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简要回顾一下我与老先生的交流史

吴铭 · 2021-05-31 · 来源:吴铭再评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何新“自诩晚年学业方获进步”,我也承认,我看到了这些进步。但是,跑到佛家怀抱里,我看,还是有局限。

  虽然谈不上喜欢何新,但鉴于知名度极高还有其丰富的著作,不可能无视何新。而且,总体上讲,虽然经常反对他,但是,我很尊重他。我看了他很多书,虽然有些看不懂,比如《谈龙说凤》《诸神的起源》等关于古代文化的书。我古文不好,这个不能怪我的老师,要怪只能怪我自己不用功。说实在的,他的言论的确很让人开眼界,也有收获。我学习经济金融货币问题,是受何新的影响和鼓励:一是看了何新的书,开始对经济金融货币问题感兴趣,也了解了该领域的一些基础知识;二是既然他一个门外汉可以进入经济金融货币学术界,我凭什么不能?

  前天看了何新的《自述简历》,里面讲到“公知”对其恨之入骨。何新不与“公知”为伍,这个我很敬佩。似乎他也不愿意与其他人为伍,这个似乎又不太好。

  又说“某高校成立何新研究会,何新奉告,与其研究何某不如批判何某。希望批得动,批透彻!”这个态度很好。读书人,就应该有这个态度。

  但又说“老何曰不怕被打倒,只可笑至今未打倒。”似乎表示前面的接受批评的态度不那么诚恳。

  我想回顾一下和与老先生的交流史。这里的交流,只是看其书并提出不同意见的“空中交流”,并不是面对面的交流,我从未见过何老先生。大约几个月前,曾经在何老先生的粉丝群里呆过,不过,因为我总是批评何老先生,被其群主踢出来了。这个说明何老先生的铁杆粉丝有些小家子气。希望何先生教训一下这位粉丝。

  真诚地批评您和真诚地赞同你的观点的人,都是你的朋友,前者或许更加珍贵。以批评和赞同划分敌友,不应该是读书人的做派。

  我认为,“老何曰不怕被打倒,只可笑至今未打倒”这样的话,似乎不妥。

  有一种关于中国人思想封闭的说法,说地理上中国北面是大漠、东面是大海、南面是高山、西面是戈壁,所以,地理环境天生封闭,而地理环境的封闭,又导致了中国民族思维、传统文化的“闭关锁国”“夜郎自大”,最终导致了落后。这个说法,上世纪80年代极其盛行,似乎是为中国“闭关锁国”找出个历史文化上的根据,也为中国开放市场提供某种文化方面的支撑。这个说法,何新、冯天瑜、公方彬、乔梁、王湘穗、王健、李晓宁等著名学者都吹过。当然,何新、冯天瑜是较早吹此观点的人,后面的这几位,都是鹦鹉学舌,囫囵吞枣。冯天瑜是在臭名昭著的电视片《河殇》里吹这个观点的。我无法考证出这个说法,究竟是何新的发明,还是老冯的发明;或者他们两位也都是二传手,发明者另有其人,也无法搞清楚是谁先传播此观点的。但,鼓吹这种歹毒且荒谬观点,似乎是个人学术史上的一个污点。

  地理环境决定论,大约是受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的启发而生硬制造出来的。《论法的精神》,在上世纪80年代后的长期时间内,也是被吹得极高,其实是一本垃圾书,充满荒谬,不值得一驳。老孟的这个地理环境决定论,似乎是受中国阴阳先生风水论的影响而搞出来的。地理环境决定论,当然是机械唯物主义的东西,我曾经写过一篇小文章反驳。

  何新老,现在关于中华古代文明史的研究,可以说是热火朝天,很多扎扎实实但又不那么著名的学者,都在揭露西方伪史,您也是其中的一员。

  现在,何新老先生,你还坚持你的这个地理环境封闭决定中国人思想封闭论吗?

