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吕新雨 | 视差之见与齐泽克的“兔子”

吕新雨 · 2020-02-21 · 来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本文借由对齐泽克“视差之见”思想的评述,表达他对西方文化研究中“身份认同政治”和“多元主义文化”的批判,通过取消“大他者”的存在使得“个体”成为无可皈依的碎片;然而在愈发侵占人类当代生活的赛博空间中,“大他者”正恰恰以“主权、版权、资本”的形象悄然莅临。

  保马编者按

  保马今日推送吕新雨老师《视差之见与齐泽克的“兔子”》,本文系吕教授为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教师戴宇辰博士专著《遭遇“视差之见”:齐泽克与文化研究》所作的序言。借由对齐泽克“视差之见”思想的评述,表达他对西方文化研究中“身份认同政治”和“多元主义文化”的批判,通过取消“大他者”的存在使得“个体”成为无可皈依的碎片;然而在愈发侵占人类当代生活的赛博空间中,“大他者”正恰恰以“主权、版权、资本”的形象悄然莅临。齐泽克指出“中国经验”在当今世界有其独特之处,对既往国际格局而言,作为“他者”的中国是被压抑在“实在界”中的“客体”,如何公正读解“中国经验”,而不是又一次落入“视差之见”的旋涡,是全世界应当正视的问题。

  本文的节选发表于《读书》2020年第1期,感谢吕新雨老师授权保马发布完整版。

  视差之见与齐泽克的“兔子”

  文 | 吕新雨

  戴宇辰的博士论文《遭遇“视差之见”:齐泽克与文化研究》要出版了,嘱我写序,我借此机会对他的研究面世表示祝贺!也感谢他促使我回到“齐泽克现象”及其“视差之见”说点感言。

  所谓“齐泽克现象”,当然指的是其席卷全球、褒贬不一的理论影响力。既便在中国,自从2002年《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翻译成中文,十余年来他的著作被翻译成中文的数量之多和速度之快,就在世的海外学者而言,罕有其匹,也捕获了很多年轻的读者。宇辰就是其中之一,当他提出要以齐泽克的文化研究为博士论文的题目,我稍有犹豫,担心他掉到齐泽克的“兔子洞”里出不来。按照齐泽克的说法:“我已经有一顶帽子了,但是没有兔子”,意思是说他已经有了正确的批判性理论,却没有合适的现实性方案。齐泽克的帽子下面到底能不能变出兔子来?宇辰的博士论文既可以看成是一次爱丽丝漫游仙境:对真实与幻象之境的理论穿行,也是一次冒险的寻“兔”记——因为,如果“没有兔子”,帽子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我克服犹豫,同意宇辰的想法,也是觉得他需要自己去回答这个帽子与兔子的关系问题,他需要在探险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视差之见”,这本论文纪录的就是这样一个历程。宇辰是个认真而执着的探险者,在齐泽克崎岖而炫目的宏大洞穴中,他几乎走访了每一个幽暗的角落,阅读了几乎所有能找到的齐泽克的论述,还专程赴英国卡迪夫大学“齐泽克与意识形态研究中心”访学半年,独自走了很长的路,其中的困顿与欢欣,甘苦自知,或可类比漫游Wonderland的爱丽丝,不过这也是锻炼学术能力的不二法门,Wonder本身当然也是一切学术的动力。他最终选择以“视差之见”作为切入齐泽克“文化研究”的入口,我认可了,但是提醒他对于齐泽克的“视差之见”要进得去出的来,这是决定博士论文成立的关键。

