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钱昌明:混淆历史虚无主义的内涵为哪般?——评《炎黄春秋》有关历史虚无主义的言论

钱昌明 · 2014-06-02 · 来源:乌有之乡
抹煞革命领袖毛主席的“历史功绩”,甚至搞“污名化”、“妖魔化”,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任意否定中国近代史,任意否定近代中国革命史,任意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这些难道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吗?

  何谓历史虚无主义?一般约定俗成的观点是:全盘否定自己历史的一种社会思潮。

  《百度百科·历史虚无主义》认为,其主要特点是:“一些人以‘反思历史’为名,歪曲‘解放思想’的真意,从纠正‘文化大革命’的‘左’的错误,走到‘纠正’社会主义,认为我国不该过早地搞社会主义,而应该让资本主义充分地发展;从纠正毛泽东同志晚年的错误,走到全盘否定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从诋毁新中国的伟大成就,发展到否定中国革命的历史必然性;从丑化、妖魔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的历史,发展到贬损和否定近代中国一切进步的、革命的运动;从刻意渲染少数中国人的不文明行为,发展到否定五千年中华文明,等等。”

  可是,《炎黄春秋》2014年第5期发表了一组有关历史虚无主义的言论(马龙闪的《历史虚无主义的来龙去脉》,尹保云的《要警惕什么样的历史虚无主义》和郭世佑的《历史虚无主义的实与虚》),公然篡改历史虚无主义的约定俗成的公认内涵,继续否定中国革命历史,继续污蔑革命领袖,颠倒是非,混淆视听,搞乱当前思想界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批判,其用心实属险恶。

  人所共知,一部中国近代史,就是西方资本——帝国主义千方百计征服中华民族,欲变中国为它的殖民地附庸的历史。在面临亡国灭种的民族危亡之际,无数爱国的志士仁人(从林则徐、洪秀全、康有为、严复、孙中山到毛泽东)进行了前仆后继的斗争,最后以毛泽东为领袖的共产党人终于以革命的方式完成了这一伟大的历史使命,实现了国家的独立,民族的解放和祖国的真正统一;走上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康庄大道,开始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路。当今,我们正继续迈步走在这条大路上。这就是不容任何人否定的一部中国近现代史。

  去年2013年1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发表过一个重要的《讲话》。《讲话》在充分肯定中国近代史,充分肯定中国革命史的同时,再一次充分肯定了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的历史功绩,这就是尊重中国近代革命史,尊重整部中国近代史,尊重中华民族的历史。其中特别是强调:

  “毛泽东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理论家,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开拓者,是近代以来中国伟大的爱国者和民族英雄,是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是领导中国人民彻底改变自己命运和国家面貌的一代伟人。”

  针对“改开”以来,社会出现的一股否定毛泽东,否定中国共产党,否定整部中国近代革命史的歪风,习总书记旗帜鲜明地提出:

  “革命领袖是人不是神。尽管他们拥有很高的理论水平、丰富的斗争经验、卓越的领导才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认识和行动可以不受时代条件限制。不能因为他们伟大就把他们像神那样顶礼膜拜,不容许提出并纠正他们的失误和错误;也不能因为他们有失误和错误就全盘否定,抹杀他们的历史功绩,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潭。”

  “历史就是历史,历史不能任意选择,一个民族的历史是一个民族安身立命的基础。不论发生过什么波折和曲折,不论出现过什么苦难和困难,中华民族5000多年的文明史,中国人民近代以来170多年的斗争史,中国共产党90多年的奋斗史,中华人民共和国60多年的发展史,都是人民书写的历史。历史总是向前发展的,我们总结和吸取历史教训,目的是以史为鉴、更好前进。”

  显然,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的意思是明确的:

  抹煞革命领袖毛主席的“历史功绩”,甚至搞“污名化”、“妖魔化”,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任意否定中国近代史,任意否定近代中国革命史,任意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这些难道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吗?

