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他说为资本家服务就是为国,资本家养活工人?—谬论

温暖阳光 · 2015-01-08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既然为企业就是为国,那为啥不让企业工人罢工免费福利?这里说的工人就是普通打工者,资本家是大资本家。

  他说“政府为企业服务就是为国家”,既然这样,工人是企业主要组成部分(没工人劳动,资本家会饿死,资本家很容易找管理人员或者工人选管理人员),为企业服务就应该为工人服务,那他为啥不让工人罢工涨工资,拥有免费分房等公有福利呢?地铁等涨价、放开物价让工人多付出,这不让工人好,咋是为企业服务?工人没有免费福利压力增加,就必须接受低工资去血汗工厂打工,这逼迫工人打工怎么是为企业工人服务?既然为企业服务就是为国家,那他为啥支持工人福利工资低的私有化血汗工厂,为啥他师傅让取消福利、用虚构亏损等办法把国企送给中外资本家、让几千万工人下岗?不是说为企业服务吗,为啥要把很多利润很好的国企违宪给中外资本家呢?他这些政策危害打工者,如何是为企业服务?原来他说的为企业服务并不是为私企和国企工人服务,他的意思是说,为资本家服务就是为国家服务,资本家养活工人,资本家好工人才能好,让资本家减少工资和税收支出。(他说的含糊不清,你只要问问,为啥不让工人罢工为工人服务。真实这样?叶利钦制造很多寡头、蒋介石为资本家服务导致当时中国人不增加、拉美私有化导致几乎破产,这些证明资本家好国家多数人才能好?奥斯维辛不给工资,老板效率最高,是否这说明为少数资本家服务才能让工人好?按照这逻辑,美国推翻奴隶制是错的,因为按照他的逻辑,奴隶主好奴隶才能好。到底是谁养活谁,中国没有这些官僚资本家,工人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国工人收入占GDP比例很低,也就是说资本家好了,工人收入却降低,这如何证明资本家好工人才好?)。

  既然是资本家养活工人,就是说工人劳动不重要,那为啥怕工人罢工呢?既然工人是靠资本家养活的,资本家才是最重要的,那应该不怕工人罢工才对呀?老板没了,工人还是能打工或者组织起来搞集体生产,工人不怕没资本家,可资本家和他却怕工人罢工,这不是说明工人才是最重要的吗,不是说明工人养活资本家吗?没有生产牛奶的农场主,奶牛可以自己生存,可没有奶牛,生产牛奶的农场主就饿死了。

  很多官员不愿意为老百姓服务,如果真的是“为资本家服务就是为国家的老百姓”,那为啥官员拼命愿意为资本家服务?

  最近放开物价说的是放开政府管控让老板增加收入,既然这样,为啥不放开对工人管控,让工人通过罢工增加收入呢?你看,你让资本家涨价增加收入,为啥不让工人罢工增加收入呢?在劳动力市场上,老板少工人多,劳动力市场是老板的买方市场,这根本不符合市场规律,在不符合市场规律的劳动力市场上鼓吹市场规律,不让工人通过组织起来罢工、集体谈判提高工资,这不等于用行政手段压低工人工资吗?不是放开管制,咋不放开对工人管制?

  工人愿意免费分房医疗福利、高工资、不能随便解雇、随便罢工、企业属于工人阶级,老板愿意减少工资福利、随便解雇、企业属于自己,工人和老板都是企业的一部分,工人说“满足自己的条件、为工人服务国家和资本家才能好”,他说为资本家服务工人才能好,都说自己养活对方,那为企业服务到底是为谁服务?如果一个人养着另一个人,他就不怕另一个人不劳动,可现在他和资本家最怕工人罢工,这咋能证明资本家养工人?他就是违背工人意愿,难道说他认为不为工人服务国家能好?其实不是,是因为他认为,不为工人服务,工人也不敢怎么样,之后让一些极右媒体骗骗就行了。

