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读书交流

向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献礼 毛泽东大传 第七卷第2章

东方直心 · 2021-09-16 · 来源:作者投稿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后来不久,陈毅因受毛泽东谈话的启发,写出了一首也许是他所有诗作中最具影响力和思想性的长短句《手莫伸》,开篇便说“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党与人民在监督,万目睽睽难逃脱。”

  第2章

  “伸手岂止高、饶。只是目前不必如此提出,以免有扩大化的嫌疑。”

  话说1954年1月25日下午,负责京杭之间联络的专机飞抵杭州,给毛泽东带来了一些文件,包括刘少奇写的自我批评稿。

  是日晚,毛泽东与杨尚昆谈话,又与刘少奇通了电话。根据毛泽东的意见,杨尚昆与陈伯达商量修改刘少奇的自我批评稿。

  1月26日下午5时30分,毛泽东约来杨尚昆,谈文件修改事。

  1月27日下午,毛泽东参加讨论文件。尔后,毛泽东给刘少奇并书记处写了一封信:

  刘少奇同志,并书记处各同志:

  关于文件修改情形及我的一些意见,尚昆同志向你们作报告。我和其他同志在这里都好。敬礼!

  毛泽东 1月27日

  1954年2月1日,杨尚昆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向苏联驻华大使尤金提交了中共关于党的团结问题的文件。这份文件将在中共七届四中全会上讨论,并形成决议。

  2月2日,刘少奇和周恩来向尤金做了详细通报,点了高岗的名,相当详尽地谈到了事件的经过:高岗的罪名是派性,有野心,过分抬高自己在中共党史上的军事统帅地位,诬蔑刘少奇等高岗可能承认错误,但可能不是真诚的,也可能以自杀威胁党。

  周恩来将高岗事件与苏联贝利亚事件相提并论

  “贝利亚事件迫使我们特别注意在党内提高警惕

  2月5日,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第2次与高岗谈话。

  这一天,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与饶漱石谈了话。

  2月6日至10日,中国共产党七届四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刘少奇主持了会议。

  刘少奇代表党中央作了报告,朱德、周恩来、陈云、邓小平等44人在大会上发言,全面揭露了高岗、饶漱石的阴谋活动

  全会通过了《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议》。

  全会正式批准了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学习、宣传和贯彻总路线的群众运动。

  2月13日,刘少奇和周恩来向尤金作了关于高岗问题的通报。他们说高岗的问题比饶漱石的问题严重,因为他没有真诚悔改之意,并仍以自杀相威胁。高岗承认想推翻刘少奇,但声称他并无意占据仅次于毛的位置。作为悔过的姿态,他表示准备离开领导岗位,成为普通公民。但是党认为高岗没有做认真的坦白,必须再开一次会给他机会承认错误。

  2月15日,刘少奇为核查在全会上揭露出的高岗、饶漱石的问题,决定每天用半天时间,由周恩来主持召开高岗问题座谈会;由邓小平、陈毅、谭震林主持召开饶漱石问题座谈会。要高岗、饶漱石也分别参加座谈会,让他们听取对他们的批评,同时,要让他们在会上作检查。

  在座谈会期间,高岗并没有像他在全会上表示的那样去做,而是一直表白他是清白的,没有任何反党阴谋。

  2月17日中午,高岗在座谈会上拔出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要以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旁边的人抓住了他的胳膊,子弹射穿了天花板。他第1次自杀未遂(据杨尚昆说,高岗是触电自杀未遂,座谈会中断了一天)。

  2月17日这一天,宪法小组经过一个多月紧张细致的工作,写出了宪法草案初稿。

  是日晚,毛泽东就宪法初稿的讨论和修改给刘少奇并书记处各同志拍了一封电报,他在电报中写道:

  刘少奇同志,并书记处各同志:

