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竖琴螺点评2015年1月21日-1月27日参考消息

竖琴螺 · 2015-01-28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2005年1月21日

《叙开始拆除化武生产设施》,法新社海牙1月19日电。据报道,国际化学武器监督机构19日称,尽管因天气恶劣和后勤问题而受阻,但叙利亚已经开始拆毁剩余的化武生产设施。去年7月,负责监督叙利亚化武销毁计划的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曾给大马士革60天时间拆除此类设施。

在被美国灌了几口迷魂汤后,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又开始往死路上走了。美国忽悠叙利亚说,它为叙利亚叛军提供培训和装备的目的是为了打击“伊斯兰国”组织,而非叙利亚政府。但是,叙利亚叛军的确被美国武装起来的,这才是客观现实,而且,西方军队也开始以打击“伊斯兰国”的名义入侵叙利亚。无论最后“伊斯兰国”是否会被打击,西方与逊尼派的联军都会把矛头指向什叶派武装,这就是美国要搞的假途灭虢之计。

昨天,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在访问德黑兰期间与伊朗国防部长德赫甘签署了俄伊两国政府间军事合作协议。绍伊古表示,俄方将与伊朗开展长期、多边的军事合作。据介绍,这项军事合作协议将包括反恐合作、军事人员互访和训练项目,以及拓展军舰进入两国港口的能力等。

而在上周三,美国国务卿克里就表示“恐怖分子去叙利亚主要是为了把巴沙尔赶下台”,以此表明“坚定反恐”的美国政府与巴沙尔政府有着共同的利益。与此同时,欧盟也表示要与阿拉伯国家结盟反恐。

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以俄罗斯及什叶派为一方,以美欧及逊尼派为另一方,这两方人马目前正处于交战状态,而双方都打着反恐的旗号。由此,双方都把对方指为恐怖势力或恐怖主义的支持者,由此,反恐战争本身的正义性也就转而不存在了。当然,世界人民要普遍地看清这一点还需要不少时间。等到双方的战争规模扩大后,就会有更多的人看清反恐战争的非正义本质了。

《美国二战后为何打不赢战争》,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周报1月16日一期文章。这篇文章虽然点出了美国的几个导致它打不赢战争的弱点,但是,并没有解释美国为什么要屡败屡战。问题恰恰在于美国为什么坚持发动对外侵略战争,而且不管打得赢打不赢,它都要打。显然,该文作者并没有理解战争的资本化问题。美国的战争已经不只是达到政治目的的手段,而是已经进化到了“达到经济目的的手段”了,换言之,美国的战争直接为经济目的服务。所以,对美国而言,打仗是一桩生意,战争本身已经成了资本增殖的手段。因而,美国所需要的未必就是战争的胜利,它只要能发动起战争,就能从中实现资本增殖了。由此,战争在美国的手里成了“进可攻,退可守”的宝大祥产品,万一打赢了,当然最好,但如果打输了,也没有关系,反正只要战争本身存在着,那么美国的资本家就能依靠它活下去。当然,也正因为如此,美国的军队才会日益腐败下去。

《“牛奶浇地”凸显中国奶业弊端》,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1月19日文章。《人民日报》发文《赶快叫停“倒奶杀牛”的主义之争》,说奶农倒奶乃是市场经济和改革开放下的必然结果,因而与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无关。对于《人民日报》的反动性,中国人民已经有了越来越清晰的认识。尽管《人民日报》说“倒奶杀牛”与主义无关,但是,它也不得不承认“倒奶杀牛”是无政府主义的产物。然而,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一大区别就在于前者在经济上采取的是无政府主义,而后者在经济上恰恰是反对无政府主义的。如果在经济上坚持无政府主义,那么这种经济就只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而根本谈不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们现在要问《人民日报》的,恰恰就是其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究竟是在哪里体现出社会主义这几个字呢?一方面是中国大量人口喝不起奶,另一方面是中国奶农大肆倒奶杀牛,这就是无政府主义的恶果,也就是中国政府简政放权改革的恶果之一。同样的,一方面大量人口买不起房,另一方面有大量的空置房。诸如此类,举不胜举。中国政府自己为什么要搞无政府主义的改革,那是因为这种改革是为境内外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服务的。