  齐泽克的“视差之见”是通过阐述日本学者柄谷行人对康德主义“视差之见”的判断来完成的。柄谷通过对康德二律背反的激进阐述反思“视角-相对主义认知”模式,认为康德通过二律背反的论断说明无论是正题还是反题,其实都是视觉偏差,需要直面差异暴露出来的现实,因为单凭视角的位移并不能解决普遍性之外的“他者”问题。相反,“康德在追求普遍性时一定要引入他者,而这个他者不是在共同主观性或共通感上可以与我同化的对象。这个他者并非神,而是超越论式的他者。这样的他者并没有带来相对论主义,而是只有在此普遍性才能成为可能”。[1]不是普遍主义与相对主义的关系,而是不可化约的先验的“他者”的存在,使得基于主观主义视角认知之上的视差分裂和对抗不可调停,二律背反意味着无法通过达到“辩证的综合”(正反合),由此为作为客观主义的“他者”之“视差”开辟了道路(齐泽克进而把视差归纳为三个模式,即存在论差异、科学视差和政治视差)。因为二律背反本身不可化约,基于观察者位置的“视角认知”并不能有效地抵达“实在界”(the real),因此,齐泽克把理论立足点放在不可化约的客体存在论差异上,二律背反其实是不同位置之间本体性的结构性裂隙,它不是观察者的主观体现,而是相反,是作为客体(实在界)自身的不自洽对观察者的“凝视”。“实在界”是不能被“象征界”把握的黑暗之地,它通过“视差”裂变和对抗的方式“凝视”主体,一如美杜莎的眼睛。这个客观主义的裂隙本体论其实就是齐泽克的“兔子洞”,他的所有理论都是沿着这个裂隙突进的。这也是宇辰揪住其“视差”的线索来进行研究的理由。

  宇辰的论文在形式上模拟了齐泽克《视差之见》一书的结构,从文本视差、批判视差和实践视差三个方面进入,并试图整合打通齐泽克以电影为代表的文学艺术批评、当代意识形态批判和赛博空间批判这三个面向,来构建齐泽克的“文化研究”图谱。其实齐泽克是反“文化研究”的文化研究,他在上述三个层面都进行了颠覆性的工作。在电影研究的领域,他把电影看成是穿透“象征界”的现实之虚构的通道,即现实是虚构的,而电影是打破现实、窥视“实在界”之“真实”的方式。在当代意识形态批判方面,齐泽克针对后现代主义,把自我意识界定为主体分裂的产物,是“大他者”的铭刻,因此主体是在被表征之后的剩余,主体与“主体化”是两个概念,主体永远大于“主体化”,那个大于的部分就表现为“缺失”,因此主体就是象征缺失的所在,是“空”,而不是“漂浮”。由此,他严厉批判西方文化研究的经典表述:身份认同政治和多元主义文化。认同政治出现在后现代主义否认“元叙事”之后,也就取消了“大他者”的存在。而作为象征界的“大他者”的崩溃,使得个体无法在“大他者”中通过注册而建立自我,这导致了风险社会的降临以及碎片化的“小他者”的兴起,也使得后现代主义的自我只能“漂浮”。这使得现代主义艺术是对通过对“实在界”的距离,即“缺席”的方式来表达对“实在界”的依恋,而后现代主义艺术则粗鲁地把“客体”直接挪用来占据这个缺位。

  齐泽克提出的解救的方案是“作为实在界的行动”,即潜在的主体的出现,它依赖主体对自己的非主体化。这就抵达了齐泽克的实践层面:一种后撤的策略,即从根本性的政治抵抗中退却。因为左翼的文化研究其实是放弃对根本性的资本主义全面反抗基础上的合谋,所以他著名的口号是:Don’t act,Just think。这里的think 其实就是齐泽克手中的帽子。think 作为“实在界”的“行动”,但是这个行动却像爱丽丝的漫游一样,只能在梦里发生,或者说只能在他的书本里发生,这也许就是他写书奇快的动机,他把自己视为“实在界”的代理人了。即便是他对列宁的援引,也多停留在“列宁主义姿态”之中,停留在历史“偶然性”打开的“空间”,列宁成为“实在界行动”的代理人,一如他自己。不过,这样对列宁主义的解释,在我看来,既是去历史化的,也是去政治化的。也正是在此,齐泽克理论大厦的“幻象”也最大程度地暴露出来,他的“客观主义”的“视差之见”欠缺历史的维度。“历史”在很大程度上沦为他的表情包,最显明的表现就是他援引的历史材料,或者著名的笑话串烧,基本上都从属于西方冷战史视野下的价值观。对这些历史通货杂耍般的征用,在很大程度上也解释了他的流行。也因此,他对考订史料本身没有任何兴趣,也即对历史叙述本身并不关心。他把自己变成了 “实在界”,他的标志性的笑话群落则是围绕着他的“象征界”。“实在界”是没有历史的,这就决定了他的所有学术战略都只能是依靠退却到“无”或“空”的“实在界”,“无”中生有。

