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张承志 | 世界与我们的学术

张承志 · 2021-12-03 · 来源:保马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作者指出,三十年来,中国思想界对世界的看法一直处于分裂当中,而关于伊斯兰问题的话语,也超出了穆斯林的话语范畴,成为了全球化之下第三世界的焦点问题。

  保马今日推送张承志老师的文章《世界与我们的学术》。

  作者指出,三十年来,中国思想界对世界的看法一直处于分裂当中,而关于伊斯兰问题的话语,也超出了穆斯林的话语范畴,成为了全球化之下第三世界的焦点问题。为了重新认识这种知识状态,我们须回到历史中去,回望1492年格兰纳达的陷落,重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崩垮,回顾1972年那以革命形式呈现的历史正义。资本主义与殖民主义随意屠戮、占领、侮辱、驯化我们的世界,实现对全球的控制、榨取与改造。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之下,一大批意识形态家被高校和媒体等生产出来,谈学弄术的傲慢之下是无法褪去的奴性。针对这种环境,作者指出:“我们的学术,应当朝着拒绝资本主义暗示与名利污染的理想努力前行,在自我树立的同时,再去谈论版本、资料、考证、选题、以及文笔的短长。”  

  本稿系作者基于《回族研究》创刊20年座谈会上的发言写成。感谢张承志老师授权发布!

  01

  在对世界的看法之上,三十年来中国的思想界一直处于激烈的分裂之中。与许多知识分子一样,我也竭力做着基于自己方式的摸索。这一过程是漫长的,包括向西班牙及日本寻找参照、更包括在中国的穆斯林传统共同体中的实践。结论的一部分,我曾以《人文地理概念下的方法论思考》、《寺里的学术》以及《地中海边界》等文章尝试表达;而如果想把话题集中于回族与伊斯兰研究,也许就必须选择更直接的话语。

  对世界的观点,何止与一个人或一份杂志,它与回族以及全体穆斯林、与伊斯兰的历史命运都紧密相关。今天这一思想问题已满涂着急迫的色彩。对以伊斯兰问题为核心的当今世界的观点,甚至远远超越了穆斯林的话语范畴,早就成了在全球化设置下挣扎的、所谓第三世界或南方穷国的最大关心焦点。

  背景如此广阔且底色浓重,它每天都在改变着、压迫着、警示着世界的命运。命题的巨大映衬出个体的渺小。所以,在如此情势下一介中国知识人的观点如何、参与与否,其实除了意味着他对政治与学术的敏感以及人的质地之外,并无其他。

  02

  世界史正在熊熊孽火中撕开一页。未来会总结:我们正经历的此刻,乃是又一个世界史的分期线。

  为了认识这样的今天,需要重新回头,梳理古典历史曾经的几个层次:

  第一个分期线:1492年。

  在安达卢斯(al-Andalus)即伊斯兰西班牙时代,围抱着穆斯林的统治,宽容与多样的文明绵延达八百年之久。尤其在它的科尔多瓦(Córdoba)时期,以伊斯兰为标志的文明,曾达到世界文明的毫无争议的顶峰。

  然而“西方”(它包括白种优越的种族主义、基督教原教旨主义、鼓吹圣战与征服等几个因素)的执拗的军事进攻,也延续了数百年之久。至1492年,穆斯林政权的最后牙城格拉纳达(Granada)陷落,八百年的历史活剧溘然闭幕。

  若是没有在这个必须牢记的1492年与穆斯林首都被攻陷同步发生的另一件大事——即美洲的沦陷,也许人们只能选择成王成寇的言说;然而,至今被美化为 “地理大发现”的新历史所致力和造成的,是世界史上第一波殖民征服。

  本文略去安达卢斯时代的种种,略去天下人才都聚于伊斯兰的绿旗之下,依存共生、创造文明的历史事实——只想强调:

  不仅从那个 1492之后美洲便沦入了屠杀、苦役、压迫、穷困的巡回地狱,几度濒临绝灭、再也难能逃脱;更重要的是,与穆斯林失败的那标志性一年相前后,一个渐渐开始名为资产阶级的新生魔鬼,也拍打掉礼服上的灰尘,踏着穆斯林文明的废墟,满脸胜利的笑容,正举起酒杯,庆祝度尽了劫波。从那时起,他们留意彼此携手,开始了作为一个阶级的正式发展。

