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激昂旧小丑,慷慨新沙皇:给“民左”人士画画像

滠水农夫 · 2022-03-25 · 来源:clqn2022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民左”坚持的实际上是超阶级的民族立场、国家立场,与马列毛主义强调的无产阶级阶级立场完全相悖,所以,如果还要继续坚持自己的立场,就不要再打马列毛主义旗号。

  前不久,针对俄乌战争引发的国内舆论场激烈争论,刘继明老师提出了“民左”,即“民族主义左派”这一概念,立即在泛左翼阵营掀起轩然大波。

  各路第二国际的先生们,纷纷对号入座,以验正身。

  01

  也谈“没有民左,只有民右”

  其中一位专栏作者断言:中国没有民左,只有民右。

  这位先生也许说对了,但对象搞错了。

  如果放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政治光谱里,民族主义确实通常归于右翼甚至极右翼思潮,与左翼不撘干;而中国的民族主义却有着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迥异的历史发展轨迹和现实基础,因而不能简单将中国民族主义类比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民族主义。

  其实,伴随苏东解体、冷战结束,民族主义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最为强劲的一股社会思潮,某些先生们大可不必一听到民族主义几个字就莫名诧异,好像是什么天外来物。

  我们说,世界各国民族主义之所以呈勃兴之势,成为资本主义时代的普遍社会现象,其中一个最重要原因,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后,共产主义总体世界观遭到消解的必然产物。

  换言之,由于苏东解体、中国转型,所谓“历史终结”论的出现,使共产主义总体世界观在理念上受到质疑;而各国资产阶级正好拿起民族主义这个思想武器,来统治和欺骗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使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自相残杀,一方面转移国内阶级矛盾,另一方让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充当炮灰、为资产阶级获取最大利益。

  而民族主义在世界范围内风头正盛,至今未遭到任何有力的挑战,客观原因还在于世界革命形势远未形成,也就是说世界主要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还未达到不可调和的程度,仍然既斗争又妥协,因而民族主义仍然存在长足生长空间。

  对于中国来讲,民族主义既有历史原因,曾是中国反帝反侵略,建立独立自主民族国家的思想武器;更有现实原因,就是中国至今仍处于资本主义发展的上升时期,有着深厚的民族主义生长土壤,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就是明证。

  并且中国民族主义在当代的勃兴与世界其它国家,尤其美欧等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不同的是,中国民族主义是对改开以来西化派自由主义泛滥导致逆向民族主义流行的一种强烈反弹,不能不说起初是一种进步的、批判性的力量。

  但民族主义本质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潮,这就决定了民族主义的两面性,是一把双刃剑。对弱小民族来讲,民族主义是他们对抗霸权侵略,获得自身解放的思想武器;而对相对强大的民族来讲,民族主义则很容易蜕变成大国沙文主义、法西斯主义,成为垄断资产阶级奴役本国及其它弱小国家人民的工具。

  因而民族主义的进步性抑或反动性,取决这个资产阶级国家在国际关系中所处的地位。如若在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中处于被支配的地位,也即资本主义体系的外围、半外围接近外围,则该国的民族主义具有正义性、进步性;如若在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中处于支配地位,也即核心或者半外围接近核心,则该国民族主义则成为沙文主义代名词,只有反动性和保守性。

  鉴于中国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历史演变和现实地位,不难认识到民族主义在中国发挥作用的轨迹和现实意义。难道我们不应该随着历史发展变化,重新评估民族主义对当代中国的意义,而是仍旧拿几十年前甚至一百年前的老皇历,来度量民族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影响吗?

  正如上述,由于中国是由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发展而来,在争取民族独立解放的过程中,民族主义曾长期以来是左翼的一面旗帜,因而在历史上民族主义与左翼相伴相生一点也不奇怪。更何况,在当代与新自由主义斗争中产生的中国新左派,民族主义更是其重要的思想资源,甚至可以说新左派的崛起,裹挟其间的民族主义发挥了至关重要作用。正是由于新左派内核基因本就有民族主义的一席之地,早已为日后的彻底转向埋下了伏笔。

