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八一建军节纪念文章--军旗飘飘:对一位驻矿军代表的思念

田嘉力 · 2004-07-30 · 来源:乌有之乡
纪念八一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三支两军”这个词已被人们淡忘了,但我忘不了,因为它与一位我十分敬重的解放军连长相联系。那时候解放军要支工、支农、支左,还要对部分大专院校和部分企业进行军管和军训。这些工作合称“三支两军”。
  70年代初,我刚结束农村插队劳动,就到韩城矿务局下属煤矿工作了一年多。那位我十分敬重的解放军连长就是矿上的军代表,姓靳,人们叫他靳代表。
  我第一次见到靳代表,是在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场合。
  韩城矿务局下属五个煤矿,都是由煤炭工业部第二十五工程处建设的。我们去的时候,二十五处还没有撤走,新招的矿工陆续来到,矿上相当混乱,生活也很艰苦。这些也还罢了,当时矿领导最头疼的却是地方宗派、山头主义,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斗殴风潮。
  我们去以前,矿上有两大势力。一是来自各县农村的民工,他们的正式名称是“三线建设战士”,简称“三线战士”,而他们自称“三爷”。另一个势力是二十五处的工人。关中农民个个五大三粗,且几乎人人会几套拳脚,素有骠悍之声威。二十五处的工人多数是东北籍,他们身高力大,自称“东北虎”。这些工人随单位调动,长年转战祖国各地,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哪里把“陕西土包子”放在眼里。因此两大势力各不相让,多次发生冲突。经几个回合的较量,双方势均力敌,暂时保持相对平静。
  当知识青年们如潮水般涌来时,平衡的局面被打破了,新的争斗格局形成,并且很快就发生了知识青年与自称“三爷”的民工之间的第一场冲突。
  记得那是我到煤矿不久的一天,在职工食堂里两派力量剑拔弩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这时候靳代表来了,他健壮敦实,穿一身绿军装,在身着灰色矿工服的人丛中分外显眼。
  空气异常紧张,双方都默默注视着军代表,看他如何动作。靳代表长时间不说话,铁青着脸,在人们自动让开的狭长空地上走来走去。良久,他立定在知识青年这一边,说:“喂,你们有种没有?”知识青年面面相觑。靳代表又说:“有种的话,派个代表出来,要最棒的。”然后他如法炮制,到民工圈里也找了个“最棒的”出来。他将这两人带到双方的“前沿阵地”,顺手把在人丛中收缴的两把破刺刀扔到两人跟前。
  这不是单练吗?双方都激动起来,人丛里有了微微的骚动。
  “慢着,先别动手。你俩看好了,他是农村来的民工,家里也许有妻儿老小,而他,是知识青年,刚在广阔天地里锻炼了出来,当上工人了,他的爸爸妈妈正在家里盼着他早日寄回第一次工资。你们再看手上的刺刀,是钢铁,是凶器,捅一下不死也伤。告诉你们,这刺刀不是叫你们互相捅的,往哪儿捅呢?往这儿!”靳代表一把拉开自己的上衣,“来吧,有种的,一人捅一刀,千般仇万种恨,全朝这儿来······”
  当然,谁也没敢捅,两个“最棒的”互相傻望着,不知怎么才好。接着,靳代表一席话说得声泪俱下,全场也听得一片唏嘘,那场风潮就此烟消云散。从此,知青们服了靳代表,靳代表也成了知青们的好朋友。
  以后我们都叫他老靳,更显得亲切随便。据说矿长是十四级干部,老靳作为驻矿军代表,是与矿长平起平坐的。但他一点也没有架子,常到我们宿舍来聊天,一坐就是大半夜,有时候干脆不走了,随便和谁挤一个被窝就混过一夜。老靳与我的友谊就是挤被窝时建立起来的。
  老靳和我们谈理想,谈人生,也开玩笑,有时也发牢骚。老靳的妻子是农村妇女,他们夫妇感情很好,我们常听老靳称赞他的妻子贤惠知礼。有一次我和老靳挤一个被窝,他悄悄告诉我,他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升成“副营”,那么他的妻子就可以随军了。
  可惜,老靳的愿望永远也不会实现了。1971年5月的一天,老靳在矿井下协助电工修水泵,有人误合电闸,老靳不幸殉职。消息传出,全矿无不为之叹息,追悼会上不少人痛哭失声,其情其景实在令人难忘。
  共同的哀思化解了各派间的怨恨,人们彼此友善多了,自称“三爷”的民工也好,自称“东北虎”的二十五处工人也好,新到不久的知识青年也好,全都记得老靳为消除地方宗派、制止斗殴的一片苦心。从老靳去世,直到1972年5月我离开煤矿,矿上连一次小的斗殴也没发生过。
  三十多年过去了,老靳的音容笑貌还常在面前浮现。我想,老靳曾洒过汗水并为之献出生命的煤矿,以及象我这样曾有幸与老靳共同工作过的人们,一定会永远怀念这位普通的解放军干部吧。老靳的鲜血为军旗增辉,“八一”旗帜上理应有老靳的一份荣光。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yewn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2. 为什么当年“放弃”肥沃且拥有众多藏民的藏南?
  3. 乔杉 | 胡锡进的四种角色与四副面孔
  4. 真实的回忆还是谎言?——简评《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5. 央视又公开一段毛岸英彩色影像,周总理是真喜欢这个精神小伙
  6. 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
  7. 奉劝黑教员和毛岸英的人:给自己留点体面吧!
  8. 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9. 【文献】毛泽东: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和今后的任务
  10. 驳污蔑抗美援朝的无耻谰言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4.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5.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6.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7.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8.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9.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10. 杨晴:毛泽东决策抗美援朝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很想念他!
  2. 毛泽东的神预言:四方面军南下是错误的,早晚还是要到西北来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