  我记得何新老曾在书中讲过,自己崇拜意大利学者马基雅维利,自己是国家主义者,或者说是马基雅维利主义者。我没有看过马氏的著作,但是,我觉得,意大利自己混得不成样子,其学者能高明到哪去?我也搞不清楚,怎么弄个马基雅维利这种不入流的学者当自己的偶像。但是,不管怎么说,国家主义者——我理解就是民族资产阶级专政者,总得想方设法让自己国家强大,这个,在一定历史时期还是有其进步意义的。但是,何新作为国家主义者,却居然支持开放之类的政策!一个国家主义者,怎么可能支持国家开放市场这种直接削弱国家“综合实力”、让国家走上殖民地困境的政策?前几天看文章,看到何新也开始讨厌马基雅弗利,我觉得很好,又进步了。这算不算是被“打倒”了?

  学者,对自己前面的观点进行检讨,改正错误,这个,很正常,也很应该,并不丢脸。相反,讳饰自己的观点,才是不应该的。视名利如粪土的人,更应该如此。

  关于东西方文明对比,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前十年,也曾是中国学界研究的热点,似乎是要找出中国人天生愚钝的证据,也没有搞出什么名堂,恐怕也搞不出什么名堂。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东西方文明对比研究的发展,中国或者说全世界居然出现一股揭露西方伪史的潮流,而且,这股潮流面前,那些靠吹西方文明、中华文明吃饭的主流的、专业的学者,毫无招架之力,只能捂上眼睛、装作看不见。前几天,我看了“生民无疆”老战友(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黄河清先生)反驳某著名大学郭姓女博士的文章,感觉是“降维打击”,似乎对方无力还击。何新老你自己也承认,所谓东西方文明对比研究,您是始作庸者,你甚至说把你那些相关的书都烧掉。这算不算是被“打倒”?

  “打倒”,没有什么不好,无论是被别的学者“打倒”还是被自己“打到”,都是一种进步。

  关于经济金融史问题,我也和何新老有过争论。比如,原始货币(我名之曰“初币”)的本质,何新认为是“欠条”——主流好像都这么认为;我却认为是“收据”,相当于中央政权颁布的一种特殊的圣旨,因为我强调发行权问题。如果认为货币的本质是“欠条”,必然导致发行权范化,任何有钱人、金融机构都可以发行货币,中央政权的货币发行权必然被瓜分而旁落金融寡头,而丧失货币发行权,则中央政权必然完蛋,国家必然四分五裂。究竟是“欠条”,还是“收条”,不知道可不可以算作是一桩公案?这个“公案”,迄今尚未解决。

  前段时间,何新老开始强调金融主权,包括货币发行权、结算权、支付权,还有税收权,我觉得,如果不承认货币的本质是“收条”、不承认中央政权对货币发行的独占权,恐怕无法推导出这些金融主权。

  我赞同金融主权包括“发行权、结算权、支付权”这样的观点,但是,税收权,恐怕是另外一种权利,当然,也是重要的、正确的,我还要进一步思考。

  我判断,何新老的这个观点,应该是最近才有的,以前没有。我认为这标明何新的经济金融观念,发生了重大变化,可喜可贺的变化。

  前几天,关于美元霸权的本质、产生、发展,我又与何新发生争执,其焦点有二:一是何新老认为二战后到70年代的世界货币体系有二,一是个是美元体系,一个是卢布体系。我当然反对,我认为即使是从二战结束到1970年代,世界货币体系也不是只有美元和卢布,还有人民币、西欧的英镑法郎等(应该提一下马克),到了1970年代,美元已经不是个世界货币,如果要算其影响力,恐怕应该排在人民币、卢布、西欧货币之后,人民币才是最强大的世界货币体系。二是美元霸权的产生,何新认为是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和新思维”是重大支撑,而我认为是中国的改革开放是第一个支撑,也是最具决定意义的支撑。这也是一个公案,这个官司,恐怕也还是打下去。

