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刘金华:中国印钞已经过多了

刘金华 · 2020-06-23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商品供过于求,价格不会上涨,这符合价值规律;同样,货币供应量多了商品价格会涨,也是价值规律。

  中国印钞已经过多了

  都了刘明国《央行为政府赤字印钞就一定会引发通胀吗?》文,感到需要商榷。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近日提出“财政赤字货币化”,这是现代经济学的主张。引起财政、金融学界和左翼网友的激烈辩论。经济学界认为这会引起通货膨胀,这是主流货币理论的观点。左翼网友吴铭等反对借债,认为应当印钞,强调国家主权。卢麒元的《实在看不下去了》文指出:“M早已经够了!现在需要启动V啊!”

  我于6月17日写了《建一个经济运行指数》,送官网和左翼网站,毛泽东思想旗帜网发表了。

  我我没有从印钞还是借债看问题,而是调查研究。在文中首先回顾了,改革开始发展经济需要大量资金,经济学界用现代货币理论,提出“赤字经济”,结果产生中国通货膨胀,引起1988年的银行挤兑风潮。中央改行主流经济理论,1995年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现在要“保就业”,需要用现代货币理论,“财政赤字货币化”。我写道:“市场经济理论的特色就是习近平说的‘问题导向’。主流货币理论,现代货币理论,等等现在经济学中的许多理论,大多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市场调节手段。”

  接着用大量篇幅调查分析中国历年的经济数据,结果从中国历年经济数据同比发现一个与经济增长相反的趋势,货币流通速度越来越慢,由货币推动产生的GDP越来越少,由1952M2每元推动生产出GDP高达6,7元,减少到2018M2每元推动生产的GDP只有0.49;货币周转期间越来越长,由1952年的不到两个月周转一次,到2018年两年还不能周转一次,资本的价值,它的效率和效益,都在日益下降,几十年还没有见到发生逆转的趋势

  我又通过与美国相应的年份数据环比,发现了“美国的M2一直小于GDP,而中国自1998年后,M2一直大于GDP,而且差额越来越大,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印钞机”;“2018年的货币流通速度V约为美国的三分之一稍多点”;“中国的市场经济没有‘与国际接轨’。”因此,我提出“经济学需要讲清楚中国特色市场经济道路。”

  ……

  我论证需要建一个反映几个重要经济因素关系的资本周转,用来分析社会经济运行状态,供科学决策的经济运行指数V=GDP÷M2,是从MV=PT演化过来的。费雪方程式没有错,错在费雪的假定,我只否定他的假定,是否定之否定。主流货币理论和现代货币理论是实用主义的东西,各有各的用场。我们不要陷入其中。

  卢麒元的判断是对的,不只是“M早已经够了”,根本就是过多了。以2019年为例。根据统计资料,2019年年底的M2余额198.65万亿元,而GDP总量只有99.1万亿元,货币1元只推动产出GDP不到0.50元,中国的资本效用太低;不及美国的三分之一! 2019年年终M1余额有57.6万亿元,而全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41.2万亿元。无论从198.65万亿元的M2,产出99.1万亿元的GDP,还是从M1的57.6万亿元购买力,超过消费品零售总额41.2万亿元16.4万亿元,都表明货币太多了!一百多万亿的货币没有用于实体经济,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能用于“六稳”“六保”?中国人民银行、经济学家们,要说清楚。

  吴铭强调国家主权是对的。刘明国的《央行为政府赤字印钞就一定会引发通胀吗?》文需要商榷。

  不能说“费雪方程和剑桥方程不靠谱”,Py=MV和M=kY=kPy都是相对真理,否定不了的;应当用这两个方程式来追问管理理论的官员和经济学家,怎么维持一百万亿的GDP,两百万亿的货币还不够?

