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山西毛学组:陈小鲁道歉,很好(一)

山西毛学组 · 2013-10-20 · 来源:乌有之乡

  陈小鲁道歉,很好(一)

  4月5日,我们在网上看过项观奇写的《戚本禹回忆:毛主席为什么要八次接见红卫兵》的文章,戚本禹说:“看到毛主席接见红卫兵很辛苦,一天要站八、九个小时,而且全国的红卫兵到北京,要解决住宿和吃饭,国家不仅要花费很多钱,而且要选派大量服务人员,开支很大。眼看天渐渐冷了,大家有尽快停止接见红卫兵的想法。别人不敢说,我年轻胆大,有一次在天安门城楼上,趁主席暂时在休息室休息的机会,向主席进言,说主席一天站这样长的时间,身体受不了,劝主席停止接见红卫兵。于是,毛主席向我讲了他为什么要接见红卫兵的良苦用心。毛主席说,我不怕累,我就是要想让更多的孩子见到我,让他们知道我对他们的希望。将来,我不在了,有人要搞修正主义,就是现在在广场上见到我的孩子们当中,会有人记着我对他们的希望,记着我说的要反对修正主义,要敢于实行对修正主义造反有理。我多见一群孩子,多站一会,就多一份希望,这是很有意义的。毛主席接着说,我有这样的经验。当年,搞国共合作,开代表大会,我到会了,见到了孙中山先生。孙先生对我很器重,让我担负了重要的工作,还让我在大会上作报告,而那时我很年轻。孙先生这样器重我,我一辈子都没有忘记。孙先生不在了,但他讲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时时刻刻记在心里,记了一辈子,要把革命进行到底。我今天见见孩子们,也是希望他们记着要继续革命,要把革命进行到底。所以,这是一件大事。 毛主席讲完这些话,熄掉手中的烟,站起来说,看孩子们去。”项观奇说:“听戚本禹同志讲述这段往事,我们被深深地打动了。我说,我是1966年9月15日接受毛主席接见的。那激动人心的一幕,至今还活在我心里。戚本禹同志说,是啊,你就是毛主席说的天安门广场上的孩子们中的一个,你没有忘记主席的教导和希望,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不辜负主席的希望。”

  现在辜负毛主席的人出现了——陈小鲁,10月15日,我们看到中国青年报记者写的长篇通讯报道:《为心道歉》,讲述陈小鲁10月7日下午回母校组织文革道歉会的事情。原稿这样写道:陈小鲁记得,黄坚在邮件的最后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中国历史上需要道歉的人很多,但是我们今天——一个历史上特殊的日子,可否从我做起,勇敢地向老师们说一声:对不起您了,我们真诚地道歉!”那天是8月18日。47年前的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第一次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群众和红卫兵。那一天,陈小鲁和上百万人齐声高喊着“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的口号走向广场。陈小鲁看着已经泛黄的照片,记忆越来越接近1966年。

  1966年8月18日,毛主席第一次接见红卫兵的日子,当我们看了项观奇写的戚本禹讲的毛主席的良苦用心后,我们在8月18日,是那么怀念、神往毛主席,毛主席为国为民,呕心沥血,奋不顾身,是多么悲壮啊。

  陈小鲁却选定在这个日子决定道歉。

  法新社北京8月21日电,陈毅之子陈小鲁在博客上向文革时期在学校受到他迫害的人道歉,惊动了全世界,但陈小鲁还嫌不够,还要做更加惊动世界的道歉。

  10月15日,中青报记者洋洋洒洒用了7900多字对陈小鲁向在文革被他批斗的老师道歉的事进行了详细报道。开头是这样写的:陈小鲁已经67岁了,他想寻求一种能够让自己问心无愧的生活。所以,在这个国庆长假的最后一个休息日,他早早起床,将一封写好的“道歉”讲稿装进皮包,然后开着自己蓝色的大众POLO车向北京八中出发。几天前,他专门上网看了一晚上“五四宪法”,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部宪法。他说,自己当年违反的是第89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法院决定或者人民检察院批准,不受逮捕。他要为之道歉的往事发生在47年前—— “文革”初期,北京市的各中学爆发了对校领导和部分老师的批斗。在这场浩劫中,北京八中党支部书记华锦自杀身亡,教师高家旺自杀身亡,党支部副书记韩玖芳被打致残。在那段疯狂的岁月里,陈小鲁的名字广为人知。他是北京八中的“造反”学生领袖、革委会主任,而他的另一个身份则是——陈毅元帅的儿子。

