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123页举报信背后,被学阀奴役的中国学生

乌鸦校尉 · 2020-11-21 · 来源:乌鸦校尉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今年的一句“困在系统里”,仿佛成了时代的隐喻,而封建学阀利益集团,势力强大,他们本身就是系统,是规则制定者。这位研究生的大胆揭露做了一个好表率,学阀这种腐朽的东西,就应当给送进棺材板里去。

  昨天,一篇题为《实名举报天津大学化工学院张裕卿教授和其女张丝萌学术造假》的文章,在网络疯传。

  流传出来的文件共有123页,堪称揭黑界的巨著。

  与其说这是一篇揭露造假的文章,不如说它本身就是一篇生动详实、有理有据的打假论文。

  首先,我们打开封面,标题清晰简洁,一目了然。“天津大学化工学院”阐述了事情发生的地方,“张裕卿教授和其女张丝萌”指明了行为人,而“学术造假”则说清了主题。

  “实名举报”露出的作者姓名,无疑是昭示着明人不做暗事,沉甸甸的信用背书。  

2.jpg

  接着往下看,是目录。

  章节层层递进,有简介,有详述,还有结论,连参考文献都标明了,严谨程度可见一斑。  

3.jpg

  在简介里,作者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和背景,说自己是来自普通农民家庭的学生,因为心揣梦想考上研究生,决心励志走向科研道路。  

4.png

  当他自己第一次和导师见面时,心想运气真好,能遇到这样一位又有能力,又有热情的老师。  

5.png

  没想到,上了几堂课以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同学们对老师很不耐烦,课后还对他破口大骂,一开始,他颇为不解,好几次都想找这帮人理论。  

6.png

  结果,等到他自己去实验室帮导师做实验的时候,才突然在实验记录里发现了许多弄虚作假的行为。

  他想弄明白,但同学们都瞒着他,一个巨大的疑团在他心中慢慢形成。  

7.png

  在一次实验中,由于效果不行,作者希望老师亲自试试。没想到,老师啪地一下,很快啊,勃然大怒,将作者训斥一番。  

8.png

  直到这时,作者才明白,在这个导师的下面,造假,原来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师兄师姐们告诉作者,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三条路,一是跳湖解脱,一是退学回家,一是造假毕业

  那种天地之间无路可走,逼人从恶的境况,让人看得心头一紧。  

9.png

  随着他学生生活的继续,越来越多的秘密被逐渐挖出来。  

10.png

  张裕卿不仅论文造假,而且简历造假,自称高级研究学者,但经历存在严重造假行为。  

11.png

  用假数据造图,张裕卿让自己摇身一变,从副教授晋升为正教授。  

12.png

  甚至连张裕卿的女儿,背后也一样有黑幕,张裕卿给女儿占用保送名额,致使一位考生无辜落榜。  

13.png

  在论文环节,作者本着严谨的态度图文并茂,用证据一张图一张图地实锤,具体导师哪里作假了一一点出。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14.png

  最后,作者提出了自己四点诉求,不仅要求处分这样的作假教授,而且要求妥善处理张裕卿过去和现在的学生,要求赔偿,要求健全教师监管制度,足见其心思缜密,早在发声之前,就把后续都想好了。  

15.png

  真是越看越触目惊心,越看越心意难平,同时也越看也越对作者肃然起敬。

  作者不仅思路清晰,逻辑严谨,文笔流畅,而且是苦心孤诣、经年累月,搜罗如此多的证据,冒如此大的风险,给腐败的学术界奋力一击,不仅仅是为自己争取合法权益,更是在为所有高校学子争取权益,不可谓不勇也!

  我完全理解他这样做的决心,因为在如今的高校,导师利用职权欺压学生,早已屡见不鲜,弊病早就到了不得不除的时候。

  不久前,华中科技大学也发生了一起令人震惊的事情。

  学生因为宿舍安排不合理,找后勤处反映无果后,便向学院副书记郑强教授求助。

  郑强教授听闻学生的不公正待遇,当即火冒三丈,情绪激动起来:“我今天就把自己的党籍和职务撂在这里了,也要进去掀了他的桌子。

  然而,结果却是这位郑强教授被学院通报批评,并取消两年的评“优”资格。  

16.jpg

  一个墙壁开关就标价3000多元的学校后勤处,究竟有多黑暗,各位可以自行想象。  

17.jpg

  

一个方某人,举国声讨半年多,至今稳坐钓鱼台。  

而这位为学生挺身而出的郑教授,竟挨了学院的通报处分。湖北的文化教育领域,真真是奇哉怪也。

 