  也不能说“货币未必一定转化为价格”。货币不能老是锁在保险柜里,应当使用。而只要用,货币就一定要转化为价格,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119页就讲了:“价格是物化在商品内的劳动的货币名称。”

  既然“价格是物化在商品内的劳动的货币名称”,那么,商品的价格提高了,用来交易商品的货币就一定要多。无论是马克思经济学、资本主义主流货币理论,现代货币理论,都认为货币多了会通货膨胀,只是现代货币理论不在乎,它要保就业。当然,货币多不用,不增加货币供应量,物价也不一定涨。但“央行为政府赤字印钞”,是要供政府使用的。

  商品供过于求,价格不会上涨,这符合价值规律;同样,货币供应量多了商品价格会涨,也是价值规律。我们看到,这几十年工资涨了百倍,社会供应的的粮食、副食品,与人们的需求量变化不大,但是价格张了多少倍呢?过去一分钱一斤的蔬菜现在要几元钱。在文革时期,我32元4角五分的工资供养一家五口人生活和三个孩子读书,现在,3200元能行吗?

  

现在,媒体报道今年许多省搞“新基建”的资金都是若干万亿,2018年的中国“500强”的前3位一年产值过2万亿,都相当于文革十年GDP的总和,更大于文革前十六年GDP的总和。请想一想,文革十年全国做了多少事?文革前十六年国家发展做了多少事?这些地方,,这些企业,能够做那么多事吗?

 

  

老百姓不懂经济学,不会疑问“印钞就一定会引发通胀吗?”,但是都感到“包包鼓起来了”,但是钱越来越不值钱。

 

  

刘金华 2020年6月20日星期六

 

  见附件

  《方方日记》背景很复杂

  舆论方方《武汉日记》很长时间了。这是件大事,但又不赶急,我想放在防疫复产后,像批王长江那样,连写若干篇。只是我过了85岁生日后,健康状态越来越不好,可能要被迫休息了,所以,趁现在还能写的时候,写一点。

  我最早知道方方,是网上对她的《软埋》的批判。2017年5月28日写了篇《外话“软埋”》。现在说《武汉日记》,也完全适当,就把它翻出来摘录于下(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7/05/379875.html):

  土改中,农民的过头行为有,各地都发生过。革命运动中的这种现象,是历史潮流冲刷污泥浊水时浮在主流面上的泡沫。革命者看主流,伤感者盯泡沫。问题不在不同的人不同的观感。不在事情本身,而在于说事的目的。列宁说过,现在的世界复杂得很,可以举出很多的“事实”来证明任何一种观点。

  《软埋》对客观世界,没有正确反映,严重的问题是,她在运用语言艺术来宣泄其对仇恨社会主义革命的内心世界。

  《软埋》的出现这件事不是孤立的,这是文革后的一股逆流,背景很复杂,有被打倒的阶级的反攻倒算,也有阴谋家制造夺取舆论的需要。

  中央宣传部研究室原主任刘祖禹在《<讲话>后发表<软埋>是极不正常的》文中说:“《软埋》这篇小说是《人民文学》2016年2月号发表的,是在习近平同志《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以后。人民文学出版社还为此专门出版了单行本。总书记讲话以后,文艺界的首要职责是认真贯彻落实其讲话精神。”刘祖禹认为:“《人民文学》和人民文学出版社是中央文艺系统两个重要的书刊出版单位,未见他们在贯彻落实习近平同志讲话精神方面有什么重要举措,却反倒目睹他们抛出这样一篇翻案作品。”

  应当说,《软埋》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地革命,这是十分清楚的;与习近平“《讲话》精神唱反调”,也是很清楚的。问题是,为什么《软埋》在受到左翼批判后,《软埋》著者不仅一再反击,还表示要用法律手段来对付批判者,那么相信统治阶级的意志是支持她的?为什么习近平和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至今对《软埋》以及如此之类的东西,没有进行认真的批判?刘祖禹说的对:“《讲话》后发表《软埋》是极不正常的”,应当看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这是与现实经济基础相应的上层领域的斗争,它涉及如何评价毛泽东领导的28年和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关系着中国发展道路。应当从《软埋》等产生的历史背境,了解曾经被打倒、但现在重新强大起来的阶级和阶层在干什么,《软埋》所“软埋”的是什么?

  现在的《武汉日记》,不仅是否定、控诉毛泽东领导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而且控诉、问罪现在的中国共产党。

  方方和挺方方《武汉日记》的人说,《武汉日记》讲了“真实”。 这是什么“真实”?

