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孙锡良:我对南开大学龚克校长讲话的几点理解

作者:孙锡良 发布时间:2015-02-10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龚校长试图把今天的“意识形态”工作等同于极端化的反右……

  资料图:南开大学校长龚克

  近日,南开大学校长龚克表示:最近我在网上看有人讲要全面清理、纯洁、整顿教师队伍,这个我不能同意,这是1957年的思维或者1966年的思维。我们这支队伍中有些人政治观点有问题,有些人的生活作风有问题,有些人可能经济上有问题,学风上有问题,这些确实都有,但是不能以偏概全,不能用他们来代表我们整个教师队伍,或者代表我们这支思想工作队伍的全部,这个非常重要。”

  他还说:“我想对教师来讲,他是有一个成长发展的过程,比如刚才说到团干部、辅导员,他们很年轻,他们自己刚刚摆脱学生身份回过来做学生工作,很不容易,这个教师是活生生的人,他也要吃饭、穿衣、养家、结婚、住房,所以他有很多困难。”

  针对龚校长的说法,我也有几点看法:

  其一,龚校长引用的历史与现实不符。龚校长试图把今天的“意识形态”工作等同于极端化的反右,而事实上,中国高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处理过一个知识分子,更别谈整知识分子了,党员说党是非法组织,没被处理,党校和社会主义学院教授反社会主义,也没有被处理,哪来的扩大化?就我个人而言,我也不认同高校因意识形态出现一片肃杀之气,意识形态斗争也要讲规矩、讲党章、讲法律。现在,还没有开始依规行事,怎么就与历史挂了上钩?中国极左了吗?行动上没有。

  其二,龚校长有意混淆意识形态问题的实质。他从心理上并不认同社会主义办学的说法,因而,认为意识形态斗争不应该在高校出现,所以,他很简单地把“意识形态”的问题转化教师的生活问题、经济问题和学风问题。归根结底还是想告诉公众:少谈点主义,多谈点工作。

  其三,龚克校长有意把意识形态问题的责任过渡到辅导员身上。他可能认为,意识形态出了问题是因为团干党干未做好学生的工作,跟领导、老师都没啥关系,回避意识形态是全员责任和全过程责任,真正对学生意识产生重大影响的是所有教学老师,而不是辅导员,对学生意识产生重要作用的是教学过程,不是辅导员的管理过程。龚校长其实是想表达:高校的多数老师与意识形态无关,今后就加强一下辅导员工作。

  其四,龚克校长谈高校经济问题和学术风气问题太过轻描淡写。按他的说法,高校的经济问题很小,作风问题也很轻微,高校的学术风气败坏也只是个别现象。我很不认同这样的说法,我认为上述问题是全局性的问题,不只是发生在个别领导和个别老师身上,尤其是学术风气问题,已经严重到不能再严重的地步,学术腐败层出不穷,几乎可以说在所有人身上都不同程度的存在,绝不是个别问题,社会上对高校存在问题的批评并没有以偏概全,恰恰相反,问题多得让局外人还没看清,以致批评还没有批得够精准。

  其五,龚克校长的讲话是有深意的。且不谈南开的意识形态受何种大势影响,也不论及它受哪些具体政治人物影响,至少,龚校长是看清了一个事实:意识形态斗不起来,也就是形式而已,既斗不起,我先说穿了,也不是坏事,至少可以混个“开明校长”的美名。

  我本人对当前的意识形态斗争也不大认可,道理非常简单:私有资本是被鼓励扩张放大的新所有制要素,“安邦”一类的公司成为社会导向,意态斗争本质上失去了任何意义,“物质决定意识”这样简单的道理没有人不懂的,只要资本化速度加快,姓社的意态必然归于历史,靠喊声大没有用,在两极分化和社会不公日趋严重的情形下,你让人家相信意态斗争,谁会参与?有人认为,龚克是在跟上面唱对台戏,错了,龚克校长看准了大势,他的讲话符合相关各方的需要。

  最后,我很想说一句老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害怕“意斗”的人且放宽心,资本在为你们撑腰;鼓励“意斗”的人且莫高兴,风再大,吹过了,还是原貌,你手上没有资本,当某一天,大学都被资本控制时,谁斗谁,谁知道?你们最该做的是什么不清楚吗?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yulun/2015/02/338611.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土地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