  毛主席那个时代喊了很久要打倒的学阀,现在在教育界又卷土重来了,为祸一方。

  学阀就是学术流氓,借助知识垄断,把持教育界和学术界。在学阀之下,还有学匪、学棍、学霸,为非作歹,横行无忌。

  他们上可以混淆视听,下可以妖言惑众,他们虽不能控制人的身体,却能影响人的思想,他们杀人不见血,杀人还诛心。

  仅仅这段时间,前有浙大女博士因不堪导师骚扰后跳楼自杀身亡,后有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投河自杀以死明志

  学阀古已有之,可以说是封建时代最顽固的势力。

  从光武帝开始,东汉历代皇帝很热衷于学经,于是推动了一场场全民学经热潮。而带来的后果是,迅速形成了众多的“学阀型”的世家大族。

  这些世家大族们把某种儒家经典作为自己的家学,从而世世代代在帝国享有高官厚禄,而且垄断了国家官员选拔的途径。

  东晋时,“王与马,共天下”,琅琊王氏与皇帝势均力敌,成帝司马衍见王导时,要起身相迎

  唐代的牛李党争,两大学阀挥拳互殴,打了四十年,从此埋下祸根,让王朝逐渐覆灭。

  两宋时期,门阀消灭了,但学阀却更加来势汹汹,一帮阴暗卑鄙软弱无能的士大夫,天天恐吓皇帝,让他放弃北伐,自顾自己的安乐窝,哪管天下苍生。

  明代的东林党更是夸张,自己组织黑社会,暴力对抗中央巡视组,为此还倒打一耙,煽情地写下《五人墓碑记》,一时令人傻傻分不清,到底谁才是受害者。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民国。

  1927年3月,北伐战争风起云涌,国民革命军克复上海。

  5月4日,上海特别市党部、学联会、东路军政治部、淞沪警察厅及上海各大高校等各界团体数万人,聚在上海的公共体育场, 召开了“五四”运动纪念大会。

  在这次演说中,东路军政治部主任陈群对上海各高校学生称: “此外, 你们还有一种特别的任务, 就是须要拿上海所有的学阀, 一齐打倒。

  国家政权即将更迭,在如此重大意义的政治仪式中, “打倒学阀”竟然成了上海政、学、党、军界的一致追求。

  而且,国共两党都喊出了这样的口号。

  为什么?

  因为清末以来,江苏省教育会在以张謇为代表的地方士绅的支持下发展,逐渐形成一张笼罩东南的权势网络。

  这张网络跟直系军阀暗通款曲,长期在当地只手遮天,为祸一方。

  江苏省教育会的许多人,都曾是同盟会会员,资格很老,背景很硬。

  随着国共政党势力开始在苏沪学界扩张,在他们动员下,各地都发生了澎湃的学潮,这使江苏省教育会对苏沪教育权的控制受到了干扰。

  1923 年,国民党人想借江苏省教育会名义,在上海广设平民学校以开展党务活动,遭到了江苏省教育会的拒绝。

  这种不合作的态度让汪精卫非常不爽。

  1925年1月6日,北洋政府教育部突然发布命令,免去东南大学(南京大学前身)校长郭秉文的职务,由胡敦复继任。

  大学历来是成为各派政治势力争夺的重要阵地,作为独立王国的江苏学界自然对此很不满。

  胡敦复前往东南大学强行履职,结果遭到学生的围攻,有学生对胡拳脚相加,强迫胡写下声明:“为尊重公意,永不就东大校长职”。

  这场运动中,是江苏省教育会在暗中操纵。

  国民党在《中国青年》上发表了一系列文章, 将江苏省教育会痛斥为“学阀”。

  共产党人恽代英抨击江苏省教育会:

  “向来与军阀打成一气,引诱着学生醉生梦死的过日子,他们教学生死读书,讲究享受恋爱,不要加入政党,不要过问政治; 他们用这些法子,以软化江苏一般青年”。

  “江苏省需要一个空前绝后的普遍的学潮, 把这般教育界的流氓驱逐净尽,一扫数年来他们所酿造的妖氛” 。

  学生终于开始意识到: “从前我们只知道‘打倒军阀’, 却不知道‘打倒学阀’”, “‘学阀’其害之大, 其虐行之苦, 也不知比军阀更多几倍呢! ”

  1925年爆发了五卅运动,学生们群情激愤,纷纷表示要走向街头。

  当这种情绪日渐高涨之时,各大学校却想了个办法,放暑假让学生回家,来消解学生运动,屁股坐到帝国主义那边去了。

  1925年8月,暑假之际,上海大同大学的学生会决定不离校继续爱国运动, 并发行《大同大学暑期特刊》,但校方却登报否认该刊为大同大学所办。

  大同学生会登报声明,并质问校方,双方起了冲突。

  10月,直系孙传芳入主江浙,与江苏省教育会同流合污,蝇营狗苟。

  他们对学生入党、干预政治十分不满。

  当时,江苏教育会的领袖是黄炎培,和关系密切的江苏省长陈陶遗在年底发布通令,要求师生“对于任何党系不准加入,已加入者即日脱离,如有阳奉阴违,一经查出,职教员辞退, 学生除名” 。