  事实上新左派的机会终于到来了。

  随着中国改开40多年的推进,新自由主义政策导致的弊端日益显现,节制资本野蛮生长、关注民生缩小贫富差距的社会改良举措提上议事日程;这一社会发展的必然阶段,恰好应合了新左派主张对改革作出某种程度反思的要求,二者之间的紧张对立关系自此发生微妙变化。而此时,自由派却因为在政治体制上与体制不可调和的矛盾,终于被疏离驱逐,仅仅在经济层面还保留一方势力范围。此时,新左派正好乘虚而入,而体制也正好乐见其成,双方一拍即合,很容易就达成妥协,妥协的条件之一就是在对待前30年上达成共识,用官方的话说讲叫“前后两个30年互不否定”:既然体制接受了不否定前30年,新左派也就接受了不否定后30年。这一妥协的结果,就是新左派加入体制,由在野变成在朝,也即刘继明老师所称的“梁山好汉”:他们不仅自告奋勇充当讨伐另一派反贼西化派的急先锋,而且主动参与构建体制合法性理论背书。

  新左派用他们重新诠释的马列毛理论,来构建特色社会的理论大厦,尽管经常出现捉襟见肘、顾头不顾腚的窘态,然而也颇尽心尽责,乐此不疲。由此,新左派由原来的批判性力量彻底变成建设性力量,由一帮反叛者,变成帮忙帮闲者。

  身份的转换后,新左派自然更要加入体制主导的民族主义大合唱,而民族主义不也正是其内在基因吗?于是新左派与体制在民族主义理念上又达成了高度共识,至此新左派的消解已经水到渠成。

  到此,应该基本搞清楚中国民族主义与左翼的渊源。所谓的民族主义左派确实真实地存在过,但它真正的面目已经变成形左实右;这又似乎证明了那位专栏作者说的是对的,中国确实没有民左、只有民右。

  02

  战争是最好的试金石

  正由于中国民左的历史演变,使人们对中国的左右派别难以区分,甚至乱作一团,被人视为所谓的“左派不左、右派不右”。确实在对于民主、自由、民生等重大问题上,右派的观点看起来更左,而民左的观点看起来更右,这似乎是一种讽刺。

  再联系现今泛左翼思想状况,我们更能发现,他们的思想源头很大程度与与新左派密不可分,包括今天挺俄反美的叫得很响的人士,很多本就出身于曾经的新左派阵营,而其他人士也或多或少受到新左派的影响。因而从一定角度讲,对俄乌战争的争论出现如此大的偏差,不是坚持马列毛主义战争观的刘继明老师太老了,而是某些人士所秉承的新左派思维太老了。

  战争是最好的试金石。当年一战爆发,第二国际的先生们纷纷暴露了本来面目;而今俄乌战争爆发,一大批民左大佬也同样纷纷暴露了本来面目。俄国是反霸还是争霸,只要看它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所处的地位,难道俄国与乌克兰一样,是相对弱小的民族?它与美国的斗争看似有反霸的性质,难道本质上不是为了划分势力范围?至于说俄国对抗美国,客观上为中国减轻了战略压力,实际为中国出了一口恶气,因而必须挺俄——难道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恐怕只能算实用主义、机会主义的观点。再有的说,美帝是世界头号霸主,是中国主要敌人,尽管俄国也不是什么好鸟,但两害相权取其轻,因而还是应该挺俄反美——难道我们非得在两个坏人中间支持一个不太坏的人,去反对那个更坏的人,而不能有其他的选项?要知道在消灭那个更坏的人后,那个不太坏的人很可能不会自动变好,反而会代替那个更坏的人!因此,对付坏人的办法,不是去靠坏人对付坏人,而是靠自己,靠好人团结起来战胜坏人。

  03

  民左对俄乌战争的态度,

  折射出对本国政治的认知

  民左对于俄乌战争的态度,实际折射出对本国政治的认知;他们所秉承的民族主义思想,本身就是对于马列毛主义基本原理的背叛。

  关于修正主义的本质,毛主席的话在:“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本主义上台,而且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是法西斯资本主义。”苏东人民的选择在,他们宁要真资本主义,不要假社会主义。民左就是看不清人类社会发展大势,为世界上最反动最落后的势力站台而不自知。他们起劲地反对美西资本主义,却对眼前的修正主义视而不见,甚至献媚讨好,好像修正主义就不是资本主义,他们把毛主席关于修正主义是最坏资本主义的教导竟忘得一干二净!

  而且他们还有一个习惯,用来欺骗或者安慰自己,那就是认为走*派走着走着又自然走回来了。于是看到某些改良举措,就不禁欢呼雀跃,叫嚷着社会主义又回来了;看到一点似是而非的蛛丝马迹,就象发现新大陆似的,觉得这也是社会主义因素、那也是社会主义因素,好象社会主义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然而经历一次又一次希望到失望,他们就是痴心不改,他们当然也早忘了毛主席关于走*派还在走的循循教导,哪有走*派走着走着自己又走回来的道理呢?!

