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马乾宁:大陆群众应以占港回应占中

马乾宁 · 2014-10-04 · 来源:乌有之乡
香港“占中”事件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毛泽东主席说必须以革命的两手来对付反革命的两手,现在这个策略用在占中的民主小人们身上正合适。据报道:黎智英策划“占中”已久作空港股获利超10亿。可见他们作恶多端。如果按常规思维,中央政府可能出面稳定局势。乃至出兵来控制骚乱。这样正中了西方反对势力的下怀。他们好借机挥动人权的大棒。所以不能给人口实。既然讲人权就不能,就不能只讲香港一些人民小人们的人权,更应该讲中华大陆14亿人民的人权。香港不仅是那些民主小人们的香港,而是全中国人的香港。所以说大陆群众应以占港回应占中。

  以中国大陆的人口和爱国群众的数量,只要政府放行每天去香港十万八万,乃至更多人都没问题。不就是示威游行吗,让香港民主小人们看看人民群众的力量。香港是中国人的香港。可长期以来许多人都没去过。美国人既然可以出钱让民主小人们闹事。中国政府也可以组织大陆群众来个香港旅游。

  长期以来我们的香港政策都过于溺爱。如邓小平的港人治港就是一个错误的政治许愿。如同我在《复兴中华文化——从民族区域自治到天下一家》的博文中说:“为什么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钺?就是因为狭隘的地缘政治思维与阶级政治思维。人生必架于物。人分地域而居,物分地域而产。用天之道,分地之利。复兴中华的天下政治思想就是要避免因为生存资源的争夺,人为的制造了地域矛盾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中华民族复兴的天下政治观树立之后,今天的中国就面临这样一个选人用人的问题。尧的禅让制用人的标准是德才兼备,不分贵贱所以才明扬侧陋,所以才选择了舜。皋陶主张用九德的标准选人用人——“宽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乱而敬,扰而毅,直而温,简而廉,刚而塞,强而义。彰厥有常,吉哉!日宣三德,夙夜浚明有家;日严祗敬六德,亮采有邦。翕受敷施,九德咸事,俊乂在官。”古语“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所以说在治理天下的选人用人问题上,大可不必拘泥于什么自治或他治。问题的关键不是谁治,而是以何为治。而胡耀邦在民族区域自治政策上走极端。1980年视野西藏时提的三大政策︰“免征、放开、走人” 的做法就是错误的。

  过去很少关注香港问题。如今香港的民主小人占中闹得很欢,我就来关注一下。反思一下我们的对港政策。在此要说的就是“港人治港”是一个错误的政治许愿。这个政治许愿同样错在拘泥于谁治,而不是以何为治。是为了讨好港人而背离了中国中央集权制的政治管理模式。

  新中国建立废除所有与西方列强的不平等条约。解放军的南下大军本可一举收复香港。在港的英国统治者,面对毛泽东的强势也准备卷包滚蛋。可事出意料,毛泽东极具战略远见关键的时候留了一手。但如果在1997香港回归问题上是否还会许给香港港人治港呢?依我看未必。过统治香港的英国派来的港督。所以中央政府没理由不派员接收。社会制度可以不变,但管理权中央政府没理由让出去。

  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中央集权制的政治管理模式才能保证国家的统一。所以中央集权制的国家为了防止地域私利不提倡省人治省,干部任用实行交流体制。所以说当初许愿港人治港,把治港的人选局限于港人就违背了国家的政治原则。许个港人治港的愿,而没充分考虑港人的思想基础。

  物理学上有个原理叫省力不省功。当初为了香港回归的一些许愿就是为了省力,但这样给后来的国家治理就留下了隐患。现在为什么中央反对港人的所谓普选?就是在现在港人的思想基础上注定要选出一个卖国的港首。如果选出的是公道正派的爱国港首,中央政府何乐而不为呢?

  转发:十问占中

  短评:个别香港人要占中大陆民众要占香港行不行!个别香港人总赶脚他们不是中国人国家给他们那么多优惠还不满足他们要是觉得他们不是中国人爱去哪去哪不要在我香港折腾!陆港澳台都是中国人大陆人民不答应的的事情谁怎么折腾也不能得逞!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让他们得逞,大陆人民不答应! 香港“占中”十问 2014年10月03日13:57中国新闻网我有话说(14,552人参与)收藏本文 自动播放担心大叔含泪叫仔回家(来源:CCTV新闻频道) play香港市民斥“占中” play担心大叔含泪叫仔回家 play梁振英-我不会辞职 play人民日报评香港局势   一问:香港“占中”怎么回事?   答:“占中”指的是正在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发生的“占领中环”非法集会。“占领中环”,全称“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简称“和平占中”或“占中”。“占中”于2013年3月27日发起,至2014年9月28日正式启动。近年来,“占领”运动在各国都有出现,已经成为一种街头政治的主要表现形式,是社会部分公众尤其是血气方刚的青年学生表达政治诉求的主要手段,表现出更强的对抗性。这类“占领”活动在社会对抗情绪严重的国家经常会导致流血冲突和社会动荡,而这种通过激烈对抗表达诉求的行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非法的,警方都有权依法处置。   二问: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问题的决定究竟说了什么?   答: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决定明确,从2017年开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普选时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由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合资格选民均有行政长官选举权,依法从行政长官候选人中选出一名行政长官人选;行政长官人选经普选产生后,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三问:为什么说中央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没有变,也不会变,而且一直是香港回归以来的最大支持者?   答: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行政长官普选,不仅是香港民主制度的历史性进步,而且关系到“一国两制”方针的正确实施,关系到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关系到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9月22日,习近平主席会见香港工商界专业界访京团时,明确指出要“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坚定不移支持香港依法推进民主发展,坚定不移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理解了这“三个坚定不移”,就可以明白中央一以贯之的诚意和决心,就能够认清香港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所在,对如何解决香港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也会有一个正确的判断。   实际上,香港回归17年以来,中央政府一直是香港最大支持者,至少在八个方面有所体现:一是政治上讲信用,比如严格执行回归时确定的“一国两制”方针,将香港作为政治特区。二是财政上不用缴税,作为中国的一部分,比如香港从来不用向中央政府交一分钱的税。三是在发展上特殊保护,比如中央政府一直保护香港在国际经济中的特殊地位和传统优势。四在贸易上免税通关,比如香港的产品进入内地绝大部分实行零关税,这就意味着,内地巨大市场对香港基本上是敞开的。五是在旅游上全民支持,比如中央政府一直大力鼓励内地居民到香港去旅游,而去香港旅游的最主要项目就是购物。六是在经济上甘当后盾,在中国成为全球最大市场的今天,比如香港一直在内地享有投资经营的某些特权,特别是金融、服务业。七是在民生上优先照顾,香港几乎没有农业,比如基本民生需求依赖内地,包括食品、水、电、气的供应。八是在大力支持香港根据基本法和国际组织、国际会议章程的规定积极参与国际事务。   四问:香港“占中”发生的本质原因是什么?   答: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给外国势力代言人成功上位夺取最高香港治权,设置了难以逾越的门槛。如果接受全国人大相关决定,就意味着西方多年扶持的反对派势力,将长期无缘问鼎特区行政长官,这将使外国势力费心费力费钱支持扶植香港反对派、试图控制香港治权的多年努力落空。因此,外国势力及其支持的反对派势力十分焦虑与恐慌,于是采取“占中”这种孤注一掷的动员方式,力图通过误导民众参与的大规模群体事件,迅速削弱香港特区政府的管治,迅速控制话语权,迅速拓展反对派的政治生存空间,甚至企图迅速催熟一种由反对派左右香港治权的政治土一问:香港“占中”怎么回事?