  他说,让农民工自由流动如何如何好。他这是给农民工自由,还是让农民工做低价奴隶失去自由?资本家认为随便解雇、企业属于自己、低工资没福利是自由;工人认为高工资、不能随便解雇、工人敢对抗才自由。按照这个标准看,他是给农民工自由,还是什么呢?按照他的逻辑”组织工会是不自由,单个随便流动才自由”,那么可以推理出,资本家不组织起来最自由,变成单个个体最自由;既然那这样,那你为啥不让资本家把商会、资本家举行的各种年会解散?按照他的逻辑,商会和各种资本家会议都危害了他们自由呀?他为资本家服务,愿意让资本家组织起来、不让工人组织起来,这不说明组织起来才能真正自由有利?劳动力市场上资本家相对工人数量少,资本家之间不能形成充分竞争,工人数量多形成充分竞争,这是有利于资本家的买方市场(资本家数量少,工人没什么可选择的,资本家可以选择的工人很多,工人如果不组织起来,你不接受低工资,他随便可以另找一个人接受低工资),所谓让工人自由流动就是让工人激烈竞争降低工资价格,这样工人只能选择接受低工资,否则饿死,这不是让工人失去自由做奴隶吗?这就像一个封闭的市场里,买葱的人少,你让卖葱的人相互竞争(相当于出卖体力的工人),那卖葱的价格就会不断下降,只有不让卖葱的竞争,定死葱的价格(工人组织起来定死工资),如果对方不按照这个价格买葱,大家都不卖,只有不让自由竞争才是保护卖葱人利益,才是保护工人利益。劳动力市场是买方市场对资本家有利,根本不符合市场规律,在不符合市场规律的劳动力市场鼓吹市场化,不让工人组织起来保护自己,这就等于用政府力量帮资本家压迫工人(你不让工人组织起来搞工人提高工资掌权的组织。如果让工人自由流动竞争是保护工人,那么为啥美国很多本地工会组织要求必须雇佣本地的人?)。工人数量多,只有组织起来跟资本家集体谈判,如果资本家不接受工人提出的相对高的工资,工人集体都不干,这才能提高工人价格让工人自由;工人组织起来,可以选择涨工资或者不给资本家干活,如果不集体谈判就只能选择给资本家劳动接受低工资(相互竞争,你不干他雇佣别人低价),所以自由流动让农民工变成奴隶,这就是让资本家自由压迫。如果集体危害自由,那为啥美军、深青社、记者协会、商会不解散?资本家认为自己随便解雇、企业属于自己、社会没福利才是自由;而工人认为不能随便解雇、企业属于自己、高福利,自己才敢自由对抗资本家。自由是有阶级性的,对资本家来说的自由,对工人是不自由,他鼓吹的自由是让资本家自由剥削,带来的是工人不自由。请问,你是让谁自由?他鼓吹的就是新自由压迫主义。

  他的意思是说,资本家效率(利润)增加,工人和国家效率(工资)增加。真实这样吗?打工者是多数人代表社会,打工者工资福利高才证明国家效率高,代表社会效率高。如果少数资本家效率高就是高,那岂不是说叶利钦制造那么多寡头搞的国家经济崩溃是效率高?很多私企血汗工厂靠政府不让罢、不严格执行劳动法、官方压制工会(比如工人人数多处于不利地位,政府不让工会组织工人集体谈判工资,而是让工人自由竞争,就等于利用买方劳动力市场压低工资)、减少福利(没福利,打工者被生活所迫就会接受低工资)、黑社会、偷税漏税、超时劳动等手段压低工资,就是说这些企业少数老板的暴富利润来自于非法压低打工者的收入,等于少数让工人亏损(工人的不到应该的收入福利),也就是说他鼓吹的模式下少数老板的暴富来自于工人的亏损,也就是说老板暴富,多数打工者亏损,国家税收减少。打工者代表国家,他鼓吹的私有模式让打工者福利收入低、少交税,等于国家不好了。他不是说资本家好国家才能好吗,咋结果正好相反?

