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以民主的名义:美国资产阶级对人民大众的镇压

唐青钊 · 2014-03-26 · 来源:乌有之乡
美国真相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美国资产阶级的统治是建立在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的尸骨之上的,美国的民主制度就是民主地维护资产阶级的统治和镇压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的反抗,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制度就是民主地维护资产阶级的统治和镇压工人阶级的反抗。

  西方现代资本主义民主之所以成了“好东西”,是因为它能以“民主的名义”民主地镇压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的反抗,有效地实现大卫.杜鲁门的“精英就是人民”也即资产阶级的统治。

  在西方资本主义民主传教士、中国资产阶级民主斗士的话语权中,美国无疑早就成为是当今现实世界的天堂:在这个国度里,四时少了夏秋冬,八节没有暑和寒,有的只是民主、自由、公平、正义、繁荣、和谐;人间已不知什么贫困、疾苦、不公、不义、压迫、剥削、血泪、仇恨;历史已经终结在美国的民主制度里,人类的唯一任务就是等待着上帝的末日审判。然而,不必翻开美国建国之初的历史——华盛顿穿着印第安人人皮制作的皮鞋,民主地屠杀着印第安人,民主地镇压着工人阶级的和人民大众的反抗,民主地圈养着数百个会说话的“私有财产”——奴隶;就是翻开美国从强盗变为绅士后的现代史,美国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的历史也是一部血泪斑斑的历史!

  1945年11月,当时的杜鲁门总统召开了全国劳资会议。一些垄断资本的代表在会上发出了战后时期向工人阶级进攻的第一个公开信号:他们决心废除1935年罗斯福“新政”时期通过的并承认工人有与雇主进行集体谈判权的《瓦格纳法》,且在工资等问题上采取了强硬立场。

  1946年,美国商会发行了它们的反共反劳工系列文件中的第一本:《共产党在美国的渗透:它的实质以及与之作斗争的方法》。他们在其中蛊惑道:美国的广播电台、电影制片厂、出版社、剧院和电视台都“被莫斯科占领了”,联邦国会应当在这些领域里采取行动。当年年底,联邦国会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便着手为一大批作家、教授、艺术家、医生、电影制片人、演员罗织罪名,准备剥夺他们赖以谋生的职业,把他们投入监牢。1947年,美国商会发行了它的反共反劳工系列文件中的第二本和第三本。第二本题为《共产党人在政府中:有关事实和对付方案》,这本东西后来成了麦卡锡参议员手中的法宝;第三本题为《共产党人在劳工运动中:有关事实与反击措施》,这本东西为同年由联邦国会通过《塔夫脱――哈特莱法》提供了依据。

  1947年3月22日,杜鲁门总统发布行政命令,指定联邦调查局和联邦文官委员会对联邦政府机构300多万官员和工作人员进行忠诚考察,全部进行了一次甄别和筛选。经过为期4年的逐一政审,约2000名联邦政府官员被迫辞职,212人被视为“危险分子”被清除。

  1947年6月,美国国会通过《塔夫脱-哈特莱法》。它正式废除了《瓦格纳法》若干有关工人权利的规定。垄断资本的意志,于是修成正果正式成为了国家意志。杜鲁门获得连任后,据此法律连续9次压制工人群众的罢工斗争,全国有23.2万名工会干部被迫签署誓词声明自己不是共产党员,资本家则随时以“作伪证”相威胁,对他们实行政治迫害,有些人也确实因此受到迫害,被关进监牢。

