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邋遢道人:“民主”这面旗帜在上世纪的经历

作者:邋遢道人 发布时间:2014-12-02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再过几年或者十几年,恐怕又会出现“黑手高悬民主旗”局面的!

  这些年 “民主”这个词儿突然火得不得了。中国人只要是说到政治,无论教授学生老人小孩儿,言必称民主。“民主是个好东西”,与民主挂不上钩的政治主张不仅上不了席面还肯定挨批。连中共这个从建党就吆喝民主,甚至是打着民主大旗才上了台的执政党现在也找不到北了,有了严重危机感。因为普世都说:只有多党竞争,全民投票选举出来的民选政府才合法——共产党造反上台,现在又一党专制。

  到现在,很多人都以为:民主这个旗帜虽然是美国打的,但民主本身没有错,民主制度是好的。不能因为民主这个旗帜一直是美国打的就不承认民主。今天看央视《国防军事》频道,一个脑子一向很清楚的评论家在分析新教对美国影响时也认为民主是美国政府一直打的旗帜。

  前一段参加一个讲座,有人指出“炎黄子孙”这个概念是九十年代以后才有的,不仅古文中从来没有这样的概念,而且近代甚至现代文章中也没有。不仅炎黄子孙这个概念没有,甚至中国人是黄帝子孙的概念都少见。这让贫道很吃惊,因为贫道也以为这句话早就有了。

  这让贫道想到“民主”这个概念,贫道突然想到,从上世纪初开始,把民主当大旗(也可以看做打人用的“大棒”)挥舞的一直是共产党,政治“不民主”就是他们闹事儿的基本理由。而当权的,无论是西方世界还是各国执政者一直都痛恨民主这个词儿。那时候谁吆喝民主是个危险的事儿,是要杀头坐牢的。从上世纪初到七十年代,民主对美国等西方来讲并不是什么“好东西”。那时候美国打的是“自由”这个招牌,标榜的是“自由世界”。查查当年的报纸,美国和西方国家从来不说“不是投票选举的政府都是非法政府”这样的话。

  贫道讲的是真的吗?其实查查资料就知道了。

  就在前几年,《炎黄春秋》的一个作者曾经引述抗战时期延安和重庆的共产党报纸社论,摘录大段的共产党倡导民主政治,赞扬民主政治的话。当然,作者引述这些话是想指责后来的共产党不再讲民主了,当然剑指当今共产党政府不要民主害怕民主。不管这个作者的目的是什么,但他引述的共产党很多报纸和共产党领袖的大量讲话都能证明当时共产党高举的旗帜就是“民主”。看看反映那一时期社会生活的电影,美国和国民党政府一直到解放后也都是说西方是“自由世界”,从来不打民主的旗帜。三四十年代的电影中,呼吁民主的都有亲共嫌疑。民主这面旗帜一直到七八十年代都是共产党在打(当然民主也是棍子)。

  当然,共产党的民主是指人民民主,这一点从延安时期就说的很清楚,公知们实际是挑不出共产党的毛病的。延安的社论是这样的文字:

  “今天是美国国庆日。1776年7月4日,美国人民在华盛顿、杰斐逊等民主主义伟大先驱的领导下,宣布了民族的独立。美国的独立是处于这样的历史条件:它不但代表美国的民族利益,而且代表美国的民主利益,代表美国要求自由的多数人民而与美国当时的保皇党——大地主、大商人、职业宗教家的集团相对立,这样,领导独立战争的华盛顿就不但完成了民族任务,同时也完成了政治上经济上的民主任务”。

  也就是中共把美国的民主“歪曲“成“与美国当时的保皇党——大地主、大商人、职业宗教家的集团相对立“的民主。然后说:

  “美国的民主已经有了它的同伴……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和其他民主势力,我们共产党人现在所进行的工作仍是华盛顿、杰斐逊、林肯等早已在美国进行了的工作,它一定会得到而且已经得到民主的美国的同情……”

