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请听听南京机场保洁员的话

林孤 · 2021-08-01 · 来源:林孤小姐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利益杀人,才是最大的“病毒”。”

  “利益杀人,才是最大的“病毒”。”

  1

  2020年,疫情爆发,武汉封城。

  月薪不足千元的山东环卫大爷,捐款一万二,环卫大爷成了平凡英雄,媒体大肆鼓吹报道这种正能量故事。

  一个西安环卫工人,单位发的一次性口罩质量太差,好心人给他送了一个3M口罩,他洗洗补补用了整整一个月。

  ——捐款一万二的时候,他是平凡英雄;没有口罩戴的时候,他是环卫工人。

  西安的这位环卫工人表示,由于公司一个月只发了两个一次性口罩,导致他一个3M口罩戴了30天还没换,皮筋坏了也只能修修继续用。

  众所周知,疫情肆虐的时候,除去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剩下的人群里,就属环卫工人最危险,每天清扫垃圾和废弃的口罩打交道,他们是最接近“潜在病毒原”的人。

  防护服是没有的、一次性口罩只发了两个,而这个3M口罩,还是一个好心路人送给他的,他修修补补,一直用了30天。

  “领导,这个口罩坏了”、“领导,能不能发个口罩”。

  他们或许在心里默念过,或许也曾想要鼓起勇气反应问题,维护自己的权益。

  ——但终究没有开口。

  因为说了也没用,因为处在底层所以失去了话语权,因为是“外包单位”的临时工,所以更不敢得罪领导...

  在底层人民处在水深火热的时候,人民日报发了推文——《越是特殊时期,越要关照好困难群体》。

  文章中有这样一句:

  “衡量一座城市的治理水平,往往不在于建了多少高楼大厦,更要看弱势群体有多大程度的尊严,生活能否得到基本保障。”

  时代的巨轮飞速往前疾冲,那些被时代遗忘的人,我们不应该丢下他们。

  绝对的公平不可能存在,但是相对的公平应该要被维护。

  2

  南京禄口机场的“失守”,已经导致病毒感染大面积扩散了。

  张家界作为旅游城市,旅游经济是重要的收入来源,在这个危机关头,也选择了“壮士断腕”,关闭所有景区,所有小区实施封闭式管理。

  与此同时,南京玄武湖景区公布了“开园通知”,并且广场舞大妈照常“楼下聚齐”。

  更为讽刺的是,南京媒体还在那边甩锅给张家界。

  南京交通广播,在自家公众号平台推文——《全国多地出现与张家界旅游关联病例》。

  ——牛B克拉斯!

  合着这么说来,全国这次疫情复发,都是张家界旅游搞出来的?

  禄口机场66个保洁员第一批感染,南京媒体看不见?

  当愤怒的张家界网友怒怼南京交通广播的时候,在线小编又开始了神回复:

  “你要怪去怪美国吧,他们制造了新冠病毒。”

  甩锅给张家界、怒斥美国,就是不能责怪南京。

  不要只听老爷们说了什么,也不要只看官媒报道了什么。

  最接近事实真相的,应该是事件中的当事人经历了什么。

  ——听听南京禄口机场保洁员都说了什么吧?

  3

  7月10日入境的国航CA910航班(莫斯科至南京)确诊新冠肺炎旅客7例。

  机舱保洁员工参加了CA910航班的机舱清扫,“工作结束以后,因为防护洗脱不规范,可能造成个别保洁人员感染,继而在保洁员工之间扩散传播。

  一位保洁员小兰(化名)还说:“该公司的保洁员同时保障国际和国内航班的垃圾清运,机场其他工作人员由于接触保洁员,或者由于接触了被污染的工作环境而造成感染。”

  “保洁人员和清洁工具分配上,国际国内机舱都是混合使用,保洁员们共用休息区吃饭。”

  “还要保障国内外航班垃圾清运,垃圾在舱外洒落易构成传播风险。”

  “7月13日的时候就有同事咳嗽,大家起初以为是病毒性感冒,因为普通感冒不会传染这么厉害,咳嗽感冒的人在家休息挂水后,又回来上班了。”

  另一名保洁员李丹(化名)则表示:“我们现在就是认为机场松懈了,没有去年武汉疫情时消毒好。”

  去年武汉疫情时,国际航班要全面消杀,消杀完要关闭舱门几个小时才可以放人进去打扫。

  “现在客下完了就消杀,消杀完就进去打扫,要是消毒消好了,肯定也没这么多问题。”

  这么大一口锅,张家界背得动?美国人接得住?

  保洁员认为机场松懈了、认为国际航班国内航班混合运营、航班垃圾舱外洒落、这些可能会构成传播风险。

  假如他们当初发声提出质疑了,会有人重视吗?

  消杀病毒、防护洗脱全都不规范,身在一线干活的人切身感受到了,“居庙堂之高”的南京机场领导们和南京政府领导们,能看见,能听到吗?

