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职场“破冰”文化:地主阶级复辟×资产阶级入侵

欧洲金靴 · 2021-08-09 · 来源:阳春白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资本家挂路灯不需要争议,但当他们某天在社会主义铁拳的羁押下自觉往路灯上去自裁时,希望这帮奴才戏子到时候也能去给他们的资本爹当一个垫脚石,做一个光荣的陪葬。

  8月7日晚间,一则关于阿里巴巴内部女员工遭侵害的爆料帖,将早先已经因为垄断国计民生和涉嫌资通外域势力的阿里,再次推向舆论漩涡。

  该女员工在帖子中举报:她在7月27日和主管领导淘鲜达华北区商家运营组长王成文(花名曲一)出差济南时,遭到商家济南华联商户代表人张国和主管王成文灌酒,席间张国将该女员工拉到另一房间亲摸;席后,被主管领导王成文和女商户陈某某送到宾馆后,王成文四次进入女员工房间涉嫌猥亵。

  事后,她选择了向济南警方报警,警方对王成文进行了24小时的拘留审问后,王成文竟然回到了公司正常工作……

  按照该女员工的爆料,回到公司她一直向王成文的领导甘启梁(花名阿甘)和九戎(花名、淘鲜达BU负责人)和李永和(花名老鼎,同城 BG 负责人)以及HRG悦尔、丁冬报告和沟通,但无结果。

  随后,迫于无奈和悲愤,她在阿里园区食堂散发纸质传单,并将帖子发到外部网络上,终于引发了社会关注。

  阿里巴巴CEO张勇获知此消息后,在阿里内网紧急发帖,“晚上得知这件事情,震惊、气愤、羞愧。该道歉的不仅是HR团队,相关的各级业务主管都有责任,都首先应该为冷漠、为没有及时处理而道歉!“

  随即,阿里官方也做出一系列发声。

  此时距离事件发生,已经过去十天。

  很显然,这不是自责和自营,这是意识到品牌危机后的被动公关和表态。

  而公众由此揭开和控诉的,是一个早就在职场心照不宣的封建秽物:“破冰”文化。

  当众宽衣解带行淫秽举止,新员工给老员工当公共性伴,奏着淫曲,唱着黄乐,将入职的女性新人当做公司和部门的“团宠”、“群鸡”……

  这是现代企业吗?这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商业组织吗?

  这是妥妥的地主阶级,这是纯正的资本财阀!

 

  1

  阿里巴巴这家财阀与“低俗”、“性骚扰”等恶性词汇联系在一起并非第一次。

  2018年5月,阿里巴巴就被指员工入职时被要求玩低俗的破冰游戏,强制要求员工、特别是女性员工回答涉及性方面的各种私密问题,尺度之大令人咋舌,包括“第一次是什么时候、自己喜欢什么体位”等。

  2017年5月10日,在所谓的“阿里集体婚礼”上,马云公然开黄腔:“爱是做出来的”;去年,马云再在公开场合开黄腔:“不但要996,还要669!”

  后马云时代,阿里巴巴这家公司淫味不减,尤其是在月饼门事件和蒋凡事件发生后,其企业价值观开始受到社会越来越多的质疑。

 

  所谓新人“破冰”,淫秽之部分显而易见:一帮油光粉红的老男人聚会,如果不来个美女在当众起哄中翩舞一番,这顿餐宴仿佛就失了趣味、失了肉味。

  眼下诸多公司(不论国企民企)的年会更是如此,每每能让那帮口水直流、肥头大耳的领导在台下笑得合不拢嘴的,除了战战兢兢在膝下敬酒的奴才下属,更得是台上排成一列、露着花白大腿、表演着用下班时间辛勤排练的节目的女员工们。

  这是不是审美降级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是阶级降级。

 

  但除了满足男性色狼们的色欲,在我看来,新人破冰文化事实上还有一层更重要的作用和诉求:从入职的第一天就彻底地粉碎掉新人的尊严!

