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从流氓到大师——揭秘文怀沙的幕后推手

淮左徐郎 · 2021-03-08 · 来源: 淮左徐郎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以原《炎黄春秋》为代表的这股势力,能够将一个真流氓捧成改开年代的大师,充分证明这股八十年代以来就控制中国教育和媒体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共反党势力之树大根深。

  

1.jpg

  文怀沙身上的争议,其实早已不是什么新闻,比如年龄问题,国学大师的称号,以及因为什么坐牢等等,这也启示早已有了定论,只是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和媒体对这些真相主动选择无视。比起这些口水,其实人们忽略了更重要一点,那就是到底是谁,把文怀沙从流氓捧成了大师?

  文怀沙身上的众多争议,下面一一辨析。

  1、百岁老人,真相到底为何?

  自称生于1910年,故今年已被媒体称作“百岁老人”。这一点可参照文怀沙在遭到学者李辉的质疑时的声明,“我诞生于忧患频连之己酉腊月初五,即阳历一九一零年一月十五日,其它歧说,俱不足信。”但是,正如哲学所说,客观存在不以人的主观意志而转移,文的真实年龄也不是他狡辩就能轻易掩盖的。

  首先,2016年5月8日,刘子冀在公众号“废纸帮”贴出了一个证据,是文怀沙在1981年向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办理退休手续时自己填写的表格,在出生年月一栏写着:“1921.1.15.”如下图所示:  

2.jpg

  这个年龄是关系到文怀沙本人的退休一事,在这么重要的文件上是不可能出现失误写错的情况的。如果真如他自己辩解的那样,1910年生的他早该在1970年退休,何苦要等到1981年?

  只有这一点是不够的,因为文怀沙的拥簇们会说,这是有典故的。当年文怀沙抛弃他的家,与一位相爱的年轻女子私奔到解放区。登记夫妻关系时为了显得更般配一点,就把1910年改成了1920年。先不说这事真假,哪怕你虚改10岁,就说这1920与1921也是对不上的,而且解放区提倡婚姻自由,即使相差10岁,只要双方属于自愿,根本不会受到阻拦,哪里会有人歧视,更何况中国传统上,男的比女的大一些根本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

  看到这里,为文怀沙辩护的人就会说:“20世纪80年代初,文怀沙已将出生年份改回到原先的1910年,而且屡次做寿请客,从未有人对此产生怀疑。”但是这话也是漏洞百出,既然在80年代初就改回原出生年月,那么理应在之后所有的需要写出生年月的场合都用1910年。可是,在1990年的一份文档里,文怀沙依然自己打自己的脸:  

3.jpg

  

4.jpg

  这份文件是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当时给文化部艺术局、人事处发的同意文怀沙赴苏联访问讲学的报告,里面提及:“我院离休干部文怀沙,男,出生一九二一年一月十五日。”这份报告上文怀沙的出生年月应该和文怀沙自己填写的表格以及当时档案最新资料一致,否则就不能作为证明了。由此可见,到1990年,文怀沙的出生年月还是1921年1月15日,而不是辩护者所称在80年代初就改成原先的了。

  2、是反WG“勇士”,还是猥亵妇女的流氓

  第二件争议颇大的事是文怀沙入狱究竟是因为什么?是坐了共产党的冤狱,还是另有他因?文怀沙自叙“文革”经历,系被打成“反革命”而锒铛入狱,同时又因写藏锋诗“反Jiang青”而被视为“英雄”,这也是他上世纪80年代以来被自由派鼓吹非常重要的一点,甚至某些人竟然把他说成有一副不为时代大潮所撼动的铮铮铁骨。但是,实际上他的入狱,与文革没有半毛钱关系。在其出国去苏联讲学的申请表格中,在何时何地受过何种奖励和处分一栏,文怀沙亲笔写有对其1963年被劳教一事的说明:

  “一九六三年文犯有以不正当手段亵渎妇女的行为,被定为坏分子,开除公职劳动教养一年。八一年元月复查,维持原劳教一年结论,但定坏分子开除公职不妥予以改正。并办理退休。(后改离休)”

  有图为证:  

5.jpg

  这可是WG结束十二年后,而在那时,文怀沙已是左右逢源,春风得意,到处题词撰文、讲演作序。总不会把一盆莫须有的脏水泼在自己的身上吧,这是何苦呢?哈哈,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连当时的党中央都认为,坏分子的帽子可以摘去,但是你文怀沙对做过的坏事必须得认。也就是说,他当年被劳教不是因为他后来吹嘘的“反jiang青”,而是“以不正当手段亵渎妇女”,文革结束后他也没有获得平反,而是“维持原劳教一年结论”,只是因为那个时代特定的宽容,定坏分子开除公职被予以改正。没想到,文怀沙不知悔改,不以为耻,反而到处用这段经历来招摇撞骗,脸皮之厚,真是前所未见。