1月22日

《万达正式收购马竞20%股份》,德新社马德里1月21日电,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月20日报道,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1月20日报道。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搞到外国去了,但是,这些私企老板们之前不是斩钉截铁地说不愿意做这种纯粹地“资金提供者”吗?不是说如果不能控股的话就不愿意入股吗?那么为什么要去收购马德里竞技队的少数股权呢?

《上海公布踩踏事件调查处分结果》,美联社上海1月21日电,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月21日报道,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月21日报道。黄浦区的一、二把手都被撤职了,有的人还认为不够,甚至还要向上追究责任。当地的政府官员的确有责任,但是,究竟应该负多大的责任呢?如果黄浦区的领导知道这种事情会导致自己丢掉乌纱帽的话,他们还会那么笃定地吃大餐吗?

大多数人只看到该不该处罚和处罚得重不重,而没有看到这一处罚本身所暴露出来的本朝官员权责不清的问题。如果按照这次事件的处罚力度,那么每年全国各种事故死亡那么多人,不要说各地主要官员该有多少个被摘去乌纱帽的,就是中央相关部门的领导人难道没有相应的责任吗?每年车祸死那么多人,也没看见交通部长或公安部长因此被撤职的。

之所以会表现为“进攻时的冒进主义,转移时的逃跑主义”,那是因为在政治上持有机会主义的立场。中国当下就是一个投机分子当道的时代,这种投机主义不仅体现在诸如《环球时报》这样的主流媒体上,而且也体现在官员们的为官做人上面。官员们以为只要坚持私有化和殖民地化改革的路线,就不会被反腐,更不会被摘帽。

然而,在无政府主义的支配下,出乱子是必然的。而出了乱子之后,有关方面为了平息社会上由日益加剧的阶级矛盾所累计起来的怨怒之气或者是为了堵住上层某些领导人的嘴而肆意加大处罚力度,由此就产生了处罚标准不能始终如一的问题。而处罚标准的混乱必然导致官员们更加肆意乱为,而最后倒霉的则是广大老百姓,可以想见,官员们为了不出乱子而会进一步限制人民群众的自由,正如学校里因怕学生出事而限制学生的自由一样。

废除事前监管与出事后乱管是一对孪生兄弟,中国人民现在碰到的问题不是“始乱终弃”,而是“始弃终乱”。当然,我们不敢奢望本朝官员为人民服务,我们只是希望人民群众自己能够尽力为自己负责。既然本届政府已经把废除事前监管作为改革的总原则,那么人民群众就要有所觉悟,而不要对本届政府再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既然政府不愿意替人民群众负责,那么人民群众自己就不要再赶时髦、不要再凑热闹,包括在股市里也一样,一定要有反潮流的精神。而为了反潮流,所以要充分了解潮流是什么。最后还是那句老话,真理只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

《该不该问?中美各有禁忌》,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月20日文章。从该文看来,中国的社会贫富两极分化问题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现在只有中国政府自己还不肯承认这一点,因为一旦承认中国社会贫富两极分化,那么根据邓论,那就意味着改革开放已经失败了。俗话说,死要面子活受罪。但是,对中国政府而言,现在受罪的是广大老百姓,而不是它,相反,广大愚民还在设法替政府保住它的面子。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政府就更没有动力去解决这一问题了。

1月23日


《法特种兵被曝加入“伊斯兰国”》,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1月21日报道。据法国新闻台“24小时”1月21日报道,法国国防部长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21日告诉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大约有1000名法国公民曾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加入宗教极端武装,其中有一小部分是法国军队的退役军人。勒德里昂表示,这些退役军人中有“极少数”是“圣战”分子,他们效忠“伊斯兰国”(IS),其中一些退役士兵是叙利亚北部戴尔则尔(Deir Ezzor)区域颇有势力的埃米尔或军事指挥官,曾率领十几名法国新兵。其他大多是25岁左右的年轻男性,包括爆破专家和法国外籍军团成员以及精英伞兵。

