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辅警案引出的思考

老当益壮 · 2021-03-26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辅警案引出的思考

  作者   老当益壮

  最近出了一个许女辅警案,引起广泛关注。有这样一个典型案例和典型的审判过程,并且引起讨论,实在是好事一桩。好就好在人们心知肚明习以为常的社会生活黑暗面和与之密切相关的公检法内幕被揭开了一角。不是议论者大惊小怪,而是类似事情的普遍存在已经危及家国安全,加上案件本身的典型性,激发出民众公愤和民族自尊自救的应急反应。如果当年邓玉娇案能够得到重视,顺势展开一次大规模整顿,或许今天的许女辅警案就可避免。

  女辅警许某是个道德败坏、生活糜烂、思想意识肮脏的女人,她的行为令人恶心。她生来如此吗? 20岁走进公安系统做一个小小辅警,短短5年内竟能掀起轩然大波,把七名维持社会治安的官员和两名普通人员拉下水,并成功敲诈勒索其共计372.6万元。如此神通广大,是否经过娼妓学校培训?抑或敌特潜伏,负有破坏共和国专政机关干部队伍的任务?是值得查一查的。

  然而,灌南县公检法既没有查出许某的敌特背景,也没有查出她是否受过专业培训,更没有查出她堕落的原因。是谁把她领上了这条犯罪道路?七名手握枪杆子的官员,被手无寸铁20岁出头的姑娘稀里糊涂索要了10—108万元不等的钱财。因此,许某获取了比一般强奸犯、抢劫犯、贪污犯更重的13年刑罚,追缴违法所得372.6万元和罚款500万元的处罚。实际上使她成了一个官员堕落、司法堕落、社会堕落的真正受害者,成了一个垂死挣扎的资产阶级法权替罪羊、牺牲品。道貌岸然的司法程序,对许某绳之以法的过程,充分暴露出社会某些方面的堕落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评价女辅警案件,离不开婚姻制度。中国当下婚姻制度受社会大变革影响,正处于新旧交替过程。

  上世纪五十、六十、七十年代,人们曾经领略过社会主义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风貌,广大人民群众曾经得益于那个年代婚姻领域的风清气正。虽然不正当两性关系案件也时有发生,但类似女辅警案是难以想象的。

  再推到昔日民国时期,名义上的一夫一妻,实际上的一夫多妻并补充以半合法的卖淫嫖娼和通奸的婚姻制度;封建王朝是合法的一夫多妻并补充以合法卖淫和实际存在通奸的婚姻制度。这两个时期的婚姻制度,反映出严重的社会贫富差距和人际不平等,证明剥削制度的丑恶。

  1950年5月1日颁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是新中国成立之初问世的一部具有基本法性质的法律。这部婚姻法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起到了巨大作用。一部《婚姻法》改变了旧中国维持了几千年丑陋的社会、家庭和人际伦理关系,推翻了盘踞在人们头脑中的封建法权思想,解除了毒害中国人民的反动纲常观念。后几经修改,保持了它的基本框架。可是在执行过程中,由于几千年遗留的地主阶级观念形态和资产阶级思想意识的侵蚀,要完全改变社会各阶层人群中残留的旧婚姻观,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本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西化思潮和改开中的一些错误举措,婚姻领域里出现了与社会主义婚姻制度格格不入、严重相悖的逆流。产生出类如教授包养霸占女学生、女大学生女教师卖淫、警察保护下的天上人间、遍布全国的警妓勾结等等奇葩婚姻现象。这种客观存在,事实上形成了所谓文明社会才有的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一种补充。因此出现江苏省灌南县女辅警案件,这是几十年社会堕落过程的结果,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污垢,令人痛心疾首。

  更加令人沮丧的是,在案件处理过程中,共和国人民民主专政工具,被用来做了作恶者的帮凶,把铁拳打在了可怜、可嫌、弱势的真正受害者身上。

  辅警案在进入司法程序之前,完全是一个二次分配不公引起的民事纠纷。卖淫嫖娼通奸中产生的经济往来,是属于社会关系中二次分配的范畴。二次分配,本身就是第一次分配中不合理部分的产物。二次分配中再次产生不合理引起的矛盾,与第一次分配不公有密切关联。

  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卖淫或买春当中产生的经济纠纷,二是次分配中产生的不公,对于双方都属于隐私。中国的现行刑法有没有针对这种纠纷的适用性法律呢?笔者不知道。按常理,这次事件应该属于调解的范围。江苏省灌南县人民检察院和灌南县人民法院介入,是欠考虑了。

  首先,辅警案的适用法律不当。社会主义刑法没有规定卖淫嫖妓合法,因此没有规定价格标准。而该案量刑标准、罚款数量是根据事实上发生的金钱往来的多少,由法官自己随意决定的,忽略了事件发生的因果关系。法官心中是不是承认了卖淫嫖娼的合理合法,所以判刑罚款,只是因为买卖价格不公,数额达到了卖淫勒索的量刑标准?假使许某不要那么多钱,是不是案件就不存在了?