  3、是“国学大师”,还是“文化流氓”

  一个人,是否是大师,主要还得看作品和思想,名声再响,说的再多,没有作品能立得住,那是肯定不能服众的。文怀沙曾经出版过一本《鲁迅旧诗新诠》,被吹捧为“鲁迅旧体诗研究的开山之作”。

  但是,鲁迅研究者王德厚曾研究过此书,并在1977年6月将该书寄给茅盾,询问其看法。茅盾在详细研究了该书月余之后,于7月11日回信王德厚:

  “此人理解鲁诗的能力很差,甚至可说是全然不理解。例如‘大江日夜向东流’两诗的‘按语’,莫名其妙,《自嘲》之‘按语’亦然,‘洞庭木落楚天高’、‘禹域多飞将’等诗都‘按’不出来。我大胆猜度,这是个妄人,写这本《新诠》为了骗人,却在‘引’及‘按’中故意拉入一些文艺界人以示其交游之广阔,也是为了骗人。’”(《茅盾散文集》卷九 书信 致王德厚)

  茅盾作为一代大作家,自然能一眼看穿文怀沙这类心术不正的“文化骗子”。只是茅盾这一针见血的判断鲜为人知,虽然文怀沙在当时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出来招摇撞骗,但是这个当年的学术混混后来居然能够风靡全国十几年,死后还在继续当他的“国学大师”,真是令人感叹真大师不在,骗子就开始横行。

  而对外界一直以楚辞泰斗自居的文怀沙早就被楚辞专家汤炳正先生指出,水平不高,却由于大事宣扬,名气很高。汤炳正先生是真正“私淑太炎”的弟子,他的通信集中,即有写给章太炎的夫人的一批信。汤先生是学界公认的楚辞专家,曾任中国屈原学会第一任会长。汤先生1988年在致其孙汤序波的信中,这样提到文怀沙:

  “从报刊上看,不少人的学术成就并不大,却由于大事宣扬,名气很高。我一向反对这一套,现在看来,应当注意。你所提到的‘莎翁’,大概是指‘文怀沙’,此人学术水平不高,仅仅翻译了几篇屈赋,怎能与郭(沫若),游(国恩)二公并称呢?”

  但是,就连央视这样的媒体都被文怀沙所欺骗,曾以《国学大师文怀沙》为题,做了上下两期人物访谈,将文怀沙包装的光鲜亮丽。由此可见,文怀沙不仅是浪得虚名,而且还极其善于用虚名骗人。

  4、如此无才无德的下流小人竟成国学大师,幕后推手究竟是谁?

  捧过文怀沙的人或者跟他有利益纠葛的实在是太多,但是在三十多年前,他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出名的时候,有一件小事颇具意味。  

6.jpg

  

7.jpg

  据《炎黄春秋》杂志 2010年第3期载文胡Y邦同志秘书刘崇文《胡Y邦和我谈下台前后》记述:

  “1987年春节,也就是胡Y邦被免去总书记职务后不久,文怀沙给胡Y邦写了一封信,同时赠给他一副对联:“民望藏饥渴,公行胡滞留。”后来德平(耀邦的长子)去拜访了文怀沙,才知道这是从陆游寄朱熹的诗句中采撷来的。文怀沙对德平说:一叶知秋。1988年耀邦在烟台休养时,写了一首古风,要德平送给文怀沙,请他指 正。这首古风是:骚作开新面,久仰先生名。去岁馈珠玉,始悟神交深。君自久嶷出,有如久嶷云。明知楚水阔,苦寻屈子魂。不谙燕塞险,卓立傲苍冥。闭户惊叶 落,心悲秋草零。心悲不是畏天寒,寒极翻作艳阳春。艳阳之下种桃李,桃李芬芳春复春。哲人畅晓沧桑变,一番变化一番新。如今桃李千千万,春蕾一绽更精神。”

  这对联不是文怀沙自己写的,而是从陆游寄朱熹的诗句中采的,说是采,其实就是抄,不过确实抄的很妙。句中的“胡”字一词双关,既暗指胡公,又可作“为何”的语气词。至于那“滞留”,源自屈原的《离骚》:“陟升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行”。陆放翁用“公行胡滞留”五个字,把屈原这四句诗浓缩凝固了。文怀沙以此刻划胡Y邦对过往的眷恋,以及“忍而不能舍也”的心态。真是既含蓄又深沉之极。