  估计这些话美国人听了会气得翻白眼的。

  那么美国等西方为什么在上世纪的大半个时期都不打民主旗帜呢?道理很简单,那个时期是革命时期:反殖民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在殖民地国家中,反殖民者占人口大多数。在中国、越南、古巴、朝鲜、德国、希腊……可以说全世界非西方的,并且已经有了共产党充分活动的国家和地区,赞同消灭剥削制度的人也占人口大多数。这个时候搞“一人一票”恐怕只有共产党和反殖民者愿意,而西方政府和他们扶持的独裁政府不同意。重庆谈判时蒋先生如果真的同意联合政府,共产党恐怕用不着再打三年内战就上台了。二战后朝鲜和越南都被划为南北两部分,但西方扶持的南方老百姓明显倾向北方,甚至都举行过大的起义。同期如果在朝鲜、越南搞全民公决决定统一,不用打韩战越战就都挂起了社会主义招牌。甚至柏林墙都不用垒,东、西德就统一了——不过会是社会主义旗号。亚非拉所有殖民地如果搞一人一票的全民公决,独立战争就不用打了。

  因此,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西方人尤其美国政府根本不敢宣传一人一票的民主。宣传的只能是自由,个人自由,迁移自由,言论自由等。就是八十年代颠覆前苏联的基本口号也是“自由”而不是民主。苏联解体并不是民主的结果——对是否解体的民意调查70%以上的苏联人不同意解体,如果当时搞全民公决,苏联解体肯定不会发生。苏联解体只能是一次政变搞出来的。

  美国为什么不用民主这个旗帜,或者叫“棒子”打击敌手?很简单,因为美国正忙着扶持独裁政府,颠覆民主政府。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1948年,哥斯达黎加的何塞-菲格雷斯在美国人扶植下通过军事政变上台,推翻了民选的民族共和党政府,宣布反对党非法,实行独裁统治。

  1952 年3月,美国支持古巴军阀巴蒂斯塔发动军事政变,实行独裁统治。任内多次宣布停止执行宪法,制定反劳工法,禁止罢工和群众集会,先后杀害爱国人士达 2万多人。

  五十年代初,伊朗人选出总统穆萨迪格政府执政。由于伊朗国家协商会议和上院于1951年一致通过石油国有化议案。1953年美国和英国策动政变,推翻了穆萨迪格民选政府,随即将巴列维国王扶植上台。数千名反对派民主人士遭到残酷杀害。

  1954年危地马拉民选总统阿本斯上台后,国有化了一些美国大公司支配的危地马拉土地。1954年,艾森豪威尔总统亲自批准,中情局策划了6月的危地马拉军事政变,协助当地军阀武装轰炸危地马拉政府军,还对这个弹丸小国实行核讹诈。民选的阿本斯政权因此被推翻。美国长期支持各届右翼亲美的独裁军政府,使得危地马拉的残酷内战延续了40年之久,印地安土著全国被杀人数达数十万。

  刚果的卢蒙巴是民选总统,1960年美国支持蒙博托发动政变,到1974年修改宪法,实行一个政党——人民革命运动,一个领袖——蒙博托,是个标准的独裁者。到1997年下台前,总计统治扎伊尔37年。

  印尼总统苏加诺是民选总统,万隆会议发起人之一。1961年美国支持苏哈托发动政变,实行独裁统治。不到一年时间内25万多人被杀。而国际媒体估计的数字要大得多,如《伦敦经济报》称死者达100万。当时流经雅加达的梭罗河水面上,漂浮着许多尸体,河岸被血污浸染。这次大屠杀已被称为世界最严重的大屠杀。此后苏哈托又屠杀了东帝汶民众上百万人。

  智利总统阿连德是民选总统,1973年美国支持军阀皮诺切特发动政变,阿连德总统在战斗中身亡。中止执行宪法,解散国会,执行严厉的言论检查,取缔左翼政党,停止一切政治活动,实行严格的独裁统治。数千左翼人士被杀害和失踪。