  打工者高收入福利才是真正的效率高,公有制企业让工人福利工资高(国企必须民主管理,就能反腐败,让利益给老百姓,现在有问题是他们搞私有化的故意。就算现在有问题,也还是比大部分私有化企业工资福利好),当然应该发展公有制。搞私有化降低打工者工资福利,这如何为国家好呢?私有制下,政府没法命令老板给工人涨工资,只有国企才能通过政府给工人直接涨工资增加工人收入福利。毛时代比私有制的蒋时代普遍好,人均寿命65超世界水平(蒋时代人不增加,寿命35低于世界水平),现在搞集体的华西和南街之类的普遍比私有包产的好,公有工人收入普遍高于私营,这证明差距小才能国家效率高。

  有人说,让富人好,老百姓才能好,农民起义杀了贵族国家才不好。从历史来看,每个朝代开始时期贫富差距小,相对来说算富人不好,但当时老百姓生活的相对好;每个朝代灭亡之前贫富差距巨大,富人比开国时期富的多,相对老百姓生活的坏,最后国家灭亡动乱;这不说明富人好,老百姓反而倒霉吗?世界历史来看,贫富差距小的时期,富人相对贫富差距大的时期算不好,各国老百姓过的都相对好,政治比较清明,国家也没动乱;各国革命之前都是贫富差距巨大富人过的特别好,老百姓倒霉;革命之后新国家一般贫富差距小,政治比较清明,老百姓过的相对不错;这不是说明,从世界历史上看,富人最好的时期老百姓倒霉,最后国家动乱?民国时期贫富差距巨大,富人过的比毛时代好得多,可当时人口不增加、没工业基础不能产钢盔、人均寿命35低于世界平均,老百姓过的像地狱;而毛时代几乎没富人,可人口增加4亿、人均寿命65超过世界平均、建立工业基础产大飞机核潜艇,老百姓普遍比民国付得多;这不是证明富人好了,反而老百姓不好了(穷富不能跟以前比,比如你不能说现在生活比毛泽东时期好证明毛泽东时代穷,因为如果这样比,毛泽东时代比蒋介石时代好的多,那你咋不说富?穷富是相对的,没富就没穷(没有富人,你如何能对比出谁穷?)既然你们说毛时代没富人,那怎么能有穷人呢?跟之前比,毛泽东时期普通人普遍提高,不是共同富裕?毛泽东时代厂长和农民相差最多不到10倍数,现在资本家和工人差几千倍,所以毛泽东时代没穷人是共同富裕,跟以前比也是共同富裕;现在贫富差距巨大,不是多数人贫穷,不是共同贫穷?如果按照公有制经过调整,毛时代办法会发展更好。)?这些历史不是证明老百姓造反反而有利于国家发展?他这意思是说,不管富人贵族怎么压迫老百姓,老百姓也不能反抗,如果反抗就是穷人错。有人抢劫你,你反抗错了,应该你负责?统治者富人压迫老百姓、强迫老百姓必须按照他的统治生活,那老百姓造反,不应该富人统治者负责?现代世界多数国家是革命之后建立的,难道都错了?美国搞的颜色革命和逗士反抗都应该否定?以前的富人统治让老百姓生活不好,如果你不想让老百姓造反,你按照穷人要求做不就没有造反了吗,你不按照穷人要求做、还强迫人家必须遵守你的坏统治,那造反不应该你负责?人是自私的,如果没监督,统治者会越压迫越厉害,不可能主动改善,如果没有革命威胁统治者,统治者如何会害怕改善统治?( 民国时期中国人均寿命35,世界当时人均寿命42;而76年中国人均寿命65岁,世界当时人均寿命57(见美国大学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中国社会分层的结构与演变》。)这说明横向跟外国比,毛时代中国人均寿命比世界多8岁,蒋时代人均寿命低于世界平均水平12岁。)

  有的人的企业不用怎么缴税,还吹成了神话,可他却收小商户很多钱,你让他缴税,他就说提高小商户的钱,他不缴税还不降低小户的费用;缴税本来是应该的,应该从你的利润里出,不能说必须提高商户钱;官方不让小商户组织起来反抗,却让他们可以组织起来;他自己暴富,小商户多交钱,国家税收少没法给老百姓福利;如果那是一个真正公有民主管理平台,几乎可以不受小商户费用,还能让小户缴税比交给他的管理费少的多,这样多数人都有好处,他那样自己暴富社会不好。这个事不证明少数暴富,危害多数人?