  自那一年始,古典的历史,被终结和打破了平衡。

  一切评史论事的标准也随之改变。“不义”从此登台控制世界,并滑稽地把“正义”一词挂在嘴上。背运的倒霉路还前途迢迢,只是我们的祖先并不知道。从那一年开始,到中国知识分子思想对峙最尖锐的二十世纪最末一页,时间已度过了半个千年。对立的标志,是一部分知识分子在911事件之际宣誓“今夜我们是美国人 ”;而另一部分知识分子则决心抗击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新一轮进攻——以一场昔日奴隶的内讧,我们纪念了东方的第一次失败、与第一片大陆沦为殖民地的五百周年。

  第二个分期阶段:1699至1919年。

  在1699这一年奥斯曼帝国与“西方”签订了屈辱的卡罗维兹条约,时值世界进入十八世纪的前一夜。这一年之后,伊斯兰的奥斯曼帝国在西方眼里,已不再是艳羡又妒恨、憧憬更仇视的庞然天敌,而只是一头濒死的病狮。由于它的衰老,地球从此将变为“西方”的口中肉。

  即便如此,西方心理的第一要素,仍然是面对伊斯兰的自卑感。伊斯兰代表的东方文明,不仅曾在军事上更在文化上曾压倒它的过去,以及穆斯林凛然的人格尊严——令它心有余悸。它绝不会因人道或共存之类谎言而留一丝宽容。它步步为营,千年大计,要制这一可怖的宿敌于怪圈和下风,使之无法进步、使之难以新生、并停滞于永远的劣势。

  它从未放弃十字军主义的原因,藏在它行为思想背后的原因,须知:乃是那个坐大着的资产阶级。

  伟大的奥斯曼帝国的衰落是一个历史过程。既可以把奥斯曼帝国第二次包围维也纳战役的失利(1683)作为标志,也可以把强加给中国一场鸦片战争的1840年当做断代线。但至迟至1919年巴黎和会,奥斯曼帝国昔日的领域正式被瓜分完毕——地中海的边界崩溃了。

  过程终于归于结束,屠刀从此任意切割。从东方到南方,弱小民族再无屏障,堕入了俎上肉的受难纪元。

  我们今天回顾,仍能清晰地看见:一千年来,穆斯林的领土一直成为一道防线,卫护了背后的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几块大陆。殖民主义一直无法越过这道防线,既不能突破东地中海的奥斯曼海军,也害怕马格里布——非洲北西部的摩洛哥王朝。

  在森严的壁垒之前,殖民主义只能绕行。它绕过非洲西海岸的大拐弯,在穆斯林鞭长莫及之处建立据点。在那里绑架黑人,运到美洲,从臭名昭著的黑奴贩卖中牟利。

  世界不承认;中国发昏的思想界更不承认——亚非拉和整个东方的万里长城,其实并不在晋冀陕甘以北,而矗立在穆斯林的地中海及其南岸。

  而古代的守卫者倒下了。地中海一线的屏障,带着轰轰的响声,颓然崩垮坍塌。没有看见世界的同情,尤其没有听见穆斯林的叹息。

  应该提及,导致奥斯曼帝国失败的一大原因,正是阿拉伯的狭隘民族主义。西方的“劳伦斯”们成功地利用了信誓旦旦的民族主义,引诱阿拉伯人背叛了伊斯兰的大义——当年种下的苦果,今日已三茬结实,正由每一个当年认可对奥斯曼祖国倒戈的阿拉伯民族分尝。

  与那一次打败和肢解奥斯曼同时,世界母亲的胸衣被猛地撕开。遭受殖民主义屠戮、占领、敲骨吸髓和侮辱驯化的命运,降临到每一个民族的眼前。

  历史正义曾以革命的形式对之抗衡。

  古典时代结束后,俄国革命(1917)、中国革命(1949)、社会主义阵营的结成、殖民地的民族解放运动,都曾给资本以沉重的打击,至少阻挡了它的全球占领。也许1972年是这一历史正义显现的标志年,那一年连日本人都不远万里不惜牺牲,奔赴抗击殖民主义与资本征服的前线巴勒斯坦。以苏联为首的许多国家、团体甚至个人,都曾在巴勒斯坦与越南问题上表现出崇高的正义,与人的尊严。人们应当记得——每逢元旦或国庆,中国的报纸上都刊登出“坚决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正义斗争”的标语口号。