  该案发生过程中,每个“嫖客”最终达成的价格完全不一样,说明了私下存在讨价还价,彼此商量了支付的可能性。虽然以“家人闹事、买房、怀孕、分手补偿”等等为由相威胁是真实存在,但远没有形成刑事案的可能性,是不是因为奸淫许某被要求付出代价的人是“公职人员害怕曝光后影响工作、家庭、名誉的心理,”就可以给许某套上刑事犯罪枷锁。难道黄世仁怕杨白劳把他逼喜儿抵债的事公布于众吗?事实上许某的过高要求和特殊对象,反而使自己被套上了勒索罪名,是出乎其预料的。这个罪名确实有点牵强附会。

  其次,罪与非罪的界定有误。男女之间在自愿前提下发生不正当关系,无论卖淫嫖娼通奸,相互间会有经济或物质上的补偿关系即二次分配,产生补偿不公完全正常,这是一种黑暗中的纠纷。把这种并未因此发生刑事犯罪的纠纷当刑事犯罪,是制造并扩大矛盾,故意扰乱社会秩序。为什么要这样做,是利令智昏。

  再次,灌南县那么多派出所长公安局副局长轮番奸污或嫖宿一个女青年,当强势嫖客们受弱势娼妓的过高要求时,法官完全背离司法原则,滥用公权力、滥用法律条例,为有罪的道德沦丧的警官挺身而出拔刀相助了,难道不是警官法官官官相护,维护公检法中隐藏的黑恶势力吗?

  有人拿西门庆与潘金莲讽喻社会现象。笔者认为,原来的社会矛盾是武氏兄弟与西门庆潘金莲之间的矛盾,而如今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西门庆与潘金莲之间闹起了矛盾,竟让象征国家的公权力为此大动干戈。

  西门庆与潘金莲在几百年后借尸还魂,在今天的街头为肉体买卖沾光吃亏,互相撕咬。堂堂人民专政机关当众拉偏架,真是匪夷所思。西门潘双方秉持的是“法无禁止即可为”法宝,你要插手的话,是不是应该先立个法,定个规矩,然后介入。

  西门潘之间的纠纷,实质是人肉市场贸易摩擦,尚未达到刑事案件的程度,与社会主义刑法还有距离。遗憾的是,不知道是何人首告?司法部门竟堂而皇之地介入了。按照灌南县法院判决书,“受害人”的桂冠,套在一伙禽兽不如的派出所长公安副局长头上,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是非颠倒,一至于此。

  特别令人惊讶的是:有司法介入的不对等较量,竟然以司法一方的一败涂地展示给人们。虽然以重刑和巨额罚款摁住了弱透了的许某,灌南县公检法却被自己的行为撕得一丝不挂,在民众面前输了个精光。

  从灌南县法院公布的并不详细的案情可以看出,许某以色相作代价与诸位派出所长包括副局长之间发生了性交易。之后又以“礼义廉耻”作武器,向他们索要“不合理”的资费。甚至还暗含着拿共和国法纪作了她的靠山。如果本案真正的犯罪嫌疑人能够顾忌哪怕是一点点廉耻和党的脸面,也不至于由此掀起轩然大波。然而,他们对自己的恶行毫无感觉,事后也没有丝毫悔意,反而仗恃手中的公权力,大言不惭,以饿虎扑羊之势,给对手以毁灭性打击。

  堕落的女辅警身边的副局长、派出所长们,比一比《复活》中的地主资产阶级分子聂赫留朵夫,应该感到无地自容。女辅警案中的法官大人,你们比对付玛丝洛娃的冷酷法庭有过之而无不及;你们的枉法比黑社会鱼肉百姓更加可憎;辅警案的判决更像泄愤,在沆瀣一气的同类受到伤害时,你们失去理智地“见义勇为”了,法律成了你们手中置人死地的武器;你们眼中没有一丁点法律的尊严,没有一丁点社会公平正义;你们把人肉市场的纠纷,以13年重刑、追缴所得372.6万元并处罚金500万,以及 “依法从轻惩罚和从宽处理”装潢你们门面,作出了判决,相比许某的卖淫索要补偿更加虚伪、更加无耻;你们拿共和国刑法当儿戏,为你们泄欲服务,让自己的丑恶灵魂暴露无遗;你们狼狈为奸,奸淫妇女,重刑加追缴所得加高额罚款,让人民群众真切地看到了财狼吃羊的獠牙;你们和那些涉案的派出所长们一样,拿着人民赋予的权利,干着比黑社会收保护费更龌龊的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们是社会主义法制的败类。

