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鹤龄:“枪心独具”,必须警惕志愿军的鲜血化作冯小刚的票房和攻击抗美援朝的炮弹

贺合林 · 2019-05-19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说实在的,如果有关部门还想倾听一下民意,我的回答是:不赞成,坚决不赞成!

  鹤龄:“枪心独具”,必须警惕志愿军的鲜血化作冯小刚的票房和攻击抗美援朝的炮弹

  冯小刚要拍《长津湖之战》了。有网友问,你赞成吗?说实在的,如果有关部门还想倾听一下民意,我的回答是:不赞成,坚决不赞成!

  大家一定没有忘记十年前冯小刚拍的那个备受争议的《唐山大地震》吧,那就是我们必须提防他的理由,因为,他把唐山大地震24万遇难者的生命化作了他的票房和攻击毛泽东时代的投枪匕首。所以,这一次,我们警惕志愿军的鲜血化作他的票房和攻击抗美援朝的炮弹,是很有必要的!

  (一)

  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53.8秒,河北省唐山发生7.8级地震,持续约23秒的地震,一瞬间毁掉了一座城市,葬送了242769条生命……。 一场感天动地的抗震救灾行动随即展开。

  当时的南方网有一篇《唐山大地震留下的不仅是悲伤》,对唐山大地震的抗震救灾行动进行了比较全面的概括:

  震后不到7小时,28日上午10时左右,中共中央成立了抗震救灾指挥部,国务院成立了抗震救灾办公室。重病中的毛泽东亲自批准陈锡联、纪登奎和吴德全面负责中央抗震救灾指挥部的工作,并授权他们可以调动部队和动用军需物资。地震第三天,又吩咐华国锋:“尽快去唐山,代表我慰问灾区的人民,安置好灾民的生活。

  地震当日上午11:30分,北京部队某坦克师官兵就进入唐山地震灾区,紧接着其他部队14万官兵星夜急驰陆续进入市区。20多万具在高温下极度腐败的尸体,变成了灾区最大的污染源。官兵们在没有任何防护设备、赤手空拳的情况下,顶着频繁的余震,冒着生命危险扒挖被埋压群众、挖尸、运尸、埋尸。从瓦砾中救出了1.64万名群众。后来尽管装备了一些防毒器械,许多战士仍未能避开疫病的侵袭,很多战士身上长毒疮,顺着疮口流着黄水,拉痢疾,一天跑几十次厕所……

  经过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和广大铁路工人短短十天的奋力抢修,北京至山海关路段于8月7日下午7时40分修复通车。

  空军唐山机场站调度室副主任李升堂在对空指挥系统全部瘫痪以后,与他的同事凭借最简单的通讯工具,用耳听、眼看、头脑分析的办法,成功指挥了来自全国30多个机场、13种飞机、3000多架次救灾飞机起降。最多的一天356架次,最短的起飞间隔只有26秒。运出伤员2000多人,运进救灾物资数千吨,没有发生任何差错和事故。创造了一个航空史上的奇迹。

  从全国调集来的各行各业近30万人组成的救援大军火速赶赴灾区,一万多名医务人员组成的200多个医疗队,在唐山的废墟上迅速展开救治。21个防疫工作队,共1300人身背喷雾器,走街串巷进行消毒,解放军的防化车则在主要街道上喷洒着雾状消毒药液。由于防疫工作及时有力,使得“大灾之后必有大疫”的情况没有在唐山出现。

  4204个地震孤儿被送进了专设的育红院、育红学校接受抚养和教育,于1995年全部走向社会。

  震后不到一周,数十万灾民衣食、饮水得到解决,震后不到一个月,灾区供电、供水、交通、电信等生命线工程初步恢复。当年10月,全市大范围的救灾抢险基本结束。

  唐山人民直面人生,患难与共,百折不挠,勇往直前,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震后七天组装出第一批自行车;震后十天生产出第一车煤;震后十四天发电厂开始发电;震后二十天造出第一台机车;震后二十八天炼出第一炉钢!

  (二)

  令人气愤的是,冯小刚的《唐山大地震》,上述内容竟然无一入镜!

