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安生:清河县恩仇记(三)

安生 · 2019-11-10 · 来源: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武大想,虽无人助拳,但自己是清河县头号豪杰,已是共识,那西门庆倘若识相,自会拱手想让。

  应大家要求,暂停屠龙术,继续写写玄幻小说:

  却说那日武大与西门庆在紫石街相遇,西门庆口出狂言,武大的脸色先白后绿。

  武大当即磕头如捣蒜,连声高喊,西门大官人,使不得啊……连磕半晌,头皮青紫,方缓过神来。再看那西门庆早已扬长而去。天色已晚,除了周边几个泼皮闲汉围看热闹,等着吃免费的炊饼,他人已各自回家。武大怅然若失,垂头丧气,一步一挪,踱步回家。

  回到家中,武大紧闭大门,上好门闩,关好窗户,吃了盏茶,运了运气,开始破口大骂。西门庆,我X你妈,我X你奶,我X你……西门庆家祖上十八代,全部被武大点名。武大叫卖出身,嗓门本来就大,那动静在武宅之内真是地动山摇。因武大紧闭门户,武宅之外却是鸦雀无声。一小厮道:掌柜的,您关上门窗,西门庆他听不到啊。我把窗户打开,让他听到,气死他……武大当即变色,一巴掌扇得那小厮如陀螺一般,骂道:日你先人,让西门大官人听见,那还了得?!

  却说那武大骂了两个时辰,直骂得口干舌燥,心慌气短,虽然余怒未消,但也无力再骂,方坐下歇息。

  此时已是二更已过,三更未到。武大用了两个炊饼,吃了一盏茶,准备安歇,却心烦意乱难以入眠。辗转反侧之间,武大忽生一妙计。一时间,仿佛皓月当空,愁烦全无,很快酣然入梦。

  转日一早,武大早在起床,用过早饭,换上礼服,包上一包银子,唤过小厮,挑上一担炊饼并果品礼物,出门而去。

  武大与那小厮,沿着紫石街走了二里余地,转过两个巷子,来到郑家肉铺。

  却说那郑屠暴毙后,郑小屠已执掌门户多年。郑家肉铺虽大不如前,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仍颇有规模。郑小屠的威风虽不及当年郑屠,却仍让西门庆忌惮三分。郑小屠自知家道中落,紧守门户,紫石街泼皮闲汉仍敬畏郑小屠,不敢造次。

  武大见那郑家伙计正在收拾猪肉准备开张,道,烦劳小哥禀告郑大当家一声,武大求见。

  那伙计慌忙入内禀报。不多时,郑小屠亲自出门迎接。

  郑小屠命设宴款待武大。宾主双方,进入郑家客厅,分别落座。武家小厮挑炊饼、果品入郑家后厨,不在话下。

  宾主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双方寒暄几句,切入正题。

  郑小屠道,大郎乃是清河县头等豪杰,众人仰慕,光临寒舍不胜荣幸之至,却不知大郎有何贵干。

  武大道,郑大当家可知清河县大势否?

  郑小屠道,小可见少识浅,有所不知。还请大郎不吝赐教。

  武大道,清河县原有两害,一是那岗上猛虎,二是那岗下西门。想当年,我那不成器的兄弟,酒醉打死了一级保护动物。现在清河县尚有岗下西门为非作歹。那西门庆欺压良民,作奸犯科,民怨沸腾,气数已尽。此时,当有一豪杰取而代之!我看郑家世代英豪,郑大当家应当仁不让,取而代之!此乃顺天应民之大事也。武大愿鼎力相助,鞍前马后,唯大当家马首是瞻!

  郑小屠道,大郎言重了。那西门庆危害四方罄竹难书,自是作恶多端,罪大恶极,气数已尽。谁不知大郎乃是清河县头号豪杰,自当取而代之。清河县头把交椅,自当大郎端坐,哪里有小可僭越的道理?此事万万不可。

  武大道,大当家若要推辞,是置清河县苍生于何处?大当家切莫推辞。

  郑小屠道,大郎切莫谦虚。大郎取代西门庆乃是顺天应人,切莫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大郎取而代之,小可愿肝脑涂地,为大郎驱使。

  武大道,大当家既如此,武大只好勉为其难。

  郑小屠道,哥哥在上,请受小可一拜,敬酒三碗。

  三碗酒下肚,武大、小屠酒酣耳熟。

  武大道,弟弟,那西门大官人,不,西门庆,虽然气数已尽,但是仍然财大气粗却又习得好枪棒。我独自对他,恐有闪失,弟弟可愿与我歃血为盟,结为八拜之好,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兄弟同心,取而代之。

