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需警惕西北边境“毒恐合流” CIA控制毒品影响中亚政治派系

作者:红阳 发布时间:2014-12-01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据环球时报报道,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高级官员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毒养恐,恐怖势力与贩毒集团合流是国际犯罪的新趋势。”同时要中国“百倍警惕极可能在中国也发生的‘毒恐合流’趋势,尤其是在与阿富汗、巴基斯坦接壤的中国西北地区。”

  “新疆是国际禁毒战的最重要环节之一”,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一名官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阿富汗贩毒集团千万百计试图将毒品通过新疆转运到中亚,再运到欧洲和北美。因此,新疆,尤其是南疆的中国强力执法机构的努力是阻断阿富汗毒品流向全球的关键。”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执行主任尤里-费多托夫告诉记者:“2015年全球的禁毒形势更加严峻,因为相较2013年,阿富汗的鸦片种植又增加7%,从一年前的20.9万英亩增加到今年的22.4万英亩,所出产的鸦片数量可能增加17%,达6400吨。如果这些毒品成功流向全球的话,那么后果将极其可怕。”

  环球时报报道还指出,“伊斯兰国”已看上阿富汗鸦片

  “虽然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中国境内的贩毒集团与暴恐势力有直接的联系,但中国的禁毒必然会对国际反恐和全球禁毒同时做出贡献”,英国安全专家拉法诺·潘图西如此向《环球时报》记者评价中国的“百城禁毒会战”。

  “我们已经有确凿证据证明,非洲几内亚比绍和马里的毒品,比如说海洛因流到欧洲,换到的大笔钱又回流到非洲的伊斯兰极端组织手里,然后又变成目标瞄准伦敦的炸弹,或者成为这些组织向‘伊斯兰国’效忠的活动经费”,潘图西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这一过程中,极端恐怖分子与贩毒集团高度合流:极端恐怖势力的武装人员为贩毒集团提供毒品运输全程的安全护卫,保证每年近48吨价值18亿美元的海洛因安全输入欧洲,而贩毒集团又将数千万至上亿美元的保护费付给极端恐怖组织,这些恐怖势力用毒资购买装甲车、地对空导弹和AK-47冲锋枪,同时有部分毒资成为全球暴恐袭击的阴谋资金。”

  “在以美国为首的30多个国家共同对‘伊斯兰国’的最大财源——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石油设施实施打击,海湾多国公开宣布对‘伊斯兰国’作战之后,毒资将成为‘伊斯兰国’越来越重要的财源。”阿富汗绿色运动组织的官员穆罕默德-哈里里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阿富汗的鸦片占全球鸦片产量的90%,所以,‘伊斯兰国’毫无例外地将其眼光投向金新月的毒品。据我们所掌握的情报,‘伊斯兰国’已经向巴基斯坦南部地区派出了所谓的‘官方代表团’,对那里的极端组织进行实地考察,磋商接纳其加入‘伊斯兰国’组织的可行性,而阿富汗的塔利班虽然现在还没有向‘伊斯兰国’表示支持,但阿巴边界地区的巴基斯坦塔利班已经多次公开表示投身‘伊斯兰国’。而‘伊斯兰国’希望能从巴塔和其他南亚次大陆的恐怖组织那里获得资金,这些组织的最重要资金来源就是毒品买卖。”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下属恐怖预防部门负责人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在各国对待‘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的立场越来越一致后,与国际贩毒集团合流成为这些组织拓展财源的必然渠道。当年的阿富汗塔利班也是如此。”

