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萧竹:深化认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萧竹 · 2019-11-03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由于网络化信息化智能化生产力的快速发展,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必定会再次复兴。但是,其唯一的出路,只能是有效克服机械、主观的二元论历史价值观理论路线的统治,重新确立马恩列毛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价值观理论路线的统帅!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已经成了当代主流社会的口头禅式常识。但是,流行度再高的常识,也不必然等于真理。关键在于,其真理性和社会教化的价值。

  (一)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吗?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所指的“科学技术”,实际上仅指自然科学技术,并不包括社会科学技术。

  生产力的要素有:生产力人的因素——劳动者;生产力物的因素——生产资料(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

  而物化于生产资料中的自然科学技术,以及转化为劳动者行为技能的自然科学技术理念,仅仅属于生产力的部分要素,并不等于整体的生产力。部分要素再重要也不等于有机整体(就像人的手脚五脏并不等于人一样)。从这个角度上说,自然科学技术本身并不等于生产力。

  但如果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本义指的是“自然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第一要素”的话,那也不成立。因为——

  物化的自然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中的被动要素(起基础性决定作用),劳动者才是能动要素(起统帅性决定作用)。劳动者是主人,自然科学技术是工具。主人创造和运用工具。客观世界中虽然已经具备了生产力的原始物质基础,但若离开人的劳动,任何物化的自然科学技术连存在都不可能,还谈何转化成现实的生产力?因此,作为主人的劳动者无疑是第一生产力,作为工具的科学技术即使再先进重要(包括智能化生产系统),也不是第一生产力。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却主次颠倒,以工具为主人、以劳工为奴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确实这样),成了“唯科技论”!

  况且,生产力中必须包括社会科学技术要素。可以说,自然科学技术和社会科学技术在生产力中的地位,就如同鸟之两翼车之双轮,缺一不可。因为,生产力是社会分工合作的组织活动,必须接受社会科学技术的指导和调整。同时,自然科学技术是一把“双刃剑”——科技越发达,其利越大,其害也越深——需要以社会科学真理武装起来的劳动者来扬利抑弊地运用。离开真理政治的统帅,自然科学技术就会在资本的贪婪下在较大程度上扬弊抑利地危害社会经济政治、居住环境和人类生存。

  例如,霸权主义利用核能和转基因等等高科技,正在构建着能够灭绝人寰的核武大战、现代生化战和金融战等等杀人越货的系统。

  又如,当年苏联的自然科学技术不可谓不超强,然而,两霸之一的它却在一夜之间就轰然倒塌了。

  还有,古今中外所有的王朝帝国,无一不是在经济和科技发达到巅峰之后走向衰落、或者被经济和科技落后的势力所击溃的。历史已经确定地证明了:并不是“(自然科学技术和经济)落后就要挨打”,而是“精神政治道义落后就要挨打”!

  这说明,自然科学技术长期游离于社会科学真理政治的统帅约束之外,势必会给人类社会造成深重的灾难(包括经济、政治、环境、战争以及食品安全等等的全面危机)。因此,我们实在不应该再将自然科学技术膜拜为“第一生产力”了!

  当然,对于自然科学技术的基础性决定作用,导师们还是高度重视的:

  马克思说:“生产力中也包括科学”。(《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下册第 211页)

  恩格斯说:“在马克思看来,科学是一种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的力量。”(恩格斯:《卡尔·马克思的葬礼》,《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第375页)

  马克思还说过:“蒸气、电力和自动纺机甚至是比巴尔贝斯、拉斯拜尔和布朗基诸位公民更危险万分的革命家。”(卡·马克思:《在“人民报”创刊纪念会上的演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2卷第3页)

  但重要的是,导师们只是揭示了自然科学技术在总的社会发展中的基础性决定作用,却并未断言它具有“第一生产力”的统帅性决定作用。

  况且,导师们对“第一生产力”已有明确的论断。例如——

  马克思说:“最强大的一种生产力是革命阶级本身。”(马克思:《哲学的贫困》第二章《政治经济学的形而上学》,《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第197页)

  列宁说:“全人类的第一个生产力就是工人,劳动者。”(《列宁全集》第29卷第327页)

  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也精辟地说过:“武器是战争的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套用此话可以说:自然科学技术(工具)是生产的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指不是“统帅性决定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

  毛泽东还说过:“思想和政治又是统帅,是灵魂。只要我们的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稍微一放松,经济工作和技术工作就一定会走到邪路上去。”(《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毛泽东文集》第七卷第351页)——可以说,自然科学技术只是基础(“基础性决定因素”),社会科学才是统帅(“统帅性决定因素”)。而若把自然科学技术推上“第一生产力”的霸主地位,那将会把社会科学真理政治的统帅地位置于何地?

