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中国人集体信仰”论错在哪里

张志坤 · 2020-10-17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改革开放”说到底也只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体系中的一部分,拿一部分当信仰,而把全部思想体系搁置架空起来,如果出于无心,那属于认识错误;如果出于有意,那就得严肃地说道说道了。

“中国人集体信仰”论错在哪里

张志坤

  环球时报10月14日发表了社评文章《改革开放已经成为中国人的一种信仰》(原文附后),可为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网上相当激烈的讨论。笔者把这篇大作认真地拜读了一番,总的感觉,不过是一篇无病呻吟的应景文章,除了重复些“正确的废话”之外,并没有什么可读之处,唯一奇峰突起的地方,就是这篇社评中提到的一句话,即“改革开放已经事实上成为了中国人的集体信仰”。

  “集体信仰”这真是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词汇,但所引起的争议也恰恰就在这里。更严重的是,这个“集体信仰”还加上了“中国人”三个字予以修饰,构成“中国人集体信仰”这样一个词组。任何人看到这个词组,都立刻要将其理解成“全体中国人的信仰”,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这当然就要遭到一些人激烈反对鞭笞了。这篇社评如此粗暴地对全体中国人的信仰强行地予以代表,不由分说一概都变成了“改革开放”,不仅仅是狂妄,而且从道德与道义上说,也十分卑鄙,但应该说,这其实是这家报纸社评文章的一贯做派。

  “信仰”是一个十分敏感的词汇,不仅在中国是这样,在外国在西方更是这样,涉及到对某种思想或宗教的敬仰与信奉的问题,由此引起的纷争乃至残杀触目惊心、惨绝人寰,因此,无论是具体每个人的信仰,还是某个集体与集团的信仰,都是相当严肃的话题,要十分慎重才行。

  但《改革开放已经成为中国人的一种信仰》为什么偏偏要触及这个敏感话题呢?其有关“中国人集体信仰”的论调又究竟错在哪里呢?

  先是逻辑上的错误。从根本上说,“中国人集体信仰”论就不能成立,因为中国人是分成很多具体的“集体”的,不能把全体中国人当成一个“集体”,14亿中国人可以按照政治倾向、财产状况、文化水平、地域条件等划分出许许多多“集体”,每个集体都有各自不同的信仰,比如中国有很多佛教徒,他们所信仰的是佛教,中国还有许多天主教徒、伊斯兰教徒,他们也都有各自的信仰,而且不能不提到的是,据环球时报主编自己说,他的家人中就有基督徒,他自己也曾崇拜美国文化,对一种文化的认知达到崇拜的程度,是不是也可以说是“信仰”,笔者不得而知。但总的说来,中国人的信仰各种各样,不是整齐划一,或者退一步说,即便可以整齐划一,“改革开放”也够不上信仰,因为即使原始的图腾崇拜,也不会把“政策”当对象,譬如可以把大禹当神祇供起来,但不能把大禹的治水办法供起来,也无法供起来。古人虽然愚昧,但也并未蠢到如此地步。

  然后是政治上的错误。

  众所周知,当代中国最大最突出的集体是“中国共产党”,最大最突的信仰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其最新成果就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全党,这是当前中国最重要的政治任务,也是最突出的信仰问题。应该说,讲中国人的信仰,第一位的就是这个信仰,而不是任何别的。“改革开放”是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所推行的政策,如果将其上升到信仰层面,首先是其推行者必须先行先信,否则怎么能让其它中国人来皈依膜拜呢?