  1948年7月20日,杜鲁门政府出动军警,分别在全国各地将美国共产党最高领导机构——全国委员会的12名成员全部逮捕,一网打尽。被捕的这12个美国无产阶级的领袖人物是:美共全国委员会主义威廉福斯特、美共总书记尤金丹尼斯、美共组织书记亨利温斯顿、美共劳工书记约翰威廉森、美共教育书记雅各布施塔赫尔、美共纽约区主席罗伯特汤普森、纽约市议会议员小本杰明戴维、《工人日报》主编约翰孟茨、毛皮工会联合委员会主任欧文波塔什、美共伊利诺伊区主席吉尔伯特格林、美共密执安区主席卡尔温特、美共俄亥俄区主席格斯霍尔。而在此以前不久,先后遭到杜鲁门政府、国会参议院麦卡锡委员会、国会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迫害的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已经有:“联合反法西斯难民委员会主席及其12名委员案”,其中大都是一些著名学者、教授和社会活动家。他们被加上“藐视国会罪”予以逮捕,并于1947年6月被法庭判刑;“好莱坞10人案”,其中都是著名的进步电影剧本作家和导演,他们被加上“藐视国会罪”予以逮捕,并于1947年12月被法庭判刑;“洛杉矶16人案”和“丹佛7人案”,被加上“藐视法庭罪”逮捕、判刑;“尤金丹尼斯案”,因拒绝为国会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作证,这位美共总书记已于1947年6月以“藐视国会罪”被判过一次刑。

  杜鲁门政府的司法部长汤姆克拉克1947年到1948年先后公布了一批黑名单,把160个社会团体定为“颠覆组织”。列入国会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的黑名单上的“颠覆组织”则多达608个社会团体。为了颠倒黑白、混淆视听,这些黑名单中也列上了少数法西斯组织,然而被定为“颠覆组织”的绝大多数都是工人、黑人、青年、妇女、知识分子的人民团体。资产阶级真正要予以镇压的并不是法西斯组织,而是这些代表人民群众利益的社会团体。

  摧毁了美共领导层之后,杜鲁门政府于1951年接着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一次对美共各地领导人的大搜捕。其中几次主要搜捕的时间和地点是:6月20日在纽约、7月26日在加利福尼亚、8月8日在马里兰、8月17日在宾夕法尼亚、8月28日在夏威夷、8月31日再次在加利福尼亚。大批美共领导骨干在各地被逮捕,被审判,被关进监牢。

  1950年9月23日,美国国会通过了《麦卡锡――伍德法》。它实际上是一部进一步把美国共产党置于非法地位的法律,甚至规定在国家进入“宣战状态”、遭到“入侵”或者发生“叛乱”时,总统有权把共产主义组织的成员不经审讯,无限期地关进集中营。这种法律规定,不就是希特勒法西斯的翻版吗?美国的法律是这么制定,也是这么实行。就是这份法案的提出人——麦卡锡先生,于1950年2月9日发表演说,声称他手里有一份当时正在美国国务院任职的205名“共产党人”的名单。这位参议员举起反华反共的旗号展开讨伐,攻击的范围极为广泛,甚至连在1945年到1947年奉杜鲁门总统之命来华“调处”、随后奉命返美、先后任杜鲁门政府的国务卿和国防部长、曾经制订“马歇尔计划”的赫赫有名的乔治马歇尔将军也未能幸免。麦卡锡参议员利用所谓国会调查编制黑名单,为赞成民主、主持公正或主张社会进步的人士罗织罪名,从事非法审讯,竭力煽动反共。在他大逞淫威之时,红帽子满天飞,恐怖气氛笼罩美国大地,社会各界的大批人士受到迫害。在杜鲁门政府和艾森豪威尔政府的密切配合之下,美国国务院的一批如实上报情况的著名中国通也先后受到了“麦卡锡主义”的迫害。

  艾森豪威尔政府1953年到1960年执政期间,进一步在各政府机构中实行清洗。政府事法部和其他有关保卫部门根据艾森豪威尔将军的命令,对政府官员和工作人员再次逐一进行政审。艾森豪威尔两届伤期内从政府要关共开除3002人,这个数字甚至越过了杜鲁门政府时期。有的人的历史现状查不出任何政治问题,仅仅因为在以前的朋友或熟人中有过共产党人,也被清除,这就叫株连政策吧。