由此看来,不只是美国,而且法国乃至德国已经陷入了这种害人害己的陷阱里。这些帝国主义国家一方面以第三方的面目出现培训伊斯兰恐怖分子四处捣乱,以图向西方以外的地区输出危机,另一方面,那些被洗了脑的恐怖分子进而反过来袭击这些帝国主义国家,原因只是在于这些恐怖分子自己并不知道是西方国家出钱培训了他们。

正如中国左翼爱国阵营内部混入了一些汉奸国贼的走狗一样,伊斯兰反帝武装组织内部也混入了帝国主义派过来的潜伏人员,更有甚者,有的挂着反帝招牌的伊斯兰武装组织本身就是由美欧统治集团一手创立的。美欧统治集团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更好的控制反帝势力及恐怖主义活动,需要时,就能及时发动一次针对西方国家自己的恐暴袭击活动,从而便于西方国家向外转嫁危机。

成立一个公开反对自己的组织,给自己制造一个最大的对立面,而且,这个最大的对立面怎么也消灭不了,由此把江湖上的各种反对派都吸引到这个组织的身边乃至被这个组织收编,由此实现自己对反对派的有效控制。这就是两党制逻辑的另一种应用而已。这种手法最后会导致反噬效应,但这已经不是反动统治者自己所能顾虑的事情了。目前,西方国家所遭受的这种反噬还只是刚刚开始。

《加央行意外降息或推高楼市》,路透社加拿大多伦多1月21日电。由于资源价格大跌,加拿大已经陷入通货紧缩的危机之中,因而表面上是银行的钱太多了,实际上是因为资本周转所需的资金量减少了。降息只是为了扩大资本周转的规模,但问题是,加拿大缺乏扩大资本周转规模的条件。所以,就算房价上涨,那也不是降息的直接产物,而是因为资本无处可投,所以只能用炒房地产的办法在账面上实现资本增殖,因而,这种房价上涨纯粹是有价无市的上涨,因而也不可能维持多久。

《中国瑞士达成人民币清算协议》,德国《商报》网站1月21日报道,彭博新闻社网站1月21日报道,法新社瑞士苏黎世1月 21日电。瑞士前脚放弃了瑞郎与欧元的联系汇率制度,后脚就与中国签署了货币清算协议。由于瑞郎之前大幅度升值,因此,此时开展人民币清算业务对中国是有利的。当然,作为交换,中国央行同意将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试点计划扩大到瑞士,投资额度为500亿人民币,也就是允许瑞士用这笔钱投资中国的证券市场。

《欧洲央行全面启动量化宽松计划》,路透社法兰克福/纽约1月22日电,《俄罗斯报》网站1月22日报道,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月22日报道,法国《回声报》网站1月21日文章。

外管局说得很委婉,但,这件事的本质就是欧元区要和美国搏命了。和石油出口国在低油价时代为了维护市场份额而不可能减产一样,欧元区为了维护欧元在国际货币市场的份额也开始了量化宽松政策,当然,日本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实际上,中国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只不过,人民币使用量的增加是有经济增长支撑的,特别是有殖民地化改革支撑的,而欧元和日元使用量的增加或维持则是缺乏经济增长支撑的,它们也不可能同意外国进入乃至收购它们的核心产业。

在此之前,美国也搞过量化宽松政策,但是最后还是以失败收场了,所以,没有理由认为欧元区的这个量化宽松政策能够成功。美元使用量的扩大当然也是没有经济增长支撑的,但是,美国能够通过在世界上兴风作浪迫使全世界增加对美元的需求。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欧元区也学美国那样在世界各地兴风作浪的话,那是不可能增加全世界对欧元的需求的,相反,全世界对美元的需求会进一步提高。由此,欧元区就会陷入东施效颦和为人作嫁的尴尬状态。

