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防外交

刘金华:别提了,“中美合作大局”

刘金华 · 2021-04-20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中美合作大局”,是媒体上和外交部经常使用的热词,好像是中国国策。但是,我在各届政府工作报告里,在几代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讲话里,都没有看到“中美合作大局”这句话。

  别提了,“中美合作大局”

  “中美合作大局”,是媒体上和外交部经常使用的热词,好像是中国国策。但是,我在各届政府工作报告里,在几代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讲话里,都没有看到“中美合作大局”这句话。

  1979年 1月 1日起建立外交关系后,邓小平在同卡特的第一次会谈中提出的:“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意义远远超出两国关系的范围。位于太平洋两岸的两个重要国家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对于促进太平洋地区和世界的和平,无疑地将是一个重要因素。中美关系正处在一个新的起点,世界形势也在经历着新的转折。”(《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上卷,第 476页)邓小平访美期间,“友谊”“友好合作”是他频繁使用的词汇,他提出:“中美两国和两国人民在各个领域——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的合作有广阔发展前途。”(《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上卷,第 477页)但没有讲过“中美合作大局”。而且实际是事与愿违,美国却还以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和进行经济制裁,邓小平在1989年10月同尼克松的谈话中,明确提出中国是中美关系的受害方,结束过去,应该由美国采取主动,“要中国来乞求,办不到。哪怕拖一百年,中国人也不会乞求取消制裁”。(《邓小平文选》第 3卷,第 332页)

  江泽民1995年会见美国商务部部长罗纳德·布朗时指出“中美关系的发展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两国领导人要有政治家的气魄和胆略。对于正确的决定,即使有阻力,有风险,我们也要坚持。希望美国政府能从中美关系的大局和两国长远利益出发,以积极和前瞻的态度推动两国关系的改善和发展。”“中美关系的大局”不是“中美合作大局”,江泽民1997年访美,在美国哈佛大学作了《增进相互了解 加强友好合作》的演讲阐明:“中美两国人民的友好合作对世界具有重大影响。美国是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十二亿人口的中国保持稳定和加快发展,对促进亚太地区和世界的稳定与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中国拥有广大的市场和发展需求,美国拥有先进的科学技术和巨大的物质力量,两国之间有着很强的经济互补性。中国的潜在市场同国外的先进技术和资金优势结合起来,就能形成众多的发展机遇和强大的发展活力。中国和美国,在事关人类生存和发展的许多重大问题上,例如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保护人类生存环境,打击国际犯罪等,有着广泛的共同利益,肩负着共同责任。这些都是中美两国发展友好合作的重要基础。我们应该牢牢把握中美关系的大局,妥善解决分歧,不断朝着增进了解、扩大共识、发展合作、共创未来的目标前进。”

  2003年,温家宝在出席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等团体举办的联合晚宴时发表了题为《共同谱写中美关系的新篇章》的重要演讲,提出 首提“中美两国和则两利,斗则俱伤”,与“中美两国有合作的基础和共同的利益”“ 中美合作有利于亚太地区的稳定,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共同构成他的“三个重要结论”。也没有讲“中美合作大局”。

  在奥巴马上台初始,中美两国往来密切,领导人会晤机制化。2009年4月1日,在伦敦金融峰会期间,奥巴马与胡锦涛首次会晤,一致同意双方共同努力建设21世纪积极合作全面的中美合作关系。没有讲“中美合作大局”。

  习近平2013年我同奥巴马在安纳伯格庄园会晤,提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强调从6个重点方向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把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落到实处:第一,加强高层沟通和交往,增进战略互信;第二,在相互尊重基础上处理两国关系。第三,深化各领域交流合作。第四,以建设性方式管控分歧和敏感问题。第五,在亚太地区开展包容协作。他讲过“看待中美关系,要看大局,不能只盯着两国之间的分歧”,并没有讲“中美合作大局”。

  这期间,美国抛出“中美国”概念,意欲拉中国与它共同“治理”世界,中国精英提出“一超六强”的“全球治理”概念回应,把自己从第三世界中脱离出来,以第二世界经济大国的身份,和英、法、德、日等国家为伍,形成以美国的集团治理世界。在美国发生金融危机时,中国政府还提出“同舟共济,共克时艰”方针,舆论讲“救美国就是旧中国”。但是,美国像冻僵的蛇反咬救它的农夫,不断向中国发难,致使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表示:我们强烈敦促美方认清售台武器的严重危害性,抛弃冷战思维,恪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特别是“八·一七”公报原则,恪守尊重中国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的承诺,纠正错误,停止售台武器,以免给中美合作大局造成损害。