  答:“占中”指的是正在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发生的“占领中环”非法集会。“占领中环”,全称“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简称“和平占中”或“占中”。“占中”于2013年3月27日发起,至2014年9月28日正式启动。近年来,“占领”运动在各国都有出现,已经成为一种街头政治的主要表现形式,是社会部分公众尤其是血气方刚的青年学生表达政治诉求的主要手段,表现出更强的对抗性。这类“占领”活动在社会对抗情绪严重的国家经常会导致流血冲突和社会动荡,而这种通过激烈对抗表达诉求的行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非法的,警方都有权依法处置。

  壤,这便是香港激进反对派之所以不顾多数港人的反对迫不及待地推动“占中”行动的重要原因。   五问:为什么说香港“占中”活动是违法行动?   答: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在民主社会中,表达行为必须要符合“法律上的必要限制”,权利必须要在法治的框架下行使才能是理性的。“占中”没有法律依据,已经不是在行使正常的表达自由,超出了国际公认的权利和自由行使的正常范围,必然会损害香港的公共利益,破坏香港法治,影响香港社会未来的发展。“占中”公然违反香港法律规定,冲击政府,严重阻塞交通,扰乱社会秩序,是把少数人的政治诉求凌驾于法律之上。少数人为了一己之私劫持香港民意,损害的是香港社会安宁和经济繁荣,动摇的是香港核心价值和法治精神。更重要的是,它阻碍2017年香港一人一票普选行政长官目标的实现。   六问:香港“占中”,谁在捣鬼?   答:长期以来,香港“占中”背后的西方势力,如鬼魅般如影随形。为什么这样说,这里有几个例证:   一是,美国驻港总领馆官员丹•盖瑞特,近期他曾经就讲过,“华盛顿要求继续在香港推动民间、社会力量争取民主诉求运动,尤其是推动青少年在社运扮演先锋角色”。这个丹•盖瑞特不简单,他于2011年在香港修读博士学位,之前曾在美国不同部门从事近30年的情报工作,来港之前的职位是美国国防部部门主管,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高级间谍。   二是,香港中文大学有一个机构叫“香港美国中心”,它垄断了香港8所大学的通识教学教材。这个中心表面上看,是一间非盈利的大学联盟机构,但实质上美国驻港总领馆才是这家机构的真正的靠山。该中心今年3月15日至16日,举行了两天一夜的“工作坊”,就“名正言顺”培训大学生作为“占中”骨干。“工作坊”实际上是由一些政党要人、国际学者及神秘政治人物授课,教学生如何面对大型示威抗议活动中的“谈判策略”,并为香港普选定下所谓的“不可退的底线与立场”等。   三是,5月8日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访港时,就曾经单独见过反对派,并公开支持“占中”派。   四是,壹传媒老板黎智英5月底就曾密会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前世界银行行长保罗•沃尔福威茨。媒体报道,实际上,在一年多前,黎智英就约见过红衫军总指挥施明德。黎智英邀请施明德等人到家里开过会,当时有几个香港朋友在座,黎智英还没收在场所有人的手机放在隔壁房间,以防窃听。黎智英向在场人士表达想要执行“占中”活动,但不知如何占领,施明德问黎智英有没有准备坐牢的决心,黎智英斩钉截铁地回答,不但准备坐牢,还准备死。   而这些例证也仅仅是冰山一角,它反映的是西方势力一直在伺机而动,捣鬼的也正是他们。   七问:为什么通过“占中”不可能迫使中央改变决定?   答:有一点必须明确,香港的政制发展必须以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为准绳,这是底线,不容置疑。全国人大常委会8月31日关于香港普选问题的决定,是依据基本法的规定,在充分听取香港社会各界意见的基础上作出的,具有不可挑战的法律地位,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制订行政长官普选本地立法的宪制基础。“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有最高权威,必须得到贯彻执行,决不会因外来压力而改变。任何尊重“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人,都应当尊重和遵守这一决定。也就是说,自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政制发展问题做出决定后,其他与此不符的方案、建议就不应再坚持,部分人想通过“占中”迫使中央接受他们明显违反基本法的要求,甚至改变人大决定是不可能的事,是天方夜谭。   八问:香港主流社会对于“占中”行为是什么态度?   答:“占中”行为严重影响香港广大市民生计及正常生活,甚至引发暴力及违法行为,搁谁谁都烦。调查显示,大部分市民对罢课及占中等活动抱反对态度,被访者也认为教育界和家长应当明确反对中学生参与这类活动。比如港大校长马斐森呼吁参与“占中”的师生尽快离开示威现场。比如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沈祖尧向全体师生发公开信,深切期望师生冷静下来,立即撤离现场。更有不少市民和团体就“占中”影响生活和生意、耽误紧急医疗救治等提出投诉,或公开斥责。香港总商会、民主建港联盟、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等社团组织也呼吁全港市民抵制“占中”,谴责策动暴力和“占中”的幕后黑手,防止暴力事件重演,认为这不但罔顾自身及公众安全、破坏社会秩序,亦无助推进香港民主政制向前发展。   九问:为什么说香港“占中”组织者用心叵测?   答:“占中”组织者是以破坏香港的经济稳定与特区政府的正常运转来要挟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这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任由少二问: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问题的决定究竟说了什么?

