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赵磊:请教新浪,什么东东必须“私密”?

赵磊 · 2020-08-15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难道,不予通过的原因,也是因为文中阐述了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抑或是点名批判了庞巴维克绅士吗? 我期待着新浪网管赐教。

  赵磊:请教新浪,什么东东必须“私密”?

  赵 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编辑部)

  拙文《马克思的价值范畴何以客观》在《社会科学辑刊》公开发表后(注1),为了科普,我把这篇文章分解成若干部分,加上了必要的解释,准备挂在自己的博客上(“赵磊的新浪博客”)。

  当我把文章第一部分《价值是马克思臆想出来的范畴吗》粘贴在发文框里,点击“发表”之后,屏幕上弹出了一行字:

  “文章正在审核中,请稍后”……

  半个月过去了。

  “请稍后”之后,从此就再也没有之后了。

  难道,此文有违当下的“政治正确”?

  鄙人负责任地告诉大家:《马克思的价值范畴何以客观》既不牵涉中美关系的风云际会,又无关乎新冠疫情的发展变化,更没有给时下的大政方针添乱,是一篇纯粹的学术文章。

  文章的中心思想,是用唯物辩证法的逻辑,对《资本论》中的价值究竟是主观范畴,还是客观范畴,做出了马克思主义的诠释而已(注2)。

  俺这么说吧:这篇文章,专业人士读起来都比较头大,何况非专业的读者乎?

  换言之,别说西方经济学的饱学之士读不懂,恐怕马克思主义学者也未必能“一目了然”也。

  根据经验,审核文章的,首先是网管预设的软件程序或人工智能,俗称机器人。

  文章在机器人的严厉审核中没有通过,是不是其中有敏感字眼呢?

  于是,我认真地、全面地、一丝不苟地检查了一遍。

  很遗憾,没有发现敏感词。

  会不会是文中涉及的人名,让机器人感到紧张呢?

  文中提到的人名一共有两个:

  一个,是“马克思”;

  另一个,是“庞巴维克”。

  众所周知,马克思是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无产阶级革命的导师,千年伟人。

  在某些国家——比如在蓬佩奥生活的国家,马克思的名字或比较敏感。然而,在“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国家,难道“马克思”也成了敏感词么?

  不应该嘛!

  庞巴维克(Eugen Bohm-Bawerk,1851~1914),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19世纪庸俗经济学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以“价值与价格不一致”来否定劳动价值论而闻名于世。

  在某些国家——比如在特朗普生活的国家,庞巴维克或属于“政治正确性”的代表人物,然而,在“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国家,难道“庞巴维克”也不能点名批评么?

  也不应该嘛!

  所以,对于新浪机器人的审核结论,我很不以为然。

  大约1个月之后,我再次将《价值是马克思臆想出来的范畴吗》粘贴在我的博客上,点击“发表”后,奇迹出现了,屏幕上跳出了一行字:

  “博文已成功发布”。

  同样一篇文章,前后的审核结论完全相反。

  都是机器人,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看来,机器人也有正常或不正常的时候。

  几天以后,这篇文章依然在我博客中完好无损地挂着。

  一周以后,奇迹再次出现:这篇文章人间蒸发了。

  我在自己的博客中仔细搜寻,终于在一个叫做“私密博文”的犄角旮旯里,发现了它。

  啥是“私密博文”?

  呵呵,就是只有作者自己才可以看到自己博文的私密地方。

  也就是说,《价值是马克思臆想出来的范畴吗》被判了无期徒刑。

  能够纠正机器人第二次审核结果的,当然不是机器人,只能是有着自我意识的生物人。

  先是没有通过机器人审核,然后是通过了机器人审核,再然后是有着自我意识的生物人否绝了机器人的审核结论。

  文章一波三折的命运是否说明:

  要么是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必须“私密”,不宜让人民大众知道?

  要么是对“庞巴维克”的批判必须“私密”,不宜让人民大众知道?