  性尊严是一切人格尊严的底线,当一位姑娘在众目睽睽下被扒光衣服,在公司领导和职场老人们冒着腥光的注目下被勒令做出突破伦理道德边界的污秽动作时……她作为一个人格独立的社会人,就已然死去了。

  从此,她在公司和部门就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动物。

  那么剩下的,就职场角度而言,她从此就是一具没有思想和性格、而脑子里只有KPI和GMV的行尸走肉,可以完完全全地在日后的工作中被压榨、被996/007、被强制加班、被排挤、被利用、被当做牲畜牛马一般地使唤!

  这才是女性新人被扔进职场“破冰文化”的真实密码。

  性骚扰甚至奸淫,都只是一时之快、一夜之欢而已,背后的经济压迫,才是那群男权资本行精神摧毁的内在目的。

  到今天,如此乱象可以成为一种行业潜规则,女孩们一旦反抗就要被定义为“不懂事”“不识大体”、乃至“守旧”“不融入集体”………

  我只能说令人唏嘘。

  2

  我国企业的这种职场性压迫文化与阶级等级制度,当然不是我们社会主义自生的,而是舶来品与封建地主糟粕——本一度在1949年被新中国扫清、却又在近四十年来死灰复燃的封建地主糟粕——两者相结合的结果。

  这是无需争议的时代之产物。

  这种风气,最先是由国门洞开之后引进的台湾企业带来。

  1983年,国务院专门颁布了《关于台湾同胞到经济特区投资的特别优惠办法》,当时台凡内部仍处于动员勘乱时期,所谓“民主化进程”尚处于推进阶段,彼期间由于台湾省内政策管制,导致台商很难直接正面到大陆投资。

  1988年蒋经国逝世后,至到1991年期间,台岛的所谓民主化进程加速,台当局在受到国内外经济情况的压力下,开始开放岛内居民赴祖国大陆探亲,随之而来就是大批台商投资大陆的限制被降低。

  台商投资大陆数量和金额的大幅度上升也推动着两边政策的更进。

  1992年的南巡讲话后,两边的政治对话加强,分别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同胞投资保护法》和《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经济领域合作迅速深化。

  1997年后,由于岩里政男“戒急用忍”的错误措施和东南亚金融危机影响,台商来大陆投资进入调整阶段。

  但2001年后大陆和台岛先后加入WTO,双方在开放程度继续扩大的基础上,不断加强相互间的交流与合作,台资企业蜂拥而入,成为了东南沿海地区的生力军。

 

  台湾资本进场的同时,是台湾资本的文化随之入侵大陆,即便是非台资入股的中国公司,也开始“赶时髦”地以台湾商业为榜样,学习舶来品。

  典型的,就是常见的那些资本主义职场制度:对公司忠诚、对领导服从、遵循严格的企业等级、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需要看到的是,台湾省的这些企业文化当然不是其自生,而是受到其“干爹”日本、准确的说是日资企业在台岛的入侵孵化所致,又经过辗转,来到了中国大陆,形成了今天的局面。

 

  所以眼下中国的打工人们在看一些日剧、特别是日本职场剧时,会感到格外的“亲切”,比如2019那部著名的《我要准时下班》,一部控诉、讽刺职场996、企业内卷的正剧。

  然而相当让人喷饭又失语的是,去年,中国大陆的一家叫天津深蓝影视传媒宣布翻拍该剧,可名字竟然成了:《我喜欢加班的理由》……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对了,这家“天津深蓝影视传媒”,是华人文化和黎瑞刚旗下的公司。

 

  3

  对女性行性侵性占之为,这是旧中国的地主阶级和西方世界的资产阶级非常惯常的阶级生态。

  席卷半个美国政坛的爱泼斯坦丑闻众所周知,但让我个人难以释怀的是,原本毛主席和新中国通过改造地主、土地革命、取缔妓院、拯救数百万失足妇女(卫生和教育双管齐下)已经让中华大地的女性群体从1949年始一夜之间从被压迫阶级拔升为国家主人、社会主义建设的主力军,却又在晚近四十年重新沦为权力和资本的奴隶。