  中国、武汉抗疫的真实是什么?是党中央的统一领导,习近平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全国一盘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全国各地三万多医护人员不是为利益驱动奔赴武汉,全国人民的集体主义精神,“我是共产党员”,“众志成城”……是最早最快地扼制住瘟疫,受传染的人的、死的人,不仅按比例最小,绝对数量也远少于欧美国家。《武汉日记》反映这些真实吗?没有(3月23日22时10分网易手机网新闻网报道《3月23日15时,美国疫情疯狂暴增,噩耗才刚开始……》(https://3g.163.com/news/article_cambrian/F8EG1JLV0543AVO7.html?from=history-back-list)而《武汉日记》在3月23日后就停写,此时武汉还没有解除“封城”,其中有何关联)。相反,是散布虚假相信息。方方不是说她“更尊重法律”么,难道不知道在媒体上讲“殡仪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不仅是违法散布谣言(我负法律责任说),而且已经触犯了刑律?方方从《软埋》开始,就挥舞着“法律手段”,从她大量造谣而从不受法律追究,而李文亮医生讲真话被训诫,两相比较,这就让人们不能没有刘祖禹在《<讲话>后发表<软埋>是极不正常的》那样思考,要提出这个问题:法律手段是否掌握在方方们手里?

  我在《外话“软埋”》写了“革命者看主流,伤感者盯泡沫。问题不在不同的人不同的观感。不在事情本身,而在于说事的目的。”方方也说:“对于写作者而言,真正的作品,都是由内心出发,是自己内心激荡的产物。这是他人所无法教导的。”(见《批评为什么备受批评 方方表达“职业读者”的意见》,人民网-人民日报2014年7月15日)试问,何以使她内心对她没有经历过的土改激荡,要在60多年后,发表《软埋》?现在又是什么使她内心激荡,要写她不了解的武汉抗疫的《武汉日记》(她申明这是她“本人记录的武汉”,“我从来不会被他人绑架”,《武汉日记》书名就不改)?这是由什么“内心出发”?

  方方是旧中国名门之后,在新中国文革期间,高中毕业做了装卸工,文革后进入高等学府。我不知道,这是否在她的内心世界,播下了仇恨新中国、仇恨文革的种子,但这并不足以使她能写出《软埋》、《武汉日记》来。我们看到,许多与方方相同经历的人,和方方的内心世界截然不同。我们看到,无论《软埋》,还是《武汉日记》,都有一个共同点:方方生于全国土地改革结束三年后的1955年,60多年了,土改已经成为历史记忆的2016年,却出版《软埋》,描述她没有经历、也不甚了解的土地改革;今天的《武汉日记》也不是方方直接经历的,充满了“我听说”,“听朋友说”,“从朋友处打听到”。

  如果说,对于《软埋》,我只能从土改对她完全是历史,没有人给她讲,她写不出来,事情应当是,他人说,方方写。这是逻辑的推论;那么,《武汉日记》,从有人约稿,按常规约稿有内容要求,而《武汉日记》的内容,又是“我听说”,“听朋友说”,“从朋友处打听到”,“ 一位医生朋友的确传给我一张照片,就是那张一地手机的照片”, 都清楚表明,内容是他的许多“朋友”讲,方方执笔,是集体创作;方方也清楚讲了翻译出版也是:“在写的过程中,就有出版社询问,包括一些汉学家、翻译家,甚至是中介代理人,所以是边写就边翻译的,翻译的动作也不怎么慢。”很抱歉,我的健康不能支持我做更多的考察,各位可以自行查看比如中华网的《方方日记的幕后推手,很不简单!》(https://3g.china.com/act/military/11166766/20200411/38059844.html)事实充分表明,《武汉日记》是集体创作,而且不仅是《软埋》那样,是中国的一部分人的集体创作,现在,《武汉日记》是世界反华势力的集体创作。只有这样看,才能看清楚这件大事。

  方方现在强硬得很。精英们在挺他,有欧美后盾。但是,方方毕竟在中国,写的是中国武汉,为什么没有人管?请看我全面摘录的《外话“软埋”》:“《软埋》的出现这件事不是孤立的,这是文革后的一股逆流,背景很复杂,有被打倒的阶级的反攻倒算,也有阴谋家制造夺取舆论的需要。”《武汉日记》同样是。