  令世界扼腕叹息的是:血肉筑成的新的长城,又一次不幸坍塌了。

  也就是说,人类还要长久忍受;距离资本主义的灭亡,尚需渡过漫长的时间。

  渐渐地世界发育成了一个洋葱头。自芯到皮,逐层由国际金融资本、军工生产为核心的经济、列强的军事与意识形态同盟组成。它在苏联崩溃之后,迅速整合为一个资本主义、种族主义、十字军主义、反革命主义的神圣同盟。

  它的首轮打击,无疑对准了伊斯兰国家。每天注视着电视机的儿童都在数着: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伊朗、巴基斯坦……一个接一个的穆斯林国家,被摧毁占领,或拖入了战祸,如被赶入屠场的羊。

  而它不仅仇视禁止高利贷的伊斯兰,资本更仇视追求阶级平等的革命。不消说中国——苏联即便付出了“呼喇喇大厦倾”的代价以求“国际接轨”,它却仍然不依不饶,一个包围俄罗斯的铁桶阵,每天都在日夜加班,施工营建。

  它已经百无禁忌。它的头面人物甚至不再伪装道德,在酒店里追奸昔日殖民地的黑人女工。它时不时撕去伪装,但世界却迟钝而顺从。于是它随意指鹿为马,不打算再有半点节制。它从未如此坚信不疑,它断定可以实现对全球的控制、榨取、与改造。

  不仅只是针对第三世界或南方穷国。魔鬼的榨取本性,使得它如罹魔魇,如陷迷狂,吞噬自己的窝边草。今天不是从阿富汗或伊拉克,而是从华尔街传来一声呼救,今天是自私的美国人在朝革命的故乡疾呼道:“百分之一在剥削着百分之九十九!”

  这百分之一,即操纵世界的资本。它制造一次又一次金融危机,它动辄狂轰滥炸,它恣意颠覆主权国家,它以不公正的国际法庭,审问政治的异端。

  世界被玩弄于股掌。

  纵观历史,这是一个不公平亦不道德的构造。

  ——我是如中国的右派精英所说,在煽动伊斯兰的原教旨主义和穆斯林的偏见么?不,一切的是非取道,只因背后那个“毒蛇猛兽”的阶级。

  03

  话语的宣传战,也从此拉开了帷幕。

  所有的课堂上都宣传着一个观点:由于土耳其的遮断,由于想取得香料,所以他们才向亚洲摸索,于是有了“地理大发现”。其实这只是一个很小的原因。更主要的原因,是在那时资本业已出现,资产阶级已然呱呱坠地。货币金融资本和高利贷资本需要大量的贵金属做新的奠基,在这样一个最大的背景之下,他们一定要开拓海外,掠夺黄金白银。目的之下,被决定的政治形式,是殖民主义。

  以后——更多领域里的话语禁忌,和旨在欺骗的通说常识接续出笼。教育,由于它乃是对人的工作,当然被资本摆在了首位。伊斯兰,既然它是资本的千年天敌,无疑要对之实行千年的丑化。人类学、社会学、阿拉伯学、汉学,一系列新学科都随着西方妈妈的分娩,在欧美更在异国他乡带上围嘴,吮吸奶瓶,长成了大头细腿的畸形儿。在统一的战略之下,体制学术的积木,也被一块块砌入了新秩序的双子塔。意识形态领域里的资本宣传,如携带病毒的空气,扩散浸透了新闻、电影、畅销书、明星、诺贝尔奖,覆盖了地球上的一切角落。它从来硝烟弥漫,其激烈的程度,超过了美洲的黑奴贩卖、日本的幕末更迭、中国的鸦片战争,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即便它们已获完胜,“宣传”却一刻未曾稍歇。世界规模的洗脑,随着资本的世界胜利,风刀霜剑,直至今天,一日紧似一日。

  人们很难理解:为什么在革命的传奇领土上,孽生繁殖着如此众多的右派。“与革命孪生的人道悲剧”,确实是原因的一部。

  但更重要的,也许是病态教育的基因。若干的名牌大学,若细数座座缘起不净。庚子赔款与大学建立,意味着一个民族甘受的双重侮辱,更暗示着一种奴性的基因,潜藏于近代教育的体内。