  答: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决定明确,从2017年开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普选时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由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合资格选民均有行政长官选举权,依法从行政长官候选人中选出一名行政长官人选;行政长官人选经普选产生后,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数组织者为所欲为,则大多数港人将被“绑架”,最终必将损害香港的繁荣稳定。香港社会面临的分歧,要用包容、对话的方式解决,而不是采取极端的抗争方式。对抗没有出路,和解对话才是唯一的渠道。   “占中”组织者不是不明白这些,“占中”行动给香港社会造成动荡和经济损失,更引发冲突与损伤,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但“占中”组织者仍然一意孤行,可谓包藏祸心、居心叵测。目前,“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承认”局面失控,并指未来的情况无人可预见。可恨的是,此人早前承诺 “占中”一旦出现破坏秩序或人群失控,将会宣布解散,但现在他眼见场面失控,却改变口气称已非自己力量可以叫停,这是典型的点了火头,然后拍拍屁股溜走,是不负责任的小人行政。组织者陈健民称占领行动已经不再属于任何组织,声称除非政府回应市民诉求,否则行动不知何时完结。另一位组织者朱耀明则带头煽动民众高叫“撤回方案、重启政改”等口号,扬言政府一日不满足他们诉求,就永不撤退。此两人暗藏杀机的言论显示其为达目的势不罢休,可能会不负责任地进一步加强冲突烈度,即使出现恶性事件、酿成大祸也在所不惜。此外,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绞尽脑汁散布诸如香港警察开枪、解放军出动等谣言,妄图激化矛盾,煽动市民对抗政府。对于“占中”组织者的种种卑劣行径,香港社会一定要高度警惕啊。   十问:为什么西方媒体把香港“占中”看成是香港版的“颜色革命”?   答:“占中”,打的是“民主”“自由”旗号,受的是西方国家在全球推行“颜色革命”的外在影响,当然,它与香港独特的地理位置、政治地位以及香港内部的社会生态相互作用,密不可分。“占中”从表面上看,是要寻求“真正的民主”,实质是一些怀有不可告人目的的人搞乱香港进而搞乱中国的图谋。   其实,西方媒体已经作了定性,即“占中”实际上就是世界上一些地方曾经多次上演的街头政治、“颜色革命”在香港的翻版。香港“占中”启动以来,一些西方媒体可谓欣喜若狂,它们毫不掩饰地公开宣称香港“占中”是一次“颜色革命”。美联社以“雨伞革命在香港扩散”为题加以报道;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将香港“占中”称之为“雨伞革命”登上了杂志封面;英国《独立报》更是将香港“占中”称之为“雨伞革命”;英国《金融时报》更是以《雨伞革命让人质疑一国两制》对香港“占中”进行报道;《华尔街日报》以《香港民主觉醒》为题,称香港人“现在终于明白到只有争取,才有机会得到民主”。   到底谁在背后兴风作浪,相信世人都看得明白。(原标题:香港“占中”十问) 三问:为什么说中央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没有变,也不会变,而且一直是香港回归以来的最大支持者?

  答: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行政长官普选,不仅是香港民主制度的历史性进步,而且关系到“一国两制”方针的正确实施,关系到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关系到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9月22日,习近平主席会见香港工商界专业界访京团时,明确指出要“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坚定不移支持香港依法推进民主发展,坚定不移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理解了这“三个坚定不移”,就可以明白中央一以贯之的诚意和决心,就能够认清香港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所在,对如何解决香港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也会有一个正确的判断。

  实际上,香港回归17年以来,中央政府一直是香港最大支持者,至少在八个方面有所体现:一是政治上讲信用,比如严格执行回归时确定的“一国两制”方针,将香港作为政治特区。二是财政上不用缴税,作为中国的一部分,比如香港从来不用向中央政府交一分钱的税。三是在发展上特殊保护,比如中央政府一直保护香港在国际经济中的特殊地位和传统优势。四在贸易上免税通关,比如香港的产品进入内地绝大部分实行零关税,这就意味着,内地巨大市场对香港基本上是敞开的。五是在旅游上全民支持,比如中央政府一直大力鼓励内地居民到香港去旅游,而去香港旅游的最主要项目就是购物。六是在经济上甘当后盾,在中国成为全球最大市场的今天,比如香港一直在内地享有投资经营的某些特权,特别是金融、服务业。七是在民生上优先照顾,香港几乎没有农业,比如基本民生需求依赖内地,包括食品、水、电、气的供应。八是在大力支持香港根据基本法和国际组织、国际会议章程的规定积极参与国际事务。

  四问:香港“占中”发生的本质原因是什么?