  说到底,出现这些思想认识,还是不相信人民群众,脱离人民群众,迷信权威,一心想抱大腿,是他们的小资产阶级世界观在作祟。

  甚而发展到,他们象真正的资产阶级一样,听到“革命”两个字就立即心惊肉跳,什么空想啊,什么不切实际啊……难道现实不具备革命的客观条件,人民提出革命的愿景和期盼也是过分,只能安于现实、认命苟活?事实上,虽然世界仍处于共产主义运动低潮时期,但各国真正共产党人仍然在白色恐怖下奋力抗争,包括俄国左翼社会主义运动的反战抗议、乌克兰共产党两名青年领袖被捕面临死刑以及各国共产主义组织基于马列毛主义立场对俄乌战争的声明等。当然这样的抗争会被资产阶级政府暴力镇压,甚至连他们的声音也很难传向外界,但我们应该知道在世界某一个角落,总有那么一批真诚的共产主义者在流血、在战斗!他们的声音似乎很渺小,但发出了人民的怒吼!

  再者,他们还有一件法宝,就是谁敢提出革命的要求,就给谁扣上唯我独左、唯我独革的大帽子,说什么“以‘革命派’自居,一下子就打翻了一船人”。难道不革命反而是左,不革命反而正确?!他们显然又忘记了毛主席的教导:“一百年后还要不要革命?一千年后要不要革命?总还是要革命的。总是一部分人觉得受压,小官、学生、工、农、兵,不喜欢大人物压他们,所以他们要革命呢!”

  连“革命”两个字都不敢提,还算是毛主席的学生吗?!

  他们还会说:“你们这些所谓的革命派,就只会背诵马列毛的现成语录,照抄照搬马列毛主义的现成教条,是纯左,是教条主义,是现代宋襄公。”第二国际的先生们,你们这样说就对了,我们确实是“教条主义者”,而且是马列毛主义基本原理的“教条主义者”,而那些歪曲马列毛主义基本原理的所谓“与时俱进”者,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他们不过是修正主义、机会主义的同义词,伯恩斯坦是这样,赫鲁晓夫也是这样。我们说,背离甚至否定马列毛主义基本原理这样的所谓“教条”,还能算是马列毛主义吗?恐怕只能算披着马列毛主义外衣的机会主义、修正主义。

  最后用一位网友的话作结,算是给民左人士一个画像:

  这几年冒出来的作者所称的“民左”其实和那场运动中走*派成立的红卫兵一种性质,都是转移斗争方向,把矛头对外,掩盖真正的问题所在。“民左”坚持的实际上是超阶级的民族立场、国家立场,与马列毛主义强调的无产阶级阶级立场完全相悖,所以,如果还要继续坚持自己的立场,就不要再打马列毛主义旗号。

  正是:

  俄乌狼烟起,悲声动四方。

  霸主争锋急,黎庶惨遭殃。

  激昂旧小丑,慷慨新沙皇。

  喋血为谁何?人民有主张。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2.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3.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4. 罕见!中国对美日同时发出警告,撂下这8个字
  5. 张文宏领衔新药完败:长春转阴快、零死亡,远胜不靠谱的VV116
  6. 迎春:也谈美国衰落了没有?——评《美国到底有没有衰落?中国人应有清醒认识》
  7. 罕见警告!
  8. 张伯礼:看到这册鸿篇巨制,我肃然起敬
  9. 中国驻欧盟使团:“中方没有任何妥协余地”
  10. 抓鬼锄奸!18名粮储“老虎”悉数被抓,中美粮食保卫战进入白热化!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
  4.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有人给朝鲜投毒吗?
  7.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8.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9. 俄乌战争会和911一样,成为战略机遇期?
  10.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1. 郝贵生:建议上海党政领导来一次“三湾改编”
  2.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3.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4.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5. 这个“内奸”,暴露了!
  6.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7.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8.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9. 邬惊雷头痛住院的病情真相,卫健委主任也是受害者
  10.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1. 他们的遗骸等了80多年才重见天日!这是一场极其残忍的屠杀,却无人求饶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深圳财政收入下滑约44%,地方4月财政收支矛盾加大
  6.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