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从贾康先生又跳脚说起

石冀平 · 2022-10-01 ·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贾先生最后还疾呼“资本是中性的,已不是《资本论》里讲的那样从头到尾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我们现在有国有资本,有非国有资本,它们都是生产要素”。

  我曾经将主流经济学家一味为资本家出头的现象称为“贾康现象”。之所以谓之“贾康”,是因为贾康先生是此现象的典型代表。其突出特点是:对劳动者的疾苦一贯视而不见,同时一味地为资本家站台助威,并且其一贯方式是将所谓资本家的困境归于政府保护资本家的产权不力。这不,贾先生又跳脚了。在最近的一次讲话中他又老调重弹。不仅如此,他对有人提出的“人民经济学”大为光火,话语颇为失范。为此对其讲话有必要议论一下。

  众所周知,中国主流经济学家们尽管头衔吓人,但其学问也就是被他们膜拜为现代经济学的西经那点玩意。即使按西经的范式标准,他们在理论上也是毫无创新之处,分析问题也就是拿西经那套玩意框一下。贾先生这种马政经出身,只受过半吊子西经熏陶的学者就更是如此。他在谈话中针对当前的经济困难,搬出了西经的所谓“合理预期”之说。其说辞是:当前资本家预期不好,信心不足,一是因为金融系统对私营企业冷落,而且私营企业似乎成了“利用、限制、改造”的对象。贾先生对资本家的爱之切导致其误判了。从整个改开的历史演进看,私营经济就是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起家膨胀的,其中就包括金融支持,这是毋庸讳言的事实。至于现在的金融支持不如贾先生的意,基本原因是国内外整体经济形势不好,给资本家贷款风险太大,有可能是肉包子打狗。贾先生之流不是主张企业要利润最大化吗,难道银行作为企业碰到资本家要贷款就不能讲这个了?你太偏心眼了吧。至于有人会说,银行给国企贷款怎么就容易,不平等啊!这也是偏心眼。对了,就是要偏心眼!这是由公有制为主体的宪制决定的,也是由国企承担的经济责任和社会责任决定的,更是由广大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决定的。道理很简单:资本家赚了钱是他自己的,这钱或是自己挥霍或是转化为压榨劳动者的手段。而国企赚了钱,起码在法理上是归人民所有,国家将其用之于民没有任何法理障碍。这次抗疫就有了充分体现——国企承担社会责任,而私有的疫苗和检测企业大赚其钱。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不必躲闪,政策安排上不应一律平等。两个毫不动摇只是讲公私都发展,并不否定优先发展排序的必要性。

  贾先生认为资本家预期不好的第二个原因,是所谓资本家似乎是“利用、限制、改造的对象”,是“最遭罪的”。为此他提到了前些时候网上关于某著名企业侵吞国资的讨论,并抱怨官方虽然删帖,但并未给予解释,并进而再次提出所谓保护私有产权问题。这是他的老生常谈,看这架势他的后半生工作生涯要以此为中心了。但既然老提此事,还是有必要议论一下。此问题的发酵源于国企改制中的资产流向问题,注意我不用“流失”一词,是因为流失的重点在“失”。如果资产没了才叫“失”。但国企改制中相当一部分资产不是真没了,而是流向私人手里,这才是大家追问的原因和对象。无非是找找旧账,与没收资本家私有财产完全不搭界,这谈得到要保护私有产权吗?至于国企改制中的国资流向的合法性讨论,应以改革前的历史原生态为依据,法理为准则。改革前的历史原生态就是中国企业都是公有企业,并以国企为主,私企为零。而改革后的私企的暴发,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国企改制中资产流向私人手里,进而形成了有中国特色的经济现象——用国有资产成就了私有资本的人格化,资本家阶级重现。至于这种国资流向私人手里的合法性问题,要从两个层面看,从一般法律层面看,让私人不支付或少支付对价就拿走国资,大部分是政府行为。那个著名公司在此问题上大概率是如此,所以才不受追究。因为政府决定和文件也属法规范畴,所以说这种流向合法也似乎过得去。但是从宪法出发来做法理判读,就有可讨论之处。国资在宪法上就是全民财产,法理上归全民所有,执政主体是受托者,受人民之托管理支配使用此财产,但是执政主体没有最终处置权。因此国企改制中未经所有者同意将资产直接处置给私人,其合法性如何是一目了然的。贾先生就那个著名公司事件让官方给解释,这不是给官方添堵吗?为此他还话中有话地举了个当年不处理“傻子瓜子”的例子,说这才是大政治家考虑的重点。实际上当年“傻子瓜子”不是没问题,而是考虑当时的政策影响而不处理。此事是历史事件,对错自有历史评判。贾先生以此为例,是否也是认为那个著名公司有问题,但考虑政策影响预期,大政治家应当为其说话,否则就是没抓住重点?如果该公司没问题,该公司犯得着作为大政治家考虑的重点吗?您太高抬那个公司了吧。