  答: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给外国势力代言人成功上位夺取最高香港治权,设置了难以逾越的门槛。如果接受全国人大相关决定,就意味着西方多年扶持的反对派势力,将长期无缘问鼎特区行政长官,这将使外国势力费心费力费钱支持扶植香港反对派、试图控制香港治权的多年努力落空。因此,外国势力及其支持的反对派势力十分焦虑与恐慌,于是采取“占中”这种孤注一掷的动员方式,力图通过误导民众参与的大规模群体事件,迅速削弱香港特区政府的管治,迅速控制话语权,迅速拓展反对派的政治生存空间,甚至企图迅速催熟一种由反对派左右香港治权的政治土壤,这便是香港激进反对派之所以不顾多数港人的反对迫不及待地推动“占中”行动的重要原因。

  数组织者为所欲为,则大多数港人将被“绑架”,最终必将损害香港的繁荣稳定。香港社会面临的分歧,要用包容、对话的方式解决,而不是采取极端的抗争方式。对抗没有出路,和解对话才是唯一的渠道。   “占中”组织者不是不明白这些,“占中”行动给香港社会造成动荡和经济损失,更引发冲突与损伤,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但“占中”组织者仍然一意孤行,可谓包藏祸心、居心叵测。目前,“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承认”局面失控,并指未来的情况无人可预见。可恨的是,此人早前承诺 “占中”一旦出现破坏秩序或人群失控,将会宣布解散,但现在他眼见场面失控,却改变口气称已非自己力量可以叫停,这是典型的点了火头,然后拍拍屁股溜走,是不负责任的小人行政。组织者陈健民称占领行动已经不再属于任何组织,声称除非政府回应市民诉求,否则行动不知何时完结。另一位组织者朱耀明则带头煽动民众高叫“撤回方案、重启政改”等口号,扬言政府一日不满足他们诉求,就永不撤退。此两人暗藏杀机的言论显示其为达目的势不罢休,可能会不负责任地进一步加强冲突烈度,即使出现恶性事件、酿成大祸也在所不惜。此外,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绞尽脑汁散布诸如香港警察开枪、解放军出动等谣言,妄图激化矛盾,煽动市民对抗政府。对于“占中”组织者的种种卑劣行径,香港社会一定要高度警惕啊。   十问:为什么西方媒体把香港“占中”看成是香港版的“颜色革命”?   答:“占中”,打的是“民主”“自由”旗号,受的是西方国家在全球推行“颜色革命”的外在影响,当然,它与香港独特的地理位置、政治地位以及香港内部的社会生态相互作用,密不可分。“占中”从表面上看,是要寻求“真正的民主”,实质是一些怀有不可告人目的的人搞乱香港进而搞乱中国的图谋。   其实,西方媒体已经作了定性,即“占中”实际上就是世界上一些地方曾经多次上演的街头政治、“颜色革命”在香港的翻版。香港“占中”启动以来,一些西方媒体可谓欣喜若狂,它们毫不掩饰地公开宣称香港“占中”是一次“颜色革命”。美联社以“雨伞革命在香港扩散”为题加以报道;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将香港“占中”称之为“雨伞革命”登上了杂志封面;英国《独立报》更是将香港“占中”称之为“雨伞革命”;英国《金融时报》更是以《雨伞革命让人质疑一国两制》对香港“占中”进行报道;《华尔街日报》以《香港民主觉醒》为题,称香港人“现在终于明白到只有争取,才有机会得到民主”。   到底谁在背后兴风作浪,相信世人都看得明白。(原标题:香港“占中”十问)

  五问:为什么说香港“占中”活动是违法行动?

  答: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在民主社会中,表达行为必须要符合“法律上的必要限制”,权利必须要在法治的框架下行使才能是理性的。“占中”没有法律依据,已经不是在行使正常的表达自由,超出了国际公认的权利和自由行使的正常范围,必然会损害香港的公共利益,破坏香港法治,影响香港社会未来的发展。“占中”公然违反香港法律规定,冲击政府,严重阻塞交通,扰乱社会秩序,是把少数人的政治诉求凌驾于法律之上。少数人为了一己之私劫持香港民意,损害的是香港社会安宁和经济繁荣,动摇的是香港核心价值和法治精神。更重要的是,它阻碍2017年香港一人一票普选行政长官目标的实现。

  短评:个别香港人要占中大陆民众要占香港行不行!个别香港人总赶脚他们不是中国人国家给他们那么多优惠还不满足他们要是觉得他们不是中国人爱去哪去哪不要在我香港折腾!陆港澳台都是中国人大陆人民不答应的的事情谁怎么折腾也不能得逞!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让他们得逞,大陆人民不答应! 香港“占中”十问 2014年10月03日13:57中国新闻网我有话说(14,552人参与)收藏本文 自动播放担心大叔含泪叫仔回家(来源:CCTV新闻频道) play香港市民斥“占中” play担心大叔含泪叫仔回家 play梁振英-我不会辞职 play人民日报评香港局势   一问:香港“占中”怎么回事?   答:“占中”指的是正在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发生的“占领中环”非法集会。“占领中环”,全称“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简称“和平占中”或“占中”。“占中”于2013年3月27日发起,至2014年9月28日正式启动。近年来,“占领”运动在各国都有出现,已经成为一种街头政治的主要表现形式,是社会部分公众尤其是血气方刚的青年学生表达政治诉求的主要手段,表现出更强的对抗性。这类“占领”活动在社会对抗情绪严重的国家经常会导致流血冲突和社会动荡,而这种通过激烈对抗表达诉求的行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非法的,警方都有权依法处置。   二问: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问题的决定究竟说了什么?   答: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决定明确,从2017年开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普选时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由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合资格选民均有行政长官选举权,依法从行政长官候选人中选出一名行政长官人选;行政长官人选经普选产生后,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三问:为什么说中央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没有变,也不会变,而且一直是香港回归以来的最大支持者?   答: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行政长官普选,不仅是香港民主制度的历史性进步,而且关系到“一国两制”方针的正确实施,关系到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关系到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9月22日,习近平主席会见香港工商界专业界访京团时,明确指出要“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坚定不移支持香港依法推进民主发展,坚定不移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理解了这“三个坚定不移”,就可以明白中央一以贯之的诚意和决心,就能够认清香港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所在,对如何解决香港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也会有一个正确的判断。   实际上,香港回归17年以来,中央政府一直是香港最大支持者,至少在八个方面有所体现:一是政治上讲信用,比如严格执行回归时确定的“一国两制”方针,将香港作为政治特区。二是财政上不用缴税,作为中国的一部分,比如香港从来不用向中央政府交一分钱的税。三是在发展上特殊保护,比如中央政府一直保护香港在国际经济中的特殊地位和传统优势。四在贸易上免税通关,比如香港的产品进入内地绝大部分实行零关税,这就意味着,内地巨大市场对香港基本上是敞开的。五是在旅游上全民支持,比如中央政府一直大力鼓励内地居民到香港去旅游,而去香港旅游的最主要项目就是购物。六是在经济上甘当后盾,在中国成为全球最大市场的今天,比如香港一直在内地享有投资经营的某些特权,特别是金融、服务业。七是在民生上优先照顾,香港几乎没有农业,比如基本民生需求依赖内地,包括食品、水、电、气的供应。八是在大力支持香港根据基本法和国际组织、国际会议章程的规定积极参与国际事务。   四问:香港“占中”发生的本质原因是什么?   答: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给外国势力代言人成功上位夺取最高香港治权,设置了难以逾越的门槛。如果接受全国人大相关决定,就意味着西方多年扶持的反对派势力,将长期无缘问鼎特区行政长官,这将使外国势力费心费力费钱支持扶植香港反对派、试图控制香港治权的多年努力落空。因此,外国势力及其支持的反对派势力十分焦虑与恐慌,于是采取“占中”这种孤注一掷的动员方式,力图通过误导民众参与的大规模群体事件,迅速削弱香港特区政府的管治,迅速控制话语权,迅速拓展反对派的政治生存空间,甚至企图迅速催熟一种由反对派左右香港治权的政治土六问:香港“占中”,谁在捣鬼?