  这是我最早看到官方提出“中美合作大局”。但是,尽管这是本世纪中国媒体和外交部经常用热词,却没有人像对“中美关系的大局”“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那样有明确的解释、论述。至今没有在党和国家政策方针里明确提出过。

  2019年,习近平在江西考察时提出:“领导干部要胸怀两个大局,一个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一个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是我们谋划工作的基本出发点。”这里讲了三个关联词:“大局”“全局”和“变局”。“全局”是总体,“变局”是状态,“大局”是关键,对全局与变局的总揽。2016年5月1日,《求是》刊登的教育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文章——《增强大局意识》,讲得很明白,“着眼大局、把握大局、服从大局、服务大局、维护大局”。全局和大局,都是要“着眼”“把握”的,而“服从”“服务”“维护”的,只能是大局。全局是中国发展战略必须考虑的,大局则不仅是中国发展战略必须考虑的,而且是必须服从、维护的。我认为这种解释对。但也由此生出问题来,央视有个节目叫《一问到底》,我喜欢,科学探索需要彻底思维。有的人就不喜欢,因为他们的言行,是经不起问的,所以,不准问。

  习近平讲话,“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已明确讲是“全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讲当今世界的全局的状态,总的充满变数,具有不稳定,不确定性,不是大局,我们不可能维护世界的不稳定状态。那么,在习近平讲等等国内外这两个全局中,我们的着眼、着力点,应当服从、维护的大局是什么呢?我们看到,有两个提法。一个是媒体与外交部讲的“中美合作大局”,另一个是2020年1月8日人民日报《胸怀两个大局 迈上新的征程》中这段话所讲的:“胸怀两个大局,就能更好认清当前国际国内形势,明确新征程的目标和路径,就能清楚地看到两个大局同步交织、相互激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影响这一大变局前途和走向的关键因素之一。……我们要保持战略定力、发扬斗争精神,万众一心加油干,越是艰险越向前,既利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正向因素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又通过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推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正向发展,如期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积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开辟更加幸福美好的未来。”概言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中国在国内外两个全局中必须服从、服务、维护的大局。我赞同人民日报的观点。准确说,中国发展社会主义,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世界未有之大变局两个全局的交汇点,“正向发展”的“战略定力”。这个道理很容易理解,不多说。当然,如果有人提出质疑,我愿意与之探讨。本文要探讨的是“中美合作大局”。

  多年来天天都是美国的新闻,世界大事总是围绕着美国展开,美国成了世界的中心。其实,都是旧闻翻新,变着花样的霸权主义,维护霸主美国的世界中心地位,制造的离开了美国,地球就转不了的现象。事实上,我们看到,美国所到之处,总是动荡,战争。美国弄得世界很不安宁。历史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美国封锁中国几十年,中国离开了美国,不是“转”——发展——得更好吗?朝鲜、越南赶跑了美国,国家才最终独立了。离开了美国,中国、朝鲜、越南已经稳定地存在、发展了几十年。历史告诉我们,没有霸权主义的美国,世界不会停止运转,只是变了个样子,这是“世界政府”的霸权主义美国所不容许的新的世界秩序。所以,美国要“重返亚太”,而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也要维护它们与美国的合作,共同治理世界的大局。

  西方的国际政治经济学中,一种理论叫霸权稳定论,这种理论认为,“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历史的主要教训是,世界经济想要稳定,就必须有个稳定者”,在无政府的国际社会中,国际经济的真正稳定需要一个世界政府。认为“小国没有经济实力,同时也不负有维持经济体系的责任,因此没有任何必要行使领导权”。它们只是国际经济体系中的“搭便车者”。中等大小的国家虽然“足以损害这个体系,但却不足以稳定它。”只有那些大国才有能力建立“世界政府”来“行使领导权”。

  国际政治经济学中另一种理论叫相互依存论,认为国际机制虽然一开始都是在霸权的主导之下建立的,但其本身可以在霸权消失之后继续运行。国际机制是促进自利行为体之间非集体化合作的工具,利己主义不能只是单独行动,而应该基于共同利益的多元的合作,才能实现博弈双赢的局面。