  正是他为少数资本家服务,让少数资本家暴富,多数人才不好,这证明少数人暴富的私有模式危害多数老百姓:按照国民收入初次分配的口径来观察一下过去几年中国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的变化。据《中国统计年鉴》所公布的历年投入产出表,2000年,劳动者报酬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4%,2007年下降为41%,下降了13个百分点。同期,生产税净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15%微降到14%,几乎没有变化。所谓生产税净额,即间接说减政府补贴,指的是政府在国民收入初次分配中所获得的净收入,包括增值税、消费税、关税等。2000-2007年,包含折旧在内的资本总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31%上升到44%,上升了13个百分点;如果去掉折旧,营业盈余(即利润、利息、地租等资本净收入之和)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16%上升到30%,上升了14个百分点。所以,从国民收入初次分配的角度看,问题很清楚,近年来中国劳动收入占国民收入份额下降完全是因为资本收入上升造成的,劳动收入下降的比例与资本收入上升的比例完全一致。说白了,就是劳动收入下降完全是因为资本家加紧对工人剥削以及劫贫济富造成的。这些数字让我们看出,私有化降低了多数人效率,让少数人效率高。

  所谓的首富和大资本家,不过西方和党内官僚的代理人,用市场的方法送钱给他们,让他们用钱合法支持颜色政变:官僚家族当然不好自己做首富或者出名大资本家,自然要一些代理人,官僚用复杂控股方式躲在幕后。这样看起来那个大资本家是个平民,官僚支持他也不容易引起怀疑。官僚为了自己财富合法就要颜色政变。但他们不好公开拿公款搞这种自我政变。于是他们用几乎不收税、放纵逃税、给贷款、利用官方媒体为他们做软广告骗老百姓买他们展品、利用官方项目支持他们、用支持的名义直接送钱等等手段送公款给他们。这样做也等于送钱给自己家族。这些代理人大资本家的这些钱看起来是合法的,官僚也声称这是市场化合法利润,于是这些人就可以用钱控制办私营媒体或者搞各种活动,合法的搞颜色政变。颜色政变成功,推翻红色宪法党章,非法财富都合法了,就可以分赃了,那时候很多人就浮出水面了。这就是让中国老百姓做奴隶的一种操作方法。

  没有少数人暴富,不为少数人服务,多数人才能更好:

  中国极右的比较优势理论(你生产低端产品,西方生产高端,来交换)让中国生产低技术、低附加值产品和外国交换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在这种模式下,因为我们的产品技术含量低,就要靠取消工人福利、压低工人工资(不让罢工、没福利)、工人超时劳动、压低资源价格等手段来压低产品价格,才能卖出去产品,这等于用我们的多数资源交换西方国家的少数资源;中国经济模式下,西方国家分大头,中国上层精蝇分小头,普通百姓做奴隶活命;中国上层精蝇所谓的管理,就是通过不让罢工、取消福利、灌输剥削压迫理论、不让百姓自己盖房子等手段逼迫百姓做奴隶,所以中国精蝇就是在抢劫百姓;中国这种模式,等于对外输出资源和百姓的血汗,也就是说中国上层精蝇主要是靠对内掠夺来生存。中国的这种经济模式的特点是:因为生产的是低技术产品,所以主要不是靠上层精蝇的智慧创造财富,而是靠底层百姓的血汗创造财富(血汗工厂超时劳动;取消百姓福、灌输压迫有理的理论、放纵压迫、不让罢工等办法);在中国模式里,上层精蝇只是对内掠夺百姓,对外输出资源

