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迎春:从资本不是生产要素说开去

迎春 · 2021-12-17 · 来源:作者投稿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走资本主义道路,现实雇佣劳动经济制度,不仅造成一系列内政、外交的社会问题,也必然阻碍生产力的发展。

  

从资本不是生产要素说开去

 

  ——对《资本是生产要素之一吗?》的一点补充

  迎      春

  最近,萧绍良写了一篇《资本是生产要素之一吗?》的文章,批判了“资本是生产要素之一”的资产阶级观点。问题抓的准,论述正确,是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好文章。

  文章说:司马南老师在这里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关于资本的说法确实值得认真研究,需要切实弄清楚。对于这个根本性的重大问题是丝毫不能含糊其词,混淆而言的。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到我们建设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和走什么样的道路的根本问题。关于‘资本问题’,马克思早在他的巨著《资本论》中研究透了,阐述清楚了,真是是非清楚,真理烁烁,是不容修正和胡说八道的。

  马克思研究和论清资本问题,是力图揭示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探寻人类社会发展的未来。在马克思看来,随着社会关系的物化,私人劳动和社会劳动的分裂,人和人之间的生产关系必然表现为资本和雇佣劳动关系,也就是说,资本是在物的外表掩盖下的一种人和人的特定生产关系,也就是资本家与工人阶级之间剥削与被剥削、压迫与被压迫的阶级关系。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资本家就是资本的人格化,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是死劳动,像吸血鬼一样,必须吸收活的劳动,方才活得起来,并且吸收得愈多,它的活力就愈是大。按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观点,资本是一种可以榨取剩余价值的价值,它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是一个特定的政治经济范畴,它体现着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关系。资本在现象上表现为货币和生产资料,但货币和生产资料本身并不是天然的资本。只有在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中劳动力成为商品的前提条件下,货币和生产资料被资本家用来作为剥削雇佣工人劳动、榨取剩余价值的手段时,才转化为资本。”等等

  这里要补充的是,资本、资本主义道路的问题,不仅是当前我们面临最重要的理论问题,也是我国一切内政、外交问题的根源;不仅是最突出的社会问题,也是阻碍生产力发展的决定性因素。

  一, 资本是当前最突出的理论问题

  马克思主义与资产阶级理论的分水岭,从哲学讲,是历史唯物主义与历史唯心主义的对立;从经济学讲就是承不承认资本是一种经济关系,是一种即将被共产主义取代的腐朽、没落、垂死的经济关系。

  马克思发现历史唯物主义,发现生产关系是决定政权性质、社会意识形态的决定性关系,是上层建筑的基础。生产、经济关系决定社会性质,而不是社会意识形态决定社会的性质,从而把“头足倒置”的社会学理论颠倒过来,使人类对社会现象的认识进入了科学的阶段。

  马克思首先揭示了资本是一种生产关系、经济关系,是生产剩余价值的价值;揭示了资本的发生、发展以及必然灭亡的客观规律,为人类科学地认识社会、特别是资本主义社会,提供了科学的理论基础。而资产阶级的社会学家,根本不承认资本是一种生产关系、经济关系。说资本是“生产要素”,说资本是生产工具等,胡说什么任何社会都必须有资本,否则社会就不能存在等等。

  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萨谬尔森等著的《经济学》就说:“资本一词通常被用来表示一般的资本品,它是另一种不同的生产要素--------注意实物资本(厂房、机器设备和库存)不同于金融资本(货币、股票、债券)。”(《经济学》第12版   第88页)就把厂房、机器设备说成是资本。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根本不懂什么是生产关系,什么是资本,这是由他们的阶级本质决定的,因为他们是没落的阶级,是必将被历史淘汰的阶级。