  国际政治经济学中还有种理论叫依附论,将世界划分为先进的中心国家与较落后的外围国家,后者在世界体系中的地位依附于中心国。依附论有几个流派。激进主义依附论流派强调资本主义的世界经济体系对于“外围”发展的一种制约与剥削性质,提出“脱钩论”。改良主义依附论认为“发展和依附是同时发生、并存的一个过程,而不是相互对立、相互排斥的两个范畴”。提出要利用与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系的联系来为本国的发展服务,而不是原先的脱离资本主义的世界体系的思想。正统主流依附论所定义的新依附论是,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资本主义发展到跨国垄断资本主义阶段,而发展中国家进入了一个依靠外资实现工业化的新时期,商业、金融、工业和技术都依附霸权主义国家。

  把“中美合作大局”作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两个全局的大局,是偏重于现在世界的表面现象,是西方国际政治经济学的观点,过去,着重于是保守的“霸权稳定论”, 2019年,习近平提出“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美关系和世界格局已经发生变化,偏重于“相互依存论”和“改良主义依附论”的综合。

  国际政治经济学中的霸权稳定论者吉尔平在论证了“只有在霸权存在的情况下,一种特殊类型的国际经济秩序,即自由经济秩序才能繁荣和充分发展”同时,也论证了霸权的衰弱是不可避免的。“在市场力量的解放改变了政治格局,破坏了霸权,开创了全世界最终必须适应的新的政治环境”。新的竞争强国必然要求政治权力的再分配,老的霸主不断面临后起者的挑战,最终只能以战争形式来决定胜负。……这就是美国统治者所感到等等美国霸权主义现在的格局,所以有特朗普“美国第一”的出台,它要极力抗拒中国后起者对美国霸权主义地位的挑战。

  美国霸权主义用国家恐怖主义,造成了当今世界的不稳定。要维护当今世界的不稳定,可以有两种途径,一是消灭这个不稳定的因素,一是屈从美国霸权,维护“美国第一”。所谓“中美合作大局”,走的是后一条路。历史实践已经证明,这是一条死路。当今世界,世界哪个地方、哪一次动乱、战争,不是与美国霸权主义相关?“中美合作大局”是中国某些人的一厢情愿,而美国政府要的是美国独霸世界,限制中国发展,世界发展。中国要发展,世界要发展,唯有打倒美国霸权主义。

  习近平提出中国是现行国际体系的参与者、建设者、贡献者。我们坚决维护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世界上很多国家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都希望国际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方向发展,但这并不是推倒重来,也不是另起炉灶,而是与时俱进、改革完善。这符合世界各国和全人类共同利益。这是2015年访美时提出的。习近平既然提出“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那么,当时的“现行国际体系”也相应地要与时俱进、改革完善。可以不别另起炉灶,只是原来的以霸权主义美国为中心的“世界政府”体系,要改革为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须要确立对美国霸权主义“必须坚持斗争精神”,“别了,中美合作大局!”

  对于“中美合作”,我认为也需要分析。

  我在《重温<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提出,“别了,中美合作!”说的是史实和现实,美国从来就没有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作过。尼克松的《1999年:不战而胜》,写得很清楚,美国帮助中国改革,是推动中国发展道路与资本主义世界接轨,但又不允许中国发展资本主义到危及美国利益。2008年奥巴马也是说:发展与中国关系的最佳途径是通过与中国中政治、经济和战略等领域的合作,把中国进一步纳入国际轨道。中国是个劳动力丰富的大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又基本建成工业国,不搞社会主义按需要有计划地发展生产,搞资本追逐利润的市场经济,必然要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争夺世界市场。这是马克思主义的道理。资产阶级不信马克思主义,但是,他们自身的经验,使他们比许多“马克思主义者”更懂得这个道理。所以,尽管中国一再讲“中美合作”、“中美合作大局”,说中国是现行国际体系的参与者、建设者、贡献者,美国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是不会相信的。加之我们的媒体宣传,还有外交官跑到美国去,公开讲邓小平的“韬光养晦”,美国怎么会信有“中美合作大局”,怎么不感到其霸主地位受到威胁呢?所以,特朗普上台,打压中国,维护“美国第一”,是必然的。这是美国国策,任何人当美国总统都要坚持的,否则就当不了美国总统。已经记不清过去中国对美国提出多少次“抗议”和“反对”了,中国成了“抗议大国”。美国哪会把中国的“抗议”、“反对”当回事。

