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方方家族 始终是肉食者

pioneer · 2020-03-23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从没落到中兴,方方一步一步升级到“厅级百姓”,曾经被她弃若敝屣的岗位,又成为当代大学生及至研究生所追逐竞争的目标。

  方方家族 始终是肉食者

  本瓜民无意介入方方与反方的争论,但看了方方女士挽袖子撸膀子“骂山门”:

  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改革开放如果毁在了这些人手里,是我们这代人的耻辱。来吧,是把你们所有的招数都拿出来,把你们背后的大牌都喊出来。你看我怕不怕你们!

  喉咙有点痒,咳咳,斗胆说两句吧。

  在历史里,有一个叫吴起的人,特有心机,当过两个国家的大干部。最聪明的一次,是被仇敌追杀时,他一把抱住了老国王的尸体,大喊,“他们祸国,杀了国王”“射箭吧,看我怕不怕你们!”仇敌很二,就开始向他射箭,同是也射到了国王的尸体上。后来,新国王把那些人全杀了。

  抱国王尸体,就是摸到了“王炸”。

  显然,方方的智慧不亚于吴起,要不咋能混上“厅级老百姓”呢?

  这次,方方打出一张王炸,“改革开放。”

  炸,谁敢反我?

  要不起。

  过。

  亮王炸,就是秀“赵家人”身份。

  有个叫张叔同的“挺方”公众号上,就闪烁着亮瞎钛金狗眼的标题,《看方方的家世,我想问:那些骂她的人,是哪来的资格?》

  “你也配姓赵?”

  方方的家世,网络人民都知道:系出名门望族。即“旧时王谢”,印度婆罗门。

  每一篇方方对家族的回忆,都弥漫着扑鼻的书香。“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在书是奢侈品的中华民国及以前,散发着穷酸,不识“丁”字的下等屌丝,只能绕行。

  赵太爷家族,只出了一个秀才儿子,见了举人老爷得点头哈腰。而方方祖上据说出过状元。

  方方的曾外祖父是同盟会元老,功成后,赵太爷屁踮儿屁踮儿的求假洋鬼子,向同盟会办了一个银桃子,给儿子挂上;穷屌丝全都惊服,说“抵得一个翰林”。

  可见,赵太爷父子“咸与维新”,继续姓赵的资格,也全拜方方曾外祖父们所赐。

  方方曾外祖父,更是姓赵。

  对孙中山“平均地权”的主张,对鲁迅痛打地主落水狗的呼吁,方方的曾外祖父显然是阳奉阴违的:

  现在的官僚和土绅士或洋绅士,只要不合自意的,便说是赤化,是共产;民国元年以前稍不同,先是说康党,后是说革党,甚至于到官里去告密,一面固然在保全自己的尊荣,但也未始没有那时所谓“以人血染红顶子”之意。可是革命终于起来了,一群臭架子的绅士们,便立刻皇皇然若丧家之狗,将小辫子盘在头顶上。革命党也一派新气,——绅士们先前所深恶痛绝的新气,“文明”得可以;说是“咸与维新”了,我们是不打落水狗的,听凭它们爬上来罢。于是它们爬上来了,伏到民国二年下半年,二次革命的时候,就突出来帮着袁世凯咬死了许多革命人,中国又一天一天沉入黑暗里,一直到现在,遗老不必说,连遗少也还是那么多。

  写此文时,鲁迅还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对国民党还寄予幻想,幻想国民党能痛打地主落水狗。然而,“四一二”彻底粉碎了鲁迅的幻想,使他成为本阶级的逆子贰臣。

  是啊,像方方曾外祖父这种仕绅门第,怎么可能革自己阶级的命呢?

  党内成员基本出身于方方这种“名门望族”,孙中山怎么可能不成为“孙大(嘴)炮”呢?

  方方曾外祖父们若能践行三民主义之“平均地权”,那么孙中山又有何动力去“联俄联共扶助农工”呢?

  本着不冤枉一个好人的原则,下面推断一下,方方曾外祖父有没有可能是国民党内的“彭湃”呢?