  但是,一个政党的信仰只能唯一、也必须唯一,从来没有可以搞出两个即二元信仰的道理。“改革开放”说到底也只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体系中的一部分,拿一部分当信仰,而把全部思想体系搁置架空起来,如果出于无心,那属于认识错误;如果出于有意,那就得严肃地说道说道了。

  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全党,这是当今中国最大的政治,而不能渲染炒作什么“改革开放是中国人的集体信仰”,这才是这篇社评文章要害之所在。

  

  附:改革开放已经成为中国人的一种信仰

  庆祝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带动了人们对中国改革开放历程的回忆,也引来诸多面向未来的思考。深圳是中国上一轮改革开放的桥头堡和前出地,它获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在很大程度上定义了改革开放本身。什么是改革开放?当说不太清楚的时候就看看深圳,这在中国社会中成了一种颇具说服力的思维方式。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建立特区、做实事开始的,它的理念可以说是各地的成功实践拼图而成的。由于改革开放非常成功地重塑了中国民生及社会方方面面的面貌,时至今日,改革开放已经事实上成为了中国人的集体信仰。改革开放是中国必须长期坚持的正确路线,这已是这个国家顶级政治正确的一部分。

  时代变了,中国面对的问题也与上世纪80年代不同了,改革意识本质上说就是问题意识,就是面对问题不退缩的精神。中国太大了,我们的问题无法对外转嫁,只能硬着头皮解决它们,而很多问题用旧思路、老办法化解不了,唯有敢闯敢试才有可能创造新局面。也可以说,改革都是逼出来的。

  开放是中国的现实主义选择,因为西方社会有很多现代、先进的东西,世界有很大可以延伸中国社会利益的空间,所以尽管中国与西方的政治体制不同,开放会有意识形态压力和风险,但我们还是义无反顾地将国门越开越大。对外开放不断促进了中国社会增加弹性和韧性,也倒逼了中国直面自己的问题。

  关于改革开放的方向,中国社会形成认识这个问题的材料也经历了不断增加的过程。一开始时看西方什么都好,不少人天然地认为西方就是改革开放中国的彼岸。国家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但民间领会它的含义显然经历了曲折。

  我们自己的成就,西方体制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以及一些前社会主义国家贸然政治上西化导致的严重动荡乃至崩溃,都不断教育中国人,我们逐渐领悟到,改革开放和走自己的路并不矛盾,而且对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这也是中国唯一可行的现实主义选择。

  改革开放是很难实际把握的,因为它不是封闭的实践体系,很容易被意识形态上处于上风的西方带偏,因此很多国家的改革开放最后演变成“把自己变成西方”仓促而幼稚的革命,付出沉重的经济社会代价。中国是为数极少的成功驾驭了改革开放进程的国家。

  中国的改革开放既是学习西方的历史,也是与西方干涉进行斗争的历史,实事求是精神帮助中国以最有利的方式把控了这当中的界线和分寸。

  今天中国站到了全新的出发线上,接下来中国往哪里走,怎么走,世界可以提供的参照越来越少。但与此同时,我们的经验越来越多,开展选择的自信也增加了。

  改革开放没有地图,但要解决中国的问题,让这个国家切实越来越好,是永恒的原则。在工作层面必须大胆闯大胆试,在战略层面则要保持路线和步伐的稳健。过去40多年中国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今后我们还须长期坚持这样做。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值得中国学习借鉴的东西,但是如何改革开放,做得最好的就是中国。在这方面我们需要更多地自信,我们可以从外部世界获取大量信息,但要用自己过去几十年极其宝贵的经验整理它们,确定当下和今后因应各种问题的策略。中国的改革开放必将继续下去,持续服务于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悼念洪涛同志
  4.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5. 一个被志愿军在上甘岭狠狠打脸的名字,美国人用它给韩国男团颁奖
  6. 夏春涛:不该如此称颂曾国藩和湘军
  7. “板蓝根事件”背后的玄机
  8. “镇反”运动,为抗美援朝肃清“第五纵队”
  9.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0.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国抗击美国的能力增长了多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9.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北京日报》:任志强被判刑18年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毛泽东的神预言:四方面军南下是错误的,早晚还是要到西北来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5. 悼念洪涛同志
  6. 毛书记“死谏”、袁同学跳楼、研究生自缢:我们的大学,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