  66个机场保洁员感染者病例还是北京日报那边报道出来的,南京的媒体急着给张家界甩锅,急着在线怼网友。

  ——恍惚之间,我仿佛看到了去年疫情时武汉领导的“蜜汁操作”。

  感染的人急死了、抗疫的人累死了,武汉媒体顺应“正能量宣传”要求,写出了三大奇文。

  “何不给市长暖暖心?”

  新华社昨天亲自下场了,“委婉”的点了南京的名:

  “尽管前一阶段的应急处置有点忙乱,但很多问题都在迅速改进。”

  正是这个“有点忙乱”,最终导致了“大面积混乱”。

  4

  昨天,在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人民日报记者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

  “我是人民日报记者,我想问一下,目前我们收治的180多例的病例里面,两针疫苗全部完成接种的比例是怎样的?从我们专业的角度来讲,是否存在突破性传染的情况?”

  会场顿时犹如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地。

  片刻之后,一个领导反应过来了:

  “你问的是疫苗的情况吧?疫苗的情况是这样,最近正在研究,很快呢马上就会作出安排,会通过发布会或其他形式向社会公布。”

  ——正在研究、马上安排、其他形式公布。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极其正确的,但是通篇解读下来公众就读懂了4个字:答非所问。

  人民日报记者提问的本意,应该是感染者接种疫苗情况,以及两针疫苗全部接种完成后,疫苗对病毒的可抗性和有效性,会不会存在突破性变异病毒继续传染?

  提出来的问题,是所有民众最关心的,回答问题的人,堪称是教科书级别的官话。

  自愿接种原则,在某些地方变成了“强制性”,发现金、发礼物、专车接送,拉着你去打疫苗,再有不听话的,直接限制进入公共场所,甚至孩子上学报名都受影响。

  打了疫苗仍然感染了,记者提问,官方沉默。

  “一查到底、深刻反思、绝不姑息。”

  官话听得多了,公信力的权威性,也就跟着下跌了。

  保洁员的话,无人在意;记者的提问,不好回答;地方媒体的节奏渲染和甩锅,都是在为领导服务。

  今天这么多人继续禁足在家了,又是惨痛的国民经济损失。

  这沉重的代价,谁来买单?

  领导不给力、媒体不硬气、民众不警觉、事实被掩盖、真相不敢说,这样的悲剧,就是永远的轮回。

  武汉之殇的记忆,还不够深刻吗?

  “拥有的都是侥幸,麻痹大意之下,失去的全是人生。”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要抢在年轻人负面情绪全面爆发之前,完成收入分配改革!
  2. 叶方青:谈谈浙江的共同富裕
  3. 豪横:我爸是徐汇区检察长,家里十五套房,就是有钱!
  4. 终于找到了新冠病毒的来源,竟然是那里……
  5. 保洁员为疫情扩散背锅,南京政府干得漂亮
  6. 司马南:南京疫情反弹,根子在官僚主义?
  7. 南京疫情爆发,就一个原因:官僚主义作风假大空!
  8. 【美国史记454:方方再次带货成功,孙大午被判18年】
  9. 有一种“处分”叫光荣
  10. 这就准备要“开放”了?
  1. 南京疫情最危险的信号,该当何罪?
  2. 才不是什么淫乱!毛主席为中国唯一女皇帝武则天这样洗白!
  3. 卢麒元:疫情结束后将有史诗级恶性通货膨胀,我们不要前往陪葬
  4. 张志坤:别走,司徒雷登
  5. 两天蒸发4854亿,一夜回到解放前!
  6. 郑州地铁,你到底在怕什么?
  7. 毛主席的政治嗅觉到底有多敏锐?这次暗杀事件就是证明!
  8. 南京抗疫“欧美化”背后的路线之争:“彻底放开吧”?
  9. 近期惊动全网的三大政策突变, 在一个闭门会上说透了背后逻辑 | 文化纵横
  10. 朱永嘉:要注意目前的一些思想动向
  1. 对当前斗争形势的看法
  2.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国百名作家之列
  3. 叶方青:滴滴放肆到今天的程度,一些人是有责任的
  4. 钱昌明:毛泽东思想为何不可丢? ——听听人民科学家钱学森的呼声
  5. 不祥之兆,最具讽刺性的一幕发生了!
  6. 柳氏三代传奇:从维他奶、联想到滴滴
  7. 南京机场疫情,证明网红专家提出的抗疫路线祸国殃民,必须警惕
  8. 致柳传志先生的公开信:变天了……
  9. 12339正式公开举报:腾讯涉嫌以操控舆论导向手段危害国家安全
  10. 某某“亲聆”版“毛罗对话”追踪调查
  1. 他是毛主席的表弟,身高近两米,被打成“贪污犯”后才暴露了身份
  2. 豪横:我爸是徐汇区检察长,家里十五套房,就是有钱!
  3. 南京疫情最危险的信号,该当何罪?
  4. 中国要抢在年轻人负面情绪全面爆发之前,完成收入分配改革!
  5. 他们战胜了洪水,却输掉了家园
  6. 甘肃人的脸,都被这群老爷丢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