  1963年4至5月,亚拉巴马州伯明翰市的黑人群众,为反对在学校和其他公共场所实行种族隔离的政策,在非暴力主义者马丁.路德.金牧师等人的领导下举行和平集会和游行示威,受到政府当局和当地白人种族主义者多次反复镇压。军警除用枪弹外,还使用了警犬和通电棒,白人种族主义者则使用炸弹来对付黑人群众的示威,先后有2000多名黑人被捕。小马丁.路德.金牧师也在被捕者之列。仅白人种族主义者在一座黑人教堂地下埋下的一颗炸弹,就炸死了正在主日学校课堂上上课的4名黑人女青年。

  1964年7月16日,在纽约市曼哈顿岛上的哈莱姆,一名15岁的黑人少年在上学路上卷入一场纠纷,被警察开枪打死。17日,为了抗议这次枪杀黑人少年的事件,也为了抗议当时发生在密西西比州的一起屠杀黑人的事件,哈莱姆的黑人群众列队游行,前往纽约市警察局哈莱姆分局门前示威。警察开枪射击。黑人群众用砖头、瓶子还击。一名黑人被打死,19名黑人和12名警察受伤。18日夜,黑人群众再次举行示威。警察开枪镇压,打死黑人一名,打伤黑人70余名。19、20日,同样的场面在哈莱姆的街道上重复发生。纽约市警察局局长墨菲下令向哈莱姆派遣大批增援部队,封锁街道,加强镇压。21日凌晨,头戴钢盔、荷枪实弹的警察部队在哈莱姆搜捕黑人、遭到反抗。警察部队发出的密集枪声从黑夜一直继续到天明,仍未停息。有的黑人被打死,大批黑人受伤和被捕。

  1965年3月初,亚拉巴马塞尔马的黑人非暴力主义者和宗教领袖宣布,为抗议当局剥夺黑人的选举权,预定7日举行一次向州首府蒙哥马利的和平进军——游行,向乔治华莱士州长递交抗议书。7日,包括老人和儿童在内的600名黑人谈笑着,歌唱着前进,算是开始了向蒙哥马利的进军。塞尔马的一些白人教授、商人和家庭妇女也在市内游行,对黑人群众的这次行动表示声援。这支黑人队伍刚刚行进到塞尔马郊外,就遭到了州骑警部队的阻击。这支由男女老幼的黑人组成的赤手空拳的队伍面临州警进攻时,纷纷跪在地上向上帝祈祷。骑警部队催动战马,挥舞警棍,向黑人群众猛扑。40多名黑人被打伤,有些人被打断了胳脯、打断了腿。有些人的头盖骨被打裂。随后,警察部队又向黑人群中投掷催泪弹,把这支队伍包围在层层黄色浓雾里。许多人在毒气袭击下,晕倒在地。消息传出后,引起了亚拉巴马的广大黑人群众的强烈愤慨。一场更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被组织起来了。3月20日,约翰逊总统宣布派遣联邦正规军和宪兵,开赴亚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和塞尔马“维持法律和秩序”;宣布派遣联邦调查局人员前往该地“执行任务”,并派遣一名司法部副部长去现场指挥、协调这次镇压。塞尔马黑人群众的这场斗争先后持续了两个多月,共有3000到4000人被逮捕。 

  1965年8月中旬,在洛杉矶市南部的黑人聚居区瓦茨,这个地方相当于曼哈顿岛上的哈莱姆。8月11日晚,警察逮捕一名高速开车的黑人青年,打伤了一名黑人旁观者,并当众侮辱一黑人妇女,消息传出,瓦茨黑人群情激愤。数以千计的黑人群众走上街头举行抗议示威。当局出动警察镇压,引起黑人反抗。瓦茨气氛顿呈紧张。 8月13日,加利福尼亚代理州长格伦安德逊下达命令,调动州国民警卫队拥有兵力10000人的第40装甲师的一部分部队进入洛杉机“恢复秩序”。 8月14日,总数共达23000人的军队和警察部队一起向瓦茨压来。加利福尼亚州政府还要求联邦政府把驻扎在洛杉矶南部长滩的海军陆战队一个营的后备队调进瓦茨,参加对黑人的围剿。到17日为止,这次瓦茨事件中共有27名黑人被杀害。733名黑人和白人群众受伤,3124人被逮捕。军警也有一些伤亡。随后几天,这种伤亡和被捕人数继续增加。到20日,被捕人数已增加到4217人。