  

  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是斗私批修,是触及灵魂深处的革命,《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16条中规定:“文化大革命的重点是整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要文斗不要武斗”,陈小鲁为什么“文革”初期刚开始就打人?陈小鲁作为“西纠”副司令,去打老师,为什么要转移斗争的大方向?“西纠”没有三个月,所作所为,被周恩来、江青严厉批评,直至解散。是谁在破坏毛主席的战略部署?是谁在破坏文化大革命决定?是谁在给毛主席抹黑?陈小鲁到底应该向谁道歉?

  

  原稿写道:陈小鲁记得,黄坚在邮件的最后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中国历史上需要道歉的人很多,但是我们今天——一个历史上特殊的日子,可否从我做起,勇敢地向老师们说一声:对不起您了,我们真诚地道歉!”那天是8月18日。47年前的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第一次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群众和红卫兵。那一天,陈小鲁和上百万人齐声高喊着“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的口号走向广场。陈小鲁看着已经泛黄的照片,记忆越来越接近1966年。

  

  这一段话,证明陈小鲁现在对自己当初喊“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的口号后悔了,陈小鲁现在反毛主席,其实当初陈小鲁在文化大革命中,就反毛主席,打老师、斗群众,处心积虑,原来如此。

  

   

  原稿写道:回忆当年,陈小鲁笑称自己“左得很”,整天学的都是“阶级斗争”、“反修防修”这些东西。“文革”爆发前一年,干部子弟中流传说,毛主席讲,学校已经被“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了。

  

  这一段话,证明陈小鲁对毛主席提出的“阶级斗争”、“反修防修” “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有看法,第三次证明陈小鲁反对反修防修,反毛主席。

  

  原稿写道:1966年,“文革”爆发,学校停课。6月9日,一张大字报贴在八中里,揭发说学校的一个工友因生活艰难而卖血。“这在当时是很煽情的,我们觉得校领导太没有阶级感情了。”陈小鲁记得,当时全校群情激愤,学生们把校领导揪到水泥台上批斗,底下站满了人,有的初中生还戴着红领巾。

  

  “6月9日”(1966年),这是第一次出现的陈小鲁在文革的日子。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逄先知、金冲及主编的《毛泽东传》1398页写道:

  11月12日(1965年),毛主席乘专列离开北京,经天津南下。经济南、徐州、蚌埠、南京,17日到达上海。

  11月30日在杭州。

  12月8日至16日在上海。

  12月21日在杭州。

  1966年1月5日到武汉。

  3月17日到杭州。

  4月22日毛主席在杭州会议上讲话。

  5月4日至26日,在×××主持下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京召开扩大会议。

  此时毛主席在杭州。

  6月3日,在×××、×××主持下,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同意北京市委向各大中学派工作组。

  (6月9日陈小鲁“把校领导揪到水泥台上批斗,底下站满了人,有的初中生还戴着红领巾。”)

  6月15日,毛主席乘专列离开杭州,向西驶去。

  6月16日,毛主席专列抵达湖南长沙。

  6月17日,毛主席到韶山滴水洞住下。

  6月28日,毛主席离开韶山到武汉。

  7月16日,毛主席在武汉畅游长江。

  7月18日,毛主席回到了他已经离开半年多的北京。

  陈小鲁说的6月9日,这一天,毛主席不在北京;这一天,×××、×××派的工作组已经6天。

  