  马克思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指出:“而忘记这种差别(指生产关系的本质差别——引者注),正是那些证明现存社会关系永存与和谐的现代经济学家的全部智慧所在。例如,他们说,没有生产工具,哪怕这种生产工具不过是手,任何生产都不可能。--------资本,别的不说,也是生产工具,也是过去的、客体化了的劳动。可见资本是一种一般的、永存的自然关系”。(《马恩选集》第二卷   第88页)萨谬尔森等说资本是厂房、设备等,再一次证明了马克思的论断。马克思准确地指出,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为了证明资本主义社会关系的和谐与永存,把资本说成是一种生产要素,是他们的“全部智慧所在”。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彻底抛弃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全盘继承了资产阶级经济学理论,也把资本说成是生产要素。什么市场配置资源啦,什么配置资本等等,都是贩卖西方经济学的陈年旧货,只不过在市场前面加上了一个社会主义的帽子吧了,叫做社会主义市场配置资源。

  当前我国网上疯传的对联想的批评,不是什么“国有资产的流失”问题,不仅是“量”的问题,而是走什么道路的问题:走资本主义私有制道路,还是走发展公有制经济的道路问题;网上揭示的恒大破产等等,也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必然结果。所以,资本不是生产要素,而是一种腐朽、没落、必将灭亡的生产关系,这是我国当前经济理论最突出、最尖锐的问题。

  二, 现实的内政问题

  当前我国现实存在的经济、政治、文化等一系列社会问题,都是走资本主义私有制道路的必然结果。

  当前我国占主导的生产关系,究竟是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关系,还是公有制的生产关系?这是面临最尖锐、突出的问题。能不能正确的回答这个问题,决定了对于政治、文化等其他种种社会现象,能不能有科学地说明。

  当前我国经济领域的生产下滑(过剩)的问题,经济不“稳”,恒大破产,乃至就业、劳资纠纷、债务问题等等,都是走资本主义道路产生的问题。

  “资本家就是资本的人格化,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走资本主义私有制发展经济的道路,资本家剥削无产者的剩余价值,必然产生劳资纠纷;经济发展必然是竞争无政府状态;必然爆发周期性的生产过剩危机;一定会有一些企业破产倒闭等等。人们不可能凭主观意愿“有效监管”,也不可能“支持和引导资本规范健康发展”。所谓的“有效监管”、“规范健康发展”资本,都是唯心主义的、脱离实际的主观想象。

  由于我国现在实行的是资本与雇佣劳动的经济制度,政治上必然出现官商勾结、腐败丛生;文化上是“一切向钱看”;连教育、医疗卫生等部门,都成为了压在群众头上的“大山”。正像《共产党宣言》所说的:“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马恩选集》第一卷   第253页)我国和资本主义国家的唯一重要区别,就是共产党执政。这是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特有的现象。之所以说我国还处于过渡时期,就是因为这个历史阶段,社会发展存在着两条道路的斗争:既可能向共产主义社会发展,也可能彻底倒退回资本主义。在共产党领导下,实行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经济制度,就是过渡时期的表现。

  三, 外交方面的问题

  由于实行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发展的是“外向型”经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一直是依靠外资,发展外贸,对资本主义世界有着严重的依赖性。所以,任凭美帝国主义以及欧洲一些国家疯狂地反华,不断挑起事端,包括在台湾、香港、新疆、南海等挑起一系列矛盾,包括军舰、军机横行等,而我国在经济上要依靠这些国家的资金、技术,要发展贸易,也不可能看清这些国家的帝国主义本质,依然抱着幻想,不敢坚决对抗。这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在外交方面的必然结果。

  四, 资本关系已经成为发展生产力的最大阻碍

  走资本主义道路,现实雇佣劳动经济制度,不仅造成一系列内政、外交的社会问题,也必然阻碍生产力的发展。

  改革开放初期,由于我国大量引进外资,发展外贸,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义资本输出的条件下,我国的生产力得到一段时期的高速发展,这是帝国主义阶段经济发展不平衡规律的表现。正如列宁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最高阶段》中所指出的:“在帝国主义时代,个别工业部门,个别资产阶级阶层,个别国家,不同程度地时而表现出这种趋势,时而又表现出那种趋势。整个说来,资本主义的发展比从前要快得多,但是这种发展不仅一般地更不平衡了,而且这种不平衡还特别表现在资本最雄厚的国家(英国)的腐朽上面。”(《列宁选集》第二卷   第842页)

  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经济制度是腐朽、没落和垂死的经济制度。2008年爆发的世界性经济危机,中断了我国的经济发展,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指标的不断下滑,经济危机严重地威胁着经济的再生产,充分表现出了资本主义严重阻碍生产力发展的真实面目。

  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唯一的出路,就是马列毛主义指出的共产主义公有制的道路。让我们彻底批判资本是生产要素的资产阶级观点,重新确立资本是生产关系的马克思主义观点,回归科学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吧!

