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李旭之:为武大郎正名

李旭之 · 2019-06-23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李旭之:为武大郎正名

  武大郎总被人拿来取笑,比如用武大郎蔑笑日本。

  《水浒传》对武大郎的描写,也是遭宋代人嘲弄,原因只在武大郎长得矮小,它描写到,“这武大郎,身不满五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清河县人见他生得短矮,起他一个诨名,叫做三寸丁谷树皮。”

  这“三寸丁谷树皮”现代人已不知是个什么模样,《金瓶梅》说“俗语言其身上粗糙,头脸窄狭故也”,总之矮小丑陋。武大郎貌虽如此,但小说故事里,武松自幼父母双亡,是武大抚养带大,兄弟二人手足情深,武大本分善良朴实,虽无大本事,但勤苦自食,卖炊饼为生。依《金瓶梅》说法,武大浑家半途死了,还留下了一个十二岁的女儿迎儿,潘金莲是后娶的。武大的人际关系很好——“张宅家下人见他本分,常看顾他,照顾他依旧卖些炊饼。闲时在铺中坐地,武大无不奉承。因此张宅家下人个个都欢喜,在大户面前一力与他说方便,因此大户连房钱也不问武大要。”

  至于潘金莲,原是一大户家的使女,家主缠她,便告之主家婆,大户记恨,将潘金莲倒赔房奁,白白嫁给了武大。《金瓶梅》写的更为详细,之所以嫁给武大,是说“大户家下人都说武大忠厚,见无妻小,又住着宅内房儿,堪可与他。这大户早晚还要看觑此女,因此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为妻。”后来“大户呜呼死了,主家婆察知其事,怒令家僮将金莲武大即时赶出”,夫妻二人就此从阳谷县搬到清河县紫石街赁房居住生活了。《水浒传》交代的是武氏兄弟是清河县人,武松打虎在阳谷县,“清河县里有几个奸诈的浮浪子弟们,却来他家里薅恼。”武大夫妻是从清河县搬移到阳谷县来的。

  故事地点无关紧要,但不论清河还是阳谷,都是因为潘金莲,武大郎才搬家的,因此可以说武大郎是一个知羞识耻的本分人。

  那潘金莲撩拨武松,反被武松抢白了一场,遂向武大郎抹黑武松,而武大郎完全不信潘的话,说“我的兄弟不是这等人,从来老实。”可见武大郎也不是一个因色就轻信谗言的人,他有自己坚定的是非标准和判断。

  武松敬爱兄长,因见潘金莲轻浮,又很为哥哥担心。武松差遣之前,专门回家忠告兄嫂。

  【《水浒传》:“大哥在上,今日武二蒙知县相公差往东京干事,明日便要起程,多是两个月,少是四五十日便回。有句话,特来和你说知:你从来为人懦弱,我不在家,恐怕被外人来欺负。假如你每日卖十扇笼炊饼,你从明日为始,只做五扇笼出去卖;每日迟出早归,不要和人吃酒。归到家里,便下了帘子,早闭上门,省了多少是非口舌。如若有人欺负你,不要和他争执,待我回来,自和他理论。大哥依我时,满饮此杯。”武大接了酒道:“我兄弟见得是,我都依你说。”吃过了一杯酒。】武松对嫂说“篱牢犬不入”引恼了潘金莲。但之后武大郎完全听从兄弟的嘱托,晚出早归,避惹事端。

  但祸还是没能躲过,潘金莲勾搭西门庆后,武大郎离丧命也就不远了,但武大郎在他们苟且时,是唯一被瞒的人。最后是一个叫郓哥的小厮告诉了武大郎,武大郎才知道了老婆的苟且之事。