  菲律宾在马科斯上台前虽然经济不怎样,但毕竟是名义上的“民主制”,1976年美国扶持马科斯上台,在全国实行军事管制,解散国民议会,停止一切政党活动,并禁止罢工,集会和示威游行,实行了20年的独裁统治。

  经常被中国带路党咒骂的食人魔王乌干达总统阿明原来是英国在乌干达殖民军一名下士。在英国的支持下,1971年趁民选总统奥贝德出国访问时发动政变。上台后立即取消了前总统对英国公司国有化的决定,并在国内实行残暴的独裁统治。只是他做得太过分,才引起西方不满的。

  阿根廷的庇隆夫人是阿根廷人至今爱戴的民主总统,美国培训和支持的豪尔赫•拉斐尔•魏地拉发动军事政变把她赶下台,魏地拉在任期间在美国的授意下对反对派进行血腥镇压,以至于最近被判反人类罪。2003年解密的美国国家安全档案,在魏地拉动刀子前的1976年10月7日,纽约曼哈顿的华尔道夫酒店,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听取了来访的阿根廷军政府外长塞萨尔•古泽蒂关于打击本国“恐怖组织”(军政府对左翼反对派的称呼)的汇报。基辛格问:“什么时候能摆平他们呢?明年春天吗?”古泽蒂答道:“今年底就可以。”基辛格说:“我们的基本态度是希望你们成功。我一直信奉朋友应得到帮助的老观念……”。

  在上世纪初到七十年代,天天扶持独裁者上台,天天颠覆民主政府的美国,敢打民主旗帜吗?敢举民主棍子吗?举起来不怕被别人砸自己的脑袋?

  不是贫道非要翻老账,是现在人忘性太大,一代人用不了这些明摆着的事儿就成黄历了!恐怕现在问100个普世派,99个会说是美国一路打着民主大旗走过来的,而共产党从来都不敢说民主。其实民主作为旗帜或者棍子曾经被不同势力举起过。 只有知道这个事实,才会对民主不那么迷信。

  现在想起来,吆喝民主的主突然换角色这件事儿也就是在90年代初开始的,大概是苏联解体后日本裔美国人福山写的一本叫《历史的终结》以后闹起来的。书的大意是人类政治制度的历史过程是从专制制度走向民主制度,随着苏联解体,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将成为主流并一统天下——人类政治史就终结了。好像还有几本西方政治学者出的书也计算过这些年“民主国家”增加的数量和比例。福山这本书立论的基础是“人类政治制度样式是由低到高逐步发展的”。专制在前,民主在后。自然民主制度是归宿,是合理的。

  福山和其他西方政治学者突然打出民主旗帜,讲的有道理没道理不重要。因为这些道理以前也能讲,为什么他们不讲?民主比专制好,论证不用费什么力气。美国肯定不是因为发现民主的道理讲起来比“自由”更顺当才打这面旗帜的。

  那么为什么美国会选择民主这面旗帜呢?

  道理大概是这样几个:

  1、殖民地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后已经基本消失了,该独立的都独立了,反殖民这件事儿没了。苏联解体后社会主义走向低潮。因此,打民主旗帜的人一时不会有了。

  2、苏联解体了,中国改革开放了,自由这面旗帜没再有吸引力了,打出来作用不大了。

  3、现在的对手是几个没易帜的社会主义国家和一些不听美国话或者有不听美国话可能的发展中国家。共产党国家都是造反上台的,而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往往也是军事政变上台的,用“民主标准”衡量都有致命缺陷。

  这才有了“民主是个好东西”。

  贫道敢说,随着全球各国贫富分化速度加剧,社会矛盾日益尖锐,再过几年或者十几年,恐怕又会出现“黑手高悬民主旗”局面的!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