  通过对比看出,没有这些上层暴富的压迫者,也就是说没有他为之服务的那些人,中国百姓过得更好,没老百姓他们就完蛋:如果极高收入的国企高管都没有了,百姓只要给不多的工资,就能从职工里产生管理人员,国企照样产生和原来一样的财富;侵吞国企的资本家等于掠夺全民、不劳而获,他们制造了严重社会(下岗等等)问题,却要全民买单,如果没有了他们,企业靠大家民主监督管理,会比以前更好;大中型资本家的血汗工厂靠不让罢工、取消福利等手段,逼迫百姓接受低工资,他们没有了,百姓出很小的代价,就能从原来职工里找出管理人员,照样创造出和原来一样的价值;如果现在房地产利益集团没了,百姓集资自己建房,花很小的代价,就比以前住的更好;官僚买办没有了,没有人盗卖中国财富给西方,中国百姓出很少的代价就能找出大把的人民官员,照样生产出更多的财富;中国的极右买办专家、学者主要是为帝国主义奴役中国百姓做吹鼓手,所以没有了他们,百姓就不会被洗脑,中国工农生活的会更好。

  通过分析,我们看出,如果中国上层精蝇没有了,中国打工者照样能生产出和以前一样多的财富,并且因为没有了他们的掠夺,百姓会过得更好;如果中国普通百姓没有了,因为中国上层精蝇没法找到这么多廉价的奴隶养活他们,并且他们只会对内掠夺,不会搞高科技,别的国家也不愿意要他们,(因为没有人喜欢奴隶主,别的国家不缺奴隶主。谁愿意让他们去搞血汗工厂?因为有中国百姓,西方才要他们做买办,如果没有了,西方要他们有什么价值?)他们只能去要饭!中国大多数上层精蝇和普通百姓的关系是:他们离不开中国百姓,而中国普通百姓离开他们会过得更好。

  他的所谓民营等于公开鼓励官员腐败:

  他们说,私有化是为了民营,民营是为老百姓。我们分析下,他们所谓的民到底代表谁,民营是个什么东西?发现一个大油田,多数普通百姓没钱投资,如果让全民分享利润,必须政府把大家都钱集中起来去投资油田,大家民主监督,这就是国营企业;如果发现一个油田,嘴里说“引入民营大家随便投资(现在敢于公开为外国大资本家服务)”,却不发展国营企业,那么只有中外大资本家,尤其是美国资本家有能力投资,所以所谓民营就是中外大资本家以及官僚亲属的企业。国家的干部本来必须搞好国营企业,绝对不能专门帮助自己亲属或者有关系的资本家企业搞垮国企,这是严重的渎职腐败;那么按照他的理论,资本家或者官员亲属的私企是民营,那么官员不搞好国企,却帮助自己亲属和外国资本家发财就属于先进的改革先锋。这不是鼓励官员腐败?

  为企业老板富人不可能为多数人,私有制对多数人不利,让多数人失去财富:

  全民企业属于全民,而那些老板的“民企”属于他自己;全民企业就算有腐败,但很多利润也用到了全民身上,而那些“民企”利润都给大资本家自己;全民企业我们可以让后代拥有权力,而大老板的企业只有他的后代拥有继承权利;我们可以多建立全民企业,让子女去高福利的就业,而那些人的私企就不可能。我们现在可以给全民企业提意见,要求他改变,并且以后靠更加民主监督解决问题;而那些大老板的企业,我们绝对不能提意见。私企基本没福利、待遇低、超时劳动,对员工很刻薄,并且私企是为老板利益最大化;而就算全民企业现在有问题,起码全民企业给工人的待遇可以,并且是为更多的人服务。对比起来,他引入的所谓外资是为谁服务?