  张鸣——这个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主席的反动文人,看到8月21日陈小鲁的道歉微博,兴奋了?中青记者写道:8月24日,学者张鸣发表了一篇题为《对文革的深度反思需要忏悔和道歉》的文章。他写道:“不止‘红二代’,就是一般人,也往往在‘文革’中具有双重身份。一方面,他们或深或浅都是受害者,另一方面,也程度不同地参与过伤害别人……但是,不知怎么一来,所有人突然之间都变成了受害者,偌大的一个民族,几亿人都在受害,而加害者只有林彪集团和‘四人帮’……这样一来,一场持续十年、卷入几亿人的灾难,除了几个死掉和在监狱里的人之外,在现实生活中,就没有了加害者。”——早想说毛主席是加害者,但不敢说,现在借陈小鲁终于表达出来了——陈小鲁起到了反动派的作用。

  

  原稿写道:这种历史戏剧性同样存在于陈小鲁身上。一个曾与他在“文革”期间有过通信往来的学者认为,“陈小鲁的这种政治态度和立场代表了一批人,特别是代表了那批在‘文革’初期最早响应毛泽东号召起来‘造反’,又最早对发动‘文革’表示怀疑直至否定的人们。”

  这一段话,证明陈小鲁对毛主席提出的“造反”有看法,第四次证明陈小鲁反毛主席。

  原稿写道:1971年“9.13林彪坠机”事件是陈小鲁思想转变过程中的又一个节点。“林彪都副主席、接班人了,他为什么还要造反?他干嘛呀?吃饱了撑的?”陈小鲁有了一个解不开的“思想疙瘩”。

  这一段话,证明陈小鲁更恶毒,林彪叛变、谋害毛主席没有问题?而是毛主席有问题?第五次证明陈小鲁反毛主席。

  原稿写道:1975年“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兴起,作为沈阳军区最年轻的团政治部主任,陈小鲁被分配到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批邓”。出乎很多人意料,他给岳父粟裕写了一封信申请调动。“道不同不相与谋”,他在信里写道。

  这一段话,证明陈小鲁至少在1975年就和毛主席不是一个道路上的,第六次证明陈小鲁早就反毛主席。

  原稿写道:“之前我不知道自己错,但那时候不是了,搞这一套我自己心里头接受不了。”陈小鲁说,从那时开始他已经“不想再说违心的话了”。某种意义上,这种性格部分塑造了他此后的人生轨迹乃至精神世界。1991年,他与体制告别,下海经商,自称“无上级个人”。及至今天,这种民间身份则间接帮助他可以选择公开向历史低头致歉。

  这一段话,证明陈小鲁向往“自由”了,和体制分道扬镳了,第七次证明陈小鲁反毛主席。

  毛主席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在毛主席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艰苦奋斗,英勇善战,终于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当年,在革命紧要关头,1928年4月,朱德、陈毅帅南昌起义余部到井冈山与毛主席会师,从此,中国革命成了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人民当家作主的历史。“1991年,他与体制告别,下海经商,自称‘无上级个人’。及至今天,这种民间身份则间接帮助他可以选择公开向历史低头致歉。”难道陈小鲁已经没有了共产党的情怀?没有了人民军队的情怀?没有了陈毅曾经的历史情怀?那陈小鲁改变成什么情怀了?

  陈小鲁反对毛主席晚年无产阶级专政思想,反反复复,不厌其烦,说了再说,唯恐别人听不懂,原稿写道:“已经47年了,将近半个世纪,经历了风风雨雨,开始一步步反思,当时觉得‘文革’是政治错误,后来发现它的根本问题在于违宪。”10月7日,坐在茶社会议室的红色沙发上聊起这些时,陈小鲁显得忧心忡忡。他开始主动谈论当下,反复提及“反日游行里那些砸车打同胞的年轻人”,“‘文革’的基因是不是已经消除了?类似的东西会不会再发生?很难说。”