  

附录:

 

  

资本是生产要素之一吗?

 

  萧绍良 · 2021-12-14 · 来源:乌有之乡

  司马南老师在《柳传志的事会不了了之吗?》一文中指出,“经济工作会议提供了一个大概的思路,会议关于资本的说法非常值得玩味,大家都在用嘴咂摸、用心品味、用脚投票。资本是什么?资本是生产要素之一。我们需要的是全要素生产力,资本只有与其他生产要素结合才能生产出全要素生产力来。资本独大不行,资本野蛮生长不行,资本不服管不行,资本人格化带来社会风气朝邪路上跑,一片纸醉金迷嫌贫爱富,朝着外星人喊爸爸,那当然更不行。

  司马南老师在这里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关于资本的说法确实值得认真研究,需要切实弄清楚。对于这个根本性的重大问题是丝毫不能含糊其词,混淆而言的。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到我们建设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和走什么样的道路的根本问题。关于“资本问题”,马克思早在他的巨著《资本论》中研究透了,阐述清楚了,真是是非清楚,真理烁烁,是不容修正和胡说八道的。

  马克思研究和论清资本问题,是力图揭示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探寻人类社会发展的未来。在马克思看来,随着社会关系的物化,私人劳动和社会劳动的分裂,人和人之间的生产关系必然表现为资本和雇佣劳动关系,也就是说,资本是在物的外表掩盖下的一种人和人的特定生产关系,也就是资本家与工人阶级之间剥削与被剥削、压迫与被压迫的阶级关系。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资本家就是资本的人格化,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是死劳动,像吸血鬼一样,必须吸收活的劳动,方才活得起来,并且吸收得愈多,它的活力就愈是大。按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观点,资本是一种可以榨取剩余价值的价值,它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是一个特定的政治经济范畴,它体现着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关系。资本在现象上表现为货币和生产资料,但货币和生产资料本身并不是天然的资本。只有在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中劳动力成为商品的前提条件下,货币和生产资料被资本家用来作为剥削雇佣工人劳动、榨取剩余价值的手段时,才转化为资本。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所讲的“资本”是指资本家占有、并用作剥削手段的生产资料和货币。是一种由剩余劳动堆叠形成的社会权力,它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是一个特定的政治经济范畴,它体现了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关系,因此,资本并不是一个生产力内在存量的概念,而是生产关系范畴,是资本主义阶级剥削范畴,即血淋淋的阶级剥削概念。

  马克思主义哲学告诉我们,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之间的矛盾是一切社会的基本矛盾,而且是一切社会存在和发展的根本动力。马克思在《资本论》中以唯物史观的基本理论为指导,通过深刻分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存在和发展的规律,同时也使唯物史观得到了科学的验证和进一步的丰富和发展。《资本论》运用唯物史观的观点和方法,将社会关系归结为生产关系,而生产关系支配生产力,生产力对生产关系也有一定的反作用,从而证明了社会形态的发展是一个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历史过程。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中,就具体系统而全面地分析和阐述了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产生、发展和克服的过程。

  马克思主义从哲学和政治经济学上都阐明,资本是一个二重性范畴,既是指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关系,又是指支配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的资本家。也就是说,资本既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又是资本家。而资本主义的生产要素是讲生产力问题,生产力的要素只有劳动生产者和生产资料,根本不包括资本家,资本家只是资本主义生产力的支配者和获利者,是剥削者和吸血鬼,创造社会财富(价值和使用价值)的只是工人阶级,工人阶级必然要反抗和斗争!所以,所谓“资本是生产要素之一”,“我们需要的是全要素生产力,资本只有与其他生产要素结合才能生产出全要素生产力来”的观点是极端错误的,是违背马克思主义的怪谈谬论,是资本主义复辟之道。毛主席谆谆告诫我们:资本主义是漫长痛苦的道路,新中国是走不得的!