  辅警许某案虽小,却发生着颠覆性效应。

  颠覆了中华民族传统的天理良心是非标准;

  颠覆了人伦道德观念;

  颠覆了礼义廉耻行为标准;

  颠覆了社会主义法制基本准则;

  颠覆了起码的人际社会生存法则。

  所以发生女辅警案,有它一定的时代背景和社会根源。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事情虽然发生在2014—2019年之间,然而,早在自由化泛滥、一切向钱看的年代,土壤就被错误理论充分耕耘,谬种已经疯狂孕育广为流传。

  在“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理论指导下,不少人为满足私欲,争先恐后不择手段、毫无廉耻地参与到无序竞争之中。为了个人利益,丢掉了信仰和理想,六亲不认、损人利己、目无法纪伤天害理。上世纪二十年代至中叶,共产党人流血牺牲刚刚建树起来的革命成果——共产主义三观,被无情地摧毁。导致人们重新走向了自私自利个人主义的邪路。

  政法系统的问题由来已久。人民共和国建立在半封建半殖民地贫穷落后的基础之上。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留下的剥削压迫制度、法权思想、腐朽意识和反动没落观念,特别是资产阶级法权思想,还根深蒂固地盘踞在党政权力机关,盘踞在人们的头脑。七十年经验证明,剥削阶级法权思想,在人民专政机关的残留最为严重。它是四十年来与官僚腐败并列的一对姊妹花。这两个毒瘤双恶同济、相得益脏。无论是十七年、十年,或者后来的四十年,数不清的资产阶级法权侵害人民群众权益的事例层出不穷。令有识之士痛心,令人民群众疾首,令伟人领袖拍案。

  发生在江苏省灌南县的辅警案,是普遍存在的婚姻虚化、两性生活混乱、司法腐败滥权中一个突出的典型案例。这个案例正好证明了人民政权的薄弱环节就在司法系统。虽然是一件坏事,但坏事可以变成好事。

  习总书记强调:“必须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要坚持问题导向,提高立法的针对性、及时性、系统性、可操作性,发挥立法引领和推动作用”,“要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不断推进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进程。要深入推进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

  灌南县辅警案,正好为深入展开法制教育提供了一个绝好的反面教材。盼望司法系统能够借依法治国的浩荡东风,举一反三,从自身做起,像“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一样,展开一次声势浩大的司法整顿,将共和国人民政法的水平提上一个台阶。

  2021年3月25日星期四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朱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2022年第一天,台湾当局感受到了恐惧!
  2.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3. 报告毛主席:2022年,正义与邪恶仍在殊死斗争一一纪念毛主席诞辰128周年
  4. “窑洞对”能否完整准确表达毛主席的意思?
  5. 毛主席为什么要说这些话、做这些事?值得我们深思
  6. 对“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所有制形式改制”的看法
  7. 【激励人心】最高领导提“窑洞对”,让我们重温毛主席“人民万岁”的实践!
  8. 《不要抬头》,扒下了美国底裤?
  9. 贾 勇、贾可宽 | 中国军人的元旦铁血头条——最强大的美军可以击败的!
  10. 牛逼吹到火星上去了
  1. 张勤德:抓好“联想风波”等实际斗争是对毛主席的最好纪念
  2. 这才是最让人恐怖的地方!
  3. 媒体狂吹,钟南山站台,张伯礼却“说不”
  4. 钟南山要给张桂梅治病,张桂梅要小心了
  5. 西安资本家哄抬菜价,一斤20元,没人管吗?
  6. 性奴与奴性
  7. “眯眯眼”争议事件集中出现,人民日报评论发声!
  8. 2022年第一天,台湾当局感受到了恐惧!
  9. 元旦寄语:让“毛泽东热”来得更凶猛些吧!
  10.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1. 辽宁王忠新:“九问”亿万富豪共产党员柳传志同志
  2. 晨明:也谈苏共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
  3. 毛主席的教导,以前不懂的现在都懂了
  4. 谁的盛世?如谁所愿?
  5. 与其卑微地和资本家医保谈判,还不如……
  6. 对这样的党员干部不处理我们还是共产党吗?
  7. 政治局智囊万字雄文: 中国工人阶级长成了什么模样?
  8. 韶山下了雪,胡锡进还是跳了出来——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纪念伟大导师128周年诞辰)
  9. 联想查不查?恒大救不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怎么说的?
  10. 突发!许家印放弃自救,彻底认输!
  1.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2. 贩毒、抢劫,要交税?
  3. 张勤德:抓好“联想风波”等实际斗争是对毛主席的最好纪念
  4. 习主席的新年贺词,你听出了什么?
  5. 范景刚:沉痛悼念人民作家曹征路先生
  6. 愤怒:你们不能暴打一个热爱毛主席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