  现将宪法初稿5份派人送上,请加印分送政治局及在京中委各同志,于2月20日以后的一星期内,开会讨论几次,交小平、维汉两同志带来这里,再行讨论修改,约7天左右即够。然后,再交中央讨论,作初步决定(仍是初稿),即可提交宪法起草委员会讨论。因此,小平、维汉原定20日动身来此的计划,可推迟到月底动身。送初稿的人明(18)日动身,20日可到北京。

  毛泽东 2月17日下午10时

  是日晚,刘少奇打电话通知毛泽东,高岗中午自杀未遂,并谈了政治局讨论的意见。

  2月18日,毛泽东派中央办公厅警卫局的张一平,专程到北京将宪法草案初稿送给刘少奇。

  2月24日凌晨,毛泽东给刘少奇写了一封信,他写道:

  少奇同志:

  兹将宪草初稿第二章以下二读稿及宪草小组报告送上,请印发各同志阅看。

  毛泽东 1954年2月24日上午2时

  2月24日下午,毛泽东给胡乔木写了一封短信,他写道:

  乔木同志:

  今天所谈可作修改的地方,请于明日加以修改,并由小组各同志商酌一次,于明夜24点以前打好清样送我,准备后天(26)送给中央。

  毛泽东 2月24日

  2月25日,在北京召开的关于高岗、饶漱石问题座谈会结束。以刘少奇为临时主持的中共中央决定:高岗、饶漱石停职反省,分别在家里写书面检查。在东北和华东两个地区,传达七届四中全会精神,进一步揭发、批判高岗、饶漱石的反党阴谋。

  这一天,周恩来在高岗问题座谈会上的总结发言提纲中写道:

  “高岗的极端个人主义错误已经发展到了进行分裂党的阴谋活动,以图实现其夺取党和国家领导权力的个人野心。在其野心被揭穿和企图失败以后,他就走上了自绝于党和人民的自杀道路。”

  周恩来列举了高岗的9条阴谋活动和罪行,这9条是:

  1、在党内散布所谓‘枪杆子上出党’、‘党是军队创造的’荒谬理论,及制造所谓‘军党论’作为分裂党和夺取领导权力的工具。2、进行宗派活动,反对中央领导同志。3、造谣挑拨,利用各种空隙,制造党内不和。4、实行派别性的干部政策,破坏党内团结,尤其是对干部私自封官许愿,以扩大自己的影响,企图骗取别人的信任。5、把自己所领导的地区看作个人资本和独立王国。6、假借中央名义,破坏中央威信。7、剽窃别人文稿,抬高自己,蒙蔽中央。8、在中苏关系上,拨弄是非,不利中苏团结。9、进行夺取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阴谋活动

  邓小平、陈毅、谭震林在为饶漱石问题座谈会给中央的报告中写道:

  “饶漱石同志是一个资产阶级极端个人主义的野心家,他个人野心的欲望是日益上升的,而最尖锐的罪恶,是1953年他和高岗共同进行分裂党的活动。”

  2月26日凌晨,毛泽东就宪法草案三读稿给刘少奇并书记处各同志写了一封信:

  少奇同志,并书记处各同志:

  为便于中央在这几天讨论宪法草案,这里的小组赶于两天内又作了一次修改,称为三读稿,现送上,请照此印发中央各同志阅看。

  敬礼!

  毛泽东 1954年2月26日上午2时

  2月底的一天,毛泽东又一个晚上没有睡好觉,提出要去爬山。他在谭震林、罗瑞卿、柯庆施、谭启龙、张耀祠、王芳及卫士的陪同下,去爬玉皇山。

  玉皇山原名育王山,耸立在西湖与钱塘江之间。山下有滑杆,是预备给上山的游客乘坐的。毛泽东爬山从来不肯坐轿,警卫人员就悄悄从驻军那里调来两匹马,准备让他在中途累了的时候骑。毛泽东见后面跟着两匹马,就问是干什么用的。当他知道用意后很不高兴,说:

  “我爬山还要去部队调马,像什么话?把马送回去!”