  私有制下少数人拥有企业,那多数人如何拥有企业这种私有财产?多数人不能对中外大资本家的企业这种私有财产进行民主,不能决定他们的企业如何,那么私有化之后,多数人能民主管理的企业股份越来越少,这不就是让多数人失去私有财产? “私有神圣”就是保护少数人的私有财产,让多数人永远不能拥有企业这种私有财产,本质是:少数人的私有财产绝对神圣。看一个企业是谁的,主要看法律是否规定企业产权是否属于他、能否按照他的要求据决定企业如何发展。私有企业,法律规定属于少数资本家,只有少数资本家能合法的决定企业是否买卖、利润也归他们所有、企业如何经营他说了算;而公有制就是全民企业,法律规定属于全民,我们都可以通过投票决定利润怎么用、企业是否买卖,因此,全民企业才能让多数人拥有对企业的处置权,全民企业让多数人对企业拥有一票的权利。私有化之后,多数人失去了对企业如何发展和处置的投票权,这就等于让多数人失去了企业财富。

  没有毛泽东时代,不可能有改开时期的发展,没有改开时代,毛泽东的办法让中国发展的更好:

  如果按照他的理论,不为少数人服务,国家就会发展不好,可事实证明,毛泽东时代不为少数富豪服务,国家建立了工业基础,没有改开会发展的更好;如果没有不为富豪服务的毛泽东时代,只有为富豪服务的时代,那么国家根本就是经济殖民地,民生困苦。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经济史以一个小小的工业生产基地为发端,这个工业生产基地甚至比比利时的还要小一些;当时,中国工业的人均产量不及比利时的工业产量的十五分之一。然而,是在物质资源最贫乏的基础上,在充满敌意的国际环境中和极少外援的情况下,中国在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内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主要的工业大国。在毛泽东当政期间,全国工业总产值增长了三十多倍(如果从1952年算起则增长了十二倍),其中重工业总产值增长了九十倍(1949年以前中国重工业特别匮乏)。从1952年(当时工业生产恢复到了战前最高水平)到毛泽东时代结束为止,尽管“大跃进”造成了工业生产的混乱,工业产量仍在以平均每年11.2%的速度增长。1953年至1957年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增长的百分比最大,当时工业增长率达平均每年18%,把中国的工业生产力翻了一番还不止。其后一些年里增长的速度尽管不稳定,但仍然很快。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尽管造成了很大的破坏,但工业生产仍继续以平均每年超过10%的速度增长。莫里斯.麦纳斯《邓小平时代》1952年,中国工业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0%,农业占64%,而到1975年,这个比率就颠倒过来了,工业占72%,农业占28%了。1965年至1978年全国粮食产量由19445万吨增长到30475万吨,超过了历史最高水平,增幅达42.4%。油料产量增幅达61.6%等,增长速度超过了改革后的90年代。以上数字来自于《中国统计年鉴》止于1977年,十年内全国农村共建了56000座中小型电站,农村80%以上的公社、50%以上的生产大队都通了电,机电排灌动力达到6500万马力,有二万多眼机井,灌溉面积达到七亿多亩,农业人口达到每人有一亩稳产高产田。与1965年相比,全国农田灌溉面积增长了51%,农业用电增长了470%,机井数增长了935.89%,机电排灌面积增长了355.58%,水电站机电总装机容量增长了643%。全国拖拉机有56万台,产量比1965年增长了5.7倍;手扶拖拉机140万台,增长了65倍。《中国农田水利》,水利电力出版社1987年出版,第25—43页。这些农田水利建设现在还在发挥作用,改革以来就没有搞这方面建设。四三工程(可搜这个名词看是什么):文革期间(辛子陵说当时外汇只有几万美元)先后投资50多亿美元,引进了26个大项目,其中包括13套大化肥、4套大化纤、3套石油化工、10个烷基苯工厂;还有武钢一米七轧机,3个大电站、43套综合采煤机、1套彩色显象管成套生产技术以及透明压缩机、燃气轮机、工业气轮机工厂等。通过这些引进,建成了北京石油化工总厂、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山东胜利石油化工总厂、辽阳石油化纤厂、北京石油化纤厂、黑龙江石化纤维联合企业、福建维尼纶厂、四川维尼纶厂以及大庆化肥厂、南京栖霞山化肥厂、辽河化肥厂、洞庭氮肥厂、四川泸州和贵州赤水天然气化肥厂等国内一大批化工企业。这些大型企业都是现在中石化和中石油的骨干企业,只是有些人看到肥肉想要私有化,于是就造谣死亡几千万。