  然而,《炎黄春秋》的老爷们,偏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习总书记的观点是错误的,是缺乏权威的,需要由他们来“纠正”。于是就专门组织所谓“专家”、“权威”,甚至不惜到万里以外的大洋彼岸的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去组稿,结果凑成了三篇有关“历史虚无主义”的“一家言”,以挑战习总书记的权威。

  综观这三篇言论,除了搬出一些西方资产阶级思想家的大名,诸如德国的雅柯比、尼采、康德,俄国的屠格涅夫、皮萨列夫等,力图牵强附会地想“寻找”“虚无主义”的出处外;接着就是玩弄一些诸如什么“民粹主义”、“无政府主义”、“庸俗社会学”等一大堆不着边际的名词(这些从哲学辞典里抄来的东西,与中国当前出现的历史虚无主义简直风马牛不相及,却把中国无政府主义者刘师复、汪伪汉奸江亢虎定义为中国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鼻祖),从而以雾里云里的方式来糊弄人。目的是故意回避当前中国社会上流行的历史虚无主义的真实内涵,妄图以其“专家”、“学者”的面孔,取得对历史虚无主义的话语权——即定义权,以售其私。

  历史虚无主义内涵岂容篡改

  那么,什么是历史虚无主义呢?

  《炎黄春秋》三篇有关历史虚无主义的言论认为,以往约定俗成的对历史虚无主义的理解是错误的,习近平总书记《讲话》中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是无的放矢。他们通过装腔作势的一番“追根溯源”与“权威论证”,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

  “庸俗社会学”观点才是“历史虚无主义”。其表现是“从批判电影《武训传》开始,运动一个接着一个,一直发展到‘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把否定一切、打倒一切的各种虚无主义,包括历史虚无主义、文化虚无主义、文学虚无主义、哲学虚无主义、道德虚无主义┄┄推到了登峰造极。”(《炎黄春秋》第5期,第27页)

  “它在当前时期的极端表现,就是有人扬言要发动二次‘文化大革命’,来整治中国官场的腐败,打倒新生‘走资派’;当前隐性或温和的表现,则是不准人们触碰‘文化大革命’,欲将文革封存、冻结于历史,让它在新生代的头脑中变成一片历史的空白。这看似同继承文革衣钵的极端派不同,但其行为的客观效果是没有二致的,就是袒护文革,不准清算文革,为文革思潮及其历史虚无主义留出生存的空间,以待时机成熟,让文革狂澜卷土重来。”(同上,第28页)

  瞧!这些“专家”、“学者”的水平是何等的“高”呀!他们就是有这样的“本领”,能口吐莲花,混淆视听,就像变魔术那样,可以随心所欲地把历史虚无主义的内涵作任意的曲解与改变。结果,搞历史虚无主义的人成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正人君子”;而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人却成了“袒护文革”的“历史虚无主义”者了!

  这还不够,他们还创造了一个“教条主义的历史虚无主义”的名词。提出“教条主义的历史虚无主义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历史虚无主义”这一命题,认为当前最应警惕的历史虚无主义应该是“教条主义的历史虚无主义”!

  接着,再经过他们对“启蒙思想”、基督教、儒教、马克思主义之间的一番所谓“比较”、“分析”,得出结论,认为只有(资产阶级)“启蒙思想”“为了建立一个符合人类世俗历史进程的新的历史观”——才是唯一正确的历史观。相反,马克思主义和基督教、儒教一样,因都主张“历史终结”(按:指终结人类剥削压迫的罪恶历史),从而(因否定这段罪恶史)都成了历史虚无主义。

  尽管这些“专家”的语言是那样的晦涩,最终还是“图穷匕首见”,亮出了他们真正的观点:

  “毋庸讳言,马克思┄┄他虽然肯定了资本主义的成就,也认为资本主义是目前世界文明的高峰,但他最终还是以一个设想中的未来社会阶段把资本主义否定了。在他的历史观中,从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都是‘阶级社会’,是人的本性的堕落;资本主义无论取得了怎样的成就也是异化的,它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社会组织与道德观念等等都将要被彻底抛弃。这显然脱离了启蒙的思想路线,陷入了历史虚无主义了。”(《炎黄春秋》第5期,第32页)