  贾先生还借着构建统一大市场说话,再次提保护产权,并要一视同仁。这显然是为私有资本拉偏手。历史原生态的国企那么大规模,楞给搞得没剩多少。改革以来国企始终是改制的对象,私企始终是发展的主体。这么多年保护了谁发展了谁,搞小搞没了谁不是明摆着吗?从贾先生对国企的一贯立场看,贾先生不是看不见,而是认为理当如此。那贾先生提一视同仁,不是在装傻X吗?贾先生还要求为私有企业出一批绿灯案例来提振私企信心,引导其预期。这纯粹是没话找话,中国私企之所以短期内就搞到如此规模,其速度远超西方资本主义老祖宗,重要的原因就是无红灯发展模式(特点是先非法做成既成事实,再合法化)。既无红灯何来绿灯?实际上,贾先生的绿灯案例,无非是指私企犯事不受追究。最高司法部门不是已经出台相应的文件了吗,您还嫌不够?您的一视同仁到哪去了?

  贾先生这次关于保护私有产权讲话的背景是经济形势严峻,他应对经济形势下滑的一贯药方就是发展私有经济,保护私有产权,这次也不例外。这叫啥药方?贾先生之类的学者一贯赞赏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对私有产权的保护,并以其为圭臬。可他们照样有经济危机啊,药方管用了吗?保护了资本家的产权,他们的预期就永远好?别逗了。实际上不是预期决定经济形势,而是经济形势决定资本家的预期。而资本主义经济的本质决定它必然有周期性波动,经济一旦进入周期的下行通道,资本家的切身感受就使其预期不佳,这时你再怎么保护它的产权,蛋用没有。贾先生之流既然强调“56789”,甚而“99999”是既成事实,那么就意味着中国的基本经济关系与西方资本主义趋同,加之中国又是高度开放经济体,与西方国家经济在经济周期上形成了同频共振。所以现在进入经济下行通道是必然的,以后恢复上行也是必然的,周期性而已。西方国家的反周期操作似乎也没搞什么保护产权,所以贾先生虽是西经的拥趸者,但他这个说辞应当不是趸来的。他不过是拿危机当托词,为私企站脚助威,否则恐有负资本家对他的厚爱。

  主流经济学者普遍有个臭毛病,谈事不拽点西经就好像没学问。贾先生也不免俗,这次祭出个“合理预期”理论。可惜这次用得有点毛糙,与他要说的意思对不上,甚至相反。“合理预期”理论的政策指向含义,用通俗的话讲就是:由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无效,因此反对政府干预。可贾先生用此理论所说的意思是要求政府干预,以期让资本家形成好的预期。这是哪跟哪啊?您不用“合理预期”理论这杆大旗,就做不成您的虎皮了?结果这杆大旗戳了您的虎皮不是?以后想说啥就直说,不要为拽学者范而乱扯西经。

  如果说贾先生前面的话只是令我不屑,但他后面对“人民经济学”提出者的无耻威胁,则使我感到气愤!他居然在高层领导在座的会上(他的这个讲话就是在会上发言)公然向官家质问:对提出者为什么“网上居然不删帖,居然很安全”?对提出者“很安全”不满是啥意思?是要利用自己是官家高级幕僚的身份,敦促官家抓人吗?大学时代贾先生给我的印象算是个性格温和的人,现在面目竟然如此狰狞凶狠。与他同一阵营的向松祚、马光远、任泽平之流对提出者是破口大骂,你比他们还过分,居然想让提出者“不安全”。西化派学者的这次表演充分证明了人的阶级本能远大于所谓人性。一旦触及根本的阶级利益,阶级本能会立刻撕下一切温文尔雅的学者假面具,把泼妇骂街的真本事亮出来。资产阶级与历史上其他剥削阶级相比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其虚伪性。明明搞经济剥削和政治专制,打的却是博爱平等自由的旗号。中国的资产阶级学者的虚伪性这次就暴露得很充分,你们口头上哭着喊着要言论自由,你们这次的无耻做法给别人言论自由了吗?人家发表言论,你不同意完全可以,但为什么歪曲本意乱扣帽子胡骂人,进而还要使人家“不安全”?