  他鼓吹的私有制蒋时代中国人口几乎不增加饿死2亿左右(被中外各种资料和合理的逻辑推理证明)、人均寿命35(当时世界人均寿命42岁)、日本侵略攻陷首都屠杀千万、不到2万日军占领东北、没工业基础不能产钢盔(当时日本能产高性能战斗机)、国军和官僚大量屠杀百姓、文盲80%以上、传染病流行上海妓女10万、抗日后割让旅大、美苏驻军士兵可以随便强奸,财富属于极少数中外精蝇控制、百姓没基本福利;而集体文革时期,中国结束战乱、强大国防(没有外国敢侵略中国,在朝鲜和越南保卫本国)人口增加5亿左右、人均寿命65(当时世界人均寿命57)、朝鲜战争在外国追着16国联军打攻陷敌国首都、百万苏军陈兵边境不敢入侵、美军在越南听到中国警告不敢过北纬17度线、建立大工业基础(能产大飞机、核潜艇、cpu等高技术产品,当时日本不能)、文革百姓批斗官僚、普及基础教育扫除文盲、消除大规模传染病、收回旅大赶走外国驻军财富平均的被大多数人掌握、在工业基础需要大量投资的情况下让百姓有了基本福利、欧日青年学文革思想。

  民国时期中国人均寿命35,世界当时人均寿命42;而76年中国人均寿命65岁,世界当时人均寿命57(见美国大学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中国社会分层的结构与演变》。)这说明横向跟外国比,毛时代中国人均寿命比世界多8岁,蒋时代人均寿命低于世界平均水平12岁。如果私有制好,那蒋介石私有制时代生的人都哪里去了,人均寿命为啥那么低,多数人都是文盲?毛时代人增加4亿、人均寿命大幅度提高、扫除文盲,这必须全国多数地区粮食和各方面生产都大幅度提高才能实现,所以毛时代大多数地方都大幅度提高。既然多数地方大幅度提高,他那地区逃荒是真的,只能说他们无能,根本不应该得到提拔,不过是懒汉。

  先发国家发展工业没什么竞争,只要靠侵略等手段开辟市场就行;而晚发展点的日本之类的国家,如果靠贫富差距巨大的私有制来发展工业基础,那就会导致老百姓造反,因此他们选择侵略抢劫外国来积累;而中国发展的很晚,当时受以前底子薄的影响不可能去侵略,搞私有制贫富巨大对内剥削一个是会造成百姓造反国家崩溃,二是中国是后发国家,高技术重工业技术不行,如果像现在一样市场化就会因为竞争不过外国而赔钱,私人老板不可能愿意投资,那么中国就会变成到没工业基础到处血汗工厂的经济殖民地和外国高级工业品倾销地,所以中国只能在国内比较平均的省吃俭用靠国家投资发展全民工业(大工业不是靠几个精英的天才,而是靠普通技术工人和技术员配合,如果贫富差距大就会无法配合)。建立工业基础要有资金,毛时代农村粮食统购统销让城市人吃到粮食价格低是因为没了粮商和地主,定死粮价不让降低也保证农民利益(蒋时代农民大量饿死,说名当时是为地主利益压低农民劳动价格饿死农民;毛时代消除了地主和粮商,地主粮商的粮食给了城市让城市粮价也降低;农民寿命大幅度增加说明农民粮食增加了,那这些粮食在旧社会价值很多钱,说明农民粮价增加。旧社会农民根本没法销售粮食,主要是地主粮商,所以只不过是剥夺了少数压迫者粮食。私有制里价格高都让少数地主粮商拿走,农民很多饿死)因为粮价低就让城市工人也保持低工资能吃饭,低工资和粮价以及农村保证寿命增加的情况下福利水平不如城市等工农节约出来的钱用于给工人和农民建立公有制企业;毛时代比较平均分配产品财富(对于毛时代是否平均的说法,右派能证明:右派最反对平均、支持拉开巨大差距,如果毛不搞平均而是差距巨大,右派能反毛?右派说毛平均主义,又说不平均,这不是自打脸?),法律规定企业属于全民,这说明当时国家属于大家的,那当时省吃俭用建企业就是为自己,就等于一个家庭节省为了孩子受教育,当然大家愿意。毛时代设计的是,没了地主粮商让农业的粮食价、工人低工资但比农民生活好一些,等工业基础建立工业品大批量生产、企业越建越多之后工业品降价,反过来提高粮价、农村发展小工业、农民去国营企业高福利就业,让工业反过来补贴农业实现共同富裕。后来极右权贵为了自己和外国老板的利益抢劫了国营企业,国营企业也是农民的,这等于抢劫了农民;破坏了毛泽东模式,农民没法高福利就业,农民只能去血汗工厂做奴隶,血汗工厂生产低级产品低价卖外国就要靠农民工低工资,这等于替外国人剥削农民,现在农民不能致富就是他们私有血汗工厂模式私有制造成的。毛的工业化是为了多数人共同富裕,现在让农民打工是为了少数中外大老板官僚暴富。