  至于有人抓住马克思的片言只语——“社会的劳动生产力,首先是科学的力量”——就认定“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其实,这是用断章取义的手法,有意无意地歪曲马克思主义!

  请看马克思的原话:“社会的劳动生产力作为资本所固有的属性而体现在固定资本里面;这所谓社会的劳动生产力,首先是科学的力量,其次是在生产过程内部联合起来的社会力量,最后是从直接劳动转移到机器、转移到死的生产力上面去的技巧。”(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草稿)》第二篇《资本的流通过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下册)——请注意,马克思在这段话里分析的是体现在固定资本里面的社会生产力,马克思又称为“死的生产力”或“已生产出来的生产力”——其中当然不包括人的活的因素,而只能“首先是科学的力量”的物化。所以,这段话根本不能证明——马克思认为在活的生产力中“首先是科学的力量”!

  总之可以说,极端强调自然科学技术物的作用、而忽视劳动者人的因素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论,就是真理往片面、主观方向多走一小步而转化成的“唯科技论”!

  (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教化社会的是什么样的历史价值观?

  马恩列毛的辩证唯物史观,是唯一真理性的历史观,其精髓可以简括为:经济决定政治,政治统帅经济——换句深晦的话来说就是:在总的历史发展中,“经济基础性决定政治”;在具体的历史进程中,“政治统帅性决定经济”

  关于“经济基础性决定政治”的含义,指的是在总的历史发展中,一定的社会生产力,在世界范围内的一般情况下,基本上、大致地决定着一定的社会政治制度(当然以个别国家、个别时期社会制度更替的跳跃性、迂回性等特殊性作为世界一般性的补充)。其世界一般性是:

  粗石器生产力——基本上决定着原始人群和母系氏族原始社会制度;

  细石器生产力——基本上决定着父系氏族原始社会制度(其末期,简单商品经济和私有制、阶级、国家开始孕育萌芽);

  青铜器生产力——基本上决定着奴隶社会制度(正式进入阶级社会);

  铁器手工工具生产力——基本上决定着封建社会制度(一家一户的自然经济为主);

  工场手工业和蒸汽机生产力——基本上决定着开始进入自由资本主义社会制度(雇佣劳动的自由市场经济时代);

  电机和内燃机生产力——基本上决定着开始进入垄断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的垄断市场经济时代)和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时代)并存斗争的社会制度时期;

  超高级网络化信息化智能化生产力——则基本上决定着开始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制度(无阶级、无商品的计划经济时代)。

  关于“政治统帅性决定经济”的含义(不仅仅是“政治反作用于经济”那么笼统!),指的是在具体的历史进程中,国家的主流文化意识形态、思想政治路线等对社会经济的具体走向的即时的、细线条的双向(正确或错误、进步或落后)的统辖影响作用。

  例如苏联。在列宁—斯大林时期,能够基本上以无产阶级政治统帅国家的经济建设活动,结果只用了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就在战争破坏、生产力低下的极端困难条件下将国家建设成为强大的工业化国家。而在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时期,则基本上是以资产阶级政治统帅国家的经济政治活动,结果在经济、科技、国防属于超级大国的优势基础上,却一枪未发就抱着核武库亡党亡国肢解了,苏联人民70多年艰苦奋斗积累下来的巨量经济成果,也被西方大国和本国权贵们洗劫得惨不忍睹!

  等等。

  由于新生社会主义的强大历史局限,绝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奉行着“绝对化强调经济决定政治,边缘化政治统帅经济”的机械唯物史观(同时交融的还有“精英决定历史发展”的主观唯心史观)理论路线。

  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论(还有诸如:“唯武器论”;“唯生产力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纲领”,“发展才是硬道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黑猫白猫”,等等边缘化真理政治统帅的理念)的思想理论路线,就是在机械唯物史观和主观唯心史观的误导下产生的。反过来,它又润物细无声地教化着社会进一步强化这种机械、主观的二元论历史价值观。

  这种自觉不自觉奉行的二元论历史价值观理论路线——重物不重人;重物质文明不精神文明;重效率不重公平;重经济建设不重政治建设;重科技国防不重民心国防;重利益外交不重道义外交;重主观设计不重客观规律;重精英不重群众;重官僚民主不重大众民主,等等——正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极端低潮的总根源。

  总之,由于网络化信息化智能化生产力的快速发展,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必定会再次复兴。但是,其唯一的出路,只能是有效克服机械、主观的二元论历史价值观理论路线的统治,重新确立马恩列毛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价值观理论路线的统帅!

  【2019.11.03.】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0.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