  现在看这对联,溜须拍马之情,不予言表。但在当时那个节骨眼上,可谓“暖人心”至深啊。所以说,我们的前总书记感激涕零,正所谓“千古知音最难觅,人生难得一知己”。按照《炎黄春秋》的说法,次年,胡Y邦在烟台休养时写了一首古风,写了一首《致文怀沙先生》,并让儿子胡德平亲自送给文怀沙,请他指正。

  久仰一词,极言向慕之深。而经过上一年,文怀沙赠其对联,胡公才发现原来二人神交已深。至此,可以断定,文怀沙用它过人的马屁之术,攀上了一个高枝。《炎黄春秋》杂志及胡Y邦秘书发表此文,不过是将文怀沙当作中国文人、知识分子的代表,他们试图用这个案例当作中国知识分子站在他们那一边反对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证据。可惜,随着文怀沙假大师真流氓真面目大败于天下,这究竟成了怎样的一出闹剧?

  当然,《炎黄春秋》杂志一直以编造历史谣言闻名于世,除了编造了大量的造谣抹黑共产党和毛泽东的历史谣言外,为了达到自己反共反华的政治目的,《炎黄春秋》还编造了大量涉及胡Y邦的谣言。

  当然胡Y邦1989年4月15日突然病逝,与文怀沙相交时日并不长,但是其长子胡德平,确是在文怀沙日后行骗生涯中起了关键的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前研究员王春瑜曾在2009年3月2日《海南日报》(中共海南省委机关报)发《文怀沙先生平议》一文,该文中提到:

  “1964年,我在上海即耳闻文怀沙因奸污多名妇女的流氓罪被抓。但稍知详情,是1970年我因反张春桥被打倒,与朱雯(翻译家)、任钧(诗人)、马茂元先生一起劳动改造,休息时闲聊,马茂元先生告诉我的。他是舒芜先生表兄,其女是阿英先生研究生,自有其可靠消息来源。”

  王春瑜还指出:

  “在我参加的《炎黄春秋》、‘北方期货’召开的会议上,文怀沙只要参加,必然被奉为上宾。”

  而胡德平与《炎黄春秋》杜导正、杨继绳、吴思等骨干分子长期关系密切,甚至在2014年被炎黄春秋的老人们推举为社长。而在李辉等有良知的学者记者站出来揭底文怀沙时,力挺文怀沙的易中天,也与《炎黄春秋》过从甚密。

8.jpg

  2011年5月22日,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和新浪网、新浪微博联合主办的《易中天文集》首发式在北京举行时,胡德平带领一众炎黄春秋系的悍将去给他捧场。所以,易中天在文怀沙被批得无处躲藏时,仗义力挺,不过是背后受某股势力安排唆使。  

9.jpg

  宣传稿中主办方对参与人员的介绍:后排:全国政协委员陶斯亮、法学家江平、经济学家茅于轼、历史学家资中筠、教育家刘道玉、xxx、胡德平;前排左起:法学家张思之、上海文艺出版社社长陈徵、法学家贺卫方、学者易中天、新浪网总编辑陈彤

  由此可见,文怀沙至少从1987年开始就与胡德平过从甚密,他不过是胡德平和炎黄春秋背后的反共反华利益集团,精心包装推出的掉线木偶,是原《炎黄春秋》推行反共反华活动的工具。

  这些年来文怀沙他一会儿说自己是文天祥的后代,一会儿说是毛主席的表弟,一会又说自己死后骨灰倒进马桶一冲了事;见女记者,女编辑,必谈性事,被媒体封为记者眼中"十大最色老男人",甚至在公开场合说不三不四的话,哗众取宠,将下流当风流。据成都商报报道:

  “外界对文怀沙还有一个质疑是:好色。文怀沙也从来不避讳,他长叹“好色养生”。商震说,文怀沙经常说他好色,一次,在他家坐着聊天,偷点学问。当时,北京一家媒体要采访文怀沙打来电话,他第一句话问:“你长得漂亮吗?”记者回答说:“同龄人中我算漂亮吧。”文怀沙说,“那你上来吧。”文化界的人都知道,即使有电视台的新闻媒体一起,文怀沙也会抓抓小女生手,拍拍小女生脸蛋。”

  而在央视节目里,文怀沙的画风是这样的:

