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纪念卡尔•马克思——写给“做事”的人

韩毓海 · 2020-05-26 · 来源:人文香山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马克思是谁? 他做了什么? 他对我们今天的生活有什么意义?

  这就是本书要讲述的内容。马克思说过,人们并不是像唯心主义所声称的那样“自己创造自己本身”,而是在生活和精神上“互相创造着”。因此,我也由衷希望能够在读者、编者和作者的互动中,共同“创造”这本书,希望大家一起来完成这项工作,而不使这本书沦为作者一个人的“独白”。

  不妨想象一下这样的工作方式:就像建立一个“微信群”一样,我们把马克思推为“群主”,因为马克思原本就是全世界劳动群众的领袖。那么,从现在起,就让我们与“群主” ——全世界劳动群众的领袖卡尔•马克思一起思考、探讨、工作吧!

  “万事开头难。”世上最难以回答的问题,其实就是上述那种看似最简单的东西。而那三个问题就是如此,它们看似极简单平易,实则浑然天成,因此一时使人不知从何说起。我想,回答这三个问题的唯一正确方法,只能是从第二个冋题出发。

  实际上,上述三个问题中的第二个,即“马克思究竟做了什么”最为重要,因为它简明扼要、通俗易懂地说明了什么是“唯物主义”。于是,本书一开头就要抛出的“见解”便是:所谓“唯物主义”,并不是“物质”或者“经济”决定一切的意思——尽管那是人们对于唯物论的惯常理解。

  在我看来,"唯物主义”其实是这样一种朴素的态度:即我们看一个人,不是看他做了多大的官、赚了多少钱、是否臝得了生前身后名。马克思说:我们评价一个人,不是从“迄今为止人们总是为自己造出关于自己本身、关于自己是何物或应当成为何物的种种虚假观念”出发,不是“按照自己关于神、关于标准人等等观念来建立自己的关系” 一一简而言之,我们评价一个人的唯一正确方法,其实就是看他是否肯“做事”、是否做了事,以及他究竟做了什么事。

  邓小平73岁第三次复出时,说过这样一段名言:“我出来工作,可以有两种态度,一个是做官,一个是做点工作。我想,谁叫你当共产党人呢。既然当了,就不能够做官,不能够有私心杂念,不能够有别的选择。”

  很多人为这段话而感动进而被震撼,却说不出感动和震撼的理由,于是他们只能说:“很感动啊很感动,而且,真的很震撼!”实际上,这段话之所以令入感动,就因为它简明扼要地表达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态度,发自肺腑地表达了共产党员的世界观;

  其真正的动人之处,就在于当年已73岁的“邓大人”,在唯心史观和唯物史观之间,坚定地选择了后者,义无反顾地抛弃了前者,即在“做官”与“做事”之间,他选择了“做事”,选择做一个“劳动者”——因为在马克思那里,政治工作也是一项劳动,是普通劳动者也能承担的工作,因而,邓小平才将它称为“做点工作”。

  论及唯物主义,也许有人马上会说:等着瞧吧,一大篇抽象的理论教条就要来啦!的确,某些以马克思为题的书之所以使读者感到头疼,以至于沦为毛泽东所批判的“面目可憎”的八股,往往就是因为作者绕来绕去,不能直面、说清楚那些最简单的马克思主义道理。

  如果现在有人“叫板”说:难道你能避免八股吗?难道你能用一句话,就把什么是“唯物论”说明白吗?我想,倘冒险一试,用一句话来概括唯物主义,那么这句话就是:人,只能通过“行动”和“做事”,即通过现实的“劳动”来表现自己;人,就是人的活动方式。

  如果“胆子再大一点”,我甚至还可以用一个词来说明什么是唯物主义,而这个词便是“做事”——当然,把它换成“人的活动方式”,换成“生产活动”,换成“劳动”,换成邓小平所说的“做点工作”,其实也是完全一样的。

  

  关于唯物论,马克思自己这样写道:

  更确切地说,它是这些个人的一定的活动方式,是他们表现自己生命的一定方式、他们的一定的生活方式。个人怎样表现自己的生命,他们自己就是怎样。因此,他们是什么样的,这同他们的生产是一致的——既和他们生产什么一致,又和他们怎样生产一致。

  第一次遭遇马克思的这段话,它带给我的,便是醍醐灌顶般的感受,毫不夸张地说,正是这段话使我获得了“解放”。此前,我一直不知道究竟该怎样做人、应该做什么样的人,甚至一直在为“我是谁”而苦恼,而从那之后,我方才知道:只要去尽心竭力、踏踏实实“做事”就可以了,从此不必再为名和利、再为权和钱、再为“永垂不朽”、再为诸如此类那些“唯心主义”的傻问题去自寻烦恼。

  当然,唯物主义并非马克思的发明,在马克思之前,已经有各种各样的唯物主义者,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是在扬弃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基础上,更确切地说,是在扬弃了整个旧哲学范式的意义上产生的。