  贾先生说人家是“吹阴风鬼火走老路”,那“新路”就是指改开之路吧,“走老路”就是指责提出者反对改开。那么就看看人民经济学的主要内容吧:

  一、自主性。“这个自主性和国家经济主权的形成,维护高度相关,如果这个经济主体不是我国自主的,而是外国介入形成的,那它当然要形成它的效益服务于外国利益集团”。

  二、在地性。“在地性包括对资源的开发,如何让这个开发的收益反哺本地,让资源开发变成本地的可持续发展等等”。

  三、综合性。“企业并不是单纯以追求私人利益最大化为目标,而是以追求在地的综合发展为目标”。

  四、人民性。对“客观上已经形成占有相当份额的国有企业,人民对这些全民所有制企业仍然拥有从财产关系到分配关系的基本权利”。

  总之,“我们把维护主权、自主发展、具有爱国主义性质的经济都叫做人民经济”。

  从逻辑上讲,贾先生反对人民经济的这些内容,显然是认为他认同的改开“新路”不具备这些内容或不应当具备这些内容。也就是这条“新路”不能也不应维护主权,不能也不应自主发展,发展收益要服务于外国利益集团,资源开发不能反哺本地,也不能变成本地的可持续发展。企业只能追求私人利益最大化,不服务于本地的综合发展目标。人民对全民所有制企业没有任何财产权利和分配权利。如果这就是贾先生主张的改开“新路”,您问问广大百姓愿不愿意走这条路?反正我不愿意。

  贾先生最后还疾呼“资本是中性的,已不是《资本论》里讲的那样从头到尾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我们现在有国有资本,有非国有资本,它们都是生产要素”。您作为中共党员还有脸提《资本论》?你是学马政经的出身,应当知道将资本标定为中性的生产要素,是对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乃至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颠覆性的否定。您虽然早就不信马克思主义了,但中共党章规定马克思主义还是指导思想,你把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都否了,它还能成为指导思想吗?党员遵守党章,不正是你们主流人士一再宣称要尊奉的契约精神吗?当年入党时举着拳头信誓旦旦,现在要违约吗,这脸真不要了?您悠着点吧。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张文宏再立新功,获国内外高度认可,成功秘诀是......
  2. 北溪天然气管道被炸,这仗可能必须打下去了
  3. 人民日报分社社长林治波:关于开放的十二点看法
  4. 温铁军提“人民经济”,向祚松之流坐不住了
  5. 郭松民:秋日偶感(六则)
  6. 浅谈任期制与终身制
  7. 蹊跷的“北溪”连环被毁案后, 三大跨国财团浮出水面
  8. 北溪1海底管道泄露与唐代大运河被切断
  9. 北溪管道被炸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10. 这件震动世界的大事,给我们提了个醒
  1. 我们还他妈要忍到什么时候?
  2. 时间不多了,要赶紧挤出浓疮
  3. 大疫三年,百姓苦不堪言,它们却逐渐疯狂!
  4. 张文宏再立新功,获国内外高度认可,成功秘诀是......
  5. 图穷匕见,世行行长要求中国降低利率救美国!
  6. 贪到被判死刑,那得恶劣到什么程度?
  7. 他们是真没想到石家庄敢动手
  8. 顶层向右、底层向左,金字塔正在倾覆
  9. 公投入俄,冲突进入尾声,大变局走向中场
  10. 台海拉响警报!马英九智囊:两岸摊牌已无可避免,一念之间的事
  1. 张文茂:关于社队(乡镇)企业发展演变的若干历史真相
  2. 香港纪念毛主席逝世46周年:马克思是对的,毛主席是对的!
  3. 陈先义:“九评”——学习党史绕不过去的重大历史事件
  4. 汪东兴:"我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死而无憾了”
  5. 大梦七十年,嫖娼嫖娼嫖娼
  6. 政治局里的穷人
  7. 主席的这段话,现在没人敢说了……
  8. 郑州出动大杀器,背后有高人指点
  9. 其实,这是个好消息
  10. 司马南|这照片您见过吗?
  1. 临别之际,妻子满怀期待问他一生最爱谁,陈士榘回答:毛主席!
  2. 果不其然,英国首相特拉斯首次出席国际会议,就开启“惹祸”模式
  3. 人民日报分社社长林治波:关于开放的十二点看法
  4. 燕梳楼:俄乌战争可能要结束了
  5. 我们还他妈要忍到什么时候?
  6. 我们还他妈要忍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