  【《水浒传》:郓哥道:“我对你说:我今日将这一篮雪梨,去寻西门大郎挂一小勾子,一地里没寻处。街上有人说道:‘他在王婆茶房里,和武大娘子勾搭上了,每日只在那里行走。’我指望去赚三五十钱使,叵耐那王婆老猪狗,不放我去房里寻他,大栗暴打我出来。我特地来寻你。我方才把两句话来激你,我不激你时,你须不来问我。”武大道:“真个有这等事?”郓哥道:“又来了!我道你是这般的鸟人,那厮两个落得快活,只等你出来,便在王婆房里做一处,你兀自问道真个也是假。”】

  武大郎人并不傻,因本分善良和整日忙着生意养家,因此

  【《水浒传》:武大听罢,道:“兄弟,我实不瞒你说:那婆娘每日去王婆家里做衣裳,归来时便脸红,我自也有些疑忌。这话正是了!我如今寄了担儿,便去捉奸,如何?”】

  武大郎是一个男子,首先想到的便是要去捉奸。他有一个男子最起码的自尊心和不可辱的尊严。

  后来武大郎与郓哥设计了捉奸计划,但在行动中,因武大体格不力,被西门庆踢成了重伤,但武大郎表现出了一个男子汉该有的勇气胆量,不畏富贵和权势,没有退缩,反倒那个“打你这般二十来个”的西门大官人,听到武大郎来,早吓得钻到床底下去了,而且被潘金莲骂成“见个纸虎,也吓一交”的窝囊废。

  【《水浒传》:那婆子见了是武大来,急待要拦,当时却被这小猴子死命顶住,那里肯放?婆子只叫得:“武大来也!”那婆娘正在房里做手脚不迭,先奔来顶住了门,这西门庆便钻入床底下躲去。武大抢到房门边,用手推那房门时,那里推得开,口里只叫得:“做得好事!”那妇人顶住着门,慌做一团,口里便说道:“闲常时,只如鸟嘴卖弄杀好拳棒。急上场时,便没些用,见个纸虎,也吓一交。”那妇人这几句话,分明教西门庆来打武大,夺路了走。西门庆在床底下听了妇人这几句言语,提醒他这个念头,便钻出来说道:“娘子,不是我没本事,一时间没这智量。”便来拔开门,叫声:“不要打!”武大却待要揪他,被西门庆早飞起右脚。武大矮短,正踢中心窝里,扑地望后便倒了。西门庆见踢倒了武大,打闹里一直走了。郓哥见不是话头,撇了王婆撒开,街坊邻舍,都知道西门庆了得,谁敢来多管?】

  故事后来,武大郎重伤在床,最后是被王婆和潘金莲下毒害死。

  单就这则简单的故事,武大郎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不得不为生计表现得比较懦弱,这种懦弱主要是为了生存,因为他早先要抚养兄弟武松,后又要维持家计,有些懦弱是不得已。武大郎知道自己矮小体弱,但灾祸来临,没有躲避,而是勇于冲上去。在维护尊严的时刻,他没有丝毫的犹豫不定,畏首畏尾,也没有去等弟弟武松回来,靠弟弟来替自己解决问题。可见武大郎是一个对家庭有责任心,也不指望和依靠外力而勇于担当的男子。

  从小说知道,古代也是看人相貌的时代,一个人天生矮小貌丑,就会天生地被瞧不起,成为嘲弄的对象,而忽视了人本性里的优点,是见一丑而不看十好。而讲究人人平等的现代社会,这种以貌取人的劣根性还顽固地继续存在着,总见还拿武大郎来嘲弄。

  而至于今天那些拿武大郎寻开心而编造的什么“共同开发”和什么“抗议声明”之类的笑话,已并不是原故事里的武大郎了,是今人编出的另外一个叫“武大郎”的“人”而已。他懦弱,忍气吞声,没有勇气,没有担当,更没有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

  但编造的人物之源,还是那个武大郎,所以是有个正名的必要。

  武大郎与武松是一母同胞,有着来自父母一样的基因,但天地造化,一个矮小,一个一貌堂堂,假如武大郎也有武松的堂堂之躯,是否从以上武大郎的故事举止断言,他也会是一个堂堂的好汉呢?

  2019年6月23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9.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