  《环球时报》记者曾经深入阿富汗鸦片重灾区采访。巴达赫尚省警察厅长亲口告诉记者,阿富汗塔利班曾经严禁一切毒品,但在其政权被推翻,所有财源中断之后,鸦片种植与生产成了其最重要的经费来源:“在一些塔利班控制地区,鸦片、海洛因成了塔利班的硬通货,其实用性甚至超过美元。”对此,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执行主任费多托夫坦言:“阿富汗的鸦片种植区恰恰是恐怖势力最强大、社会最不稳定、安全状况最可怕的地方。在这些地方,恐怖组织和贩毒集团甚至合二为一。这些人春天的时候发小额贷款和毒品种子给当地的农村,深夏季节开始收购,然后再通过南线的阿巴边界-巴基斯坦南部-美欧,或者北线经阿富汗北部-中国新疆或者中亚-俄罗斯-美国与欧洲两条主要路线进行毒品贩卖。”

  美国中情局控制毒品影响中亚政治派系 

   早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支持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者,圣战分子以抵抗在阿富汗的前苏联军队。为了支付战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分子命令农民种植毒品以征税。而美国在毒品贸易中是共谋。美中情局的任务是通过推动在中亚共和国内部激进的伊斯兰分子来破坏前苏联的国家稳定,并且他们用毒品战争来支持他们与苏联的冷战。激进的伊斯兰分子的任务是尽可能的摧毁苏联政府。当知道毒品战争能够加快前苏联的解体时,美国中情局支持了在乌兹别克斯坦(Uzbekistan),车臣共和国(Chechnya)和格鲁吉亚(Georgia)反苏联叛乱分子的行动。而毒品是用来经济上支持实施恐怖主义;西方的情报机构利用他们对毒品的控制权来影响中亚的政治派系。

  1989年苏联军队从阿富汗撤军,塔利班领导人(Mullah Omar )禁止毒品的种植,在2000年7月塔利班当局签署法令要求农民王权停止种植。然而在9·11后,由美国特种部队领导的北约军队,在榴霰弹,集束炸弹和钻地导弹的支持下,粉碎了阿富汗的塔利班军队。毒品生产被解禁,由中央情报局支持的军阀重新获得控制权,阿富汗再一次成为了主要的毒品生产国。虽然官方一再否认,前国家安全委员会阿富汗顾问希拉里·曼恩·勒弗莱特(Hillary Mann Leverett),曾证实美国知道在阿富汗的政府官员们,包括国防部长在2002年卷入了毒品贸易。

  在2002年后,阿富汗毒品生产产量增至闻所未闻的水平。到2007年为止,阿富汗已可以生产足够的海洛因来满足整个世界的需求。在2009年,美国在阿富汗的反毒品和司法改革事务协调员施韦克(Thomas Schweich)控告总统卡尔扎伊(Hamid Karzai)阻碍缉毒。施韦克(Thomas Schweich)也控告五角大楼未能派军队协助和保护硝毒驱动器。

  根据以下联合国2008年世界毒品报告(World Drug Report )中的图表可以看出在美国入侵阿富汗后,阿富汗的毒品生产开始剧增。

  

  美国军队正在保护阿富汗鸦片

  而另据全球研究网站2012年的报道,美国军队曾公开宣称其正在保护阿富汗的罂粟田,并公布了一系列照片。照片显示经过美国训练的阿富汗士兵在阿富汗的罂粟田巡逻。而据英国《卫报》报道,美国政府至少在某些时候在世界的某些地方保护毒品走私(美国大银行也为贩毒集团洗钱。实际上,在2008年金融危机严重时期,毒贩子们维持了银行体系的正常运转)。

        贴出部分美国军队在阿富汗罂粟田巡逻的照片

    

  

  

  

  

  

  

 

  

 

  

 

  

 

  

 

  

 

  

 

  

 

  

 

  

 

  

 

  2010年5月1日,在阿富汗的赫尔曼德省(Helmand)的桑金地区(Sangin),美国海军陆战队Sgt. Noel Rodriguez一边巡逻一边与邻近的小分队通话。Sgt. Noel Rodriguez是阿尔法连队( Alpha Company),1营,第7陆战团,第六团级战斗部队的队长。陆战队员们在这个地区巡逻以保护地区安全和并与当地阿富汗人沟通。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土地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