  1967年7月中旬,在新泽西州的纽瓦克市。7月12日晚,警察在市内逮捕了一名黑人出租汽车司机,大批黑人群众迅速聚集到拘留这个出租汽车司机的警察分局附近表示抗议。市警察局随即调动警察部队赶赴这个地带,与群众对峙。双方发生冲突。13日,紧张局势加剧。大批黑人群众在这个警察分局门前举行抗议集会。警察部队强行驱散集会群众,引起群众反抗。随后数日,国民警卫队在州、市警察部队的配合下,在市内随意开枪射击,滥捕、滥杀。到17日,纽瓦克市共有21名黑人被杀害,其中包括6名妇女和2名儿童,约有2000群众被打伤,1600多人被逮捕。

  1967年7月下旬,在汽车城底特律。7月22日夜,一群黑人正在一家俱乐部为几名黑人士兵举行招待会,凌晨,警察强行闯进搜查,引起黑人抗议。双方发生争吵。警方把出席这个招待会的82名黑人全部予以逮捕。此事引起了黑人群众的强烈反抗。美国联邦政府军队、州国民警卫队和800名州警察部队开赴底特律市,与底特律的5000名警察部队一起,镇压黑人斗争。大批军警在直升飞机、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之下,运用轻重武器,向黑人群众发起进攻。底特律市成了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从7月23日到29日,军警在底特律市共逮捕抗暴群众7200人以上,打伤数千人,打死黑人、白人群众40人。这还是官方正式公布的数字。实际伤亡数字是多少,谁也说不清。由于逮捕人数众多,监狱容纳不下,许多人被关押在公共汽车上和地下车库里,没有食物,没有饮水,没有厕所。有一些被捕的群众受到象牲畜般的对待,男女混杂地关押在一起,不少人被捕后受到严刑摧残,伤势严重,被送进医院。

  1970年5月,俄亥俄州肯特市发生了学生反对越战事件。大批国民警卫队人员向手无寸铁的男女反战学生射击,当场打死4名学生,打伤11名学生。随即密西西比州首府杰克逊市警察向学生开枪射击,打死杰克逊州立大学学生2人,打伤学生11人。在许多其他的州,也发生了州长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出动国民警卫队镇压反战群众事件,大批学生被捕、被打伤。

  1971年5月,美国政府把联邦正规军队第82空降师调进首都华盛顿镇压反战群众。军警在市区街道上大肆逮捕,一次就抓了1.2万人,在首都捕人史上创造了一个新纪录。尼克松总统、福特总统、卡特总统执政期间,三权分立的联邦政权和各州政权曾多次反复援引1947年联邦国会通过的《塔夫脱-哈特莱法》和其他有关法律,据此镇压工人阶级为改善劳动条件、生活条件和争取组织工会权进行的斗争。这样的事件当时在美国实际上是年年发生,月月发生。

  1977年12月至1978年3月期间发生的18万煤矿工人罢工,遭到了卡特政府和联邦法院的双重打击。弗吉尼亚、印第安纳等州州长分别宣布本州处于紧急状态,出动国民警卫队,对矿工的罢工斗争实行镇压。大批矿工被捕。卡特总统反对这次矿工罢工所运用的法律武器,就是1947年联邦国会通过的那个《塔夫脱-哈特莱法》。从1947年到1977年,轮流上台执政的7位民主、共和党总统先后30次使用这个《塔夫脱-哈特莱法》,以镇压大规模的工人罢工斗争。至于联邦和各州的其他反劳工法律的实际执行次数,就更多了。