  “(解说)对于文怀沙来说,美的文章,美的人,就是他健康的动力,美丽对于他来说,力量是巨大的,就在花甲之年,文怀沙还做了一回爱美的英雄,那是在北京肿瘤医院,他为了取出手掌里的一个肿瘤,在做手术时发生的故事。(国学大师 文怀沙 95岁 自述)那两个医生一戴口罩,万般风流,看着很漂亮,我这个人很爱美的。我说大夫你们两个真是漂亮,你的美就能够让我抵抗痛苦,她们都乐了。那么我也倚老卖老。我曾经有一句话,少要稳重,老要狂。少要不稳重,小流氓。老要不狂,八宝山。你懂吗?那么我已经开始老了,所以我就敢很放肆地跟两位女医生要求不要打麻药针,她们起初商量了半天,用冰水帮着你缓解痛苦,你要受不了,就打麻药,这个刀子就下去了,下去以后疼啊,钻心的疼,但是我没动,我就想着毛泽东的两句诗:敌人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但是心都在抖。但是我看着这两个美女,我说能够接受,后来她就切下去。我的脸色都变了,但是我忍受了。我告诉你,世上只有享不完的福,没有受不尽的罪。明白吗?我发现我能够。我是一个很软弱很怯懦的人,但是恰恰在那天我把自己变成一个英雄。  

  文怀沙的问题,不止于此。他因流氓猥亵妇女被处理,却谎称因藏头诗反文革而被劳教,让对真相无知的人认为新中国像明清封建王朝的文字狱一样黑暗。而文怀沙也因此成为国内外敌对势力攻讦我党社会主义建设的急先锋和标本,成为那股控制中国社会文化和舆论的反动势力的重要打手。

  如今,文怀沙虽然死了两年多了,但是有些人还在鼓吹他,所以一定要捅破这层画皮,使文怀沙的真面目大白于天下。因为目睹过真相的人们知其老底,但终将老去,年轻人,哪里知道?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年轻人知道他的丑恶,不要再上当。  

10.jpg

  5、文怀沙成为国学大师,这是全体中国读书人的耻辱文怀沙能够成为大师,是中国人的耻辱,这个案例一定会载入历史,成为西方侮辱和嘲笑中国人的一个证据。

  以原《炎黄春秋》为代表的这股势力,能够将一个真流氓捧成改开年代的大师,充分证明这股八十年代以来就控制中国教育和媒体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共反党势力之树大根深。今天,原《炎黄春秋》杂志已遭整顿,但是这股势力及其保护伞早就已经发展壮大了,他们不仅仅在媒体、教育、科研机构、党政机关等等领域盘根错节,并且通过勾结港台和西方资本参与国企改制侵吞国有资产,一手推动了中国非法反共暴富集团的产生,因此他们仍然拥有巨大足以摧毁共产党和共和国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巨大能量。

  这就是为什么,文怀沙死的时候,仍然有大批主流媒体鼓吹文怀沙并称其为国学大师。这股势力为了政治目的,竟一直将文怀沙塑造成国学大师,塑造成中国文人和知识分子的楷模、代表,这是以原《炎黄春秋》为代表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势力对中华文明、对古往今来所有的中国读书人的强奸、侮辱!!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形势异常严峻,事关生死存亡,中国的全局研判和战略选择!
  2. 历史周期律批判
  3. 没有中医的春晚,是对“救命恩人”的集体冷淡
  4. 取消英语主科地位,动了谁的利益
  5. 餐桌上的危机:鸡肉还能不能吃?
  6. 如果没有中俄联手,那么世界早已是美国的了!
  7. 赵磊:我支持“取消英语主科地位”的建议
  8. 老田:关于遇罗克事件及其再包装问题——兼谈四十年来自由派造神努力的“反智特征”
  9. 李华亭:不能让延迟退休像上次下岗潮那样再次发生
  10. 一个老转的自白
  1.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2.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3. 饿了么骑手掀起罢工潮,工人阶级的权益谁来保障?
  4.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5. 毛主席为什么要搞阶级斗争?
  6. 恭喜作协汪主席,与蔡英文一同被日本媒体授予“三八妇女楷模”!
  7. 华西村,不该被曲解
  8. 把全国“最牛”老板送去坐牢
  9. 陈先义:再批戈尔巴乔夫(深度警世)
  10. 戈尔巴乔夫,竟还不忘指点江山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他们到底怕什么?
  5.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6.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7. 潘家干净吗?
  8.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垮了的两代谁之过?——略论肮脏文学及其它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恭喜作协汪主席,与蔡英文一同被日本媒体授予“三八妇女楷模”!
  3. 没有毛主席的45年里,中国人懂得了什么?
  4. 学习党史,要正确评价改革开放时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讷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岁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