  1926年3月,适逢五卅周年纪念,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担心再次爆发大规模群众运动。

  于是,工部局在3月18日办了一场晚宴,出席这场晚宴都是苏沪学界名流,如虞洽卿、黄炎培、沈恩孚等。

  工部局的目的,是请求商量应对方案,要各方“用强力抵强力,以维持公众之安全,所望此种事会不致发生”。

  很快,工部局宴会的消息经各报披露出来,立即坐实了激进学生的论断。

  学阀,成了帝国主义的帮凶。

  就在同一天, 北京发生了“三一八”惨案, 消息传到上海, 引发学界震动。

  学生们立即组织罢课示威活动, 这令各校校方极为不满 ,许多学校在强力压制下开除了闹事学生。

  1926 年下半年,广州国民政府宣誓北伐,兵锋直指江浙。上海学生受到鼓舞, “打倒学阀”的呼声日益高涨。

  而以江苏省教育会为代表的江浙士绅,担心北伐军进攻江浙,于是成立了“苏皖浙三省联合会”, 主张联省自治

  革命军势不可挡,军阀孙传芳节节败退,江苏省教育会没有大腿可以抱了。

  1927年3 月21日,上海市中小学校教职员联合会派人查封江苏省教育会会址, 会址大门上被贴上了“打倒学阀, 打倒破靴党"的字条。

  黄炎培听闻自己遭到通缉后,连夜逃离了上海。

  打倒学阀的运动,看起来好像赢了。

  然而,1927年9月,国民党三个中央合流。12月,蒋介石再次上台,国民党对于学生运动逐渐转向限制与控制。上海市党部及下辖的上海市学联的权力缩减,上海学联的经费难以为继。

  “新学阀”的名号又接踵而来,在三四十年代,仍旧是一个抹不去的标签。

  两千多年了,作为封建残余的学阀仍然对人民敲骨吸髓,成为一个硕大的毒瘤。

  建国后,教员把知识分子派往农村,让他们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接受劳动改造。

  结果,部分知识分子就觉得这是屈辱,是痛苦,是斯文扫地,是受压迫,无法接受。

  于是,教员死后,曾经被打倒的学阀们死灰复燃,以复仇的形式,疯狂对那个时代进行污名化。

  事实上,无论是牛结晶胰岛素的合成,还是抗疟良药青蒿素的发现,这些诺奖级的科研成果都诞生于我国五六十年代。

  这样的现象,绝非偶然。

  一位参加过“两弹一星”的技术攻关过程的老工程师,道出了其中的秘密。

  首先,由于当时批判反动学术权威,报章上连篇累牍地严斥专制学阀作风,因此,几乎没有什么人敢于以老子自居,在研究队伍内部形成高度民主的风气。

  大学刚毕业的学生可以和老科学家同场辩论,甚至拍桌子,邓稼先这样的大拿,也常常参与这样的活动。

  那时人与人关系的普遍平等,许多阶级的藩篱不复存在,一些老工人也一起来讨论,在许多细节问题和工艺障碍上能够集思广益,这就避免了后续试验中间细节引致的失败,所以许多项目是越做越好。

  其次,技术私有的观念被破除了。

  不管是什么样的研究机构,无论是他们花了多少心血得出的最新成果,只要持一纸介绍信,如果符合保密的规定,他们所有的最新成果都会无条件地呈现给你,而没有一丝一毫的保留。

  可以说,这是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性的技术大协作”。

  最后,社会主义拥有高灵敏的协调机制。

  在卫星项目中间,有一个同步控制问题,只能用机械方式实现,那就要求四个完全一样的小弹簧。

  项目单位反映到主管的聂荣臻元帅那里,他说上海工业力量比较强,希望请上海的同志帮助解决,就找到上海几十个单位的老工人技师开会,一个校办工厂的老工人连夜就把符合要求的弹簧做出来了,合计不到24小时