当然,我们不能把欧元区的领导想成傻瓜,他们肯定是懂这些东西的,因而,可以这么认为,欧元区搞量化宽松的目的与美国搞量化宽松的目的完全不同。对美国而言,它要扩大的是美元在世界上的使用量。而对欧元区来说,它要扩大的主要是欧元在欧元区内的使用量。

欧元区目前最大的危机就是欧元使用量的减少。这在欧元区领导人看来,这不是资本主义本身有什么问题,而是欧元区内部的各种“封建残余”所导致的恶果。当然,我们曾经讲过,欧洲的确存在很多封建时代留下来的割据势力,而且这些封建割据与资本割据已经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了。因此,欧元区乃至欧盟在表面上所碰到的各种封建割据对它的危害,实际上是由资本割据造成的。因此,资本主义危机冲击这些封建割据势力的过程实际上也是冲击各种资本割据势力的过程。也只有消除了资本割据问题,换言之,也只有消灭了各种地方垄断资本,才能彻底统一资本市场,由此才能将欧元投放到更多的地方,实际上就是提高了欧元区垄断资本的垄断程度,否则,在各地方垄断资本的阻扰下,欧元区垄断资本尚不能在区内进行自由的投资。

所以,欧元区量化宽松政策的本质是欧元区统治集团主动在区内制造危机的运动,其目的就是为了保护欧元区垄断资本的根本利益,至于欧元区中小资本乃至地方垄断资本的利益就不在它的考虑范围之内了。中国是通过制造地方政府的财政危机来推行私有化改革,而欧元区则是企图通过制造欧元区诸侯的危机来提高欧元区资本的垄断程度,由此促进欧元区的整合。

《历史怎么看马英九的执着》,台湾《联合报》1月22日文章。(作者 台湾作家 桑品载)文人能够堕落到这种地步,也真是民国特色。蒋介石时代,就有这样的恶心文人歌颂“蒋公”,但蒋介石至少还不至于像马英九这样去当铁杆汉奸。文人的无耻就在于把马英九这样的汉奸比作岳飞、文天祥这样的民族英雄。怪不得汉奸国贼要自诩为爱国主义者呢!看来海峡两岸在这一点上倒是有共识的。马英九坚持出卖民族利益,投靠美帝,这不是叫“执着”,而是叫“顽固”。

1月24日


《美纽约州众议长涉腐被捕》,美联社纽约1月22日电。据报道,纽约州众议院议长谢尔登•西尔弗被控利用职权收受四百万美元贿赂,并将赃款转作合法收入。

既然美国的政治体制也能将腐败官员从苍蝇培养成老虎,那么凭什么相信与美国接轨的政治体制改革能够消除腐败呢?当然,改革的权力在汉奸国贼的手里,人民群众是没有能力改变这一点的,而且,对人民群众来说,需要的也不是改革的权力。

如果美国的政治体制是能够有效揪出腐败分子的话,那么这么一个声名赫赫的政治人物能够从苍蝇变成老虎的前提无非就是有一个能够操控体制运行的势力在长期庇护他,因而,现在他之所以被揪出来,只不过是因为这个势力不再庇护他了。所以,这种反腐必然不是什么纯粹的反腐,而是典型的政治斗争的产物。

如果否认控告西尔弗的举动是在搞政治斗争的话,那么就等于承认美国的体制依然不能做到及时发现腐败官员,以至于能够让腐败官员从苍蝇变成老虎,那么这种体制在反腐的效率上又有什么优势可言呢?既然没有优势,那么凭什么要以此为借口来让中国的体制与之接轨呢?