  据说,其后“教条主义把上述马克思历史观进一步片面化、极端化,从而走向极端的历史虚无主义”,其主要表现就是“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毛泽东┄┄由于整个意识形态深深陷入历史虚无主义泥潭并已经构建了一个与现代文明对立的苏联模式框架,寻求中国道路也难以找到正确的方向,结果反倒是一错再错,直到发生文化大革命的灾难。”(同上,第34页)

  现在清楚了,原来这些“大学者”兜了那么大的一个圈子,其最后结论就是:马克思是最大的历史虚无主义!革命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既然马克思主义被打成了“历史虚无主义”,继承“马克思历史观”的马克思主义者,自然成了“专家”们嘴里的“教条主义的历史虚无主义”者了!不仅列宁、斯大林成了“教条主义的历史虚无主义”者,整个苏俄革命也成了一场“教条主义的历史虚无主义”灾难;同样,中国的革命领袖毛泽东自然也成了“教条主义的历史虚无主义”者,中国的革命运动自然成了一场比苏联更大的“教条主义的历史虚无主义”灾难。

  以上就是在《炎黄春秋》上撰写有关历史虚无主义言论“专家”们的观点。这难道就是历史虚无主义的科学内涵吗?

  不!这是资产阶级右派的颠倒黑白、强词夺理,是对历史虚无主义内涵的公然篡改。

  这仅仅“学术之争”吗?

  是什么人要恶狠狠地把马克思打成“历史虚无主义”的?又是什么人要恶狠狠地把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无产阶级革命家打成“教条主义的历史虚无主义”的?又是什么人要恶狠狠地把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思想斗争,曲解成为一场打着“清理教条主义的历史虚无主义”旗号,进一步“清算文革”与“污毛”的运动?只有一种人,那就是铁了心要复辟资本主义的资产阶级右派分子。

  当今的中国社会虽然处在剧烈变化之中,但毕竟还是共产党在掌权,社会主义中国的性质毕竟尚未完全改变。翻一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它的社会主义宪法的性质没有改变;再翻一下《中国共产党党章》,其中规定“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思想地位没有改变,“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党纲同样没有改变!

  在《炎黄春秋》上发表有关历史虚无主义言论的“专家”们内心也非常清楚,他们这些言论是具有强烈的现实政治针对性的。出于心虚,他们就打出“学术”的盾牌,把自己的政治用心披上一件“学术”外衣。为此,他们竭力宣扬:

  “清算历史虚无主义的矛头,应当清楚指向企图重拾文革旧梦的虚无主义思潮。这股源远流长、汹涌澎湃的历史虚无主义是当前的主要威胁,理所当然应成为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主要目标。”“与此相比,对某些领袖人物功过和某些历史时期成就的所谓‘否定性’评价尚不足以标识为清算历史虚无主义的主要目标,因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学术界有关历史评价的学术之争。”(同上,第28页)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一方面,三句话不离政治;一方面,又做贼心虚地说自己是在搞“学术”,无非就是敢做不敢当罢了。

  比如,决定“清算历史虚无主义的矛头”究竟应该指向谁?这究竟是政治家的职责,还是你“专家”、“学者”的权利?另外,判断、界定“当前的主要威胁”,这究竟是政治问题,还是“学术”问题?谁都知道只有过往的才是历史,现时的只能是政治。凡是思维正常的人都应该知道:这明明就是一个政治问题。

  其实,政治问题与学术问题,虽然它们确实是有区别的,但在某些情况下又是具有同一性的,这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很难一概而论。

  三位作者中的郭世佑教授,似乎特别在乎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批判,在文章中特别谈了“批判”中的所谓问题。他刻意地为批判者划定了一连串的“红线”(诸如对教科书的批评者不该批,对近代西方入侵影响有不同看法的人不该批,对近代民主革命说“不”的人不该批,对质疑中国历史、共和国史的人不该批,对说李鸿章、袁世凯好话的人不该批),认为上述论点“固然还存在商榷余地,但同货真价实的历史虚无主义关系不大,他们只是对实化的历史表达不同的解释与评判,没有把历史虚化,也不可能虚化。”(言外之意,这些均不属“历史虚无主义”)