  这一天,天上下着毛毛细雨,山上的游人很少。山腰有一紫来洞,毛泽东一行在洞前俯瞰山下的八卦田。有人说南宋皇帝祭祀先农的时候,就在那田里做做样子,亲耕一番。

  山上有个福寿观,毛泽东在观外兜了一圈,便步入观内。观内有一个瞎子主持,说他是道士吧,他还光着脑袋像个和尚。毛泽东面壁看了一番,来到供游人烧香拜佛抽签的供桌前。供桌上没有点香,只摆着一桶卦签。毛泽东朝那卦签望了片刻,伸手上去抽出一支,看了一眼,便笑出了声。谭震林、罗瑞卿等人围了过来,毛泽东笑着把卦签递给罗瑞卿,罗瑞卿看了也笑起来,将卦签递给谭震林,谭震林看了也笑着递给其他人,众人传看一遍,又交给毛泽东。毛泽东没有再看,随手扔在地上。卫士张木奇觉得好奇,等毛泽东等人出门的时候,他从地上捡起卦签匆匆看了一眼,便悄悄地揣入兜里。回到住处,张木奇掏出卦签细细观看,这是一个竹片上贴着的版印的纸签,内容是“此命权威不可挡,紫袍玉带坐朝堂”,还有一句是什么娶妻3房的话。难怪毛泽东和众人发笑了。

  2月28日,毛泽东对周恩来在高岗问题座谈会上的总结发言提纲作了一个批示:

  少奇同志,并书记处各同志:

  恩来同志2月25日的发言提纲经胡乔木、陈伯达二同志作了一些修改,我同意这些修改,请你们考虑酌定。

  毛泽东 1954年2月28日

  毛泽东所说的在提纲中作的修改内容是: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高岗虽有其正确的有功于革命的一面,因而博得了党的信任,但他的个人主义思想(突出地表现于当顺利时骄傲自满,狂妄跋扈,而在不如意时,则患得患失,泄气动摇)和私生活的腐化欲长期没有得到纠正和制止,并且在全国胜利后更大大发展了,这就是他的黑暗的一面。高岗的这种黑暗面的发展,使他一步一步地变成为资产阶级在我们党内的实际代理人。高岗在最近时期的反党行为,就是他的黑暗面发展的必然结果,同时也就是资产阶级在过渡时期企图分裂、破坏和腐化我们党的一种反映。

  1954年3月1日,毛泽东复电给杜平等,召回正在板门店参加停战谈判的乔冠华参与参加日内瓦会议中国代表团的筹备工作,他在电文中写道:

  杜平、乔冠华同志并告金首相、彭司令员:

  2月28日电悉。

  一、为了准备参加日内瓦会议,同意李克农同志意见,乔冠华、黄华同志迅速回京,参加筹备工作。乔、黄过平壤时应向金首相报告工作并请示意见。

  二、同意代表团党委改组,由丁国钰同志任党委副书记;以后向北京、平壤的报告请示改由李相朝、杜平、丁国钰3同志署名。

  三、因杜平同志尚不能完全离开部队工作,故在杜不在开城时,党委工作即由丁国钰同志负责(柴成文同志协助),向北京、平壤的报告请示即由李相朝、丁国钰二同志署名。在工作情况许可的条件下,丁国钰、柴成文二同志可以轮流回国休假。

  毛泽东 1954年3月1日

  3月2日,毛泽东以短函嘱咐田家英,他写道:

  家英同志:

  一、杨秀生信请抄转长沙杨开智先生,询问信内所述情况是否属实,我完全不记得了。

  二、今年寄杨家补助费1200万元,上半年的600万元宜即寄去,请予办理。

  三、李淑一女士,长沙柳直荀同志(烈士)的未亡人,教书为业,年长课繁,难乎为继。有人求我将她荐到北京文史馆为馆员,文史馆资格颇严,我荐了几人,没有录取,未便再荐。拟以我的稿费若干为助,解决这个问题,未知她本人愿意接受此种帮助否?她是杨开慧的亲密朋友,给以帮助也说得过去。请函询杨开智先生转询李淑一先生,请她表示意见。