  艰难沉重的中国革命,曾致力于铲除这种基因。但是随着革命的悲剧与退潮,它复活了,且繁殖迅猛,如今已变成了不治之癌。

  强制的电视宣传已是煽动。再加上养育人才的大学步步沦为权力化的体制,一种自诩高等的谈学弄术,鼓舞着某一类知识分子的口气,日益显得傲慢。

  他们附和的第一项资本的世界宣传工程,就是针对伊斯兰与穆斯林文明的调查、研究、“东方主义”式的描写,以及或明或暗的意识形态施压。

  ——在如此巨大的视野与处境之下,中国穆斯林知识分子及其思想承受的压迫与暗示,不言而喻。

  自刘介廉时代就如幽灵般出现过的“生无同志、业无同事”的悲剧宿命,不休地变幻为团结的难求、奋斗的孤立、水平的低下。包括穆斯林学者在内的中国知识分子,尚大都攀登在谋求个人出世的台阶上,孜孜追求与霸权话语的同步。甚至不时能见到人格的变态,在天下存亡的时刻,或者弃大义于不顾,或者对镜贴花黄,滑稽地自娱。

  ——毋论对抗西方的话语霸权、实现文明主人的自我表述,敢请放言:且莫说赶超世界水平,莫若先努力追上1948年在第一时间即刻发动了对巴勒斯坦人民声援斗争的、中国穆斯林知识分子的胸怀、道德、组织力、行动精神,以及表达水平!

  04

  先哲云: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包括穆斯林在内的每一个中国知识人,都必须思考自己在如此一盘世界棋局中的位置问题。

  也就在这个历史时刻,从西到东,我们常发现从地球的一隅传来异议;到处都有进步知识分子的坚韧抵抗。我们应该与他们为伍,并尝试给他们以呼应。

  无疑,掌握并能够应用迄今为止的、前人学术的成果积累和技术能力,乃是谈论学术的最低基础。但学术的“目的”,才是最大的课题。尤其涉及伊斯兰教与穆斯林世界之学术,强调这一命题,并非只是为了发言权的获得。唯有出于对研究对象同情与理解的初衷,唯有获得了——支持正抗击着帝国主义全球进犯的伊斯兰防线——的立场,所谓伊斯兰学术才具备了基本的道德。

  这是一项目标,也是一种修养。立场虽无黄金屋,立场自有资料库。依靠着深沉的中国回族共同体与伊斯兰文明传统,针对资本侵犯的学术抵抗不仅是可能的而且胜算在胸。我们的学术,应当朝着拒绝资本主义暗示与名利污染的理想努力前行,在自我树立的同时,再去谈论版本、资料、考证、选题、以及文笔的短长。

  也许中国知识分子的状态,是一种被设计过的命运。

  但是,辉煌的中华文明与伟大的伊斯兰文明,给予我们的内心以双重的支撑。我们能够舍弃名利的诱惑、习惯同道的背弃、不畏惧边缘化与妖魔化。我们能够更看重生命(Nafs)的尊严,既然生逢此时,至少不做思想的奴隶。

  挣脱新帝国主义意识形态的全球控制,荡涤半殖民地知识分子的软骨病,从他者的参照系获得更本质的信息,联合世界上一切为正义与良知而斗争的人,深入文明与民众的共同体——

  学术与文学,一定会赢得价值。我们的努力,一定能成为包括穆斯林奋斗在内的、中国思想链条中的一环。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2.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3.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4. 罕见!中国对美日同时发出警告,撂下这8个字
  5. 张文宏领衔新药完败:长春转阴快、零死亡,远胜不靠谱的VV116
  6. 罕见警告!
  7. 迎春:也谈美国衰落了没有?——评《美国到底有没有衰落?中国人应有清醒认识》
  8. 张伯礼:看到这册鸿篇巨制,我肃然起敬
  9. 中国驻欧盟使团:“中方没有任何妥协余地”
  10. 抓鬼锄奸!18名粮储“老虎”悉数被抓,中美粮食保卫战进入白热化!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
  4.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有人给朝鲜投毒吗?
  7.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8.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9. 俄乌战争会和911一样,成为战略机遇期?
  10.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1. 郝贵生:建议上海党政领导来一次“三湾改编”
  2.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3.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4.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5. 这个“内奸”,暴露了!
  6.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7.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8.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9. 邬惊雷头痛住院的病情真相,卫健委主任也是受害者
  10.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1. 他们的遗骸等了80多年才重见天日!这是一场极其残忍的屠杀,却无人求饶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深圳财政收入下滑约44%,地方4月财政收支矛盾加大
  6.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