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假如马云没有外滩炮轰,蚂蚁还会被暂缓IPO吗?

子午 · 2020-11-05 · 来源:子夜呐喊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如果不是马云的外滩炮轰行为,兴许明天蚂蚁就真的如此堂而皇之地上市了,而“暂停”恐怕也只是讨价还价的开始。

  11月3日晚间蚂蚁集团暂缓A股和H股上市的消息宣布以后,网络上迅速出现了两种声音:一种是欢呼马云“求锤得锤”,一种是为马云惋惜的“眼红”论和“以前是经销商,现在当老板了,动了根本利益”论。

640.webp.jpg

  关于第二种论调,笔者只想说:持这种看法的要么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身为奴隶却操心资本家的“精神资本家”,要么是为资本家洗地的资本乏走狗。阿里从2013年在重庆拿到网贷牌照开始,玩的就是通过ABS杠杆配资放高利贷,已经做上了放贷公司的老板,放贷的是马云,不是银行,说什么“以前是经销商,现在当老板了”,这不是扯犊子吗?

  那么,再说回第一种说法——马云“求锤得锤”,这个词用的非常贴切:在10月24日的外滩金融峰会上,马云21分钟的演讲扔了三颗炮弹:“中国金融没有系统、国内的金融监管是以管火车站的方式管理机场、中国的银行是当铺思维。”11月2日,马云被约谈;11月3日,蚂蚁被上交所通知暂缓IPO,随后港交所亦暂缓。网友调侃,“好,你马云觉得以前管太宽了,以后就管窄一点”。

  这个事件之后,笔者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如果马云没有“求锤”,还会“得锤”吗?换言之,假如马云没有外滩炮轰,蚂蚁还会被暂缓IPO吗?

  我们简单梳理一下蚂蚁上市的过程:

  7月15日,“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更名为“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蚂蚁集团”;

  7月20日,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官宣”启动上市计划,计划将在科创板和港交所同时上市;

  8月14日,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官网公示蚂蚁集团辅导备案文件;

  8月24日,证监会受理蚂蚁集团境外首次公开发行股份审批材料;

  8月25日,上交所受理蚂蚁集团科创版上市申请,蚂蚁集团同时向上交所和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8月31日,上交所官网显示,蚂蚁集团科创版IPO审核状态变更为已问询;

  9月7日,公司回复了科创板上市委的首轮问询;

  9月18日,蚂蚁集团成功过会;

  9月22日,上交所官网显示,科创版拟上市公司蚂蚁集团提交注册;

  10月13日,蚂蚁集团收到证监会有关其申请赴港上市的行政许可决定书;

  10月21日,证监会同意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科创版IPO注册;

  10月26日,蚂蚁集团本次A股发行价为68.80元/股,H股发行价为80港元/股,对应总市值约2.1万亿元;

  10月29日,蚂蚁集团开启线上线下同步申购;发布A股网上发行申购情况和中签率公告;

  11月2日,四部门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

  11月3日,蚂蚁集团正式宣布推迟在上交所和港交所上市。

  从上面的过程梳理,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证监会在10月21日就同意了蚂蚁集团的申请,尔后蚂蚁才开始“线上线下同步申购”;

  那么,马云选择在申请被通过的三天后炮轰金融监管,是遇到什么阻力,还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得志便猖狂”呢?

  腾讯新闻《一线》通过蚂蚁集团相关人士获悉,蚂蚁暂缓上市的消息宣布后,蚂蚁集团执行董事长井贤栋3日晚召集集团内部中高管召开紧急会议,会上称“蚂蚁集团和阿里历史上最黑暗、最艰难的两天”——从2号被约谈,到3号被上交所告知暂缓上市,不整好是两天吗?显然,马云的炮轰行为的确只是单方面的“得志便猖狂”;而上交所的暂缓上市告知书所依据的也正是发生了“2日的约谈”这一“重大事项”,而非前面的申请环节有问题。

640.jpg

  马云炮轰事件发生2天后,光明网发了篇评论员文章《马老师所言或未危言耸听却张冠李戴》,略带“委屈”地辩解:“如果真如马老师所言‘这个不许那个不许’,那么就不会有支付宝、蚂蚁金服……这么多股民的钱,怎么监管是个问题,没有监管则是万万不行”,潜台词就是别人可以炮轰监管,你“马老师”不应该啊。

640.webp-(2).jpg

  直到马云外滩炮轰事件发生了整整一周后的10月31日晚,人民银行主管的《金融时报》才抛出一篇重磅文章,为“金融监管”正名,而此时距离蚂蚁正式宣布定价发行已经过去了5天。