  毛泽东 3月2日

  后来,杨开智收到田家英的询问信后,立即去办这件事,然后回信给毛泽东。毛泽东据此在4月份给李淑一汇去了一笔钱,帮助杨开慧的这位朋友。

  3月4日,中共中央根据毛泽东的意见,批准中财委(资)《关于一九五四年扩展公私合营工业计划会议的报告》暨中财委(资)《关于有步骤地将有十个工人以上的资本主义工业基本上改造为公私合营企业的意见》,全文如下:

  各中央局、分局、省委、市委并各有关财委,并发政府财经各部党组:

  中央批准中财委(资)《关于一九五四年扩展公私合营工业计划会议的报告》暨中财委(资)《关于有步骤地将有十个工人以上的资本主义工业基本上改造为公私合营企业的意见》,并认为中财委(资)对扩展公私合营工业所提出的政策原则及1954年扩展公私合营工业的工作方针和具体措施是正确的和适当的。希望各中央局、各省、市委据此进一步研究和制订各大区、省、市1954年扩展公私合营工业的正式计划,各省、市委并应据以制订分期的具体执行计划,按中财委(资)报告中所规定的审批程序批准执行;报告中提出的有关问题,请有关主管部门负责办理。

  必须指出:过去几年来,在实际经济生活中,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虽然我们已经作过不少工作,但这方面的经验系统地加以总结不够,各种必要的章程和办法还需要逐步制订,望各省、市委,对此加以重视,尤要组织适当力量进行调查研究,为制订1955年至1957年的3年计划和1955年的年度计划作好必要的准备工作。

  中财委(资)《关于有步骤地将有十个工人以上的资本主义工业基本上改造为公私合营企业的意见》可登党刊。

  中共中央 1954年3月4日

  3月9日,宪法起草小组完成了宪法“四读稿”,毛泽东亲自领导的宪法起草工作第一阶段的工作结束了。

  有一天,毛泽东和王芳及摄影师侯波一行人再登玉皇山,他们边走边谈论着《红楼梦》。

  毛泽东问侯波:

  “你现在看什么书啊?”

  侯波说她看的就是《红楼梦》。毛泽东说:

  “看得懂吗?”

  “看故事呗。”

  “要好好看,看3遍、5遍!”

  “看3遍?我一遍还没看完呢。”

  “哎,要仔细看喽!那样的社会,那样的家庭,你没看到过,只能看看故事。《红楼梦》这部书写得很好,是一部社会政治小说,它是讲阶级斗争的,你要看5遍才有发言权呢。红楼梦里写了贪官污吏,写了皇帝王爷,写了大小地主和平民奴隶。大地主是从小地主里冒出来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看了这本书就懂得了什么是地主阶级,什么是封建社会。就会明白为什么要推翻它。”

  毛泽东还谈到了《西游记》,他说:

  “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一块去西天取经,中途发生了矛盾,闹不团结,但经过互相帮助,战胜了妖精鬼怪,到了西天,取回了经,成了佛。我们革命不怕有不同意见,只要大家朝着一个目标,团结一致,目的就一定能达到。”

  上得山来,侯波回头一看,山下有个房子着火了。南方的草房见了火就扑不灭。这种临时性的草房,几根木架,席子一围,茅草盖顶,着了火只需要把值一点钱的东西抱出来就行,灭火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侯波不懂得这些,着急地喊道:

  “哎呀,房子着火了!”

  毛泽东在山坡上的石头上坐了下来,不慌不忙地说:

  “着火好。烧了好,烧了好。”

  侯波听他说话的口气,非常惊讶,不解地问:

  “着火……还好?”