  所以,“别了,中美合作!”不仅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的中美关系史实,也是中美关系的现实,是制度决定。所以,我们不能一厢情愿,自己给自己挖坑。

  “别了,中美合作!”是总的现实,制度决定,不是说中美两国就不能在某些事情上合作,比如气候问题,防疫问题,某些产品的产供销,还是要合作的,市场经济嘛,不同产业的合作是必需的,相同产业的竞争是必然的,如果相同产业搞合作,那就是搞垄断。至于将来,世界大同了,中美就不只是合作,直接就是一体化了。但是,现在的实际要求,别了,中美合作,对美国霸权主义“必须坚持斗争精神”。

  在中美斗争中,唯有以我为主,才能把握主动权,而不被美国政策所左右。这样才能彻底摆脱美国霸权主义的支配。所谓以我为主,就是你打你的,不被动应付;我打我的,击其要害。美国的要害是什么,就是虚拟经济。它的科技优势、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都需要使用者。如果没有使用者,科技和美元都一钱不值。中国决策者要明白,美国的科技和美元需要中国中国最大的使用者,市场,它离不开中国。中国不用美国科技和美元,可能在一定时间内影响发展速度,而美国的科技好美元,一旦没有了中国中国最大的使用者、市场,经济将衰落,它能长期承受吗?改革前的中美斗争的历史经验,是今天决策者应当活用的。           刘金华 2021年4月17日星期六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朱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宪之:群殴,“倒逼”我们“放弃幻想”
  2. 上海惊现遮挡毛主席像宣传画,一大诞生地打算这样庆祝建党百年?
  3. 美日刚达成的制华“新方案”, 很多人浑然不知其来路
  4. 臣妾主义的猥琐宣示——评胡锡进所谓“中美之间无对错”
  5. 同案双标: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
  6. 北大第三医院张煜医生:肿瘤治疗人财两空,很多源于医生肆意妄为
  7. 决战:逆势为马云说几句
  8. 再讨论:革命人民的革命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9. 主席对一个哲学问题置之不理,背后有深意
  10. 司马南:举一反三说凯迪
  1. 叶方青:马云的问题到底该咋解决?
  2. 薄一波晚年回忆录,内含大量毛时代高层决策的细节!
  3. 张志坤:中俄共同应对战争危机的前景究竟如何
  4. 左大培:是谁让服装业外企如此得势?
  5. 从毛主席亲点的知青榜样到美国资本家:孙立哲的传奇人生,有什么启迪?
  6. 随笔 | 这,是马云犯错的根源
  7. 张志坤:“惹得起”还是“惹不起”,中国应该让美国相信什么
  8. 恼羞成怒,麻生太郎回呛赵立坚
  9. “可惜未请梁漱溟”,毛泽东与梁漱溟激烈争吵20余年后,仍未忘却这位特殊的老师
  10. 宪之:群殴,“倒逼”我们“放弃幻想”
  1. 一夜之间,资本新贵集体沉默
  2. 吴铭:对这次谈判的焦点问题的看法
  3. 你看毛洪涛,像不像一条狗
  4. 李华亭:毛主席担忧的问题还是发生了
  5. 要求强推全民打疫苗的人,应该对疫苗造成的副作用和死亡承担责任
  6. 中国人扬眉吐气,卖国贼、软骨头丑态百出!
  7. 毛主席: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
  8. 歼13就像一片云,飘逝在风中
  9. 辽宁王忠新:西门庆“白玩”了潘金莲吗?
  10. 马云突然被罚182亿, 智囊透底: 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步?
  1. 从毛主席亲点的知青榜样到美国资本家:孙立哲的传奇人生,有什么启迪?
  2. 打破西方垄断!龙芯重磅推出完全自主的国产指令系统架构!
  3. 叶方青:马云的问题到底该咋解决?
  4. 《求是》杂志评论员:旗帜鲜明反对历史虚无主义
  5. 迎春:李波副行长学的是马克思主义吗?
  6. 外企高管醉驾被检察院免予起诉,豁免原因是“为了不影响该企业的正常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