  这其中,封建地主文化的复辟是难以忽视的现象。

  可以来看一看,地主阶级都在历史上干了些什么,为什么毛主席带领共产党帮农民推翻地主阶级,就会赢得民心。

 

  以当年良田肥沃、买办云集的江苏为例。

  根据《苏南土地改革文献》例外,解放初进行土地改革时,党组对苏南五个县(江宁、江阴、宜兴、常熟、吴江)进行调查,这五个县83个乡的2149户地主(共11598人),其中“有主要罪恶”的地主人数为425人。

  被这些地主杀害的人数,总共为542人;

  被地主强奸的妇女人数,为153人;

  被地主烧毁房屋的人数,为376人;

  被地主霸占田地的人数,为1929人。

  松江朱行乡著名的大地主薛士元,一个人就杀了14条人命;常熟大地主赵培之,更是一个人杀了59人,家中屠刀号称“三晌一钝、三天一换”。

  根据常熟大义区11个乡的调查统计,被地主逼致死的就有1042人,家破人亡的有25户,吃官司的931人,送掉卖掉和溺死小孩的1245户。

  吴江震泽区,坐过牢的有1857人,被打的423人,致死的105人,出卖子女的41人,被霸占土地3223亩,房屋被烧2295间,妇女被奸47人。

  除了苏南,苏北亦然。

  根据苏北地区土改工作者40年代的调查:“地主对佃户的妻女,可以随意侮辱、霸占……甚至有若干地区如宿迁北部,还保留'初夜权'制度,佃户娶妻,首先要让地主困过,然后可以同房”。

  “初夜权”,为一种极端封建男权压迫的产物,在地主阶级的统治范围内更是沦为“惯例”。

  当时苏北的“初夜之祸”,主要即发生在主佃之间。

  仪征学者刘师培曾指出:“禾麦初熟,则田主向农民索租,居佃民之舍,食佃民之粟……或淫其妻女。”

  1942年4月,苏北新四军领导人邓子恢就指出:“贵族地主阶级的思想意识,包括可以自由奸淫以至霸占人家的妻女,可以享受初晚的权利!”

  更有记载,许多地主在获得被霸占女子的初夜权后,还长期占佃户之妻女,不予归还。

  泗沭县裴圩地主周继叔家的雇工朱尚队,积蓄多年替弟娶媳,却在入门头晚被周奸占,后被周长期霸作“小婆子”。

  宿迁北部窑湾区王楼乡著名的大地主马知非(又名马如元),有地60余顷、佃户200余家、“小婆子”逾30人,46岁时却还要霸占佃户孙广礼17岁的女儿。

  在孙氏嫁果场张姓的当晚,马知非令人强行用花轿把孙氏抬到家中,后长期予以霸占。

  同时,地主厌腻了佃户的妻女后,又可随时抛弃、不负担任何粮食给养。

  比如沭阳曙红区崔沟村崔家庄的大地主丁杰三,家有80顷地,曾将佃户王春保的女儿霸占一年多,致其怀孕后便抛弃;另一佃户黄德安一个15岁的妹妹,也被丁霸占年余后抛弃。

  ………………

  在封闭的乡村社会中,集各种权力于一身的大地主,不仅把自己土地上的佃户视为农奴,同时也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对其土地上的妇女拥有性权力。

  上世纪20年代,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的一项决议案即指出:“地主又在批耕约中时常规定:如欠租的时候,地主得直接没收其家产……甚者虽其妻儿,亦把来抵租。”

  血债累累的结果是什么?

  正是毛主席所言:“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

  1948年11月,当战神粟裕指挥的华野第7、第10、第11纵队进攻徐州、掀起淮海战役高潮时,苏北地区的妇女老农们争着给解放军织军鞋、缝棉衣、打粮草、援前线……

  “共产党来了,我们有救了!”