  除了提出上述“五不批”观点以外,郭教授还提出了以往20年在批判历史虚无主义中存在两大问题:一是“批判对象是虚的”,“批判对象未必存在”(也就是说全是无的放矢);二是“把政治学术一锅煮”。

  事实上,自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社会上出现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以来,典型的以6集电视政论片《河殇》为代表。这是“改开”以后我国思想界最早鼓吹“全盘西化”思潮的代表作,流毒深广。笔者当时曾写过一篇批判文章——《〈河殇〉与历史虚无主义》,对其进行批驳;但1989年在赵紫阳主政的大背景下,本文却得不到公开发表(次年1990年1月仅在本单位内刊得以刊載)。此后,赵虽因“纵容自由化”而被迫下台,但对这种右倾化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仍始终未能在思想界进行过认真的批判。因此,总体上说,根本就不存在所谓对历史虚无主义无的放矢式的批判;更不存在所谓“政治学术一锅煮”的情况。

  有关历史虚无主义的命题真的全是“学术”问题吗?非也!

  难道全盘否定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而同政治没有关系吗?(如以往辛子陵之流掀起的“污毛”恶浪)

  难道全盘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党史,公开反对社会主义制度,鼓吹复辟资本主义制度,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而同政治没有关系吗?(如茅于轼、袁腾飞之流的反党言论)

  难道全盘否定近代中国革命史,全盘否定从洪秀全到孙中山的所有民主革命性质的斗争,公然主张“告别革命”,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而同政治没有关系吗?(如李泽厚、刘再复之辈“告别革命”之说)

  难道全盘否定中华民族的五千年文明——归结为“黄色文明”;反转脸又一头拜倒西方文明——归结为“蓝色文明”,大肆宣扬洋奴哲学、汉奸文化,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而同政治没有关系吗?(如《河殇》鼓吹的历史虚无主义)

  显然,这些都不仅仅是“学术”问题;相反,更多的恰恰是政治问题。如果这些问题都与政治无关,那么,世界上就不存在任何政治问题了!

  有错误就得批判。“正确的东西总是在同错误的东西作斗争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真的、善的、美的东西总是在同假的、恶语中伤的、丑的东西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任何一种理论,只要它是正确的,就一定是不怕批判的。

  马克思主义认为:“理论只要能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因此,学术批判也好,思想交锋也好,只要采取讨论的方法,批评的方法,说理的方法,而不是采取压服的方法,为什么要划红线,反对批判呢?须知真理总是越辩越明的。打出“学术问题”旗号抵制批判,实质上更是理亏心虚的表现。

  《炎黄春秋》的老爷们究竟想干什么?

  《炎黄春秋》在习总书记明确提出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想舆论界刚开始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背景下,化大力气组织这组有关历史虚无主义的三篇文章,故意混淆历史虚无主义的固有内涵,这究竟是想干什么?说得干脆点:

  这是打着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旗号,在篡改对历史虚无主义批判的政治方向!

  这是在公然抵制思想舆论界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

  这是在公开向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新的党中央的领导集体的权威性挑战!

  这是资产阶级右派在向社会主义事业发起猖狂的进攻!

  假若不是如此,简直无法从逻辑上作合理的解释。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企图和平演变中国?毛主席这道坎你们跨不过去!
  2.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3. 鼓吹货币私人发行的央行原司长被查了
  4.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5. 为何说上山下乡,是伟大的决策?现在终于体会到毛主席用心良苦!
  6. 中国当心!瘟疫、战争之后,美国“动”了!
  7. 这家核酸检测公司惹怒了北京
  8. 对中医“太抠门”:张伯礼凯旋归来,上海媒体却一片寂静,党性何在?!
  9. 当胡锡进遭遇网络义勇军
  10. 时代尖兵:不能将一些老干部被打倒的责任甩锅给毛主席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4.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俄乌战争会和911一样,成为战略机遇期?
  7.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8.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9.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10.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1. 郝贵生:建议上海党政领导来一次“三湾改编”
  2.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3.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4.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5. 这个“内奸”,暴露了!
  6.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7.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8.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9.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10.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疫情之下,打工人的生存越来越艰难……
  6.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