席
  3. 这一路走来,为什么许多人却越走越困惑?
  4. 朝鲜出兵支持俄罗斯,美国为什么害怕?
  5. 《狂飙》的万恶之源,是哪里?
  6. 美军击落流浪气球的几个事实、将对世界格局产生的影响
  7. 正月十五再一次狂欢!多少人的生活状态,是狂欢后明天便负债前行
  8. 2023年展望之十:“公知”在中国仍有足够的活动空间
  9. 司马平邦:又一核武国军援普京?俄乌战争会升级为世界大战吗?
  10. 美国武力袭击!中国国防部发声!有人建议让一万个“流浪气球”飘到美国去!
  1. 为什么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指导思想是错误的
  2. 宋平同志在2023年就106岁了
  3. 国内意识形态混乱的主要原因
  4. 美国为何要炒作“中国无人气球”误入美国事件?背后原因是什么?
  5. 冬雷|谁能告诉我,事情真像是什么?利害关系又如何
  6. 为什么大众质疑胡鑫宇自杀的结论?
  7. 动不动以“外逃”相威胁,行为太卑劣!
  8. 那个男人,他回来了!
  9. 世界最敏感地区发生惊天大事,来个乱炖分析
  10. “高启强”们,是怎么诞生的?
  1. 最近一些人和怪现象,令人忧虑
  2. 要高度警惕中国版的戈尔巴乔夫执掌大权
  3. 赵磊|毛刘的差距为啥这么大(之一)
  4. 美德,美法与秩序——谈谈“当代武训”,基督教改良主义者钟祺翔那披着后现代皮的前现代游戏作品《明日方舟》
  5. 司马南:应当听取T女士的教导,大疫当下,敬请嘴下留情!
  6. 这么多领导干部有哈佛经历,实在令人忧虑!
  7. 近期意识形态斗争更加激烈了!
  8. 陈先义:必须坚决质疑“莫谈政治”
  9. 鼓吹私有制,就是否定党的革命斗争史
  10. 我军10万将士被围,彭老总束手无策,毛主席:放弃救援,由防转攻
  1. 民间中医武汉地铁急救心梗老人,他的话让谁蒙羞?
  2. “气象气球”失控了,但任务完成得很圆满!
  3. 为什么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指导思想是错误的
  4. 宋平同志在2023年就106岁了
  5. 毛派老同志林伯野逝世
  6. 舆论背后:中医徐文兵、罗大伦直播间连续被禁!黑心媒体刻意屏蔽,这是有多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