  640.webp-(3).jpg

640.webp-(3).jpg

  文章措辞严厉地指出:“前期对金融科技发展几乎没有监管,这既是P2P网贷一地鸡毛的原因,也是类似蚂蚁集团这样的从事金融服务的大型科技公司(BigTech)迅速发展的关键。”

640.jpg

  这篇文章也道出了蚂蚁“致富”的奥秘:

640.webp-(4).jpg

  文章还指出了蚂蚁集团“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实际是钻了空子:

640.webp-(5).jpg

  同时还指出了蚂蚁集团招股说明书所反映出来的高杠杆、高风险:“根据蚂蚁集团的招股说明书,其信贷资金中只有2%来自自有资金,剩下的98%来自金融机构合作伙伴或者ABS”。

  这说明什么?说明监管部门对于蚂蚁集团上市过程存在的问题是“门儿清”的!既然如此,笔者更要问一下,在明明知道问题的情况下,之前的申请是怎么被通过的?

  两年前的2018年11月初,《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发,其中明确指出“接受客户推荐的商业银行全部联合贷款不得超过全部互联网贷款余额的30%”——30%的比例锁死了互联网银行的杠杆比。蚂蚁的招股说明书中,只有2%的自有资金,已经远远低于了30%的下限——这是马云在拿监管规定当儿戏吗?

  联合贷款自有资金30%的下限要求,所针对的正是此前蚂蚁集团“空手套白狼”式的疯狂生长。昨天文章提到黄姓前官员去年得意洋洋地讲自己跟马云的创新:

  花呗、借呗找银行按1比2点几放贷,银行给它五六十亿,形成90亿。90亿放贷出去之后,再拿这90亿的债权去资本市场上搞ABS(资产证券化);收回这90亿之后再放贷形成债权,再搞ABS;搞个40遍就形成3600亿。央行和证监会觉得这个(风险)太高,最后一商量就允许发5次……

  ABS搞40遍是“空手套白狼”,搞5遍它就不是“空手套白狼”了?

  从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资本在“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口号下,一次又一次的地钻监管的漏洞;即便“法有禁止”,“大而不倒”的资本照样敢于一次次挑战监管的底线。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如果不是马云的外滩炮轰行为,兴许明天蚂蚁就真的如此堂而皇之地上市了,而“暂停”恐怕也只是讨价还价的开始。

  蚂蚁在马云被约谈后声明“拥抱监管”,好一个“拥抱”啊。马云的外滩炮轰行为,触怒的不仅仅是监管,他触怒的是整个民意。尽管马云的炮轰视频在网络上获得了200万“精神资本家”和“资本乏走狗”的点赞,但更多的是民众的愤怒、揭露与声讨,民众愤怒的是资本打着“创新”的旗号肆无忌惮地“割韭菜”、吃人不吐骨头。换句话说,“人民富豪”早就臭大街了,骗子不好当了。

640.webp-(6).jpg

  面对汹涌的民意,笔者想说一句:“海燕呐,你可长点心吧”!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看今朝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决战:马云与袁世凯
  2. 陈先义|​马云神话该破灭了
  3. 寡头成了人民富豪,高利贷成了金融创新
  4. 云中马被约谈,且慢高兴
  5. 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到底发生了什么?
  6. 新华社发“云中马”值得高兴吗?
  7. 大选大局已定? 特朗普的“美国降维”梦才刚刚开始
  8. 不理解中国为什么要让外国收购民族工业
  9.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10. 从历史的垃圾堆里翻出这一破烂的人,知道70年前伍修权是怎么怒批杜鲁门的吗?
  1. 郭建波:文化大革命的全面发动——从“五一六通知”到“十六条”
  2. 吴铭:让人不寒而栗的四十人论坛
  3. 谁能明白马云的野心?!
  4. 迎春:不懂什么是经济——经济学界的最大悲哀
  5. 美国大选严重腐蚀了胡锡进的灵魂
  6. 孙锡良:主席,我愧对您啊!
  7. 决战:马云与袁世凯
  8. 我们连说“不满意”的权利都没有了?
  9. 金融委对马云演讲表态
  10. 陈先义|​马云神话该破灭了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5.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6.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7.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8.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9. 外滩金融峰会,不寒而栗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历史的铭记!为毛岸英雕像揭幕,刘思齐现身
  2. 美国即将爆发“第二次内战”?
  3. 吴铭:让人不寒而栗的四十人论坛
  4. 公检法为民营企业家“保驾护航”
  5. 打工人调研
  6. 我们连说“不满意”的权利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