  里根总统1981年上台执政后,在内政方面采取的第一项震动全国的措施。就是以铁腕手段镇压当年发生的一次航空调度员的罢工。由于。工会在提高工资、缩短工时等方面提出了一些要求,联邦航空管理局表示不能接受。谈判从2月持续到7月,终于破裂。8月3日晨7时,工会宣布开始罢工。它的1.5万名会员中,有1.3万人参加了这次罢工。当天上午,里根总统在白宫大院玫瑰园公开发表讲话,指责航空调度员罢工为违法行为,限令他们在48小时之内复工,否则一律解雇。根据总统的指令,联邦政府有关部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采取了以下措施:第一,由联邦劳工关系局出面,取消职业空中交通调度员联合会代表航空调度员与政府谈判的权利。第二,由联邦政府司法部派出官员,立即从各地联邦法院法官手里分别取得52道禁令,禁止各地航空调度员罢工。第三,由联邦法院出面,于8月5日派出法院执法官员将这次罢工的5位领导人逮捕,戴上脚镣手铐,关进监狱。法院还下令将这个工会的350万美元的罢工基金予以冻结,并勒令这个工会每违令一周上交3200万美元罚金。第四,由政府司法部着手准备,对这次罢工斗争的75名领导人按刑事犯罪予以起诉;作为第一步,立即将其中的20多人送上了法庭被告席。第五,由联邦航空管理局出面,向拒绝在48小时限期内复工的1.2万航空调度员逐一发出通知书,把他们统统解雇,一个不留。这些航空调度员顿时被抛入失业者的行列之中,不少平时没有积蓄而又没有资格领取政府救济金的家庭陷于困境,不得不投亲靠友,四处奔走,寻找职业。因为时间一拖长,不仅分斯付款购置的汽车和房屋要失掉,连糊口也要成问题,就不得不当流浪者了。

  1992年,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美国民主的化身——老布什还在总统任上,可是这位民主的总统。却在洛杉矶民主地镇压起了黑人。事件的起因是4名警察轮番殴打黑人罗德尼.金。然而,一年过去了,法庭宣布4名警察无罪开释。这自然引起了黑人群众的示威抗议。于是,美国政府派重兵镇压,加州州长宣布洛杉矶处于紧急状态,敬爱的老布什总统下令4000余名联邦军队进城“平暴”,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鲍威尔亲临指挥,洛杉矶打了一场小型国内战争:造成55人死亡,2300人受伤,1100多座建筑物被烧毁。

  2005年8月29日,美国新奥尔良市因飓风发生大水灾。这本来是各国政府既担任“守夜人”又担任“裁判员”和“运动员”的时刻。可是,我们可爱的美国政府却派遣军警担负起了“阻击手”和“狙击手”的角色。当一名游客向警方求救时,得到的答复是“你去死吧!现在都是各顾各了!”8月31日,新奥尔良全城实行宵禁,女州长凯瑟琳-布兰科林宣布武装部队进入新奥尔良,并威胁说:“他们对开枪和杀人是很在行的......”而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当新奥尔良对岸的格雷特纳接受了约6000名的难民后,格林特纳的警察用枪指着新奥尔良的难民要求他们从原路回去,并向逃出的难民和游客开枪——一场人命关天的救灾运动竟成了一场恐吓和镇压灾民的血腥行动!

  时间的指针转到了2010年代。2007年的华尔街金融危机,导致了几乎遍及全世界的经济危机,也几乎导致了全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这场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实质,是99%的人民大众对1%的垄断资产阶级的斗争。这样一场斗争,自然不会被美国垄断资产阶级所容许,也自然不会被美国垄断资产阶级有限责任公司——美国政府所容许。因此,在美国军警的强力清场——镇压下,这场运动陷入失败是不可避免的,美国政府撕下民主的面纱而露出狰狞的面孔也是不可避免的。而最让人大跌眼镜却让人看清美国民主—西方资产阶级民主实质的,是目前在美国游说的前乌克兰靠“民主、自由”起家并满口“民主、自由”辞藻的美女总理季莫申科——前几天她在与她的前谋士通话时竟然说:“要用核武器消灭在乌克兰的800万俄罗斯人”!

  美国镇压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的反抗,确实不是藏着掖着的,它可是直接运用民主的机器——武装集团进行公然的镇压的!