  方方在《软埋》里,对“平均地权”革命表现出了还乡团式的刻骨仇恨,活脱一鲁迅笔下之“遗少”;而对其曾外祖父的回忆里,却从对其有过一丝一毫的相关控诉。显然,方方曾外祖父从未干过或支持过这种事儿。

  1949年1月,方方曾祖父见国民党大势已去,又连忙抓起一张“咸与维新”的王炸,组织江西和平促进会,主张走北平解放道路,幻想在新政权的领导下继续姓赵。

  方方伯祖父,民国大学教授。这是神马门第?看看有多少文人学者在网上替中华民国嚎丧,就知道了:月入几百大洋,甩赵太爷鲁四老爷几条街,甩下等屌丝阿Q小D们n光年。

  姓赵,假一赔万。

  “十年”开始之后,方方家族走向没落,继续姓赵的幻想破灭,她的父亲“在一场场政治运动中变得战战兢兢,懦弱无力”、“除了读书就是读书”。

  读书,就是传统文人学士的韬光养晦,徐养兵力。“学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书中自有黄金屋”,书,就是仕人的翻牌王炸。

  方方没有选择潜心读书以图后事,而是激流勇进,本能地抓住“文化大革命”这张属于那个时代的“王炸”。

  那时候,如果有人跟我说:“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浩劫”,我一定会豁出去跟他争个头破血流。

  炸,谁敢反我?

  显然,方方打错了牌(本人已忏悔),这张“王炸”没能助力她“继续姓赵”的人生目标,74年高中毕业以后就去做了装卸工。

  方方在描述这段历史时,很不老实。她说:

  我的16岁时代,比你差远了。我连“独立思考”这样的词都没有听说过。我从来不知道一个人需要独立思考,我的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学校说什么就是什么,报纸说什么就是什么,收音机说什么就是什么。11岁开始“文革”,到21岁“文革”结束,这十年,我就是这样成长起来的。我从来没有过自己。因我从来就不是一个独立的人,只是一台机器上的螺丝钉。

  改革开放的前十年,几乎是我自己和自己斗争的十年。我要把过去挤压进我脑子里的垃圾和毒素一点点清理出去。

  其实,她在74年就开始思考人生了,并非是她自己说的改革开放后:抓了“文革”王炸,却换来装卸工岗位。继续姓赵的幻想破灭了,她不能不思考。思考着......父亲的教导又重响耳边。

  我的父亲说:他一生最大的理想,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全都能上大学。父亲说那番话的样子我还记得。所以我在当搬运工的时候,一心想实现父亲的遗愿,于是我考上了大学:中国最美丽的武汉大学。

  当装卸工的时候,方方已经领悟了父亲的远见,利用书香门第的家族资源,以读书改变命运。此时,她已经果断地抛弃了“文革”这张只能让她当普通百姓的王炸,继承了父亲遗留下来的祖传“王炸”:读书。

  尽管读书在当时还不是王炸,但她就像落水人抓住稻草一样,紧紧抓住了,时刻准备着“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一天。方方的操作,就相当于在地铁尚未开工的时候,预先埋伏一个准拆迁房。

  在中新网对方方的访谈中,她这样讲述自己当时的心境:“最难捱时,她对同事说,‘如果30岁,我还在这个地方,我就自杀’”。

  方方这种“旧时王谢堂前燕,不入寻常百姓家”高洁情操;“宁为林黛玉而碎,不为刘姥姥而全”、“当工人,勿宁死”的贵族品质,显然与文革背道而驰。“十年”中的方方,只是一只误入鸭群的天鹅,一位沦落野地的白雪公主。

  而这个差点导致方方自杀的工人岗位,可是当时八亿农民的梦寐之求。名门望族与平头百姓,的确是一个世界的两类物种。

  方方的这次“独立思考”,发生在批判“学而优则仕”如火如荼的“十年”,显然,“文革”丝毫没有触动她已锈在灵魂里的出人头地的封建家庭教育。最初紧抓“文革”当王炸,只是她的误判。

  家庭,是方方的第一所学校,父亲,是方方的第一任老师。《软埋》和中新网访谈,就是明证。至于所谓的文革教育,不过是方方为赋新诗强说愁,为黑反方先自黑,以求收获“那时的我 = 现在的你”的效果,不料,却导出了这样一个滑稽的结果:“文革中的我 = 改革中的你”。小伙伴们都惊讶了,她这是想证明神马呢?