  马克思把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称为“直观的唯物主义”,而把自己的唯物主义称为“实践的唯物主义”。

  费尔巴哈认为人是自然的产物,人有感觉,能感受到自然和他人,从而产生了“需求”。爱,就植根于个体对于自然和他人的需求,因此,爱,乃是人类最天然的本质——因为人生来就知道爱,因为爱是人类最自然的感情,所以,爱是不用上帝教诲就自然知道的事情。于是,费尔巴哈批判了上帝的宗教,从而建立了“爱的宗教”。在他看来,人类历史就是一部爱的发展史。

  马克思不同意这种看法,他认为,人的历史,首先是人类的能力不断壮大的历史,在这个方面,他显然受到了文艺复兴时代的影响。马基雅维利——马克思曾经称赞过的《君主论》的作者认为,追求发展与壮大,乃是人类之本能。而在马克思之后,尼釆把这种追求理解为“权力意志”, 弗洛伊德将其理解为“欲望”,而马克思则把人的能力的增长,理解为“生产力”的发展。

  但是,人类的历史不仅是生产力发展的历史,不仅是人的能力不断增长的历史,而且还是人的需求方式不断发展的历史。与费尔巴哈不同,马克思认为:人的需求,不仅是我对他人的需求,而且也是他人对我的需求,因此是人们之间的互相需求,正是依据这种互相需求,人们建立了社会关系,在劳动中进行了社会分工。

  不过,马克思认为,这种社会分工、这种社会关系一旦形成,就会因为政治的强化、文化习俗的潜移默化而被固化,结果,就形成了种种的社会束缚和社会偏见:有人天生是干这个的,有人天生是干那个的;这个只有他能干,这个他不能干,如此等等。

  总而言之,社会关系和社会分工一旦固化,就会压制人的能力的发展,而如果用马克思那个最经典的说法就是:生产关系会阻碍生产力的发展。马克思认为,当着这个时候,就需要进行社会革命。

  爱不能改变世界,而人类的生产能力,是人类能力的最集中体现,它能够改变世界,能够改变需求、创造需求,因此也能够改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马克思曾这样嘲讽过费尔巴哈:

  也就是说,除了爱与友情,而且是理想化了的爱与友情以外,他不知道“人与人之间”还有什么其他的“人的关系”。他没有批判现在的爱的关系。可见,他从来没有把感性世界理解为构成这一世界的个人的全部活生生的感性活动……正是在共产主义的唯物主义者看到改造工业和社会结构的必要性和条件的地方,他却重新陷入唯心主义。

  像马基雅维利那样,马克思认为,人类历史,就是人的能力不断发展的历史,而人的能力是在改造外部自然、建构感性世界的同时又改造着自身这样一个二重化过程中焕发出来的。

  因此,历史是在矛盾中发展的,有矛盾,就有斗争,如果把这种斗争形式以经济学的术语来表达,这就是“总供给”与“总需求”之间的斗争,而用政治经济学的术语来说,这就是为了推动生产力发展而进行的“阶级斗争”。

  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者,是不能回避矛盾、回避斗争的,如果一个人明哲保身、无所作为,一辈子就是“今天天气哈哈哈”——且大言不惭地把“无为”(无所作为)当作人生的极高智慧,那么,这样的人就是一个庸人,是一个历史的看客,用咱们老百姓的话来说:他就是个“混曰子的人”,这样的人白活了。

  

  什么叫作唯物主义的基本立场、基本态度?这是马克思用一句话便告诉我们的东西:

  个人怎样表现自己的生命,他们自己就是怎样。

  为什么我们今天需要马克思?为什么我们今天特别需要唯物主义的基本态度?

  因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脚踏实地“做事”的精神,最需要不计名利得失的“担当”品格。

  更因为鲁迅这样说过:咱们中国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当“看客”,从历史上看,咱们这里往往是袖手旁观的“聪明人”多,脚踏实地的“行动者”、“实干家”、落在最后跑而不止的“傻子”少。而这也正是马克思对当年德国的批评:在德国,夸夸其谈的“黑格尔”哲学家太多了,脚踏实地的劳动者太少了;“词句”上的批判太多了,现实中的斗争太少了。

  而所谓“历史虚无主义”,正表现了这样一种“看客”的姿态,即我不作为、不行动、不劳动、不工作、不奋斗,因此我也就不会犯错误。于是,我唯一的工作就是“不工作”,就是夸夸其谈,就是“用词句来反对词句”。

  而在现实中逃避和偷懒,这样我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按照“关于神、关于标准人的种种虚假观念”去“呲必中国”、“呲必前人”、“呲必秦皇汉武”,呲必一切在现实生活中埋头拉车的人,呲必那些埋头苦干的人、拼命硬干的人,呲必那些在凄风苦雨中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爬起来的人。

  这样的“看客”研究历史,也无非就是处心积虑地去揭秦皇汉武、马克思、毛泽东的疮疤,然后得意扬扬地说:你瞧瞧,马克思无非就是个大傻瓜,他一身都是创伤,而我则是多么完美啊!