  美国实行三级武装部队制度,其中头两级是以总统为最高统帅的联邦正规军队和以各州州长为统帅的国民警卫队;但总统有权调遣州国民警卫队,州长对总统的这种调令必须服从。第三级是市、县警察。实行这种制度,是与美国在政治体制上实行联邦制、各州在内政治理上享有较大的自主权相适应的。头两级武装部队都负有双重任务――对外征战和对内镇压人民斗争。但联邦正规军以对外征战为主,以对内镇压为辅;州国民警卫队则相反,以对内镇压为主要职责,在总统调遣令下达后也从事对外征战。

  美国镇压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的反抗,确实不是藏着掖着,它可是有着民主的保障——法律的依据的!

  美国法网之密,世上无出其右。民主地镇压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的反抗的法律规定,世上也无出其右。择其要者,主要有:

  《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它是1787年制订的。其中与我在这里要说的主题有关的第4条第4节,其全文如下:“合众国应为本联邦内的每一个州的共和政体提供保证,应在面临外敌入侵时为其中的每一个州提供保护;并应根据州议会或州行政长官(当州议会不能开会时)的申请为它们平定内部暴乱。”

  《美国法典》。第331条规定:“无论何时,在任何一个州发了反抗政府的造反时,根据该州议会或者在州议会不能开会时根据该州州长的要求,总统应参照该州要求的数量把其他州的民兵征召入联邦军队,并出动总统认为必要的联邦军队,以镇压这场造反。”第332条规定:“无论何时,当总统认定在任何一个州或领地产生反抗联邦权力的非法阻挠活动和团体、或集会、或叛乱,以致通过正常司法渠道不可能实施联邦法律时,他应把任何州的民兵征召入联邦军队,并出动他认为必要的联邦军队,以强制实施那些法律或镇压叛乱。”第333条规定:“总统应采取他认为是必要的措施,诸如出动民兵或联邦武装部队,或同时出动两者,或采取其他任何手段,以镇压在某一个州境内发生的任何造反、内部暴乱、非法团体或阴谋,如果它——(1)阻挠该州法律或联邦法律在该州境内的实施,致使该州任何部分或社会等级的人民被剥夺了由联邦宪法规定并由法律保证的权利、特权、豁免或保护,而该州的合法当局不能、没有或拒绝维持这种权利、特权、豁免或提供保护;(2)反对或阻挠联邦法律的实施或对实行这些法律的司法过程设置障碍。”第334条规定:“每当总统根据本章法律条文规定认为有必要出动民兵或联邦军队,他应发布公告,命令反叛者立即解散,在限定的时间内和平地撤回到他们的住所里去。”

  我们不厌其烦地引述上述事实,不是我们有什么揭秘癖,而是为了说明这样一个基本事实:美国资产阶级的统治是建立在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的尸骨之上的,美国的民主制度就是民主地维护资产阶级的统治和镇压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的反抗,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制度就是民主地维护资产阶级的统治和镇压工人阶级的反抗——面对这样一个基本事实,西方资本主义民主传教士、中国资产阶级民主斗士将有怎样的说辞?中国人民又将做怎样的感想?

 

  说明:由于不才没有详细地占有这方面的资料,本文基本依照原新华社驻美国资深记者张海涛先生的网文《以民主的名义:美国资产阶级对工人的镇压》改写。在此,表示我对张海涛先生的敬意、谢意和歉意。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2. 为什么杀我们学长姐!
  3. “镇反”运动,为抗美援朝肃清“第五纵队”
  4. 是可忍孰不可忍?
  5. 夏春涛:不该如此称颂曾国藩和湘军
  6.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7. 新冠确定物传人,会是武汉沉冤得雪的决定性证据吗?
  8. 美国新冠死亡二十多万还有人洗地“岁月静好” 这脑子不要就捐了吧!
  9.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10. 迎春:一篇分析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罕见的好文章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7.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8.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6.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7.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毛泽东的神预言:四方面军南下是错误的,早晚还是要到西北来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