  “不烧它就总住茅草房。”

  “烧了人家住哪里去呀?人家盖不起瓦房才住茅草房的。”

  “嗯,看来是你说的有理。那怎么办呢?烧了到哪里住呢?”毛泽东说罢,便沉思不语了,良久,他才又自言自语地喃喃道:“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侯波听毛泽东如此说,才知道此时他仍然处于现实生活和《红楼梦》的转换中,这是他独特的一种幽默情趣和开阔胸怀。眼看着山下的火已经烧尽,只剩下一缕袅袅青烟,毛泽东又说:

  “唉,烧了好。烧了3年盖瓦房,不烧10年住草房。我看朝鲜还是有希望的。”

  侯波感叹不已,她心里说:“伟人就是伟人,他的思想太活跃,他怎么就想到了停战不久还是一片废墟的朝鲜?他所考虑的问题与我们想的事情实在不是一个层次。”

  侯波到石头缝里采了许多野花,拿到毛泽东跟前,说:

  “主席,你看,这里都开花了,北京现在还下雪呢。”

  毛泽东从中抽出两枝花,凝视着,问:

  “这是叫什么花呀?”

  “南方的花,不知叫什么花。”

  “那就叫侯波花吧。”

  毛泽东笑着打趣。侯波说:

  “咱们建两个首都才好呢,夏天在北方,冬天在南方。”

  “你这个想法不错嘛。”

  毛泽东随口应付着,起身往前走,来到了福寿观。大概是警卫人员已经采取了措施,观里只有那个瞎眼主持。毛泽东指指桌上抽签的木筒,说:

  “侯波,你替我抽支签吧。”

  侯波上去抱住木筒摇一摇,抽出一支,一看,说是命不好,家里家外不安宁。于是,她又换了一支说得好的,拿去让毛泽东看,毛泽东看完哈哈大笑。

  福寿观里有周武王、姜太公和哪叱、玉皇大帝的塑像,他们都是神话小说《封神演义》里的主要人物。毛泽东看了问王芳:

  “《封神演义》你看过没有?”

  王芳说:

  “在家读中学时看过。”

  “你知道殷纣王为什么被周武王打败?”

  王芳说:

  “纣王宠信妲妃,乱了朝政。”

  “不对。纣王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在军事上采取分兵把守,消极防御的办法。而周武王用的是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的办法。所以纣王败了,周武王胜了。看来蒋介石没有看过《封神演义》,要么看了没有真正看懂。蒋介石搞的就是分兵防守的办法,我们用的就是集中优势兵力的办法,所以被我们打败了。”

  毛泽东又问道:

  “你看过《三国演义》吗?”

  王芳说:

  “在济南读书时看过。”

  “你知道关羽姓什么?”

  “姓关。”

  “不是,关羽原来不姓关,也不叫羽。因为关羽生性仗义,在家乡杀了人,被官兵追捕。他逃到潼关,但出关要登记姓名,签字画押。为了安全,他便指关为姓,以羽为名,比喻自己像鸟一样飞出潼关。所以后来就叫关羽。”

  这天,毛泽东本来说要在山上吃素斋,可菜一端上来,多是鱼呀鸡呀的。毛泽东说:

  “怎么又吃荤菜,不是说好吃素斋吗?”

  王芳说:

  “主席,这是素斋,全是蔬菜做的,样子像鱼和鸡。”

  3月中旬的一天,天上下着毛毛细雨,毛泽东坚持要到绍兴东湖农场去视察。

  早在3月初,他在听取浙江省委负责人汇报试办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情况时候,得知绍兴东湖农场通过科学种田,使当年的“放鸭畈”变成了浙江有名的高产样板田,十分高兴,当即向谭启龙表示,以后要抽时间亲自去看看。

  这一天,毛泽东在谭启龙陪同下,来到东湖农场。他冒雨走在田埂上,一面细心观察,一面向农场负责人了解情况。视察结束后,他称赞东湖农场科学种田好。

  离开农场,毛泽东来到东湖风景区,沿着湖的长堤,欣赏着东湖的山水:惊险的悬崖,陡峭的山壁,飞檐的亭榭,涌流的泉水,拱形的石桥。他坐在刻有“此峰自蓬岛飞来”字迹的假山旁的石凳上,一面向谭启龙询问绍兴人民的生活和生产情况,一面谈起东湖的景观。他又问站在一旁的刘邦俊:

  “东湖水有多深?”

