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祖国的南方,有一条江——纪念东江纵队成立77周年

咏慷 · 2020-03-1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祖国的南方,有一条江

  ——纪念东江纵队成立77周年

 

  咏慷

 

  我站在天安门广场

  向南眺望

  思绪掠过平原、高山、黄河、长江……

  向南,向南,直抵可爱的家乡

  那里有无数条奔腾的江河

  汇到一起,就不再是各流一方

  而形成洪涛巨浪

  东江,是岁月深处的一串音符

  古老,深沉,沧桑

  弹奏出无尽的人物和故事

  汇入浩瀚历史的交响

  哦,那是孙中山

  岭南炽热的阳光

  使他笑得很响亮

  历经磨难,尝试了

  联俄、联共、扶助工农,携手两党

  哦,那是毛泽东

  从“农讲所”的讲台上

  开始“遥望南天,欣然命笔”

  写出一首首岭南华章——

  “战士指看南粤”“饮茶粤海未能忘”

  哦,那是周恩来

  率领黃埔学兵

  征战东莞水乡

  哦,那是张太雷、叶挺、叶剑英……

  广州起义举刀枪

  热血洒遍红花岗

  哦,那是徐向前跨过东江

  奔向海陆丰的红宫、红场

  与彭湃共建起县苏维埃的首根脊梁

  哦,那是曾生、王作尧率东江纵队

  鏖战大岭山、香港、九龙

  护送文化精英脱险北上……

  而今我看东江

  像散文,又像诗行

  江水千折百回,形散而神不散

  永远清澈而浩荡

  东江,原来也能承载起民族精神

  沿着岁月的底线流向前方

  多么美!迎风飘来一路香

  正是这馥郁的东莞莞香

  使香港的名字像东方之珠般闪亮

  如今东莞等十几座城市像熠熠星光

  织成最美的项链

  镶嵌在粤港澳大湾区的胸脯上

  在东纵77年诞辰的前夕

  多年夙愿凝聚在心房——

  我真想把导师马克思、列宁、毛泽东

  以及袁崇焕、林则徐、蒋光鼐……

  一位位前辈贤良

  都邀请到东江岸旁

  听他们叮嘱

  信仰不能走失

  哪怕天塌一角、雨猛风狂

  也要给灵魂穿上永不褪色的军装

  让他们一起见证

  中国龙正拼搏飞翔

  在世界的东方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司马南:论“八角婆现象 ”
  2. 对群众,还是不要用外交辞令的好
  3. 孙锡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样吧!
  4. 双石:双爷我就知道,武汉人对方大妈不会失声
  5. 奉劝公知:收手吧!
  6. 能否变废为宝?——也谈方方武汉封城日记的影响
  7. “别了,司徒雷登”——特朗普撕掉了公知们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8. 元先生M国演讲实录:谁才是抗疫主力
  9. 抓住机会,果断出击
  10. 美国加关税,完全是个障眼法
  1.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2. 武汉零号病人终于找到了!果然是参加军运会的美国军人
  3. 某些人不能太下贱
  4. 范景刚:打赢一场战胜美帝霸权主义的人民战争
  5. 诸多信号表明,我国粮食价格即将全面上涨
  6. 美国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开信 真相让人吃惊!
  7. 范景刚:学习毛泽东还是学习萨达姆?
  8. 张志坤:中美已到结束斗争而求团结的时候了吗?
  9. 宪之:“黑色眼睛”视野下的抗疫中国 ——方方们的公知话语逻辑
  10. 会不会有“里应外合”的可能?
  1. 郝贵生:从北大李玲教授的“两个凡是”谈起
  2. 女汉学家见证毛邓的时代差异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对决
  4. 郝贵生:从“递哨人”艾芬医生抗“疫”经历谈“权力”的本质
  5. 吴铭:关于前三十年若干问题对某网友的回复
  6.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7. 范景刚:这是为什么?
  8. 第一批和第二批卫健委专家组全部来自北京,说明什么?
  9. 一个被放弃的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经济总体设计构想
  10. 武汉疫情趋好,有关部门却做出荒唐事!
  1. 滠水农夫:纸船明烛送瘟神,人民情怀耀今古——学习毛主席《送瘟神》诗二首
  2. 美国确诊数超过中国全球第一!一线医疗人士爆实际死亡远高于统计
  3.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4.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5. 一场突如其来的裁员潮
  6. 如此引进美资究竟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