当然,汉奸国贼也反复强调“不能搞全盘西化”,很多糊涂虫还以为汉奸国贼改恶向善了,实际上,汉奸国贼所谓的“不能搞全盘西化”只是要让“中国的西化程度”与“全盘西化”有一丝一线的区别而已,既然不是“完全相同”,那么当然就不是“全盘西化”了。说白了,就是用文字游戏糊弄老百姓罢了。

西尔弗表示,他会“翻案的”。他从哪里来的这份自信呢?当然不只是有既得力量的保证,而是有前车之鉴可循。如果西尔弗是被冤枉的,那么,他当然有“翻案”的自信,当然,众所周知,资产阶级统治集团善于栽赃嫁祸,因此,如果西尔弗是因为陷入政治斗争才被冤枉的话,那么除非他能够在政治斗争中获胜,否则就会像泰国前总理他信和英拉一样被以腐败的罪名起诉。反过来,如果西尔弗的确是腐败官员的话,那么如果他所面临的问题也只是政治斗争的话,那么,他同样可以通过政治斗争的胜利来洗脱自己头上的腐败罪名。

总之,无论如何,一个能够把苍蝇养成老虎的体制本身就是受腐朽势力控制的,因而,关键问题不在体制身上,而是在于腐朽势力处于统治地位这个问题上面。既然腐朽势力处于统治地位,那么无论体制本身怎么改革,当然都不可能有利于消除腐败。改革体制的运动只是腐朽势力转移阶级矛盾的伎俩,把处于次要矛盾地位的需要人去运作的体制宣传成支配人命运的主要矛盾,就是为了掩护处于主要矛盾地位的运作着既有体制的那个腐朽势力。

毛邓是不是对立,这不只是一个认识问题,它首先是一个实践问题。一个主要的实践就是《毛泽东选集第五卷》被排除在《毛选》之外的这个实事。为什么《毛选》在再版时没有把第五卷放到其中呢?为什么《毛泽东文集》里要删减《毛选第五卷》里面已经有了的文章呢?这个对立可不是人民群众主观的产物,而是人民群众在看到这些客观实事后得出的客观结论。

不是说要对毛主席搞“三七开”吗?如果认为毛主席的哪篇文章写错了,那登出来让人民群众看看嘛,如果人民群众看不到这些“错误”的东西,怎么知道什么是错误的东西呢?如果现在经过删改的东西都是正确的,那么凭什么让人民群众相信毛主席有错误呢?人民群众总不见得从目前公开出版的这些“都是正确的”文献中得出毛主席有错误的结论吧!至于史书怎么评论那是不能算数的,只有第一手的材料才能证明观点的正确与否,但现在的问题恰恰是不允许出版这些第一手的材料了。不是心里有鬼,又是什么问题呢?

毛邓是否对立,可不是一个“应不应该”的问题,而是一个“是不是”的问题。辩护士们只是强调毛邓“不应该”对立,但现实告诉我们,毛邓“是”对立的。否则,就应该纠正这些让人民群众得出“毛邓对立”结论的那些“错误”,如果没有实践上的反应,光有一套说辞,那只是在愚弄人民群众!就现实来看,辩护士的这个“毛邓不对立”的断言没有历史证据能够证明。既然没有历史证据,那么将来就可以赖账了。

辩护士的第二个诡辩是把当下的中国社会强行定义成社会主义社会。马克思在批判蒲鲁东时指出:“由于在他(蒲鲁东)看来范畴是动力,所以要改变范畴,是不必改变现实生活的。”辩护士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只改变范畴而不改变现实生活,他们强行把私有制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定义成社会主义社会,由此证明中国依然还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从而证明改革开放的路线方针政策是正确的。

然而,他们无法自圆其说的是,既然改革开放是正确的,那么中国社会的贫富两极分化问题为什么会越来越严重?这个结论可是官方自己承认的。难道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不断发展会导致社会贫富两极分化日益严重吗?这在理论上如何自圆其说呢?把改革说成是啃硬骨头,既然改革——如官方所说——是让大多数人获益,那么为什么改革会变成啃硬骨头呢?难道毛主席领导红军“打土豪、分田地”也会引起大多数人的不满和导致社会贫富两极分化吗?

辩护士只讲毛泽东时代有“挫折与失误”,却闭口不谈改革开放时代的挫折与失误。即便不敢完全肯定改革开放时代,也不具体批判改革开放时代的错误。对毛坚持搞三七开,那么对邓为什么就不搞三七开了呢?