  答:长期以来,香港“占中”背后的西方势力,如鬼魅般如影随形。为什么这样说,这里有几个例证:

  一是,美国驻港总领馆官员丹•盖瑞特,近期他曾经就讲过,“华盛顿要求继续在香港推动民间、社会力量争取民主诉求运动,尤其是推动青少年在社运扮演先锋角色”。这个丹•盖瑞特不简单,他于2011年在香港修读博士学位,之前曾在美国不同部门从事近30年的情报工作,来港之前的职位是美国国防部部门主管,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高级间谍。

  数组织者为所欲为,则大多数港人将被“绑架”,最终必将损害香港的繁荣稳定。香港社会面临的分歧,要用包容、对话的方式解决,而不是采取极端的抗争方式。对抗没有出路,和解对话才是唯一的渠道。   “占中”组织者不是不明白这些,“占中”行动给香港社会造成动荡和经济损失,更引发冲突与损伤,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但“占中”组织者仍然一意孤行,可谓包藏祸心、居心叵测。目前,“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承认”局面失控,并指未来的情况无人可预见。可恨的是,此人早前承诺 “占中”一旦出现破坏秩序或人群失控,将会宣布解散,但现在他眼见场面失控,却改变口气称已非自己力量可以叫停,这是典型的点了火头,然后拍拍屁股溜走,是不负责任的小人行政。组织者陈健民称占领行动已经不再属于任何组织,声称除非政府回应市民诉求,否则行动不知何时完结。另一位组织者朱耀明则带头煽动民众高叫“撤回方案、重启政改”等口号,扬言政府一日不满足他们诉求,就永不撤退。此两人暗藏杀机的言论显示其为达目的势不罢休,可能会不负责任地进一步加强冲突烈度,即使出现恶性事件、酿成大祸也在所不惜。此外,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绞尽脑汁散布诸如香港警察开枪、解放军出动等谣言,妄图激化矛盾,煽动市民对抗政府。对于“占中”组织者的种种卑劣行径,香港社会一定要高度警惕啊。   十问:为什么西方媒体把香港“占中”看成是香港版的“颜色革命”?   答:“占中”,打的是“民主”“自由”旗号,受的是西方国家在全球推行“颜色革命”的外在影响,当然,它与香港独特的地理位置、政治地位以及香港内部的社会生态相互作用,密不可分。“占中”从表面上看,是要寻求“真正的民主”,实质是一些怀有不可告人目的的人搞乱香港进而搞乱中国的图谋。   其实,西方媒体已经作了定性,即“占中”实际上就是世界上一些地方曾经多次上演的街头政治、“颜色革命”在香港的翻版。香港“占中”启动以来,一些西方媒体可谓欣喜若狂,它们毫不掩饰地公开宣称香港“占中”是一次“颜色革命”。美联社以“雨伞革命在香港扩散”为题加以报道;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将香港“占中”称之为“雨伞革命”登上了杂志封面;英国《独立报》更是将香港“占中”称之为“雨伞革命”;英国《金融时报》更是以《雨伞革命让人质疑一国两制》对香港“占中”进行报道;《华尔街日报》以《香港民主觉醒》为题,称香港人“现在终于明白到只有争取,才有机会得到民主”。   到底谁在背后兴风作浪,相信世人都看得明白。(原标题:香港“占中”十问)

  二是,香港中文大学有一个机构叫“香港美国中心”,它垄断了香港8所大学的通识教学教材。这个中心表面上看,是一间非盈利的大学联盟机构,但实质上美国驻港总领馆才是这家机构的真正的靠山。该中心今年3月15日至16日,举行了两天一夜的“工作坊”,就“名正言顺”培训大学生作为“占中”骨干。“工作坊”实际上是由一些政党要人、国际学者及神秘政治人物授课,教学生如何面对大型示威抗议活动中的“谈判策略”,并为香港普选定下所谓的“不可退的底线与立场”等。

  三是,5月8日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访港时,就曾经单独见过反对派,并公开支持“占中”派。

  四是,壹传媒老板黎智英5月底就曾密会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前世界银行行长保罗•沃尔福威茨。媒体报道,实际上,在一年多前,黎智英就约见过红衫军总指挥施明德。黎智英邀请施明德等人到家里开过会,当时有几个香港朋友在座,黎智英还没收在场所有人的手机放在隔壁房间,以防窃听。黎智英向在场人士表达想要执行“占中”活动,但不知如何占领,施明德问黎智英有没有准备坐牢的决心,黎智英斩钉截铁地回答,不但准备坐牢,还准备死。