  中央宣传部研究室原主任刘祖禹在《<讲话>后发表<软埋>是极不正常的》,指的不是方方不正常,而是放任方方肆意放毒,在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中国,是极不正常

  我不能说下去了。需要休息,希望能多活几年,看到究竟会怎样。

  但还要表示声援徐州市第三医院医护人员齐声高唱《国际歌》,拥护共产党的正确领导,“还我医院朗朗乾坤”的斗争。

  刘金华 2020年5月22日星期五

  坚持、发展“西迁精神”

  ——写给两会

  首先,我要顶着“资本家标准牌的走狗”的帽子(不咬资本家却咬左翼中人,左翼网站常常发生这样的狗咬。上网14年来,已习惯了被骂、被排斥。赵紫阳钦定的“积极策划全川性反革命武装应变”的“反革命”帽子,几十年都没有把刘金华压倒,现在狗叫几声,就可以不让我走自己的路?可笑),表示拥护习近平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致辞。这没有什么“丢人现眼”的,“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中国政府这样做,团结世界人民抗疫,有力地粉碎美国特朗普政府及其仆从反华捣乱抗疫的图谋。

  本文原题是“全国一盘棋,构建新兴市场”,不仅谈“西迁精神”,还谈中国要不怕美国搞“脱钩”,敢于带头联合第三世界和第二世界国家构建新兴的国际市场。这样不仅文章长,而且需要收集许多资料,我近来身体不好,难以做到两会期间发出此信。

  12年前,我在《辩证地对待危机》文中提出的:“美国作为现代资本主义国家,主要靠剥夺世界来维持其繁荣,因此也必然要与世界其他国家对立和斗争。在长期的对立和斗争中,美国不仅越来越孤立,而且筋疲力尽,继续支撑其霸主地位越来越难。美国主宰金融市场,主导世界经济的日子不多了。世界经济格局必将发生改变,从现在的情况看,一国主导世界经济的情况将不复存在,以一国货币为基准货币的情况也必须改革。领导人要有所考虑。”

  12年后,美国霸权主义已经发展到经济恐怖主义,但我说的“孤立”没有出现,现在的情况是,许多国家、包括中国,屈服于美国“制裁”的淫威,没有联合起来反抗;中国有力量打败美国,但丢了毛泽东思想,不敢站起来,带头打倒霸权主义,消除美国恐怖主义。现在还是“夫妻关系”的“中美国”思想,幻想与美国“共治世界”。这会使中国两面不讨好,会孤立。必须要改变。

  中国与美国是何种关系,会不会脱钩,要不要脱钩,这个问题绕不过去,早迟要解决,要有个结果。

  关于“全国一盘棋”,在《辩证地对待危机》里,我提出的“形成分工合作的、以高新技术产业为前导、大企业为龙头、中型企业为骨干,组织带动众多小企业协调发展的、从中央到地方的有层次的社会化大生产体系”,“发展精细农业,治山、治水、治荒漠,开拓资源,美化环境,拓展人类生存空间,提高人类生存条件……新的社会生态产业,……建设亦农亦工亦商的工农商学一体化的新农村。”就是全国一盘棋的新经济纲领,在当前世界危机下,也是中国稳经济的途径。

  最近,习近平考察西部重提“西迁精神”。这是60多年前,1955年4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为调整新中国工业建设、文化发展和高等教育布局,决定将交通大学从上海迁至西安。5月25日,时任交通大学校长的彭康向师生们公布西迁决定时说:“我们的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因此考虑我们学校的问题必须从社会主义建设的合理部署来考虑”。据90岁的史维祥说“中国电机之父”钟兆琳说:“我的父亲告诉我,只有大西北也建设起来,我们整个国家才能够兴旺发达,所以我一定要到西部去”。在祖国的一声召唤下,一群知识精英从大上海奔赴大西北,从此扎根西部,几代人薪火相传,战天斗地,完成党和国家交给的“支援西北建设”“为建设社会主义服务”的光荣使命。2017年11月,15位交大西迁老同志给习近平写信说“多年来在西北的奋斗,我们形成了‘胸怀大局、无私奉献、弘扬传统、艰苦创业’的‘西迁精神’”。 2017年12月11日,习近平对来信作出重要指示:“向当年响应国家号召献身大西北建设的交大老同志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希望西安交通大学师生传承好‘西迁精神’,为西部发展、国家建设奉献智慧和力量。”