  苍天不负,恢复高考。

  炸。

  方方学而优则仕,又成赵家人。

  从没落到中兴,方方一步一步升级到“厅级百姓”,曾经被她弃若敝屣的岗位,又成为当代大学生及至研究生所追逐竞争的目标。

  

2.jpg

  那时的方方,决不是今天的我们。

  方方常常庆幸,“有幸地遇上了改革开放,更有幸参与了整个改革开放的全程。”确实,没有改革开放,方方就姓不了赵。虽然,还有大把被方方淘汰(科举制,就是90%左右末位淘汰制)的下等屌丝,不配姓赵。

  方方说“可以说,没有改革开放,几乎就没有今天的一切,包括我写这份公开的日记以及你给我写这封公开信的权利。”

  说实话,我最近一直是方方的粉丝,她在武汉前线控诉疫情下的悲惨世界,争取“另外一种声音”,我在后方默默地给她点赞截图。不料,方方的旋律突然一下子从悲愤转向欢快,意气风发地走进了新时代,连丁点的过渡都没有,我大脑没跟上节奏,硬生生地被扯断了八根弦,半天才接上: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方方,一个姓赵的方方,一个一脚庙堂一脚江湖讪君卖直的“二花脸”,一个从主子骂到奴才的贾府忠臣焦大。

  一个疑问:

  方方明明说“随着机器运转,机器停,我停,机器动,我动。这状态,大约也像今天的你(而不是你们,因为现今16岁孩子中很多人相当有独立思考能力)。然后又说这位高中生“没有独立思考”、“只是随着机器转”的公开信,在没改革开放之前的文革,是没有权力写的。

  真是智商用时方恨少,我转不出这道十八弯:这篇让方方不爽的公开信,原来也被“文革”所不容。那么,方方是在说“文革”反对“不独立思考”、“只随着机器转”吗?

  一个感觉:

  方方每日公开一篇《封城日记》,怎么看都像文革造反派张贴揭批武汉当权派的大字报。

  看过一篇反方的文章,不能同意里面的很多观点,但作者认为方方“有一股浓浓的文革遗风”,请原谅我也同感。虽然形似而神非,但方方的确通体散发着斗天斗地其乐无穷的造反派作风;其生猛彪悍的广场大妈级操作,做实了“不是老年人变那啥了,而是文革一代变老了。”的传说。

  一个结论

  方方家族,在每一个历史转折关头,都能准确的摸到“王炸”,从满清(明以前待考)、民国、共和国,始终姓赵;方方女士,在每一次论战失利之际,都会迅速抱住国王的尸体,使“乱臣贼子惧”。其步子跨越之大,其角度转折之陡,看得我等瓜民眼花缭乱,脑补不及。

  “十年”中充数“文革”机器上的螺丝钉,“十年”后勇当“改革”机器上的螺丝钉,明明把握的是时代脉搏,高唱的是当代主旋律,偏要自诩为“独立思考”。

  明明是批量生产的流水线工业品,偏要假冒量身定制的纯手工艺术品,不把自己包装成全球限量的LV爱马仕,就不能彰显她卓而不群的“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

  一段语录

  我所谓奸商者,一种是国共合作时代的阔人,那时颂苏联,赞共产,无所不至,一到清党时候,就用共产青年,共产嫌疑青年的血来洗自己的手,依然是阔人,时势变了,而不变其阔;一种是革命的骁将,杀土豪,倒劣绅,激烈得很,一有蹉跌,便称为“弃邪归正”,骂“土匪”,杀同人,也激烈得很,主义改了,而仍不失其骁。先生呢,据“自白”,革命与否以亲之苦乐为转移,有些投机气味是无疑的,但并没有反过来做大批的买卖,仅在竭力要化为“第三种人”,来过比革命党较好的生活。既从革命阵线上退回来,为辩护自己,做稳“第三种人”起见,总得有一点零星的忏悔,对于统治者,其实是颇有些益处的,但竟还至于遇到“左右夹攻的当儿”者,恐怕那一方面,还嫌先生门面太小的缘故罢,这和银行雇员的看不起小钱店伙计是一样的。先生虽然觉得抱屈,但不信“第三种人”的存在不独是左翼,却因先生的经验而证明了,这也是一种很大的功德。(鲁迅,给鲁迅文学奖者方方)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悼念洪涛同志
  4.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5.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6. 一个被志愿军在上甘岭狠狠打脸的名字,美国人用它给韩国男团颁奖
  7. “镇反”运动,为抗美援朝肃清“第五纵队”
  8. 夏春涛:不该如此称颂曾国藩和湘军
  9.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国抗击美国的能力增长了多少
  10. “板蓝根事件”背后的玄机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北京日报》:任志强被判刑18年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9.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毛泽东的神预言:四方面军南下是错误的,早晚还是要到西北来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5. 悼念洪涛同志
  6. 毛书记“死谏”、袁同学跳楼、研究生自缢:我们的大学,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