  刘邦俊答不上来,但机灵的他把刻在东湖“仙桃洞”上的一副对联念给毛泽东听:

  “洞五百尺不见底,桃三千年一开花。”

  毛泽东听后,哈哈大笑起来,对身边的人说:

  “这不是自然湖,是人工开创湖。这陡立的石壁,惊险的悬崖,不是天然而成的,而是劳动人民开采了不知多少年的石条才凿成这壮丽景观的。”

  说罢,他来到室内的走廊上小憩,坐在八仙桌的上方,谭启龙坐在他的右侧。他与秘书们从科学种田和东湖的景观说起,又谈到了《红楼梦》和对《红楼梦》的研究。他说:

  “《红楼梦》不仅是一部文学名著,而且是一部阶级斗争史。里面有6条人命呢!冯渊、贾瑞、鲍二家、尤三姐、司棋、晴雯,都白白地断送了性命。‘红学’派、“新红学’派,他们借研究《红楼梦》,推销他们的主观唯心论,毒害着青年人。”

  毛泽东话锋一转,又说:

  “绍兴,古称会稽,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也是吴越文化的重要发源地。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就在这个地方。近代以来,这里也出了两个人物,一个是清末女革命家秋瑾,自号‘鉴湖女侠’;另一个就是鲁迅。”

  他问谭启龙:

  “你去过鲁迅故居吗?”

  谭启龙说:

  “去过。”

  毛泽东说:

  “鲁迅生前有两句名言,一句是‘横眉冷对千夫指’,另一句是‘俯首甘为孺子牛’,你知道吗?”

  “知道。”

  谭启龙点点头说。毛泽东说:

  “我们共产党人就是要有这种为人民甘做牛马的精神啊。”

  谈话结束后,摄影师侯波为毛泽东与谭启龙在八仙桌旁合了影。

  3月12日,毛泽东给黄炎培写了一封回信。

  此前,黄炎培就自己在3月1日对上海工商界的讲话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征询毛泽东的意见。并随信寄去了3月1日的讲话稿。讲稿中黄老先生借用“无痛分娩法”这个术语告诉工商界同人,进入社会主义的过程没有什么痛苦。

  毛泽东在给黄炎培的复信中写道:

  黄副总理:

  3月8日惠书阅悉。附件已付周总理、李维汉部长斟酌奉告。“人们”是指资产阶级和民主党派,不包括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即不是“包括一切的”。“无痛分娩法”一词最好不写在印刷品上,因实际上那些不甚觉悟的人们总会觉得有些痛苦的。支票开得多了,可能引起幻想,而不去加重教育和学习,不去提高政治觉悟,结果感觉痛苦的人就会对我们不满。尚请斟酌。敬颂大安!

  毛泽东 1954年3月12日于杭州

  接着,毛泽东又给周恩来、李维汉二人写了一封信,他写道:

  恩来、维汉同志:

  此件请审阅斟酌,并告黄副总理。“阶级消灭,个人愉快”似以改为“阶级消灭,个人存在”为适宜,亦可告以非正式发表的谈话不要他在印刷品中引用,请酌。如他的讲演不登报,又碍难修改,听其引用亦无不可。他所谓“无痛分娩法”亦不甚妥当,只作印刷品不登报,亦可不改。末了引我的话之后他说“人们”“是包括一切的”,我已复告他不是包括一切的,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不包括在内。我复黄信只说这一点和批评无痛分娩法一点,此外说他的信已付你们二位斟酌告他。

  敬礼!

