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郭松民 | 金八爷的阴影

​郭松民 · 2020-06-26 · 来源:高度一万五千米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在金八的世界里,没有强暴这个词,他看上的女人,无论是谁,都必须乖乖地顺从他。

  01

  —

  许多人知道黄世仁是谁,南霸天是谁,却不知道金八爷是谁。

  黄世仁、南霸天都是农村的恶霸地主,但金八爷却是旧上海这样带有半殖民地色彩的国际化大都会里的呼风唤雨的人物,论财富黄、南两人给他提鞋都不配,他的罪恶也是黄、南两人所难以望其项背的。

  黄、南的知名度高,是因为中国革命走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道路。农村包围城市的过程是漫长的,夺取城市是迅捷的,金八爷的罪恶,还没有被充分揭露、宣传,他以及他所属的阶级就灰飞烟灭了。

  02

  —

  现在,该简单说说金八爷是谁了。

  金八,是著名剧作家曹禺1936年创作的四幕话剧《日出》中的一个“覆盖性”人物,说他是“覆盖性”的,是因为他在剧中根本就没有正式露面,但他却决定着所有人的命运,除了方达生,所有的人都怕他,最后他也毁灭了所有人。

  金八,是上海滩的金融大亨、房地产大亨、也黑社会大佬。他残忍冷酷,无所不用其极。一方面,他按照“市场规律”,操纵股市、楼市,大鱼吃小鱼,另一方面,他豢养着黑三这样流氓打手,用暴力手段,除掉一切敢于和他对抗的人。

  在《日出》中,有两个人物的命运,特别能够衬托金八的凶险。

  03

  —

  一个,是银行家潘月亭。

  潘月亭也是一位金融大佬,成功人士,是剧中唯一能够和金八说得上话的人,他本身也是一个工于心计,手段毒辣的人,这从他把银行小职员黄省三压榨致死就能看得出来。

  为了摆脱债务危机,潘月亭在银行内部无情裁员。黄省三走投无路,毒死三个儿女,求死不成,最终变成疯子,但这却丝毫不能唤起潘月亭的怜悯心。

  但是,在金八面前,潘月亭也是一条待吃的鱼。

  金八故意放风要买公债,诱骗潘月亭跟进,然后再突然将公债抛出,使潘月亭血本无归,最终破产。

  潘月亭会死得很惨。大幕将落时,李石清告诉潘月亭:“黑三在楼下等着你,金八怕你跑了!”

  04

  —

  另一个死于金八之手的人,就是“小东西”。

  小东西是一个城市贫民的女儿,母亲早夭,她和靠在工地打夯为生的父亲相依为命。父亲是他的保护者,也是她能够依靠的一座山。

  可是有一天,山倒了!父亲在工地上死于事故,小东西的命运就开始被各种恶势力任意摆布。

  小东西生的眉清目秀,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干净,她也就因此落入了金八的魔爪。

  有研究者说,金八要强暴小东西,其实不是。

  在金八的世界里,没有强暴这个词,他看上的女人,无论是谁,都必须乖乖地顺从他。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小东西不知道他是谁啊!在她的眼里,金八就是一个陌生的“黑胖子”,居然要占有她的身体,惊惧之下,就打了他一个耳光。

  金八觉得很扫兴,但他不会亲自动手打人,那不符合他的身份。他只是面带有愠色地起身走了,把小东西留给黑三——这意味着,小东西要为自己打出的这一耳光下地狱。

  小东西侥幸逃了出来,逃进了陈白露的房间。陈白露从小东西身上看到了自己堕落之前的影子。她想救小东西出苦海,可她自己都是别人的玩物,都即将沉没,又如何能够成为小东西的救生圈呢?

  转瞬之间,小东西就被黑三抓走,卖进了下等妓院,小东西不堪凌辱,以悬梁自尽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05

  —

  《日出》的时代背景是三十年代,正是现在被“民国范儿”津津乐道的“黄金十年”。

  十里洋场已经高楼林立,但每一座大厦下面,都压着无数的尸骨和冤魂,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大上海,其实是一个吞没一切的罪恶深渊。

  记得当年读《日出》的剧本,是七十年代末,一个中学生暑假中的一天。

  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却出了一身冷汗,震惊于剧中时代的残忍,也为小东西的遭遇流下伤心的泪水。

  放下剧本,走到阳光下,深深地庆幸《日出》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再也不可能有哪位少女像小东西那样不幸了。

  06

  —

  这两天,大家都在谈论王振华的案子,上海、大亨、少女……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读过《日出》的剧本了,现在似乎也没有剧团愿意原汁原味,不加沿革地重演这部话剧。

  今晚,我想,应该再读一读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5.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8.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哭泣的村庄:一个中国农大研究生的回乡日记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