  “‘文革’是政治错误”?我们无论如何没有想到陈小鲁活了67岁,并出身于将帅之门,觉悟水平如此低劣,作为跟随毛主席干革命的家庭却出如此堕落之人,只能证明陈小鲁已经变质。

  毛主席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其政治意义可以和“巴黎公社”媲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思想,闪耀着共产主义思想的光芒。文化大革命,废除封建思想,树立社会主义风貌。毛主席说:“不要吃老本,要立新功”,在通往共产主义的社会主义道路上,官僚主义、修正主义、资本主义会不断出现,难道不需要斗争吗?什么叫违宪?宪法是为谁服务的?宪法是有阶级性的,人民的行动就是宪法。

  原稿借助陈小鲁,继续写道:在众多接受采访的当事人里,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秘书长郝新平对那段狂热的岁月印象深刻。1966年8月18日,作为北京师大女附中(现北京实验中学)的红卫兵代表之一,她曾在天安门城楼上获得了毛泽东的接见。而就在那次接见的13天之前,这个北京市最著名女校的校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卞仲耘被自己的一群女学生打死,成为北京市‘文革’中第一个遇难的校领导。那一天,郝新平亲眼看见奄奄一息的卞仲耘“就躺在推垃圾的车上”。

  30多年来,反动文人墨客,所谓学者专家,冠名的官商新贵,污蔑毛主席,污蔑文革,欺骗人民大众和青年学生,用的一个手法就是时间颠倒,前后颠倒,因果颠倒,这篇文章故伎重演,用8月18日的13天前发生的事情算在8月18日上,真是恶毒至极,卑鄙无耻,为什么不说8月5日?

  其实,毛主席领导的文化大革命真正发起是在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以后(8月12日后)。1966年8月1日至12日,毛主席主持召开了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大会的主要内容就是讨论制定了《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共16条,简称“文化大革命十六条”。8月4日,毛主席在全会期间主持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派工作组这是镇压,是恐怖,这个恐怖来自于中央。”( 6月9日陈小鲁“把校领导揪到水泥台上批斗,底下站满了人,有的初中生还戴着红领巾。)毛主席说的对不对?

  8月5日,也就是卞仲耘被打死这一天,毛主席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说:“在50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毛主席在这里说的“50多天”正是指×××、×××从6月3日派工作组到8月1日开十一中全会算起。这张大字报8月7日印发中央全会。

  有资料记载:“文革初期,×××、×××等人批准成立工作组取代原校领导。工作组进校之后,学校停课,用全部时间搞文革……学校的老师和负责人都成了被揭发的对象。学生对老师,先是直呼其名,进而咒骂喝斥。整个学校贴满了大字报攻击学校原领导人和教师。几乎每个老师都被大字报攻击。

  1966年6月28日,×××对北京师大女附中工作组指示。

  1966年7月5日,×××与北京师大女附中工作组谈话。

  1966年8月5日,北京师大女附中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卞仲耘被打死,这是7月5日的后遗症?还是8月18日的后遗症?

  在毛主席8月18日接见红卫兵时,他曾和身边工作人员说:“文革中这些群众主要是年轻人,学生、正是杜勒斯们寄托和平演变希望的最年轻的一代。让他们亲身体验斗争的严重性,让他们把自己取得的经验和认识再告诉他们的子孙后代,一代一代传下去,也可能使杜勒斯的预言在中国难以实现。”

  47年前,陈小鲁不到20岁,对于毛主席发动的文革也许不理解是正常的,但事到如今,陈小鲁已经67岁,对于文化大革命就再也没有认真学习过吗,为什么许多当时不理解文革的现在纷纷理解?然而陈小鲁现在却如此反对文革?其实陈小鲁已经变成毛主席最担心的——杜勒斯要和平演变的人。

