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清江游:不能再容忍奥巴马会见达赖!

作者:清江游 发布时间:2015-02-04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对美国玩的这套把戏中国人应该直接对抗了。

  最近有消息说,美国总统奥巴马又要会见达赖这个中国的叛乱者、叛国者?这很容易让人想起一个中国的成语“口是心非”!对安倍,世人都知道其典型的特点就是“口是心非”。而人们普遍对安倍的这种特点直言指责,毫不留情。但大家对奥巴马的“口是心非”该若何?是不是应该对奥巴马大声说,不!

  在下上网查了一下,发现奥巴马原来是不甘心落后于其它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上任以来两次会见达赖。回头看,克林顿是五次,小布什是四次,老布什似乎比较顾及面子,只有一次。闹了半天奥巴马在近几任的美国总统中是前进有方向,追赶有目标啊!奥巴马大概是想在任期内赶上小布什甚至是想赶上克林顿?在下曾反复讲过,美国的战略是很清楚的,分裂中国,搞垮中国。达赖这个叛国者只是一个借口,一个支撑点,西藏才是真正的目标。面对这个目标,历届美国总统都在努力,奥巴马看来没有例外。可以预见,奥巴马这一次会见达赖不会是最后一次。任期内他很可能要打破克林顿的纪录,真是煞费苦心啊!只是不知道达赖一旦西去,美国到哪去找代理人呢?

  应该注意的是,不论哪位美国总统他们会见达赖都常用的第一借口都是:“维护西藏的人权。可他们对达赖在西藏时期的农奴制统治这种根本无人权的历史而不是无视人权的历史从没有过任何谴责,这该做何解释呢?既然是维护人权,对没有丝毫人权的西藏过去的农奴制就应该无情地予以抨击,特别是应抨击其中的代表人物达赖,就应该对挖掉农奴制的基础表示大力的支持,就应该对解放农奴高呼万岁,就应该支持对曾压迫农奴的农奴主们进行改造,就应该支持对企图恢复农奴制的叛乱进行镇压,至少不能让农奴主们再抱有任何幻想来恢复农奴制,而不是支持他们找出各种借口来恢复农奴制!当然更不能支持、维护农奴制的总头子-达赖。可美国做的正好相反,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前后至今,美国一直在做的就是支持农奴制的统治者,支持恢复农奴制的农奴主们,支持农奴制的总头子达赖。这实际上都属于是反人权的事。由此可见,美国支持违反人权的现象长达几十年!今天,美国总统不断地会见、支持达赖实际上仍然是在违反人权,破坏人权,鼓吹反人权,支持反人权。这那里谈得上什么维护“西藏的人权”?西藏过去有人权吗?西藏过去没有人权,美国在维护什么呢?维护达赖叫维护西藏人权吗?那是在维护反人权!

  综观历史,“维护西藏的人权”美国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美国帮助西藏改善过什么?支援过什么?为农奴的解放做过什么贡献?回顾西藏的历史,新中国早把西藏的人权问题解决了。西藏解放农奴可以说是世界上维护人权的典范。与美国支持达赖相比,中国恰恰才是在维护人权。西藏是谁在破坏人权?是谁在违反人权,曾经的农奴们才是最有发言权的。他们能说美国支持达赖是在维护人权吗?结论自然是美国是真正违反人权的。美国把人权挂在口头上不过是在玩骗人的把戏。

  当然,从另一角度来论,中国的人权是属于中国的内政,根本无需美国操心。美国不操心自己国家内的诸多违反人权的现象,眼睛总是盯着世界上其它的国家,处处都要当“世界警察”。可当世界警察不是在捉罪犯,不是在制止犯罪,而是支持其它国家的犯罪者、叛国者、叛乱者,甚至自己直接参与犯罪。这种公开支持罪犯的行径真是应了一句话,美国搞的那一套全属“警匪一家”之恶行。

  美国总统乐于会见、支持一个鼓吹农奴制的达赖,世人除了西方集团的小喽啰们,谁能说这叫维护人权呢?针对西藏美国一门心思地找借口会见达赖就是为了干涉中国的内政。这既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美国拿人权来做幌子干涉中国内政由来久矣,早已无法掩盖美国不是在维护西藏人权而是在破坏西藏人权的本质。

  对奥巴马的行径,人们还有一问,如果中国的人权需要美国来维护,那么美国的人权是不是中国也有理由来维护维护呢?也许中国应该会见一下夏威夷的前皇室成员,鼓励他们开展夏威夷的独立运动?很多人一定都很清楚,在这个世界上,通过侵略占领的领土没有独立的有两个地方,一个是美国侵略占领的夏威夷,一个是日本侵略占领的琉球。这两个地方早晚都应该开展独立运动!而中国一定要支持这两个地方的人民独立。

  美国总统们会见达赖的第二理由就是:“保护西藏的宗教”。但西藏的宗教新中国保护之好在世界上是有口皆碑的。并不存在需要外来保护的问题。请问美国的总统们,世界上有哪个国家的宗教需要外国来保护呢?美国的宗教需要外国来保护吗?凭什么中国的宗教需要美国来保护呢?中国是一个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从不歧视任何不同的宗教,特别是佛教,即使是藏传佛教也不例外。中国每年对西藏的投入,在保护西藏宗教、文化、传统、宗教寺庙、场所上可以说是不遗余力,美国与其说是保护西藏宗教,不如说是想破坏西藏宗教吧?如果美国真想对保护西藏宗教做点贡献,中国欢迎啊。西藏还有很多的寺庙需要修葺,请真的拿出钱来给西藏自治区政府,这是保护西藏宗教的实际行动,切不要把钱扔到叛国者的手里,那对保护西藏宗教一无所用。