  新浪为啥要执着地咔嚓《价值是马克思臆想出来的范畴吗》,也许只有天晓得了。

  但有一点,我还是晓得滴:我这篇“请教新浪”只能交给乌有之乡发布。

  鄙人当然想直截了当地请教新浪的网管大人,近距离地聆听新浪网管的敦敦教诲。可是,我的不情之请在新浪博客中能挂得出来么?

  若能挂出来,那又将是一个奇迹。

  突然想起,鄙人的另一篇文章:《“不能量化”证伪了劳动价值论吗?》——这篇文章在《政治经济学评论》2017年第4期发表之后,我曾经想转发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上。

  可是尝试多次,均未能通过新浪博客的机器人审核。

  难道,不予通过的原因,也是因为文中阐述了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抑或是点名批判了庞巴维克绅士吗?

  我期待着新浪网管赐教。

  (2020年8月15日)

  ——————

  注1:赵磊《《马克思的价值范畴何以客观》,载《社会科学辑刊》2020年第3期。

 

  注2:附文:

  “价值”是马克思臆想出来的范畴吗?

  ——马克思的价值范畴何以客观(之一)

  赵 磊

  (一)解 题

  这是系列博文的第一集。

  本文的副标题“马克思的价值范畴何以客观”,正是系列博文要讨论的命题。

  对于没有问题意识的读者而言,看到这个副标题或许会比较头大:

  ——“价值范畴”,什么东东?

  ——啥叫“何以”?

  ——“客观”又咋地,“不客观”又咋地?

  没有专业知识结构的读者头大是必然的。问题是,即便是具有专业知识的学者,也未必就不头大也。

  比如,在看了我最近写的系列科普博文后,以追求“吹糠见米”为最高境界的学者就不高兴了:

  “什么‘政治经济学的实证性’,什么‘劳动异化’,整天琢磨这些纯理论,有意思吗?”

  鄙视理论的现实主义者给我的建议是:

  “你给大家讲讲眼前发生的故事好不好,比如三文鱼嘴巴里隐藏秘密啊,西边儿边界上的综合格斗啊……”

  理论究竟有几个“意思”,不是这里要讨论的问题。

  关心三文鱼的嘴巴和综合格斗的结果,当然很有必要。

  但既然是追求“吹糠见米”,那么对纯理论的“吹糠”工作,总还是需要有人来做吧?

  至于能否让鄙视理论的现实主义者立马“见到米”,只有天晓得咯。

  我先解释一下博文的命题:“马克思的价值范畴何以客观”。

  “马克思”,千年伟人,不用我介绍;

  “范畴”,是指用来确定某种或某类事物本质属性的基本概念——诸位把它理解成最一般的“概念”,也行;

  “何以”,就是“凭什么”的意思;

  “价值范畴”,就是指马克思用来确定商品本质属性的基本概念。

  本博文命题的意思是:在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中,价值这个范畴究竟有没有客观实在性?

  (二)任务和目的

  为什么该命题的尾巴有一个问号?

  因为有人认为,价值范畴是马克思用辩证法凭空捏造出来的东东。

  也就是说,价值这个范畴究竟是真实的客观存在呢,还是马克思捏造出来的东东——这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赵按:这让我想起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某著名经济学家在课堂上讲经济动态分析时说:“马克思不靠谱,一会儿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一会儿生产关系又影响生产力,这还怎么构建模型?”这再次说明,若不懂得辩证逻辑,就根本理解不了《资本论》)。

  同志们,这个问号很有些年头了。

  早在100多年前,庸俗经济学的老前辈庞巴维克绅士,就兴奋无比地发明了这个大问号。

  打那以后,这个被称之为“庞巴维克质疑”的大问号,就成了抽打马克思的大钢鞭。

  对于“庞巴维克质疑”这一类的问号,恩格斯在世时已经做过相当深刻的批判。

  尽管这根大纲鞭早已锈迹斑斑,可不知为什么,它至今仍是“现代经济学”否定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经典教义——由此可见“现代经济学”的长进实在是不大。

  本系列博文的任务,是再给“现代经济学”的经典教义添点儿堵;其目的,是给那些被“庞巴维克质疑”带进沟里的读者做一些科普。

  (三)问题导向

  本系列博文的问题导向在于:

  自庞巴维克以来的庸俗经济学家,以价值与价格“不一致”为由,断言马克思凭空捏造出了劳动价值论以及价值范畴,讥讽劳动价值论“是以精细的虚构哲学的外衣出现” 的东东。

  针对有关价值与价值形式 “不一致” 的指责, 我提出了 “价值不能直接量化” 的命题(参拙文:《“不能量化”证伪了劳动价值论吗?》,载《政治经济学评论》2017年第4期)。

  讨论这个问题的究竟有没有现实意义?有!

  晚近以来,用“价值与价格不一致”来否定价值的客观性,依然是否定劳动价值论的学者所秉持的基本论据。

  有人甚至以“现象之后根本不存在别的事物”的“现象学”理论为依据,指责马克思对本质的追问是“没事找事”。

  我认为,对于这些指责,马克思主义学者不应当视而不见,更不应当熟视无睹。

  为什么马克思主义学者必须正视这些指责呢?因为在否定劳动价值论的各种观点中,有一个不容回避的基本理由:

  既然价值与价格不一致,那么价值范畴的客观实在性又在哪里呢?

  换言之,价格这个范畴是人人都能感知到的真实存在,而价值这个范畴却并不是人们能够感知到的真实存在。

  进而言之,马克思说的那个价值不仅似云似雾、神秘兮兮,而且与客观存在着的价格在数量上也不能一致。

  总之,价值的客观实在性究竟在哪里?这个问题不仅是西方经济学的思维方式难以理解的困惑,也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辩证思维必须面对的质疑。

  这也是本博文的问题导向之所在。

  (四)基本结论

  基于此,本文围绕价值范畴的客观实在性,展开了六个具体问题的讨论:

  第一,价值对象性;

  第二,两种价值量;

  第三,波函数坍缩与价值测量;

  第四,价值范畴的客观实在性;

  第五,“社会过程” 与 “价值决定”;

  第六,现象学并未否定追问本质。

  我先把博文的基本结论告诉性急的读者:

  (1)马克思对价值对象性的分析,为人们理解价值范畴的客观实在性指明了正确的方向和路径。

  (2)在马克思分析的两种“价值量”中,以劳动时间为单位的“价值量”是定性意义上的“价值量”。

  (3)与量子力学测量波函数会导致 “波包塌缩”一样, 经济学试图直接用劳动时间来测量价值是不可能的,但是,对价值做定性意义上的数学分析和测量不仅是必要的,也是科学的;

  (4)“价值决定”从结构和关系的向度,充分呈现了价值范畴的客观实在性。

  (5)价值范畴的客观实在性贯穿于“价值决定”的社会过程之中,“价值决定”的真实过程是一个先于理论描述的客观过程。

  (6)虽然现象学拒斥现象与本质的二分法,但却并不否认对本质的追问。胡塞尔“现象学还原”的三个步骤,就是对本质的追问过程。

  接下来,我将分别向读者展开上述结论的分析过程。

  ————

  特别说明:本系列博文来源于拙文《马克思的价值范畴何以客观?》(发表在《社会科学辑刊》2020年第3期)。此处转发时,加了三级标题,补充了文字说明,并略去了引文出处和注释。如需确认,烦请核对原文。

  (未完待续)

  (赵磊,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编辑部常务副主编,教授,博导)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悼念洪涛同志
  4.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5. 一个被志愿军在上甘岭狠狠打脸的名字,美国人用它给韩国男团颁奖
  6. “镇反”运动,为抗美援朝肃清“第五纵队”
  7.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8. 夏春涛:不该如此称颂曾国藩和湘军
  9. “板蓝根事件”背后的玄机
  10.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国抗击美国的能力增长了多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北京日报》:任志强被判刑18年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9.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毛泽东的神预言:四方面军南下是错误的,早晚还是要到西北来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5. 悼念洪涛同志
  6. 毛书记“死谏”、袁同学跳楼、研究生自缢:我们的大学,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