  关于哲学问题,何新认为哲学要从基本概念出发,按照一定的严密的逻辑,进行演绎,认识世界、找出规律,并认为现在精通哲学概念、会演绎的哲学家少了,可能导致哲学绝后。我却认为,何新的这种看法是唯心主义;哲学研究,不能从概念出发,应该从阶级斗争、生产劳动、科学实验三大实践出发(似可以说是主席的观念),只要这三大实践在,则哲学就不会绝后,反而会大发展。脱离这三大实践,根本不可能有哲学,也理解不了前人的哲学著作。既然当前帝国主义、殖民主义、资产阶级都还在,阶级斗争也还十分激烈,那么,哲学就必然存在于斗争的实践中,被革命阶级所掌握,所以,根本不必担心哲学绝后的问题。

  这也可以算是未了的公案吧。

  另外,还有“共济会”这样的说法,我也是不赞同的。原因有四:第一,毛主席从来未提过“共济会”!第二,我们是要从思想上、文化上、政治上、经济上、金融上清算帝国主义、殖民主义、资本主义的剥削压迫,而不光是清算一个反动的组织;所以,即使有这么个组织,我看也没什么了不起;第三,为什么把“共济会”说得那么强大,似乎无所不能、无法战胜,而且不可捉摸,天下大事都是其安排的,这是不是在夸大敌情?是不是涨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还有没有人民史观?第四,何新老你似乎并没有提出过打败共济会的思维、办法,你似乎一直在强调这个组织神性、强大,无所不能。我不喜欢这样的言论及其背后的机械唯物主义思维,似乎是反人民史观的。

  那么多定案和公案,何谈“打倒”“未打倒”?

  何新“自诩晚年学业方获进步”,我也承认,我看到了这些进步。但是,跑到佛家怀抱里,我看,还是有局限。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告诉你:我们为什么会感到越来越累?
  2. 坚决反对国家继续与美国经济上打得火热
  3. 郝贵生:不能偷换“改革开放”的科学含义——评某大报评论部文章《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4. 这是普京心情最舒畅的一个周末!
  5. 李树泉:老共产党员心声
  6. 躺平,无声的反抗
  7. 美国布局东亚的背后
  8. 乌有之乡【人民公社】专题研讨会纪要
  9. 忆记与L副市长的一次喝茶聊天
  10. “中国之治”“欧美之乱” 的原因和“世界之变” 的趋势
  1. 王陶陶批判:左派是“麻烦制造者”吗?
  2. 请骗子给干部上课?
  3. 张志坤:中美之间可能会出“意外事故”吗?
  4. 中医三次拯救了钟南山,钟南山却糊涂至今
  5. 莫言这篇垃圾文章怎么被塞进了初中教材?
  6. “极左”你个鬼啊“极左”
  7. 国际悲歌歌一曲:你可能没读懂的一句诗
  8. 这届资本家是真的不行
  9. 污蔑毛主席专制的人,都有这个恶毒的目的,其心可诛!
  10. 不为人知的国家级别的剥削
  1. 边红军:坚持宣示毛泽东错误是最大的历史虚无主义
  2. 【数据说话】读毛选再掀新高潮,100年后的觉醒还要靠毛泽东思想
  3. 袁隆平逝世,成为牛鬼蛇神现形记
  4. 掩耳盗铃欲盖弥彰:打压乌有之乡,腾讯资本霸权再现
  5. 如柳:深度揭秘“袁隆平走上神坛”背后的真相
  6. 年轻人读《毛选》已然成为潮流,于是有些人开始急了
  7. 古正华:党庆百年纪念什么?
  8. 无揭秘!无内幕!这些老人的回忆里,才是主席真实的样子!
  9. 老田:党史写法的严重不足及其后果:从保爹保妈派的最新演变说起
  10. 庐山会议上最终整倒彭德怀的是一位政治小丑!
  1. 中共一大代表何叔衡研究中的四大历史谜团
  2. 拜登压上了全部赌注
  3. 没有毛主席的45年里,中国人懂得了什么?
  4. 没有毛主席的45年里,中国人懂得了什么?
  5. 一位腾讯光子工作室实习生的自杀
  6. 请骗子给干部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