  随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中国的教育骤然掉头,从全面学苏,走向全面学美。

  中国学术界诞生了一批以“新三届”为主的学术明星。

  早年的曲折经历以及经济上的困窘,使他们心理扭曲,急于寻求补偿。那些饿其体肤的记忆、上山下乡的磨洗,对比“脑体倒挂”的尴尬后,终于变成对资源的索取和对权力的贪婪。

  能从千军万马中能够脱颖而出,挤上大学独木桥,进而占据大学教席,在学界尽得风流,说明足够聪明。

  但他们从来缺乏对学术真正的敬畏,甚至缺乏做人的底线。

  他们住上了豪宅,开上了名车,娶上了美妻,顶满了各种头衔和荣誉。可他们的学术课题,往往言不及义,空洞无物,剽窃成风。

  金庸武侠中的江湖门派,讲究论资排辈,等级森严,师父教徒弟武功,徒弟就要无条件为师父服务,但凡有不满,就会被逐出师门。

  学阀门下,同样等级分明。

  导师可以视作学生的师父,而学门成员之间以学缘关系为构成基础,弟子按照入门时间分为大弟子、二弟子、三弟子……他们往往管自己的导师叫老板

  老板们领来课题后,不仅没有兴趣或精力来指导学生,反而要靠学生来完成课题,学生一进校就沦为课题廉价的主要劳动力。

  老板们从课题中抽出九牛一毛给学生,学生就得感恩戴德——因为大部分学阀让学生干完活是一毛钱都不给的。

  课题做完后,老板就欣然把自己的名字署在第一位,然后运作在核心期刊发表。

  在这种学术模式下,今天的中国大学几乎变成了高级技工学校

  《人民日报》当初曾评论:

  “苏联叛徒们还把‘物质刺激’原则搬进学校。特别在高等学校里,他们巧立名目,实行高额助学金、奖学金和学位、学衔制度。

  表面上是刺激学生钻研书本的积极性,实际上是用金钱进行收买,引诱青年追名逐利,走上修正主义的邪路,从而把他们培养成鄙视劳动、压迫工农的精神贵族。”

  想当年,延安抗大打起革命的旗帜,五湖四海的年轻人抛家舍业,不远千里万里,纷纷投身革命浪潮中。

  现如今,有些高校导师,已被学生们视为恶魔,避之唯恐不及。

  今年的一句“困在系统里”,仿佛成了时代的隐喻,而封建学阀利益集团,势力强大,他们本身就是系统,是规则制定者。

  这位研究生的大胆揭露做了一个好表率,学阀这种腐朽的东西,就应当给送进棺材板里去。  

19.jpg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张志坤: 中国应重点感谢的几个反面教员
  2. 中宣部副部长罕见表态: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国家警觉了!
  3. 我从来没在互联网上感到如此恶心!
  4. 删除《谁是最可爱的人》的"元凶"找到了,原来是个老公知
  5. 两首抗美援朝歌曲在“网络白色恐怖时期”的遭遇有感
  6. 中宣部副部长徐麟: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
  7. 《亮剑》,才是抗日神剧中的神剧
  8. 民国历史学界究竟有几位堪称“大师”?
  9. 谁在羞辱打工人
  10. 这是“八路军”?
  1. 看到这些乱象,还不理解毛主席的担忧吗?
  2. 迎春:特朗普下台说明了什么?
  3. 林彪没有领兵入朝的真实原因,曾推荐粟裕挂帅出征
  4. 毛洪涛书记走了一个月,成都大学校长露面——看,他笑靥如花!
  5. 毛洪涛溺亡事件,调查情况也沉入河底了?
  6. 张志坤: 中国应重点感谢的几个反面教员
  7. “稀巴烂” “开黄腔” “大尺度”,物化女性实在是忍无可忍!
  8. 郭松民 |“李伪军”为何变成了“我军”?
  9. 中宣部副部长罕见表态: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国家警觉了!
  10. 朱永嘉:关于对蚂蚁集团推迟上市的感想
  1. 郭建波:文化大革命的全面发动——从“五一六通知”到“十六条”
  2. 看到这些乱象,还不理解毛主席的担忧吗?
  3.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70周年暨《谁是最可爱的人》作者魏巍百年诞辰纪念大会在京举行
  4. 吴铭:让人不寒而栗的四十人论坛
  5. 外滩金融峰会,不寒而栗
  6. 谁能明白马云的野心?!
  7. 美国大选严重腐蚀了胡锡进的灵魂
  8. 云中马湖畔大学,一个极其危险的政治信号
  9. 决战:马云与袁世凯
  10. 孙瑞林:重温黄克诚“讲话” 高举毛泽东旗帜
  1. 志愿军队伍中的当代花木兰——女特等战斗英雄郭俊卿
  2. 毛主席的著作影响了多少人?
  3. 看到这些乱象,还不理解毛主席的担忧吗?
  4. 中美关系骤变的根本缘由
  5. 偷肉吃会不会演变成抢肉吃?
  6. 从“张灵甫是烈士”到纪念韩国“李伪军” ,是乌龙还是精心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