  壤,这便是香港激进反对派之所以不顾多数港人的反对迫不及待地推动“占中”行动的重要原因。   五问:为什么说香港“占中”活动是违法行动?   答: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在民主社会中,表达行为必须要符合“法律上的必要限制”,权利必须要在法治的框架下行使才能是理性的。“占中”没有法律依据,已经不是在行使正常的表达自由,超出了国际公认的权利和自由行使的正常范围,必然会损害香港的公共利益,破坏香港法治,影响香港社会未来的发展。“占中”公然违反香港法律规定,冲击政府,严重阻塞交通,扰乱社会秩序,是把少数人的政治诉求凌驾于法律之上。少数人为了一己之私劫持香港民意,损害的是香港社会安宁和经济繁荣,动摇的是香港核心价值和法治精神。更重要的是,它阻碍2017年香港一人一票普选行政长官目标的实现。   六问:香港“占中”,谁在捣鬼?   答:长期以来,香港“占中”背后的西方势力,如鬼魅般如影随形。为什么这样说,这里有几个例证:   一是,美国驻港总领馆官员丹•盖瑞特,近期他曾经就讲过,“华盛顿要求继续在香港推动民间、社会力量争取民主诉求运动,尤其是推动青少年在社运扮演先锋角色”。这个丹•盖瑞特不简单,他于2011年在香港修读博士学位,之前曾在美国不同部门从事近30年的情报工作,来港之前的职位是美国国防部部门主管,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高级间谍。   二是,香港中文大学有一个机构叫“香港美国中心”,它垄断了香港8所大学的通识教学教材。这个中心表面上看,是一间非盈利的大学联盟机构,但实质上美国驻港总领馆才是这家机构的真正的靠山。该中心今年3月15日至16日,举行了两天一夜的“工作坊”,就“名正言顺”培训大学生作为“占中”骨干。“工作坊”实际上是由一些政党要人、国际学者及神秘政治人物授课,教学生如何面对大型示威抗议活动中的“谈判策略”,并为香港普选定下所谓的“不可退的底线与立场”等。   三是,5月8日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访港时,就曾经单独见过反对派,并公开支持“占中”派。   四是,壹传媒老板黎智英5月底就曾密会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前世界银行行长保罗•沃尔福威茨。媒体报道,实际上,在一年多前,黎智英就约见过红衫军总指挥施明德。黎智英邀请施明德等人到家里开过会,当时有几个香港朋友在座,黎智英还没收在场所有人的手机放在隔壁房间,以防窃听。黎智英向在场人士表达想要执行“占中”活动,但不知如何占领,施明德问黎智英有没有准备坐牢的决心,黎智英斩钉截铁地回答,不但准备坐牢,还准备死。   而这些例证也仅仅是冰山一角,它反映的是西方势力一直在伺机而动,捣鬼的也正是他们。   七问:为什么通过“占中”不可能迫使中央改变决定?   答:有一点必须明确,香港的政制发展必须以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为准绳,这是底线,不容置疑。全国人大常委会8月31日关于香港普选问题的决定,是依据基本法的规定,在充分听取香港社会各界意见的基础上作出的,具有不可挑战的法律地位,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制订行政长官普选本地立法的宪制基础。“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有最高权威,必须得到贯彻执行,决不会因外来压力而改变。任何尊重“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人,都应当尊重和遵守这一决定。也就是说,自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政制发展问题做出决定后,其他与此不符的方案、建议就不应再坚持,部分人想通过“占中”迫使中央接受他们明显违反基本法的要求,甚至改变人大决定是不可能的事,是天方夜谭。   八问:香港主流社会对于“占中”行为是什么态度?   答:“占中”行为严重影响香港广大市民生计及正常生活,甚至引发暴力及违法行为,搁谁谁都烦。调查显示,大部分市民对罢课及占中等活动抱反对态度,被访者也认为教育界和家长应当明确反对中学生参与这类活动。比如港大校长马斐森呼吁参与“占中”的师生尽快离开示威现场。比如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沈祖尧向全体师生发公开信,深切期望师生冷静下来,立即撤离现场。更有不少市民和团体就“占中”影响生活和生意、耽误紧急医疗救治等提出投诉,或公开斥责。香港总商会、民主建港联盟、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等社团组织也呼吁全港市民抵制“占中”,谴责策动暴力和“占中”的幕后黑手,防止暴力事件重演,认为这不但罔顾自身及公众安全、破坏社会秩序,亦无助推进香港民主政制向前发展。   九问:为什么说香港“占中”组织者用心叵测?   答:“占中”组织者是以破坏香港的经济稳定与特区政府的正常运转来要挟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这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任由少

  而这些例证也仅仅是冰山一角,它反映的是西方势力一直在伺机而动,捣鬼的也正是他们。

  七问:为什么通过“占中”不可能迫使中央改变决定?

  数组织者为所欲为,则大多数港人将被“绑架”,最终必将损害香港的繁荣稳定。香港社会面临的分歧,要用包容、对话的方式解决,而不是采取极端的抗争方式。对抗没有出路,和解对话才是唯一的渠道。   “占中”组织者不是不明白这些,“占中”行动给香港社会造成动荡和经济损失,更引发冲突与损伤,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但“占中”组织者仍然一意孤行,可谓包藏祸心、居心叵测。目前,“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承认”局面失控,并指未来的情况无人可预见。可恨的是,此人早前承诺 “占中”一旦出现破坏秩序或人群失控,将会宣布解散,但现在他眼见场面失控,却改变口气称已非自己力量可以叫停,这是典型的点了火头,然后拍拍屁股溜走,是不负责任的小人行政。组织者陈健民称占领行动已经不再属于任何组织,声称除非政府回应市民诉求,否则行动不知何时完结。另一位组织者朱耀明则带头煽动民众高叫“撤回方案、重启政改”等口号,扬言政府一日不满足他们诉求,就永不撤退。此两人暗藏杀机的言论显示其为达目的势不罢休,可能会不负责任地进一步加强冲突烈度,即使出现恶性事件、酿成大祸也在所不惜。此外,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绞尽脑汁散布诸如香港警察开枪、解放军出动等谣言,妄图激化矛盾,煽动市民对抗政府。对于“占中”组织者的种种卑劣行径,香港社会一定要高度警惕啊。   十问:为什么西方媒体把香港“占中”看成是香港版的“颜色革命”?   答:“占中”,打的是“民主”“自由”旗号,受的是西方国家在全球推行“颜色革命”的外在影响,当然,它与香港独特的地理位置、政治地位以及香港内部的社会生态相互作用,密不可分。“占中”从表面上看,是要寻求“真正的民主”,实质是一些怀有不可告人目的的人搞乱香港进而搞乱中国的图谋。   其实,西方媒体已经作了定性,即“占中”实际上就是世界上一些地方曾经多次上演的街头政治、“颜色革命”在香港的翻版。香港“占中”启动以来,一些西方媒体可谓欣喜若狂,它们毫不掩饰地公开宣称香港“占中”是一次“颜色革命”。美联社以“雨伞革命在香港扩散”为题加以报道;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将香港“占中”称之为“雨伞革命”登上了杂志封面;英国《独立报》更是将香港“占中”称之为“雨伞革命”;英国《金融时报》更是以《雨伞革命让人质疑一国两制》对香港“占中”进行报道;《华尔街日报》以《香港民主觉醒》为题,称香港人“现在终于明白到只有争取,才有机会得到民主”。   到底谁在背后兴风作浪,相信世人都看得明白。(原标题:香港“占中”十问)