辩护士的无耻之处更在于用一些模棱两可的话来糊弄人民群众,表面上,把“不争论”、“不改革死路一条”、“姓‘社’姓‘资’”、“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共同富裕”放在一起,但实际上是想通过这种“把左右混为一谈”的把戏来愚弄左派、掩护右派。有些左翼爱国者脑子比较简单,一看到辩护士们说了几个空洞的名词,就以为要逆转了。然而,要知道,修正主义者不仅善于偷换概念,而且善于“说一套,做一套”。怎么能在没有看到实践结果前就轻易下论断呢?以前的亏吃得还不够多吗?

1月25日


《“夜猫子”为何工作效率不高》,美国每日科学网站1月23日文章。毛主席就是夜猫子,你能说他的工作效率不高?关键问题并不在于是否是夜猫子,而是在于作息是否有规律。之所以学生当夜猫子会导致学习效率不高,那是因为学生白天有固定的上课时间,因而,学生当夜猫子的这个做法实际上是打乱了作息时间。生物钟混乱了,就不仅要影响身体发育,而且也要影响次日的精神状态。

美国的这种科普文章宣传的就是伪科学。这和中国的转基因推手所干的事情是一样的。表面上堆积了很多科学名词,据说也做了很多动物实验。但是,偏偏拒绝做人体实验。把转基因食品扩散到全国后,企图用既成事实的办法逼迫中国人民接受,这是不能容忍的汉奸罪行。转基因推手的汉奸本质会越来越明显,受雇于美国资本只是个开始。很多人还不理解左派为什么也能出汉奸,实际上,只要稍微看看日本、西欧的左翼运动,就能知道,左派里的汉奸卖国贼并不是中国的特产。

《南京山寨银行竟能行骗一年》,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月24日报道。正所谓“窃国者侯,窃钩者诛”。骗小钱的属于诈骗或非法集资,骗大钱的则被认为是在从事保险行业或慈善事业。有个英国电视剧叫《飞天大盗》,就是讲各种骗术的,而且每次都搞得很大。南京的这家山寨银行可能是受此启发。自从本届政府宣布废除事前监管后,各种骗局就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尽管南京是越来越和民国接轨了,但这种山寨银行也不会在民国的首都出现,或许这就是南京当局所谓的创新吧。问题是人民群众怎么识别银行的真假呢?好像还真没有办法。如果光看外表,那是没用的,因为所有的表象都可以伪造出来。现在的人已经不稀罕伪造文物了,直接伪造银行了。而且,即便这种骗局被揭露后,受惩罚的也只是行骗人员,监管部门并不受什么惩罚,所以监管部门当然也就没有加强监管的压力。既然改革的原则是废弃事前监管,那么这种假银行的事件就一定会在别的地方重演,而且,假共产党员越多的地方,这种事情就会发生得越多。尽管这一非法的假单位被揭露了,但是,广大合法的假单位还在继续行骗。

1月26日


《安倍战后谈话要删“殖民侵略”,妄言使用已用措辞无“新意”》,共同社东京1月25日电,日本新闻网1月25日报道。物质决定意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如果要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那么为什么要使用新词而不是用老词呢?究竟是被统治阶级不接受老词,还是统治者阶级要用新词来暗渡陈仓呢?

修正主义将私有制占统治地位植入社会主义社会的概念里,其目的不只是为了掩护走资派的私有化和殖民地化改革,同时也是为了妖魔化社会主义和共产党。很多右派的爱国者为什么那么仇恨社会主义和共产党呢?关键一条就是他们相信目前搞的就是社会主义,而且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搞的。这点在围绕转基因食品的斗争中显得特别突出。

修正主义为什么那么强调“物质决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那是因为经过三十多年的私有化和殖民地化改革,私有制经济已经占据统治地位,因此,按照“物质决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教条,接下去的改革就应该是实现资产阶级专政了。这就是修正主义也特别喜欢“唯物主义”的原因,只不过,他们喜欢的是机械唯物主义,而不是辩证唯物主义,尽管这些共产党员也表示要开始学习辩证唯物主义了。