  新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怎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全国人民共同富裕?毛主席和他的战友们进行了艰辛探索和杰出贡献。新中国成立到1976年这一时期,毛泽东主席是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主要组织者和领导者。他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正确理论,是毛泽东政治经济学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他带领全党、全国人民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勤俭建国,在经济建设中取得的历史性伟大成就,不仅使新中国以崭新的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而且为新中国未来发展开辟了正确道路,奠定了坚实的物质技术基础。

  毛主席阐明新中国产业革命或经济革命是中国的 “第二个革命”。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伟大阶级斗争,归根到底是为了实现国家繁荣富强和人民共同富裕开辟道路。在全国胜利的前夕,毛主席就及时指出:我们要在“革命胜利以后,迅速地恢复和发展生产,对付国外的帝国主义,使中国稳步地由农业国变为工业国,把中国建设成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时,他更明确地指出:我们“现在处在转变时期:由阶级斗争到向自然界斗争,由革命到建设,由过去的革命到技术革命和文化革命”。他说:这个世纪(二十世纪),上半个世纪搞革命,下半个世纪搞建设。现在的中心任务就是建设。他还把“产业革命或者说经济革命”,称作“第二个革命”(《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216页)。

  对于搞好社会主义建设,特别是经济建设的重要意义,毛泽东作出了深刻的科学结论。他指出:“我们的基本情况就是一穷二白。”只有经过“社会生产力的比较充分的发展,我们的社会主义的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才算获得了自己的比较充分的物质基础(现在,这个物质基础还很不充分),我们的国家(上层建筑)才算充分巩固,社会主义社会才算从根本上建成了”。他还强调,“必须实现国家工业化”,这样新中国才能摆脱在世界上被动的局面,也才有可能对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

  毛主席领导中国共产党确定和规划了新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道路与方针政策。为了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毛主席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在调查研究基本国情、总结经济建设实践经验的基础上,确定了新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和道路,制定了一系列的方针政策。

  确定新中国要发展经济,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毛泽东指出,“资本主义道路也可增产,但时间要长,而且是痛苦的道路”。这条道路,中国走不得。“在现代中国的条件下,只有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才能真正解决我国的工业化问题”。对于中国这样一个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来说,通过社会主义道路来实现国家的工业化、现代化,是最好的选择。

  毛主席明确提出“四个现代化”的目标与“两步走”的发展战略。1957年3月,毛主席提出:我们要“建设一个具有现代工业、现代农业、现代科学文化的社会主义国家”。1963年,他进一步明确提出,要“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农业现代化、工业现代化、国防现代化和科学技术现代化的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据此,1964年12月,周恩来总理在第三届全国人大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正式提出了“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农业、现代工业、现代国防和现代科学技术的社会主义强国”的战略任务。

  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呢?毛泽东主席和他的战友们提出了“两步走”的发展战略。关于中国工业发展应当采取“两步走”的战略,比较完整的、初步的表述,较早见于1963年八九月间经毛主席修改的关于工业发展问题初稿。其中讲到:我们的工业发展可以按两步走来考虑:第一步,建立一个独立的完整的工业体系;第二步,使我国工业接近世界的先进水平。在1964年12月召开的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周恩来总理“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两步走”战略作了完整、准确的表述。这就是:“从第三个五年计划开始,我国的国民经济发展,可以按两步来考虑:第一步,建立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第二步,全面实现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使我国经济走在世界的前列。”

  这个“两步走”的发展战略,符合新中国的基本国情,具有伟大的战略意义和长远的历史意义。基本实现现代化的“两步走”的战略,到底需要多少时间?毛主席和他的战友们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同时参照发达国家的历史经验,提出了大致的时间进度表,并且随着实践经验的积累,对它不断地进行校正。