  如果按照他鼓吹的市场私有制,中国不可能建立工业基础:蒋介石时代地主制,粮食主要是在地主手里,小地主和自耕农也受粮商剥削相互竞争降低价格利润被拿走,城市粮价也不低反过来掠夺普通市民,这样粮食被地主大量囤积、粮食利润属于少数粮商、佃农积极性地产量低等因素导致农民没粮食吃饿死很多,地主手里有很多存粮;蒋介石政权的军官主要是大地主和中型地主组成,他们自然不愿意把粮食利润给国家,政府就没法用压低粮价为大家服务,当然蒋介石政权代表地主当然不愿意吧自己利益交给政府公共。这样私有制就造成粮食结余在少数地主和粮商手里,农民大量饿死、城市粮价不低,国家也无法为多数人利益工业化。大地主的资金虽然不少,但对建立大工业来说就很少了,地主也不可能组织起来赔钱建立重工业。如果私有制建立工业基础就需要私人集中大量资本忍受一段赔钱,中国人均资源少,如果私人集中大量财富,多数人就活不下去,那多数人起来造反国家反而崩溃。总之,私有制在中国这样人多资源少的国家没法工业化;除非人无私,地主都主动愿意自己赔钱为国家建立工业基础,私有制才能在中国工业化。私有制美国建立工业基础美国是先发国家,竞争少,美国人少地多还能掠夺,少数人暴富能集中大量财富去工业化的同时还能分给普通人一些,保证普通人不至于造反。

  控制企业就是控制政权,他不让多数人控制企业,如何为多数人服务?

  控制企业就是控制政权,私有化国企让资本家控制政权,只有发展全民企业才能让人民控制政权:大资本家拥有企业有钱,大资本家通过办媒体和投放广告控制了媒体,普通人没钱办媒体,大资本家控制了媒体言论自由;选举要靠媒体推举候选人,大资本家控制媒体推举自己认同的候选人,因此大资本家控制选举;大资本家有钱请很多好律师,普通人没钱请好律师、没时间打官司,因此大资本家控制司法;多数人给大资本家打工,被他们控制饭碗,因此大资本家控制打工者。大资本家控制媒体、选举、司法和打工者,所以大资本家控制了政权,他们才是真正的掌权者。大资本家之所以能控制政权,是因为他拥有企业造成的,所以控制了企业就控制了政权。既然控制企业就是控制政权,他们把企业给少数人,公开说为少数资本家服务,如何让人民掌权?

  http://weibo.com/u/3711245795微博

  http://blog.sina.com.cn/u/1282379635博客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5.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