修正主义为什么要强调“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那是因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意味着“生产力”的不发达,因而,根据“要紧紧抓住主要矛盾”的教条,所以就可以不管“生产关系”中出现的私有制占统治地位这件事了。根据猫论,修正主义认为不管公有制还是私有制,能发展生产力的就是好所有制。但是,根据三十多年的社会实践,公有制经济已经失去了统治地位,各个地方的主流媒体都以私有制经济占比超过一半乃至六成为荣。所谓的依宪治国完全成了糊弄人民群众的空话。

我们讲过,主要矛盾是对立双方中相对不变的一方,次要矛盾是相对易变的一方。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主次矛盾地位不是绝对的,不是无条件的,不是永远不变的。而且,按照修正主义的逻辑,生产力是需要不断发展的东西,换言之,生产力是在不断变化中的,那么实际上生产力才处于次要矛盾地位,相应的,修正主义把私有制生产关系作为永恒的真理,那么生产关系实际上处于主要矛盾地位。因此,尽管修正主义口口声声说要抓住“发展生产力”这一主要矛盾,但是,其实他们紧紧抓住的是“私有制生产关系”。正因为私有制生产关系处于主要矛盾地位,所以修正主义才不断地在生产力的发展方面碰到各种问题,因此才有要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完全是私有制处于支配地位时的特产。

修正主义首先否定前三十年在公有制经济主导下所取得的伟大成就,然后,在此基础上否定公有制经济在发展生产力方面所具有的优势,从而为私有制经济占统治地位的复辟开辟了道路。是否真是要做到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那首先要看所有制问题。既然不承认公有制经济在发展生产力方面所具有的优势,那么所谓的互不否定实际上就是不允许否定私有制经济占统治地位的复辟运动,其本质是不允许否定后三十年,因为人民群众现在是活在“后三十年”而不是活在“前三十年”。既然不能否定后三十年,那么对改革开放的反思乃至纠正就根本不可能了,所谓的和平转型也就是妄想了。

当然,和一切反动派一样,修正主义也认识到“社会主义”这个词的潜在危害,毕竟,偷换概念的做法并不能彻底抹杀被统治阶级的阶级意识。所以,修正主义就开始编造一些新词。安倍要舍弃“殖民统治和侵略”这些老词的目的不只是为了否认日本帝国主义所犯下过的罪行,而且是为了重新进行殖民统治和侵略。修正主义舍弃“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国”、“阶级斗争”、“革命路线”、“汉奸”等老词的目的是为了搞“资本主义的现代化强国”,是为了维护和加强资产阶级专政,是为了推行反革命路线,是为了自己当汉奸而不受惩处。

当然,修正主义也不是什么新词都喜欢的,比如,修正主义就很讨厌“屌丝”这个新词。有政协委员表示,这种词“是粗俗猥琐的下流语言”,并称这种词污染了汉语。然而,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既然共产党领导干部也要学习辩证唯物主义了,那么理应知道,“贱称”出现的前提是“贱人”已经存在于世了。正因为阶级压迫已经让广大身为无产阶级的网民认识到自己的社会地位是如此的低贱,所以才以貌似自嘲的方式给自己冠以“屌丝”的称谓,实际上,这不是自嘲,而是对无产阶级地位准确认知的产物。如果修正主义真要反对污染汉语这件事的话,那么为什么不反对“小姐”和“同志”等被污染的词汇呢?“小姐”和“同志”正是改革开放污染汉语的明证。

1月27日


《美拟用转基因蚊子对抗登革热》,美国《时代》周刊网站1月25日报道。据美国《太阳哨兵报》报道,由英国生物技术公司Oxitec繁育的转基因雄蚊在野外交配时可以不让雌蚊产生后代。