  1955年3月,毛主席指出:“要建成为一个强大的高度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国家,就需要有几十年的艰苦努力,比如说,要有五十年的时间。”1956年9月,他还说:“要使中国变成富强的国家,需要五十到一百年的时光。”1957年3月,他又说: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好要多少年呢?我看大概要一百年吧。诚然,由于新中国成立后的七年间各方面工作的进展比较顺利,我们一度对中国经济建设发展速度的估计变得过于乐观。在“大跃进”中碰了钉子以后,毛主席带领中央领导同志重新冷静地思考和研究了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问题。1961年9月,他在同蒙哥马利谈话时就说:我们的工作,“做了一点,还不够,要有五十年到一百年的时间。一个世纪不算长。你们英国的发展用了两三个世纪”。1962年1月,他进一步指出:“至于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经济,在中国,五十年不行,会要一百年,或者更多的时间。”毛主席和党中央以实际行动及时坚决领导纠正了急于求成、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以及否定商品生产、商品交换、价值规律等“左”倾错误和人为破坏的倾向。

  毛主席经历四十多天对各部门的调查研究,形成了《论十大关系》重要经济理论著作,领导制定了正确处理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中各种关系的方针政策。第一,提出中国工业化道路的问题。毛主席把生产资料优先增长的规律具体化为:在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条件下,工农业同时并举。1959年7月,毛主席提出了要按照农、轻、重的次序安排国民经济的理论。1959年底、1960年初,他进一步明确提出了工业和农业同时并举,“以工业为主导”的理论。1962年9月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中全会,正式将“毛泽东同志提出的以农业为基础,工业为主导”的理论,确定为“发展国民经济的总方针”。第二,主张“两条腿走路”,即实行一系列“同时并举”的方针。这里所说的“两条腿走路”,包括实行中央和地方企业同时并举,大、中、小型企业同时并举,洋法生产和土法生产同时并举等等。第三,提出国民经济有计划按比例发展和发展商品生产、利用价值规律的理论。毛主席指出:“整个经济中,综合平衡是个根本问题。”“为了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必须有中央的强有力的领导,必须有全国的统一计划和统一纪律”。为此,首先要制定粗线条的计划,主要规划一定时期内经济社会发展所要达到的战略目标和所应遵循的基本路径,主要部门、主要方面的大致的比例关系,以及相关的主要政策。国民经济的有计划按比例发展,必须是同发展商品经济相联系的。毛主席明确指出,我们“需要有一个发展商品生产的阶段”。而只要存在着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价值规律就必然存在并起作用。“这个法则是一个伟大的学校,只有利用它,才有可能教会我们的几千万干部和人民,才有可能建设我们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否则一切都不可能。”第四,提出按照“统筹兼顾”的方针,处理好各方面的关系。毛主席指出:“这是一个战略方针。”“我们作计划、办事、想问题,都要从我国有六亿人口这一点出发。”为此,一要正确处理生活资料的生产与人自身的生产的关系。周恩来总理在1969年3月全国计划座谈会上曾说过:“要计划生育,要节育。这件事主席至少讲过三次,一次是订‘一五’计划的时候,一次是大跃进的时候,一次是订‘三五’计划的时候。”二要正确处理国家、集体和个人的关系。毛主席指出:“必须兼顾国家、集体和个人三个方面”。三要正确处理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的关系。毛主席提出:“我们一定要加强国防,因此,一定要加强经济建设。”因为“只有经济建设发展得更快了,国防建设才能够有更大的进步”。四要平衡经济布局与合理配置资源,处理好沿海工业和内地工业的关系等。

  毛主席阐明了必须坚持自力更生的方针与积极发展对外经济关系的政策。我们的经济建设,应当以“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这是毛主席一贯坚持的方针。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方针,并不是不要积极发展对外经济联系,走闭关锁国、自我孤立的道路。毛主席明确地讲过:“搞经济关门是不行的。”他关于积极发展对外经济关系的主张,主要包括:要发展对外贸易,“平等互利,互通有无”。要学习外国先进的科学技术,有分析地借鉴外国发展经济的经验。他提出了“向外国学习”的方针,要求“世界各国,什么地方有好东西,统统学来”。“但是,必须有分析有批判地学,不能盲目地学,不能一切照抄,机械搬用。”还要对第三世界的国家和民族进行适当的帮助。