  推荐阅读:伟大的淮海战役

  4

  应该看到,大地主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土地所有者”,其主要成分更是国家的军政人员,是国家各种恩宠政策的基层独占者,掌握着官方赋予的各种权力。

  国民政府内政部地政司司长郑震宇就曾评价:“官绅世家较多的地方,土地分配易于集中。”

  陈翰笙也指出:“苏北大部地主,都以官吏为职业”。

  民国时,仅在苏北一带,身兼军政职位的地主就占地主总数的57.28%。

  比如唐守中,乃沛县团练首领;比如海州镇守使白宝山,占有海州多数盐田官田;比如“沭阳王”洪章,任官田游击队长,原有地百余亩,通过敲诈霸占又增加到560亩。

  近代以来特别是民国时期,由于国民党基层组织无力,导致了乡村普遍军事化,大地主均拥有强大的武装。

  这就更加强了“集团化”,使他们成了名副其实的土皇帝。

  电影《让子弹飞》中的黄四郎,就是一位标准的地主:有官方的职位头衔,有独立的武装部队,有大片的耕种田地,有随时使唤的家臣奴隶,有供其玩乐的女子娼妓。

 

  连汪伪政府后来都认为,在徐海地区的老百姓,“七八年来除直接受到蒋军的灾害外,更有着地方上恶势力的压榨,他们唯一的借口是‘私通八路军’”(当然了,他这话并非体恤农民,不过是为了怼蒋罢了)。

  对比于今天,如今中国大陆境内的财阀巨头、资本巨擘,难道不也同样集各种能量于一身?

  他们中的某些人,难道不也有着做总统的司马昭之心?

  他们有的如青年鸡汤导师,有的如财富精英领袖,有的如自由派领路人……

  总之,皆为反动。

 

  5

  今年1月时有这样一条新闻:杭州的王女士因为不想在公司年会表演跳舞,被公司辞退了。

  事发当天晚上,王女士9点才下班,可领导不让她走,让她跳一会儿舞,因为公司马上开年会需要“排练节目”。

  但王女士很疲惫、直接回了家。领导向上汇报此事,王女士在微信群里提建议:“事情能否提前安排,不要临时通知。”

  没成想,公司认为她在顶撞,要求她离职………

  

  如何评价?

  甚至我都觉得懒得评价。

  今日中国,从舞台之上的章文、朱军、赵忠祥以及文艺界数不胜数的“叫兽”“老湿”,到舞台之下各大单位公司酒桌应酬上对女员工堆笑劝酒的“领导”………

 

  网爆朱军雇佣名记,洗白性侵丑闻

  谁还记得前年曾有一网络爆文,称“酒桌上的女子,是佳肴珍馐之间锦上添花的美味…”

  字里行间,将中国所谓文艺圈/文化圈那帮油光龙钟的肥腻老男人之色痴浪淫,尽显无遗。

  掌握资本并非大部、不过端坐体制内权位的文艺老头/小司老板们尚且如此,那么那些手握真正庞然资源的权贵,其胯下景象则无需多言。

  表面上,这次“破冰风波”中的阿里P7高管已算是精英阶层,但骨子里搞起聚会,还是村头土老板宴请那一套,在酒桌上照样狼狈不堪。

  当生产资料被抬升和聚集,被抛弃的下层群体就不可避免地沦为“依附体”。

  他们只能被迫将人身依附于掌握着海量资源的顶层巨头,不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甚至穿什么衣服、吃什么菜,都由“新地主”们颐指气使得控制、指挥。

  2018年,一众“京圈”大佬在北京聚会。

  酒至酣时,只见冯小刚一脸奸笑:“来来来,让咱们《芳华》的女主角给大家跳一段舞!”

  一帮老男人登时欢腾,“好好好,来来来,鼓掌鼓掌!”

  连一向内敛的葛优大爷,也在不知有镜头的情况下借着酒劲淫笑叫好。

  只剩苗苗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面对一帮色眯眯的眼睛,穿着高跟鞋不知该做何法。

  关键时刻,陈道明站出来解围、冲着那一帮油光横肉,高声呵斥:“你tm没看过跳舞啊!”

  

  ………我想,就苗苗这个女子的角度而言,至少那个10秒钟,陈道明老师的形象是无比伟岸的。

  “跳舞事件”后不到半年,冯小刚、范冰冰之流的偷漏税风波爆发。

  团团伙伙,逾额十亿之巨。

  地主阶级,地主大爷,在今天真的消失了吗?