转基因食品的推手们坚称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然而,他们无法解释美英能够用转基因技术让蚊子绝育这件事的军事意义。既然可以通过转基因技术让蚊子绝育,当然也可以通过转基因技术让中华民族灭绝。

这几天,网上各方围绕转基因推手是否移民美国一事争论不休,实际上,这种事根本没有什么可以争论的。因为问题绝不在于转基因推手是否加入了美国籍或是否受雇于美国资本家,而是在于转基因食品本身的安全性是否能够获得保证。

而且,大家难道没有发现吗?正是因为转基因推手在国内的媒体上被封杀了,所以才投靠美国资本家的。而目前的这种争吵正好让转基因推手重新获得了话语权,这正是转基因推手所希望得到的。转基因推手就和艺人一样,是靠曝光率吃饭的,如果曝光率降低了,那么就会让他难受无比,而他要增加曝光率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力挺转基因食品。

当下社会,看一个公众人物,首先不是看他的左右立场,而是要看他究竟是爱国者还是汉奸。是不是爱国者,不是靠自诩或自封,而是要看他在一些事关中华民族安危的问题上所持有的立场。一个人究竟是将中华民族的生存和人民群众的生命放在第一位,还是将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或是将别的什么东西放在第一位,决定了这个人的民族立场。

民族立场是第一位的,阶级立场则是第二位的。这是抗日统一战线所确立的原则,也是任何一个爱国者在任何时候所要坚守的底线。转基因推手的问题就在于他把所谓的科学立场凌驾于民族立场之上,由此,也就使得这些转基因推手成为了汉奸。至于所谓的左派立场,那完全就是伪装了。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一个毛泽东思想的追随者,居然不把中华民族的安危和人民群众的生命和健康放在第一位进行考虑,这是对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侮辱。

而且,转基因推手所坚持的科学立场并不科学,因为,他的美国主子一直在公告转基因技术的各种军事价值。转基因推手根本无法保证转基因食品的安全,因为中国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转基因技术。中国政府只是否认允许生产和销售转基因主粮,但是,中国政府拒绝承认市场上已经存在的大量转基因食品,更没有丝毫拨乱反正的举措,这还是在中国政府成立了专门检验出口大米制品是否含有转基因成分的机构的前提下。掩耳盗铃的目的当然为了汉奸卖国集团的私利。洋大人是不能吃转基因食品的,这种高档货当然只能让中国老百姓去吃,中国的官员们则有特供的绿色安全食品。

当军迷们还陶醉在新式武器层出不穷的幸福中,当脑残们还在做着可望而不可及的中国梦时,他们不曾想过,再先进的武器也是要有人去用才能发挥出威力的,再丰硕的经济发展成果也是要有人去享受才能体现出发展的价值的,然而,一旦中华民族被转基因武器消灭后,中国所创造的这些物质财富就只能为他人做嫁衣了。

《余秀华逆境成名传播正能量》,新加坡《联合早报》1月26日文章。这个女人所写的“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这种话也能被称为“正能量”?如果这也算正能量的话,那么以后就让新闻联播读读这个女人写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不是要传播正能量吗?还有比新闻联播的传播力度更大的吗?

残疾女性靠传播正能量成名不是没有先例的,张海迪就是一个典型,她的所言所写才叫正能量。而这个叫余秀华的女人所写的东西哪有一丝正能量?!反动媒体的三观果然也是反动透顶的。

《烟熏美食成中国治霾“牺牲品”》,《今日美国报》网站1月25日报道。据报道,重庆市环保局称,烟熏腊肉和“柴火鸡”的烹饪法是造成PM2.5值最近攀升的部分原因,因此,重庆禁止制造这两种美食。

我们不理解,重庆市政府为什么不彻底禁止中式烹饪?从而彻底杜绝中式烹饪过程中产生的各种能够导致PM2.5攀升的因素。重庆市的政府官员应该带头不吃中餐,把逆向种族主义发挥到底,每天就挖点野菜、喝点凉水,就算要吃荤食,也应该直接吃生的,像野蛮人那样过得多么环保!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