  其实,美国的所谓保护宗教是假的。我们知道,达赖虽然表面上顶着一顶“达赖”的头衔,但他不是纯粹的宗教人士。“达赖”虽然是一种宗教头衔,但那是中央政府敕封的。如今的这位达赖则是当年的中华民国中央政府敕封的。没有中华民国中央政府的敕封,他什么都不是。大家都很清楚,世界上所有的宗教教职没有一个是由政府敕封的,由政府敕封的都不是纯粹的宗教头衔。从这个角度讲,西藏曾经的统治是一种政教合一的统治。这种形式的统治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与世界发展的潮流都是不合适宜的。西方集团包括美国在内没有一个国家是支持政教合一统治的,相反都是坚决反对政教合一的。新中国政府废除农奴制,取消达赖的世俗统治权,这恰恰是在保护宗教的独立自由。但新中国政府没有取消他的宗教头衔,那是希望他能走上正确的道路,是给他爱国的机会。但达赖几十年被美国及其西方集团的同伙挑唆,在身边带路党的指引下,认贼作父,与国家为敌,不惜叛国,已经不符合其原本的宗教身份了,已经违背了藏传佛教的基本教义了,已经算不上什么宗教代表人物了。按道理,新中国的中央政府有权褫夺达赖的封号,重新寻找、任命敕封新的达赖。美国支持这样的违背宗教教义的人,还遑论什么保护宗教?美国长期支持达赖绝对不是为宗教,更不是为保护什么宗教,美国以保护宗教作借口,从没有给西藏的宗教干过任何实际有益的事,干的都是损害西藏宗教的事,其目的就是企图恢复达赖鼓吹的政教合一的农奴制统治,就是想利用达赖为其图谋分裂中国的战略服务,美国的行径与二战时期日本在中国东北的行径无异。美国的目的离宗教远矣。美国如果以为中国的宗教需要美国来保护,那么,中国难道没有同样的理由提出,美国的宗教也需要中国来保护!

  另外,我们必须明确,达赖从本质上讲是中国的叛乱者、叛国者。作为叛国者跑到外国去寻求外国人支持,企图在西藏恢复农奴制这个在中国西藏曾存在过的制度,这是叛国行为而不是宗教行为。从这一角度来论,美国支持达赖也不是在保护宗教,根本也谈不上是在保护宗教,其保护的是中国的叛乱者、叛国者,保护的是腐朽、落后的农奴制。美国保护、支持中国的叛乱者、叛国者,那就是在与中国为敌。保护腐朽、落后的农奴制,那就是与世界潮流为敌。换言之,奥巴马与美国历届总统在西藏问题上的作为都属与中国为敌、与世界潮流逆向而动之行径。

  问题是,奥巴马一面与中国为敌一面还喋喋不休对中国讲些好听话,口头上对中国讲友好,大概均属口是心非之不实之词。这与安倍是不是很相似?中国对奥巴马的这种行径是不是也应该大声斥责?或者中国应该像对待日本的小泉那样来对待奥巴马。如果奥巴马再会见达赖,对不起,中国任何领导人将不再与奥巴马见面!中国人应该有这个勇气。

  很多人可能会说这是不是过份了?其实,这才是正常的中美关系。在下早前说过,中美关系实际上一直就是一种非正常的关系,中国始终是屈辱忍让,两国根本就没有一种平等的关系。世界上没有把中美这样的关系叫作国家之间的正常关系,也没有这样的关系不是敌对国的关系。如今,中国该直起腰来了。不能说美国想对中国搞点什么名堂,中国都得忍着,都是口头上嚷过了之。对美国长期肆意侵犯我国主权、长期肆意干涉我国内政而我国长期忍让的历史必须结束。而结束这种历史不是通过外交、不是通过谈判才能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用中国成语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中国应该针锋相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中国必须针对美国内政来论事。不能怕什么中美关系的所谓倒退。美国不是暂停什么军事交流了吗?好啊,我国可以暂停政治交流作为回应。实际上的中美关系早已处在极差的状态下了。在中美关系上,中国人不能再当阿Q,视而不见其美国的蛮横无礼,也不能奉行驼鸟政策来处理中美关系。人们都说俄美关系降到了冰点,可俄美关系是在争夺势力范围,俄罗斯只是在维护自己的传统势力范围。可细看中美关系,美国一直在直接干涉中国内政,台湾、西藏、新疆、甚至近年又添上香港都成为美国的目标。中国完全是在维护自己的主权,维护自己的领土完整,中国因美国的干涉,不仅失去的还没有收回,想保住的美国都在阻挠。如是,中美关系应该说比冰点还低,远比俄美关系更差。

  中国从没有干涉过美国的内政。而美国却长期干涉中国的内政。美国长期阻挠中国的领土主权完整和国家的统一。从新中国成立算起,美国干涉中国内政长达六十六年。这算是什么呢?对待这种中美关系的状态,我们还能对奥巴马会见达赖装作睁眼瞎吗?还能容忍奥巴马会见达赖吗?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ping/2015/02/338230.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