  答:有一点必须明确,香港的政制发展必须以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为准绳,这是底线,不容置疑。全国人大常委会8月31日关于香港普选问题的决定,是依据基本法的规定,在充分听取香港社会各界意见的基础上作出的,具有不可挑战的法律地位,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制订行政长官普选本地立法的宪制基础。“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有最高权威,必须得到贯彻执行,决不会因外来压力而改变。任何尊重“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人,都应当尊重和遵守这一决定。也就是说,自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政制发展问题做出决定后,其他与此不符的方案、建议就不应再坚持,部分人想通过“占中”迫使中央接受他们明显违反基本法的要求,甚至改变人大决定是不可能的事,是天方夜谭。

  八问:香港主流社会对于“占中”行为是什么态度?

  答:“占中”行为严重影响香港广大市民生计及正常生活,甚至引发暴力及违法行为,搁谁谁都烦。调查显示,大部分市民对罢课及占中等活动抱反对态度,被访者也认为教育界和家长应当明确反对中学生参与这类活动。比如港大校长马斐森呼吁参与“占中”的师生尽快离开示威现场。比如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沈祖尧向全体师生发公开信,深切期望师生冷静下来,立即撤离现场。更有不少市民和团体就“占中”影响生活和生意、耽误紧急医疗救治等提出投诉,或公开斥责。香港总商会、民主建港联盟、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等社团组织也呼吁全港市民抵制“占中”,谴责策动暴力和“占中”的幕后黑手,防止暴力事件重演,认为这不但罔顾自身及公众安全、破坏社会秩序,亦无助推进香港民主政制向前发展。

  九问:为什么说香港“占中”组织者用心叵测?

  数组织者为所欲为,则大多数港人将被“绑架”,最终必将损害香港的繁荣稳定。香港社会面临的分歧,要用包容、对话的方式解决,而不是采取极端的抗争方式。对抗没有出路,和解对话才是唯一的渠道。   “占中”组织者不是不明白这些,“占中”行动给香港社会造成动荡和经济损失,更引发冲突与损伤,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但“占中”组织者仍然一意孤行,可谓包藏祸心、居心叵测。目前,“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承认”局面失控,并指未来的情况无人可预见。可恨的是,此人早前承诺 “占中”一旦出现破坏秩序或人群失控,将会宣布解散,但现在他眼见场面失控,却改变口气称已非自己力量可以叫停,这是典型的点了火头,然后拍拍屁股溜走,是不负责任的小人行政。组织者陈健民称占领行动已经不再属于任何组织,声称除非政府回应市民诉求,否则行动不知何时完结。另一位组织者朱耀明则带头煽动民众高叫“撤回方案、重启政改”等口号,扬言政府一日不满足他们诉求,就永不撤退。此两人暗藏杀机的言论显示其为达目的势不罢休,可能会不负责任地进一步加强冲突烈度,即使出现恶性事件、酿成大祸也在所不惜。此外,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绞尽脑汁散布诸如香港警察开枪、解放军出动等谣言,妄图激化矛盾,煽动市民对抗政府。对于“占中”组织者的种种卑劣行径,香港社会一定要高度警惕啊。   十问:为什么西方媒体把香港“占中”看成是香港版的“颜色革命”?   答:“占中”,打的是“民主”“自由”旗号,受的是西方国家在全球推行“颜色革命”的外在影响,当然,它与香港独特的地理位置、政治地位以及香港内部的社会生态相互作用,密不可分。“占中”从表面上看,是要寻求“真正的民主”,实质是一些怀有不可告人目的的人搞乱香港进而搞乱中国的图谋。   其实,西方媒体已经作了定性,即“占中”实际上就是世界上一些地方曾经多次上演的街头政治、“颜色革命”在香港的翻版。香港“占中”启动以来,一些西方媒体可谓欣喜若狂,它们毫不掩饰地公开宣称香港“占中”是一次“颜色革命”。美联社以“雨伞革命在香港扩散”为题加以报道;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将香港“占中”称之为“雨伞革命”登上了杂志封面;英国《独立报》更是将香港“占中”称之为“雨伞革命”;英国《金融时报》更是以《雨伞革命让人质疑一国两制》对香港“占中”进行报道;《华尔街日报》以《香港民主觉醒》为题,称香港人“现在终于明白到只有争取,才有机会得到民主”。   到底谁在背后兴风作浪,相信世人都看得明白。(原标题:香港“占中”十问)

  答:“占中”组织者是以破坏香港的经济稳定与特区政府的正常运转来要挟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这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任由少数组织者为所欲为,则大多数港人将被“绑架”,最终必将损害香港的繁荣稳定。香港社会面临的分歧,要用包容、对话的方式解决,而不是采取极端的抗争方式。对抗没有出路,和解对话才是唯一的渠道。