  宇辰讨论的第三部分即齐泽克对赛博空间的批判,是建立在“大他者退却的时代”的前提下,由此提出了三宗罪:主体在进入赛博空间后与语言的“叙行性”断裂;主体幻象与现实的界限消失,幻象失去了隐秘的空间,导致欲望解体;网络文本的表面意义与潜在意义的距离消失,导致文本意义丧失。这三个判断当然还是建立在实在界-象征界-幻象的关系上,不能说没有洞察力,但是今天赛博空间的发展却是沿着相反的方向进行,比如现实主体与虚拟主体重合的趋势在加强,以主权、律法(版权)、资本等为代表的“大他者”正在强势进入虚拟空间。也就是说,今天以数字经济为代表的互联网的发展已经溢出了齐泽克理论所能捕捉的“视差实在界”。就此而言,齐泽克却是清醒的,他在7月27日接受中国新媒体“欧罗万象EuroScope”的访谈[2]时这样说:

  包括超级计算机在内的各种控制形式并非一无是处,它们可以用于预防犯罪等等。但我只想问一个马克思主义的老问题:谁来控制那些控制者?这一过程必须以某种方式向公众公开,我既不相信私人企业也不相信国家,而最坏的情况就是两者形成合谋。我不满西方的地方在于,当你谈起这个问题时,他们就开始批评中国。中国确实出于国家安全的考量而采取了某些措施。欧洲的情况表明,西方的数字控制确实表现得要谨慎克制一些,但谨慎并不能掩盖我们陷入全方位控制的事实。我的朋友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曾对我说,谷歌就是一个企业版本的国家安全局,与美国各政府部门是深度整合在一起的。

  ……

  现在让西方很不安的一点是:中国过去只是世界工厂,加工那些由西方设计和创造的产品,代表性企业是富士康。如今中国想要自力更生,有自己的原创产品,这就似乎触动了西方的敏感神经。因为他们明白,当下掌控了数字世界几乎就等于控制了真实世界,西方显然想要确保在这方面的垄断地位,打压中国的企业。这也是让我感到虚伪的地方。

  说这些话的齐泽克确实很难从他既有的著作中推导出来,而且他谈论中国的时候,也并没有使用“实在界”之类拉康主义的理论话语。我感兴趣的自然还是他对中国的评价:

  我认为过去几十年来世界上只有两大真正的经济奇迹可言。一是中国,我虽然也常批评中国,但它的奇迹却是难以想象的,是整个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过去四十年来,在这样一个相对较短的时间里,有如此之多的人脱离了贫困,实现了稳定的中产生活方式。虽然我偏爱民主,但我对一些自由派朋友的幻觉不以为然:他们声称,1989年后,如果中国允许完全的民主,那它将发展得更好。我在这个问题上持有怀疑态度。

  ……

  不妨看一看眼下的委内瑞拉,单单归咎于马杜罗的腐败或者美国的干预都是片面的,还有个更基本的问题。查韦斯所尝试的是一种全新的模式。他做了许多实验,包括将工厂国有化并交给工人。尽管我对中国也有很多批评,但中国的优点在于,他们允许了私有财产和资本主义的存在,并且明确了什么是允许的、什么是禁止的。不能一味批判,要对资本家表明,这是专属于你的空间,只要你按规则来,在这个空间内活动,你是可以非常成功的。查韦斯就没有做到这些,他的批判性过强,摧毁了一切资本主义敌人。

  现实来看,假如我们承认,如今的某些领域里依然需要私人资本,那就不能只是批判它们。需要清楚地划定其活动范围并告知对方:这是你的活动空间,你可以在这个范围内按游戏规则玩。这就是中国的经验,虽然它也面临难以解决的腐败问题,但西方的左派甚至连一种恰当的实践形式都还没找到。这是左派尚未解决的问题。

  如今的西方左派除了含糊其辞地讲一讲社会民主——譬如我们现行的体制大体上还不错,只要再多一些环保措施、多一些福利就好——之外,提不出真正具有替代性的模式。这也是左派现在为什么花了越来越多的精力去占据道德高地,以此掩盖他们真正的困境:无法全面地提出一套关于自身诉求的蓝图。(重点系笔者所加)