  明天两会就相继开幕,按常规,会议上要讲中国成就,也会讲一些问题。我不知道代表们、政协委员们是否看到,想过:现在中国发展是畸形的,不健康的。工业发展了,农业却停滞;沿海发展了,西部在停滞;经济全球化了,却没有自己的体系,受制于人,不能独立自主;GDP提高了几百倍,但财富集中为少数人所有;生产现代化了,社会文化却后退了近百年,过去延安的“十个没有”,现在全有了;知识分子地位提高了,但思想境界降低了……这种不平衡的畸形状态,必须改变。

  我们发展生产为什么?我们应当怎样发展生产?什么是社会主义,这个问题提出来近半个世纪,决策者应当认真思考,弄清楚,向大家讲清楚。

  习近平讲“西迁精神”两年半2了,今天重提,不知道这次两会是否会讨论,我认为,应当重点讨论,调整中国工业建设、文化发展和高等教育布局,优化中国发展生态。

  今年是扶贫决战年。贫困人口大部分在农村,在西部。根除贫困,需要“西迁精神”,开发西北,建设西北,发展西北。

  改革开放中国经济着力于东部沿海发展,钟兆琳说得好:“只有大西北也建设起来,我们整个国家才能够兴旺发达”。

  中国大部分人挤在东南城市里,耕地越来越少?发展空间越来越少。西北地域广大,现在,大面积沙漠,土地贫瘠,人烟稀少,但中国的未来发展希望在西北,需要“西迁精神”,创造“寨北江南”。

  疫情后,复工复产难,有人提出“救助和刺激规模应不低于10万亿 以拉动消费为主”,国家拿钱制造的消费市场不可能持久,为什么不把这10万亿用于治山、治水、治荒漠,改造西北,防止年年发生的干旱水患,提高人类生存条件,拓展人类生存空间?应当发展“新基建”概念,建立新的社会生态产业。西藏白白流失的水要北调,劳动力和人才要掉头流向西北。这不是“消费促生产”,直接就是发展生产,扶贫、复产、发展。这是人类历史上伟大的综合工程

  知识精英不要做“香蕉人”,要换心,恢复老一辈知识精英爱国主义、爱社会主义的“西迁精神”,胸怀大局、无私奉献、弘扬传统、艰苦创业”。

  ……

  法国前总理拉法兰说:“西迁精神”作为中国独有的时代记忆,成为中华民族精神的一个折射。我更赞同习近平这次特地视察西部使说的:“要发扬……西迁精神。重大的历史进步都是在一些重大的灾难之后,我们这个民族就是这样在艰难困苦中历练、成长起来的。”我认为,“西迁精神”既是精神,又是中国发展的大战略,特别是新冠病毒大灾之后,我们需要“西迁精神”稳经济,发展新经济,建设社会主义

  希望两会能认真讨论 “西迁精神”,把习近平重提的这一精神,转化为发展中国的大战略,而不要使之只是对过去“中国独有的时代记忆”。 刘金华 2020年5月19日星期二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2. 蔡霞一类党校教师由来的追溯
  3.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4. 毛主席会遭哪些人记恨
  5. 中印边境战争能够避免吗?
  6. 光刻机差距明显 文宣要实事求是
  7.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8. 一个中国公民致美国务卿感谢信
  9. 王海娟:农民对土地确权很困惑
  10. 看《追龙》嘲笑香港?先想想东莞和一线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吧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被社会暴打以后,你才会想起毛泽东
  6. 蔡莉因何被免职?
  7.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8.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9.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10.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被社会暴打以后,你才会想起毛泽东
  4. U2都被解放军击落5架了,美军还要送来第6架吗?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证监会允许美帝审计国企不觉得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