  郑小屠道,大郎哥哥在上,不弃小可,愿与小可结为金兰,实乃三生有幸。只是小可若在此时与哥哥结拜,恐坏了哥哥的江湖名气。哥哥的菜刀,自成一门,天下闻名。西门庆的花拳绣腿怎是哥哥的对手?小可若此时与哥哥结拜,江湖人必笑称哥哥以多欺少,胜之不武。况小可的拳脚,哥哥是知道的,与哥哥的菜刀相比,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实不足以助拳。小可此时与哥哥结拜,帮忙不成,只是添乱,还坏了哥哥的名声,实是不妥。小可自幼仰慕英雄,哥哥是清河县头号英雄,小可再敬哥哥三大碗。

  武大还想再说,郑小屠的酒碗已到眼前。

  郑小屠道,哥哥有什么话不急,且先喝了这三碗酒再说。

  武大干了那三大碗,还想再说,郑小屠已经烂醉如泥,呕吐不已。郑家小厮忙过来搀扶郑小屠去后房歇息。

  郑家管家道,大郎在上,我家当家已经醉了,大郎请回,有话不妨改日再说。

  事已至此,武大亦无话可说,只好打道回府。

  转日,武大带了炊饼果品,先后去了郑二屠、郑三屠、郑四屠、李歪嘴、张瘸腿、王麻子之家。郑家兄弟并诸多泼皮闲汉皆烂醉如泥,武大带回高帽无数。

  武大想,虽无人助拳,但自己是清河县头号豪杰,已是共识,那西门庆倘若识相,自会拱手想让。

  武大正在家中做白日梦,西门庆家小厮捎来口信:俺家大爹说了,只要你把紫石街的街坊四邻都请来,当众把事情说明白,他就放你过去。

  武大心想,看来我拜访郑家兄弟的事情,他西门庆已经听说了,他让我把街坊四邻请来,莫不是要把清河县头把豪杰的位置当众让给我?想来他定是怕面皮不好看,不好直说,所以说放我过去。

  武大欢天喜地去置办大会,大发请柬,准备炊饼无数,卖下果品、酒肉无数,备下香烛三牲,张灯结彩,准备西门庆让位与他。

  大会那日,武大喜气洋洋,早早起床,迎接街坊四邻、泼皮闲汉。武大家中,人山人海。

  众人到齐,高朋满座,鼓乐喧天,西门庆缓步登场。

  武大远接高迎道,西门大官人主动让贤,真乃高风亮节,请受武大一拜。

  只见那西门庆不慌不忙,掏出一块胰子,扔在武大身后道,武大,转过身去,把那块胰子给我捡起来。

  武大大吃一惊道,大官人,这是做何?

  西门庆道,武大,你聋了吗?把那块胰子给我捡起来。

  武大偷看周围街坊四邻,只见众人鸦雀无声,屏住呼吸,看武大捡是不捡。郑家兄弟吃酒吃肉,抬头看天。李歪嘴、张瘸腿等几个泼皮闲汉还纷纷下注,有人押武大捡那块胰子,有人押武大不捡那块胰子。

  武大脸色惨白道,大官人,您不是要让我于我吗?怎么让我当众捡胰子?

  西门庆道,武大,谁说我要众人来是要让位于你?别白日做梦了。废话少说,这块胰子,你是捡还是不捡?

  武大道,大官人,你攻我受,咱俩是好基友啊,只是别当着街坊四邻啊,我的面皮不好看啊……

  西门庆道,我最后问你一次,捡还是不捡?

  一时间,武大脸色惨白,汗如雨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老王还能走多远?
  3. 主席为何不设国家主席
  4. 11月7日,居然如此精彩!
  5. 县委书记带头“打破上下班,打破星期天,打破节假日”,这样好吗?
  6. 上海一半的孩子上不了高中,这不是问题,问题是农村孩子
  7. 林治波:李鸿章是个什么东西?
  8. 李昌平:农村改革的起点是什么?
  9. 新生代未成年"混混"的泛起: 中国基层向何处去?
  10. 郭松民 | ​​评《决战中途岛》:“犯美国者,虽远必诛”?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5.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老王还能走多远?
  8.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9.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10.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5.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0.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6. 郭松民 | 忠告华裔美军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