  可能有人会说:不是拍了抗震救灾的人民解放军吗?不错。片中是有解放军的身影出现。但是,除了几个分发食物的战士、除了一位背起方登的战士、除了一位接过李元妮背着的方达和另一位背起李元妮的战士外,其余的官兵几乎都是处在一片昏糊中的暗影,没有一个清晰的镜头,更没有一个解放军在瓦砾堆中搜救灾民的清晰镜头,当然,也没见他们在瓦砾堆中搜救出一个活着的灾民或是一具死去的灾民尸体!

  总之,我们从影片画面中看到的抗震救灾解放军,是迟迟而来的而又在“昏暗”中进行搜救的。

  可能有人会说:这是由于场景过于惨烈、恐怖,故作模糊处理罢。不对。为什么此前出现的那些光膀子穿裤衩的被李元妮称为“师傅”、“大哥”的搜救人员却一个一个的都处在“阳光”下进行搜救呢?特别是被他们扒拉出的一大片尸体也都一排排的处在“阳光”之下,就不惨烈不恐怖了?还有,后面的汶川地震中,解放军在瓦砾堆中搜救灾民不也是“阳光作业”嘛。为何就不惨烈不恐怖!

  这些都是冯小光拍的,不解他为何要“亮此而暗彼”!?

  当然,“亮彼”之处也不是全没有的。譬如,没有子女的王德清、董桂兰夫妇抓住地震孤儿看电影的机会选“美女”的场景就是其中之一。方登以“很美、长大了可以搞文艺”而有幸入选。然而,就在所有地震孤儿思念亲人期盼着亲人能奇迹般出现的时候,董桂兰为了她的“不想得而复失”,却希望她选的“美女”方登的亲人死光死绝!这就是冯小刚镜头下解放军干部的品德。所以,冯小刚用影片中方登的无情无义给了这对夫妇一个“得如没得”!得,不如不得!

  还有,像是奥运会入场式似的在红旗招展下跨着齐步雄赳赳气昂昂的解放军队列的“闪亮入场”也是其中之一。

  还有,救灾部队返回时,留守人员夹道欢迎的热烈场景更是拍摄得有声有色,自吹自擂的“向抗震救灾的英雄学习”的口号喊得震天价响,好像迎接从前线大获全胜凯旋归来的战斗英雄似的。带着 “战利品女儿”归来的王德清夫妇更是喜形于色……。

  解放军的这些“亮色”与在救灾现场的“暗色”形成鲜明对比,冯小刚就是以此对当年在唐山抗震救灾的人民解放军进行嘲弄、讽刺与攻击的。他在向外界传递一个信息:救灾不力!

  其实,这个一块水泥板下压着两个人救一个必死一个的荒诞故事特别是把救出的活人(方登)当死尸扔的荒唐故事情节(见附一、荒诞不经摧残人性的《唐山大地震》),本来就是为揭露救灾不力设计的。所以,《唐山大地震》本就着墨很少的救灾行动,冯小刚只是突出了唐山地震幸存者自发的无组织的进行的“自救”,而淡化人民群众和解放军的积极施救,以至后来的汶川大地震“喧宾夺主”了。

  毫无疑问,在《唐山大地震》中,汶川大地震的抗震救灾行动,是一场可歌可泣的与死神展开的一场激烈的生命争夺战。可是,唐山大地震的抗震救灾行动呢?别的不说了,当我们一眼看到那些争抢食物的灾民和后面由军人搀扶着艰难挪步的伤者以及背着断臂儿子艰难挪步的李元妮时,自然而然就会想到在战争片中看到的那些从前线溃败下来的乌合之众!

  救灾现场连医护人员也没有一个,解放军的医疗所设在唐山机场,伤员要自己走着去接受治疗,这就是唐山这场特大地震的抗震救灾行动,我们不能不由衷地佩服冯小刚的“枪心独具”了!

  上面说的是地震后的救灾。下面我们再回过头来看一看地震发生前的铺垫:

  首先进入眼里的是方大强带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开着厂里的大卡车满大街的乱转——买电风扇和书包。后来又与妻子在车上过夜搞车震,公车成了私车,这就是国企吃大锅饭的“好处”!

  抢冰棍的孩子;家中仅有的一个西红柿;没有安全防护罩的电风扇;一家三口挤在一块第一次吹电风扇;儿子和女儿分别在方大强两只手腕上画手表。冯小刚虚构这些与唐山地震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想要干什么?我们看了银幕上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