  原稿写道:“没有必要站出来道歉,你们也是受害者,当年是阶级斗争为纲,谁能不拥护?”年纪最大的老师张显传第一个发言。坐在他旁边的老党总支书记卢进则说,“老师对待学生,就像父母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学生犯再大的错误,我们也能理解。”“没有必要追究你们的责任。”张连元努力用手按住自己的眼角,好像在避免再次流泪。他抬起头,像是叮嘱般地说道:“但是要总结这一段历史,把法治建设提到重点,今后不再出现类似的问题。各位,我们希望你们能在这方面进一步作出应有的成绩。”面对老师的谅解,陈小鲁和其他几个校友没有再多说什么。在聚会结束的时候,计三猛忽然大声说了一句:“感谢老师的教育!感谢老师的宽容!”“现在的孩子们可能对‘文革’没有什么概念了。我挺希望他们能了解那段历史,哪怕知道我们八中曾有过这么一段黑暗的时期也行,不要再去重演这段历史,不要斗争老师,不要斗争任何人。”陈小鲁叹了口气,从刻着“北京八中”四个大字的校门前走过。

  我们看着陈小鲁的老师,就想起了现在的老师,为什么陈小鲁的老师如此慈祥?只因为是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洗礼;为什么现在的老师如同恶魔?只因为是否定了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意义。只举一个例子,现在的老师强奸女生,从大学到高中,从高中到初中,从初中到小学,从小学到幼儿园,无处没有,难道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老师敢这样禽兽不如?!陈小鲁“不要斗争老师,不要斗争任何人”是多么无耻?多么唯心?难道世界死了?时间停止了?例如,女生“不要斗争老师,不要斗争任何人”难道就等着“老师、任何人”来侮辱?

  文化大革命到底是干什么的?毛主席说:“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假如毛主席发动文革时,还没有修正主义,还没有资本主义,是冤枉了他们,但如今,修正主义出了没有?资本主义复辟了没有?文化大革命就算搞的提前了,但对于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和中国共产党来说,有没有教育意义?

  陈小鲁之流,为了个人的私利,不顾国家的利益,沽名钓誉,自取其辱。一切化公为私、以权谋私、自私自利之人,一切斤斤计较个人得失、不能理解毛主席的人,都是奸佞小人,汉奸卖国贼。

  我们有很多下岗失业工人,现在,当工人失去公有制的生产资料,当工人每天奔波在到处打工的受剥削压迫的道路上,当工人每天挣扎在饥寒交迫、流离失所的生死线上,文化大革命批判资本主义时说的:“资本主义复辟,就是让工人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在耳边萦绕,我们工人由衷地理解了毛主席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意义。

  前几天,忽然听说“以房养老”,一个下岗工人气愤地说:“我们连房子也没有,怎么是以房养老?不让我们活了?”又一个下岗工人说,我们的生活真是到了解放前了,不过,解放前,那么多元帅、将军为老百姓卖命,现在就没有一个为老百姓说话的?大家谈论起来,觉得最虎气的还是陈毅、贺龙,他们的后代应该学习他们的父辈,应该出来为工人说话,难道泱泱大国、朗朗晴空,就任凭几个“汉奸经济学家”祸国殃民?武将哪去了?

  但我们万万没有想到——陈毅的儿子——陈小鲁出来了——竟和汉奸没有两样——我们曾经是多么看重革命后代——陈小鲁——让我们多么心凉——多么失望!

  面对陈小鲁的肤浅,面对陈小鲁的自私,面对陈小鲁的反动,我们必须站出来,就和陈小鲁算算文化大革命的账!

  到底是毛主席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有错误?还是陈小鲁是破坏文化大革命的罪人?

  1966年8月12日,八届十一中全会闭幕,讨论通过了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决策的全会公报,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决策是:

  关于贯彻执行民主集中制原则,发扬群众路线的革命传统问题。

  关于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问题。

  关于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人民学解放军,坚持政治思想工作的号召。

  关于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战略方针。

  关于打破洋框框,走自己工业发展道路的问题。

  关于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体系和布局问题。

  关于全党抓军事、实行全民皆兵的号召。

  关于逐步实现农业机械化的规划和部署问题。

  关于任命解放军和工厂、农村、学校、商业、服务行业、党政机关,都应该成为一个革命化的大学校的号召。

  全会强调指出,毛泽东同志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系列指示,是当前我国文化革命的行动指南,是马列主义的一个重大发展。

  陈小鲁,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决策何错之有?!