  毛泽东 1954年3月12日

  复黄信请阅后送交。

  后来,黄炎培接受了毛泽东的意见,将讲稿中有关“无痛分娩法”的提法删去了。

  3月14日下午3点30分,毛泽东和起草小组离开杭州刘庄,至晚到达太湖之滨的无锡。正在济南出席山东分局会议的陈毅立即赴无锡迎候,把毛泽东安排在太湖华东干部疗养院。夜里2点多,李银桥端来一盆开水,张木奇问:

  “怎么啦?”

  李银桥说:

  “老头儿便秘,给他灌肠。”

  张木奇把开水晃动凉了,就让李银桥端进去灌肠。

  保健医生徐涛劝毛泽东注意休息和饮食的规律性及营养性,请他吃蜂蜜,说否则就容易便秘。毛泽东不听,他自有他的办法:蔬菜不让切,整株洗净了炒,保持长纤维,吃下去利大便。他还说:

  “我的生活里有4味药:吃饭、睡觉、喝茶、大小便。能睡、能吃、能喝、大小便顺利,比什么别的药都好。”

  “孔老夫子吃饭很讲究,”毛泽东越说兴致越高,而且有点神秘了:“他有10不吃:鱼和肉不新鲜不吃,食物变色变味不吃,烹调不合宜不吃,不到吃饭时间不吃,这些都很合乎卫生嘛!不过孔老夫子有病啊!”

  徐涛说:

  “我没注意这个问题。”

  毛泽东愈发得意了,说道:

  “你应该给他诊诊病,我看他有胃病。”

  “你怎么看出来的?”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东西搞得那么精细不是消化不好吗?再说他常喜欢吃姜。你们西医研究不研究姜的作用?”

  “中医研究的比较多。”

  “姜性温,孔老夫子有胃病,用姜祛寒暖胃;老百姓不是喝姜糖水嘛,祛寒发汗治感冒。我看他还有胃下垂。”

  “你怎么又给诊断出一个病来了?”

  “他胃不好,又忙着周游列国,吃了饭就坐车子颠簸,还不得胃下垂?”

  毛泽东说罢,自个儿禁不住笑了起来。

  有一次,毛泽东牙龈发炎,肿得厉害,已经化脓了。他疼的时候用手捂着腮帮,皱着眉吸凉气,饭都吃不下去。徐涛学着毛泽东以前说过的话: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了命。”

  毛泽东一听就笑了。徐涛说:

  “这次可真是病了,牙床化脓,淋巴肿大,你得吃药,吃抗生素。”

  “我不用药。”

  毛泽东连连摇头,一边还疼得直吸凉气。徐涛说:

  “别讳疾忌医啊,这是你常说的话。”

  “我不忌医我忌药,你有不用药的办法吗?”

  “病重了不行,重了必须吃药。吃抗生素很快就可以好。”

  “我不吃药。靠吃药,自身的抵抗力就没发挥作用,就得不到锻炼。应该调动自身抵抗力对付外来侵略。总用药抵抗力就会衰退,再有细菌侵入就要出大乱子。只有经过斗争抵抗力才能变强大。”

  “照这样说,还生产药干什么?”

  “只有抵抗力不行时,才用药助他一臂之力,反败为胜。这次我要看看我的抵抗力能不能战胜。”

  几天后,毛泽东没有用抗生素牙疼就好了,他得意地笑着说:

  “怎么样?我的抵抗力战胜了。自力更生了,不能光依靠外援。天下万物万事,都脱不出这个道理。”

  他还不止一次地说过:

  “医生的话不可不听,也不可全听,全听你的我就完了,全不听你的我也不行。”

  毛泽东就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他在游泳池游泳,如果没有女性在,他便吩咐一声不要让女性来,自己脱得赤条条的下水游泳,更觉得自由自在,畅快无比。

  正是:真人真性情,与众大不同。

  不药病自愈,医嘱不全听。

  戏言寓真理,自力能更生。

  3月15日清晨,陈毅陪同毛泽东到无锡太湖边观看日出。回到疗养院,毛泽东邀陈毅谈话。据陈毅日记记载:毛泽东在谈话中最触动他的一句话是:

  “伸手岂止高、饶。只是目前不必如此提出,以免有扩大化的嫌疑。”

  这才叫:洞若观火,腹有韬略。教尔育尔,良莠难说。花开花落,无可奈何!