  曾经被我党我军解放了的经济垄断权、话语垄断权、人身垄断权,在今天真的没有重新被集中、重新被垄断到少数人的手里吗?

  吴亦凡已经进去了,“京圈”那帮子人,你们自己数着日子吧。

  推荐阅读:吴亦凡事件的本质:无法遮掩的阶级压迫

  跋

  最后,我想扯点别的。

  还记得鲍毓明吗?当时娱乐圈一个个是“哥哥来了”、“姐姐来了”,好不热闹;罗志祥时,同时一个个又是痛骂、又是剪八爪鱼……

  结果碰到身家490亿的王振华和市值4万亿的财阀阿里巴巴,一帮戏子瞬间装死暴毙。

  路见不平一声吼的韩红呢?“公民”姚晨呢?娱乐圈女性意见领袖章子怡呢?头号女拳biao张雨绮呢?

  人都跑哪儿去了?

  出来拳打张勇啊,出来脚踹马云啊,出来砸烂阿里巴巴总部啊!不是个个正义凛然、怒火中烧、人设亲民吗?

  恩格斯有句话说得好:“对头脑正常的人来说,判断一个人当然不是看他的声明,而是看他的行为;不是看他自称如何如何,而是看他做些什么和实际是怎样一个人。”

  女权为人民,女拳为资本,这个真理又一次地应证。

  资本家挂路灯不需要争议,但当他们某天在社会主义铁拳的羁押下自觉往路灯上去自裁时,希望这帮奴才戏子到时候也能去给他们的资本爹当一个垫脚石,做一个光荣的陪葬。

  一个也别想跑!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2022年第一天,台湾当局感受到了恐惧!
  2.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3. 报告毛主席:2022年,正义与邪恶仍在殊死斗争一一纪念毛主席诞辰128周年
  4. “窑洞对”能否完整准确表达毛主席的意思?
  5. 毛主席为什么要说这些话、做这些事?值得我们深思
  6. 对“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所有制形式改制”的看法
  7. 【激励人心】最高领导提“窑洞对”,让我们重温毛主席“人民万岁”的实践!
  8. 《不要抬头》,扒下了美国底裤?
  9. 贾 勇、贾可宽 | 中国军人的元旦铁血头条——最强大的美军可以击败的!
  10. 牛逼吹到火星上去了
  1. 张勤德:抓好“联想风波”等实际斗争是对毛主席的最好纪念
  2. 这才是最让人恐怖的地方!
  3. 媒体狂吹,钟南山站台,张伯礼却“说不”
  4. 钟南山要给张桂梅治病,张桂梅要小心了
  5. 西安资本家哄抬菜价,一斤20元,没人管吗?
  6. 性奴与奴性
  7. “眯眯眼”争议事件集中出现,人民日报评论发声!
  8. 2022年第一天,台湾当局感受到了恐惧!
  9. 元旦寄语:让“毛泽东热”来得更凶猛些吧!
  10.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1. 辽宁王忠新:“九问”亿万富豪共产党员柳传志同志
  2. 晨明:也谈苏共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
  3. 毛主席的教导,以前不懂的现在都懂了
  4. 谁的盛世?如谁所愿?
  5. 与其卑微地和资本家医保谈判,还不如……
  6. 对这样的党员干部不处理我们还是共产党吗?
  7. 政治局智囊万字雄文: 中国工人阶级长成了什么模样?
  8. 韶山下了雪,胡锡进还是跳了出来——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纪念伟大导师128周年诞辰)
  9. 联想查不查?恒大救不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怎么说的?
  10. 突发!许家印放弃自救,彻底认输!
  1.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2. 贩毒、抢劫,要交税?
  3. 张勤德:抓好“联想风波”等实际斗争是对毛主席的最好纪念
  4. 习主席的新年贺词,你听出了什么?
  5. 范景刚:沉痛悼念人民作家曹征路先生
  6. 愤怒:你们不能暴打一个热爱毛主席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