  新中国的经济建设获得了伟大的历史性进展。诚然,由于帝国主义封锁、缺乏经验和人为破坏等原因,新中国的经济建设在“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时期曾遭遇过两次严重的挫折。但是,历史地总体地来说,这一时期,依靠毛主席的智慧、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依靠全党同志、广大干部和人民群众的共同努力,新中国前三十年的经济建设实际取得的成就是举世瞩目的,也是巨大的,是不可睁着眼睛任意否定的。这一时期的伟大成就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新中国在“一穷二白”、“一贫二弱”的基础上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我们的经济是十分贫弱落后的。当时,毛主席曾说过:“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毛泽东文集》第6卷第329页)从“一五”计划时期开始,国家以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工程、694个大中型建设项目为中心,进行了大规模投资,逐步建成了一批门类比较齐全的基础工业项目,为国民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新中国不仅已经能够自行设计和批量生产汽车、飞机、轮船、拖拉机等,而且成功地爆炸了原子弹、氢弹,试制并成功发射了中远程导弹和人造卫星。正是经过全国人民的艰苦奋斗和共同努力,1979年9月,叶剑英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周年大会的讲话中自豪地宣布:“我国在旧中国遗留下来的‘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

  尽管经历了两次大的起伏,新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从总体上来看仍然是相当快的。从经济发展的速度来看:从1952年到1978年,工农业总产值平均年增长率为8.2%,其中工业总产值平均年增长率为11.4%。从我国主要工农业产品产量居世界的位次来看:1957年和1978年,谷物3→2,棉花2→3,猪牛羊肉2→3,化学纤维26→7,布3→1,煤5→3,原油23→8,发电量13→7,钢9→5,水泥8→4,硫酸14→3,化肥33→3。除了少数农副产品产量的位次保持不变或稍有后退外,谷物和主要工业产品产量的位次都明显提前了。

  人民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的水平得到逐步提高。全国居民的人均消费水平,农民从1952年的62元增加到1976年的125元,城市居民同期从148元增加到340元。全国人民节衣缩食努力支援国家工业化基础建设的情况下,尽管人民群众生活逐年改善的幅度不甚大,但初步满足了占世界1/4人口的基本生活需求,这在当时被世界公认是一个伟大的奇迹。教育事业得到长足发展,学龄儿童入学率达到90%以上。劳动者的整体素质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历史事实表明,这一时期,新中国经济建设的成就是巨大的。对此,一些外国人士也不否认。比如,美国历史学家莫里斯·迈斯纳就说:毛泽东时代“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现代化时代之一,与德国、日本和俄国等几个现代工业舞台上的后起之秀的工业化最剧烈时期相比毫不逊色”,中国取得了“全世界所有发展中国家和主要发达国家在同一时期取得的最高增长率”。

  (资料来源:司马南:《柳传志的事会不了了之吗?》,红歌会网站2021-12-13 17:47;沙健孙:《毛泽东曾指出:资本主义道路是痛苦的道路》,2014年1月22日《光明日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朱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2.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3.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4. 罕见!中国对美日同时发出警告,撂下这8个字
  5. 张文宏领衔新药完败:长春转阴快、零死亡,远胜不靠谱的VV116
  6. 罕见警告!
  7. 迎春:也谈美国衰落了没有?——评《美国到底有没有衰落?中国人应有清醒认识》
  8. 张伯礼:看到这册鸿篇巨制,我肃然起敬
  9. 中国驻欧盟使团:“中方没有任何妥协余地”
  10. 抓鬼锄奸!18名粮储“老虎”悉数被抓,中美粮食保卫战进入白热化!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
  4.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有人给朝鲜投毒吗?
  7.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8.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9. 俄乌战争会和911一样,成为战略机遇期?
  10.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1. 郝贵生:建议上海党政领导来一次“三湾改编”
  2.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3.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4.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5. 这个“内奸”,暴露了!
  6.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7.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8.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9. 邬惊雷头痛住院的病情真相,卫健委主任也是受害者
  10.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1. 他们的遗骸等了80多年才重见天日!这是一场极其残忍的屠杀,却无人求饶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深圳财政收入下滑约44%,地方4月财政收支矛盾加大
  6.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