  “占中”组织者不是不明白这些,“占中”行动给香港社会造成动荡和经济损失,更引发冲突与损伤,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但“占中”组织者仍然一意孤行,可谓包藏祸心、居心叵测。目前,“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承认”局面失控,并指未来的情况无人可预见。可恨的是,此人早前承诺 “占中”一旦出现破坏秩序或人群失控,将会宣布解散,但现在他眼见场面失控,却改变口气称已非自己力量可以叫停,这是典型的点了火头,然后拍拍屁股溜走,是不负责任的小人行政。组织者陈健民称占领行动已经不再属于任何组织,声称除非政府回应市民诉求,否则行动不知何时完结。另一位组织者朱耀明则带头煽动民众高叫“撤回方案、重启政改”等口号,扬言政府一日不满足他们诉求,就永不撤退。此两人暗藏杀机的言论显示其为达目的势不罢休,可能会不负责任地进一步加强冲突烈度,即使出现恶性事件、酿成大祸也在所不惜。此外,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绞尽脑汁散布诸如香港警察开枪、解放军出动等谣言,妄图激化矛盾,煽动市民对抗政府。对于“占中”组织者的种种卑劣行径,香港社会一定要高度警惕啊。

  数组织者为所欲为,则大多数港人将被“绑架”,最终必将损害香港的繁荣稳定。香港社会面临的分歧,要用包容、对话的方式解决,而不是采取极端的抗争方式。对抗没有出路,和解对话才是唯一的渠道。   “占中”组织者不是不明白这些,“占中”行动给香港社会造成动荡和经济损失,更引发冲突与损伤,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但“占中”组织者仍然一意孤行,可谓包藏祸心、居心叵测。目前,“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承认”局面失控,并指未来的情况无人可预见。可恨的是,此人早前承诺 “占中”一旦出现破坏秩序或人群失控,将会宣布解散,但现在他眼见场面失控,却改变口气称已非自己力量可以叫停,这是典型的点了火头,然后拍拍屁股溜走,是不负责任的小人行政。组织者陈健民称占领行动已经不再属于任何组织,声称除非政府回应市民诉求,否则行动不知何时完结。另一位组织者朱耀明则带头煽动民众高叫“撤回方案、重启政改”等口号,扬言政府一日不满足他们诉求,就永不撤退。此两人暗藏杀机的言论显示其为达目的势不罢休,可能会不负责任地进一步加强冲突烈度,即使出现恶性事件、酿成大祸也在所不惜。此外,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绞尽脑汁散布诸如香港警察开枪、解放军出动等谣言,妄图激化矛盾,煽动市民对抗政府。对于“占中”组织者的种种卑劣行径,香港社会一定要高度警惕啊。   十问:为什么西方媒体把香港“占中”看成是香港版的“颜色革命”?   答:“占中”,打的是“民主”“自由”旗号,受的是西方国家在全球推行“颜色革命”的外在影响,当然,它与香港独特的地理位置、政治地位以及香港内部的社会生态相互作用,密不可分。“占中”从表面上看,是要寻求“真正的民主”,实质是一些怀有不可告人目的的人搞乱香港进而搞乱中国的图谋。   其实,西方媒体已经作了定性,即“占中”实际上就是世界上一些地方曾经多次上演的街头政治、“颜色革命”在香港的翻版。香港“占中”启动以来,一些西方媒体可谓欣喜若狂,它们毫不掩饰地公开宣称香港“占中”是一次“颜色革命”。美联社以“雨伞革命在香港扩散”为题加以报道;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将香港“占中”称之为“雨伞革命”登上了杂志封面;英国《独立报》更是将香港“占中”称之为“雨伞革命”;英国《金融时报》更是以《雨伞革命让人质疑一国两制》对香港“占中”进行报道;《华尔街日报》以《香港民主觉醒》为题,称香港人“现在终于明白到只有争取,才有机会得到民主”。   到底谁在背后兴风作浪,相信世人都看得明白。(原标题:香港“占中”十问) 十问:为什么西方媒体把香港“占中”看成是香港版的“颜色革命”?

  答:“占中”,打的是“民主”“自由”旗号,受的是西方国家在全球推行“颜色革命”的外在影响,当然,它与香港独特的地理位置、政治地位以及香港内部的社会生态相互作用,密不可分。“占中”从表面上看,是要寻求“真正的民主”,实质是一些怀有不可告人目的的人搞乱香港进而搞乱中国的图谋。

  其实,西方媒体已经作了定性,即“占中”实际上就是世界上一些地方曾经多次上演的街头政治、“颜色革命”在香港的翻版。香港“占中”启动以来,一些西方媒体可谓欣喜若狂,它们毫不掩饰地公开宣称香港“占中”是一次“颜色革命”。美联社以“雨伞革命在香港扩散”为题加以报道;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将香港“占中”称之为“雨伞革命”登上了杂志封面;英国《独立报》更是将香港“占中”称之为“雨伞革命”;英国《金融时报》更是以《雨伞革命让人质疑一国两制》对香港“占中”进行报道;《华尔街日报》以《香港民主觉醒》为题,称香港人“现在终于明白到只有争取,才有机会得到民主”。

  到底谁在背后兴风作浪,相信世人都看得明白。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会遭哪些人记恨
  2.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3. 中印边境战争能够避免吗?
  4. “钱学森之问”与“杨振宁之问”,“为人民卖命”与“为钱卖命”
  5. 一个中国公民致美国务卿感谢信
  6. 有一本书,写满了真理,太多人看不懂,可惜了
  7. 印度出尔反尔,真以为中国不会打它?
  8. 普通人的疑惑:为何发达国家都是美国的盟友?
  9. 王海娟:农民对土地确权很困惑
  10. 当代青年要跪拜毛爷爷吗?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蔡莉因何被免职?
  6.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7.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8.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9.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0. 张志坤:假如蔡霞不去美国定居会怎样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4. 美U-2擅闯禁飞区,C-135S逼近南海演习区,可否击落?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证监会允许美帝审计国企不觉得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