  陈小鲁,毛主席如何告诉你让你打砸抢的?

  陈小鲁,你为什么破坏毛主席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部署?

  陈小鲁,你不应该首先向毛主席道歉吗?

  

  鉴于陈小鲁的卑鄙无耻,现在,是需要开展文化大革命大辩论的时候了!30多年来,共产党右派、资产阶级分子、牛鬼蛇神,群魔乱舞、颠倒黑白、毒害青少年、残酷剥削工农阶级,对外投降、对内镇压,那一点不是充分证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伟大的?

  毛主席诗词:“斥鷃每闻欺大鸟,昆鸡长笑老鹰非”。47年前,鸡理解不了老鹰的雄心,但自从否定文化大革命以来,贪官污吏、寡廉鲜耻、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赌抽,杀人放火、卖儿卖女、嫖幼、性侵、奸杀、淫乱,整个社会,道德沦丧、乌烟瘴气,血淋淋的现实就摆在鸡的面前,瞎了眼了吗?

  请问陈小鲁——

  现在为什么有千万工人下岗?

  现在为什么有千万农民失地?

  现在为什么有千万妇女卖淫?

  这些不正是毛主席在文化大革命中所担心的吗?你要道歉,也应该等着有人向千万工人、农民、妇女道歉完也不晚吧,你着急什么?

  

  

  山西毛学组批判陈小鲁之一

  2013年10月20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匠人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企图让清末赔款悲剧重演!美国欲通过议案洗劫中国巨额财富!
  2. 评方方系列3:我们为何要那么警惕方方和她的日记?
  3. 给美国抗疫献爱心?先想想自己能不能吃得起官司
  4. 你爱美国,美国爱你吗?
  5. “法无禁止即可为”,政府不能随便说
  6. 何学者穿帮了
  7. 金融开放迈出一大步!美国两大金融大鳄获得中国券商控制权
  8. 陈先义:必须说说关于索尔尼仁琴
  9. 把方方日记埋在春天里——谈当代中国“良心”戏
  10. 一出狱就打死人,9次减刑的郭文思比孙小果还嚣张
  1.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2. 某些人不能太下贱
  3. 宪之:“黑色眼睛”视野下的抗疫中国 ——方方们的公知话语逻辑
  4. 张志坤:中美已到结束斗争而求团结的时候了吗?
  5. 范景刚:学习毛泽东还是学习萨达姆?
  6. 老田:武汉疫情亲历记 美国的习惯性反华及其惨烈恶果
  7. 比亚迪发工资不到300元,看看公司是真穷假穷
  8. WHO权威专家艾尔沃德:中国新冠疫情二次爆发将是大概率事件!
  9. 朝鲜“零感染”背后的惊人真相
  10. 司马南:论“八角婆现象 ”
  1. 郝贵生:从北大李玲教授的“两个凡是”谈起
  2. 女汉学家见证毛邓的时代差异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对决
  4.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5. 郝贵生:从“递哨人”艾芬医生抗“疫”经历谈“权力”的本质
  6. 吴铭:关于前三十年若干问题对某网友的回复
  7. 范景刚:这是为什么?
  8. 武汉疫情趋好,有关部门却做出荒唐事!
  9. 武汉零号病人终于找到了!果然是参加军运会的美国军人
  10. 宪之:方方现象——为什么吃着“体制”又标榜“江湖”?
  1. 滠水农夫:纸船明烛送瘟神,人民情怀耀今古——学习毛主席《送瘟神》诗二首
  2. 美国确诊数超过中国全球第一!一线医疗人士爆实际死亡远高于统计
  3.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4.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5. 疫情冲击东南亚,菲律宾华人求援:偷渡下南洋也没像现在这样
  6. 如此引进美资究竟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