  引用这些,也是给宇辰的书补一个注脚。几年前,宇辰做博士论文的时候,是无法想象齐泽克会如此谈论“中国经验”,这正是齐泽克“视差之见”有意思的地方,也是宇辰在在最后一章“图绘齐泽克”用的标题的意义:“关于齐泽克,永远不要说已经了如指掌”。当齐泽克承认中国的发展“难以想象”,他说他是“现实”的。这个“现实”该如何用他的视差之见理论来解释?坦白地说,“中国的崛起”及其脱贫的举国努力,对中国人来说也同样是超越“想象”的。在此意义上,作为“他者”的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压抑在“实在界”中的“客体”,它的“凝视”挑战的不仅是齐泽克,也是我们中国人自己。

  十年前,我们可能想象今天的网络青年亚文化把中国称为“我兔”吗?2015年的动漫集《那年那兔那些事儿》在网络社区受到年轻人热捧,“我兔”已经成为中国的自我“表征”。齐泽克的理论帽子下面,能翻出作为中国的“兔子”吗?就此而言,中国已经是一个齐泽克意义上“事件”,它以出乎意料的方式出现,“事件涉及的是我们藉以看待并介入世界的架构的变化”,事件以回溯的方式决定自己发生的原因或理由。《那年那兔那些事儿》可以看成是中国年轻的网民们试图通过历史“叙述”来回溯性构建“事件”的努力,如何评价这样的努力是一个问题,但是它作为“事件”的铭刻,已经存在。

  是的,我们有了作为事件的“兔子”,但是能够变出兔子的帽子并没有织好,兔子还藏身在爱丽丝漫游的wonderland(兔子洞)中,“事件”还处于回溯的过程中。爱丽丝的动物世界中小鹰雕(Eaglet,刚好是美国的象征)曾在动物大会时嚷嚷道:

  "Speak English! I don’t know the meaning of half those long words, and I don’t believe you do either!" (说英语! 这些词儿都挺长,我连一半都没听懂,而且我相信你也没听懂!)

  这语态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美国特朗普总统“推特治国”的画风。特朗普大概是不会去读齐泽克,尽管是英语的,“龙虾教授”彼得森都说读不懂。然而,在中国的兔子洞里,我们该如何让齐泽克们听懂中文呢?当中国的小兔子们说:此生无悔入华夏,来生愿在种花家。究竟该以怎样的“视差之见”去褒贬?中国青年的网络爱国主义或者说“民族主义”是属于回避创伤的“幻想界”,还是属于被不断排斥却不断返回的“实在界”?

  当爱丽丝追着兔子掉到深深的兔子洞里,听见挂着怀表忙着赶路的兔子先生说:“哦,我的耳朵和胡子呀,我迟到了!” (Oh my ears and whiskers, how late its getting!)

  是迟了,但到了。爱丽丝和齐泽克都听见了兔子的自言自语/自我激励。有时候,听比看更重要,因为当你看不见的时候,听是“视差”之外的存在。

  2019年8月19日,上海

  注释

  [1] 柄谷行人:《跨越性批判——康德与马克思》,赵京华译,第64页,中央编译出版社,2018年。

  [2]https://mp.weixin.qq.com/s/2SEI95H2QTP1XmQKCRbc3w ,齐泽克专访(两万字全文) | 欧罗万象EuroScope 7月27日,记者王磬。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2. 蔡霞一类党校教师由来的追溯
  3.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4. 毛主席会遭哪些人记恨
  5. 中印边境战争能够避免吗?
  6.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7. 光刻机差距明显 文宣要实事求是
  8. 一个中国公民致美国务卿感谢信
  9. 王海娟:农民对土地确权很困惑
  10. 看《追龙》嘲笑香港?先想想东莞和一线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吧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被社会暴打以后,你才会想起毛泽东
  6. 蔡莉因何被免职?
  7.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8.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9.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10.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被社会暴打以后,你才会想起毛泽东
  4. U2都被解放军击落5架了,美军还要送来第6架吗?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证监会允许美帝审计国企不觉得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