  后来不久,陈毅因受毛泽东谈话的启发,写出了一首也许是他所有诗作中最具影响力和思想性的长短句《手莫伸》,开篇便说“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党与人民在监督,万目睽睽难逃脱。”

  3月17日,毛泽东一行回到了北京。

  欲知毛泽东此后的工作情况,请继续往下看。

  东方翁曰:毛泽东在高、饶事件后对陈毅说:“伸手岂止高、饶。只是目前不必如此提出,以免有扩大化的嫌疑。”斯言果真能应验否?请诸君拭目以待之!

  [咨询微信号:qunfeiyang2014,  13937776295]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晓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网传恒大债权人怒斥许家印,网友评论真精彩!
  2. “孟晚舟事件”告诉你,什么是靠不住的?
  3. 晚舟归航引起的一点冷思考:高兴之余,能不能“忘记”阶级矛盾?
  4. 子午:“首善”变“首骗”,也说“救救恒大”
  5. 滠水农夫:“真人”,还是“伪士”——以张贤亮、方方为例
  6. 新老修正主义者都鼓吹“唯生产力论”,用心何在?
  7. 侯立虹:“共同富裕”吓坏了哪些人?
  8. 老田:劳动者的粉红性与阶级分析问题:以同学一家四代人的境遇演变为例
  9. 普京的俄罗斯
  10. 梁漱溟为何盛赞合作化是毛主席做了他“想做而做不到”的大事?
  1. 很多人为孟晚舟获释回国欢呼, 却至今误解华为的本质
  2. 说说山东滨州事件
  3. 孟晚舟终得归国,并简析一二
  4. 子午:拉闸限电下大棋?
  5. 孟晚舟获释回国,是时候说出全部真相了
  6. “劳模”许家印,“代表”潘石屹,会和14亿人共同富裕吗?
  7. “孟晚舟案”看似美国以失败告终,实则“一箭多雕”
  8. 老田|从贸易战到孟晚舟事件:纯左派与精美的政治共情关系初探
  9. 山西又一村走毛主席路线,如今令人艳羡!
  10. 孟晚舟将回国!它是中美力量的一次含金量极高的确认
  1. 张文茂:关于百年大变局的若干认识问题——纪念毛主席逝世45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2. 图穷匕见之胡锡进“怒怼”李光满:他甚至不是师爷,是黄四郎家的恶犬
  3. 张志坤:毛泽东至今仍然让很多人感到害怕
  4. 赵薇为什么被封杀?今天给出答案!
  5. 叶方青:读李光满《深刻的变革》一文感想
  6. 司马南:有名有姓的女富豪,她到底去哪儿了?
  7. 在北戴河中央工作会议中心小组会上的讲话
  8. 如此恶毒侮辱开国领袖,岂能一封了事?
  9. 吴铭:究竟是判断还是动员——与孙老师商榷
  10. 赵薇仅是只小蚂蚁,围歼大老虎的资本大戏开始了
  1. 纪念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寒春逝世11周年:接过她的火炬!
  2. 安徽出生人口连续4年减少 整体呈断崖式下降趋势
  3. 红旗下的美国人:我们在中国待了一辈子,不是为了养牛,而是为了信仰!
  4. 老田|从贸易战到孟晚舟事件:纯左派与精美的政治共情关系初探
  5. 红旗下的美国人:我们在中国待了一辈子,不是为了养牛,而是为了信仰!
  6. “劳模”许家印,“代表”潘石屹,会和14亿人共同富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