  鲁迅把这种人称为“苍蝇”,他们嗡嗡地叫着,不过是为了满足一个庸人、一个看客的心理。

  而马克思则讽刺地说:“这些自以为是狼,也被人看成是狼的绵羊”,“他们的咩咩叫声”,只不过是同现实的影子所作的斗争,只不过是精神萎靡、丧失创造历史的斗志的现状的反映。

  马克思的著作,绝不属于这些“看客”和“聪明人”。马克思的书是写给那些脚踏实地“做事”的人的指南,是现实中的劳动者和斗争者的教材。而唯物论的出发点就是现实中活动着的人、工作着的人、劳动着的人,就是那些“做事”的人、斗争着的人——就是那些在凄风苦雨中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爬起来的“最被污蔑和诽谤的人”。

 

  鲁迅这样说过:

  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首先发现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战死了,不再来挥去他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它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

  的确的,谁也没有发现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

  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究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究不过是苍蝇。

  去罢苍蝇们!虽然生着翅子,还能营营,总不会超过战士的。

  你们这些虫豸们!

  而对那些“看客”和“苍蝇”,马克思的回答是“任何的科学批评的意见我都是欢迎的。而对于我从来就不让步的所谓舆论的偏见,我仍然遵守伟大的佛罗伦萨人的格言:走你的路,让人们去说罢!”

  青年时代的马克思,在一首叫作《感想》的诗篇中曾经这样写道:

  在遏止不住的运动中

  太空把一切侵吞,

  从毁灭的废墟里

  一个新世界在诞生。

  好吧,就让我们踏上

  艰苦而漫长的路程,

  不去过枯燥乏味生活,

  不要饱食终日一无所成。

  我们不得过且过,虚度时光,

  俯首听命于那可耻的懒散,

  一个人有充分的权力,

  去表现他的果敢、渴望。

  “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圣学只一个功夫,知行不可分为两事”。没有经过“做事”历练的人,没有用自己的脚掌证实心脏的人,没有把动脑与动手密切结合在一起的人,便不可能是一个真正有知识的人,甚至不可能是一个活着的、现实的人。这样的人,一般而言,对于世界也就不可能釆取唯物主义的立场与态度。

  总体来说,马克思是个现实的乐观主义者:说他是乐观主义者,是因为他把人类历史理解为人的能力不断提升、人的社会关系逐步改善的历史;说他是现实的乐观主义者,是因为他认为人自身和人类社会的发展不是一种良好愿望,也不是基于爱能够达成的,而是因为人有创造历史的现实手段。

 

  马克思说过:

  只有在现实的世界中并使用现实的手段才能实现真正的解放;没有蒸汽机和珍妮走锭精纺机就不能消灭奴隶制;没有改良的农业就不能消灭农奴制;当人们还不能使自己的吃喝住穿在质和量方面得到充分保证的时候,人们就根本不能获得解放。“解放”是一种历史活动,不是思想活动,“解放”是由历史的关系,是由工业状况、商业状况、农业状况、交往状况促成的。

  而像我这样,在20世纪“思想解放运动”中成长起来的人文知识分子,特别需要认真汲取马克思这段话的教诲。因为对于我们而言,“人文精神”和“思想解放”就曾是一句神圣的口号或者信仰。如果我们还欲前进、不为时代所抛弃,那就必须从现在起,老老实实地补上唯物主义这门功课,以争取能够活到老、学到老、工作到老——“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即现实中做事的人、劳动的人、斗争的人,这就是唯物论极朴素的出发点。而某一时代人们做事能力的“总和”,构成了该时代的“生产力”,做事的人们之间的关系,则构成了 “生产关系”。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大厦,便是从这个朴实无华的基石上拔地而起的。

  唯物主义、共产主义、分析社会运动的方法、资本的学说——这一切从来都不是什么抽象的理论和教条,实际上,它教给我们的,无非皆是朴实无华的“做事”和“做人”的道理。而对现实中的普通劳动者来说,马克思主义是否“高大上”从来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这种学说能为普通劳动者所掌握、所理解,重要的只是马克思的伟大思想能够为更多的人所懂得、所热爱。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本书的出版者和我一致认为:必须使我们的叙述更加浅显坦白,更为重要的是,必须使马克思主义关乎21世纪的世道人心。对马克思伟大的事业而言,本书的内容当然是极其微不足道的。但是,我相信:这就是马克思曾经致力过、希冀过的工作。

  凡做事者,必“把小事当大事干,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那么,从现在起,就让我们追随马克思的足迹,迈出第一步吧!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5.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8.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哭泣的村庄:一个中国农大研究生的回乡日记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